成母、小傑、余楚悅,其他三位。
 
少了一位就是冰宇風啦。
 
他為了要照顧安忻梓所以才沒在成曉曉的身邊陪她。
 
成曉曉昏迷一天了,到現在還沒起來,他們都擔心死了。
 
醫生說,有人給她打擊太大,所以導致現在人還沒清醒。
 
「我喜歡你。」成曉曉抬頭看著他。

冰宇風愣愣的看著她,她嬌羞的模樣,她說她也喜歡他,這樣他們是不是兩情相悅?

「我喜歡你,你聽到了嗎?」看他都不說話,害她都不知道要怎麼辦。

「唔……」成曉曉眼睛睜大。

他、他竟然在抱她!

不過她好高興。

她回抱了他。

哈哈,最帥的男生在抱她欸,她好幸福噢。

開心的是,他們兩個終於在一起了。

他們兩抱的許久、許久
……

直到冰宇風先放開了她,他現在很慶幸自己有和她告白,不然哪天她被人搶走了他會打死自己的。


「我們在一起好嗎?」他不想要在和以前一樣,放開自己最愛的女人,他要守護著他最愛的女人。

「嗯……」她現在好幸福。
 
夢裡有一男一女,看起來好幸福,可是為什麼她在夢裡看會流眼淚……

 

那個男的好像一個人……
 
怎麼這樣……下雨了,她怔怔的看著雨滴下來在我頭髮上「吼,煩耶,早上超好天氣現在就下大雨,我又沒帶雨傘,嗚嗚要淋雨回家了。」咦,怎沒有雨?我抬頭看「……」

「打籃球打到一半下雨了。」短短幾句話讓曉很想笑。

他也會打籃球?真看不出來,不過卻讓她很窩心。

「嗯!」她給他一個大大的微笑。

我們就這樣一路上沉默誰也沒有說半句話就這樣子走回家。

誰也沒想到,他們又增進了一些感情?是,是一些感情。

一陣冷風吹過「好冷……」縮著身子,背後有一件大大的衣服披著她,我看著他「謝謝。」


看了身上的大外套,她笑了,心裡面暖暖的。
 
她很用力的看,才終於發現,畫面中的人就是她和冰宇風嘛!
 
她心好痛,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心會這麼痛?
 
她忽然想到,他抱一個女人的畫面,
 
那個女的是……安、安忻梓!是那個撞她的那個女的!
 
她的頭好痛,她想要起來,可是她的身體好痠,她要去找那個女的理論。
 
她很用力的讓自己睜開眼睛,終於,她張開了眼睛。
 
「曉,妳醒了?」藍羽天說道。
 
「嗯。」
 
成曉曉看著他們,她看到成母在擦眼淚,她才想到,原來在這期間都是成母在照顧她……
 
「媽……」成曉曉說道,「讓妳擔心了。」抱了成母。
 
成母立刻張大眼「妳想起我是誰了?」
 
「對,我全部都想起來了。」成曉曉緊緊的抱住成母。
 
「妳沒騙人?我是誰?」余楚悅指自己說道。
 
「悅,也就是我在失憶時叫妳的粗魯女。」成曉曉離開懷抱,對著余楚悅微笑。
 
余楚悅很用力的抱住成曉曉:「太好了,妳終於知道我是誰。」
 
「那我勒?」范成瑞問道。
 
「范丞瑞,而你左邊的是段臣煜、藍羽天學長。」成曉曉一次把他們說完,「這樣你們相信了吧。」
 
「太好了,妳都不知道妳在失憶的時候多欠打。」余楚悅說道。
 
在成曉曉失憶時她有好幾次都好想要痛扁成曉曉。
 
「嘿嘿嘿,真的嗎?」成曉曉害羞道。
 
「廢話,妳一直罵我粗魯女,現在,妳又恢復以前溫柔的曉了。」余楚悅說道。
 
「溫柔的曉和失憶的曉,我還比較喜歡失憶的曉呢。」段臣煜微笑道。


「煜,你腦袋有問題,失憶的曉可是超欠打的呢。」范丞瑞說道。
 
「什麼嘛,這樣講好像我失憶時真的很欠打。」成曉曉嘟嘴道。
 
「本來就是。」
 
「好啦,先不說這個,曉,妳想要去找風嗎?」藍羽天說道。
 
對齁,這樣被他們說,害她都忘了風。
 
可是冰宇風竟然不相信她,害她都不想理他。
 
「哼,我才不想理他,誰叫他不相信我。」成曉曉歪頭,嘟嘴。
 
「雖然妳在住院期間他沒來,可是他每天都在祈禱你趕快好起來,甚至每天都摺紙鶴,祈禱妳趕快好呢,怎麼可以不理他。」段臣煜摸摸成曉曉的頭:「要不要去找他?」
 
成曉曉看段臣煜,點頭。
 
「可是我要捉弄他,不捉弄我不甘心,可以嗎?」
 
「可以。」段臣煜微笑。
 
 
『叩叩』
 
他們打開了的病房門,其實在這房的病人就是安忻梓。
 
「風,我們來看小梓了。」段臣煜說道。
 
冰宇風看著成曉曉,走過去。
 
他抱住成曉曉,「原諒我沒及時去救妳。」
 
哇,這樣叫他怎麼捉弄他啦!
 
他這樣害她好想哭喔。
 
「你是誰啦?幹麻抱我?」成曉曉生氣道,把他推開。
 
冰宇風傻眼,看著她。
 
段臣煜、余楚悅、藍羽天、范丞瑞在一旁看熱鬧。
 
「哼,沒事別亂抱人家,我可不是讓你抱的人,你要抱的人是她。」成曉曉指像病床正在睡覺的安忻梓。
 
「不,我要抱的是妳。」他又再抱一次成曉曉。
 
「你……就跟你說我不認識你咩,聽不懂喔。」成曉曉生氣道。
 
「不,妳一定認識我,我愛妳。」
 
成曉曉實在不能裝下去了,「風……好想你。」她也回抱了冰宇風。


「妳想起我是誰了?」冰宇風不願離開懷抱。
 
「我全部都想起來了。」成曉曉說道。
 
「夠了,你們在噁下去,我都想走了,不想看了。」余楚悅翻白眼。
 
成曉曉離開他的懷抱,對余楚悅傻笑。
 
「還不都你害的,要不是你不相信我,我還會昏倒嗎?」成曉曉瞪冰宇風。
 
「我……不是故意的,更何況,我永遠都相信妳,只是……」他看了一下安忻梓。
 
「我們到外面談。」冰宇風說道。
 
到外頭的他們看著冰宇風。
 
「怎麼了?」段臣煜說道。
 
「風,你是不是知道是誰?」藍羽天看著冰宇風。
 
「你們再說我車禍嗎?」成曉曉看了藍羽天,又道:「我知道是誰。」
 
「既然這樣,事情就好辦啦,報仇。」范丞瑞握緊拳頭道,反正他也很討厭她。
 
「算了吧,原諒她,我想她是因為喜歡風,才會這樣的。」成曉曉看著冰宇風。
 
「曉,妳就是太好了,我還希望妳是失憶的曉,比較好。」余楚悅說道。
 
全部的人一致點頭。
 
「什麼啦,說的好像我失憶時真的很恰北北。」成曉曉瞪他們幾個。
 
就這樣,六個人一起大笑。
 
雖然這樣,私底下五個人卻在聊這件事,因為他們知道,成曉曉不願答應要報仇安忻梓的事。
 
所以他們五個就在私底下聊安忻梓。
 
這樣才能讓他們安心,才不會再讓曉在受傷害。
 
 
這天是冰宇風十八歲的派對。
 
他邀了很多人去參加他的派對。
 
當然有藍語惠和安忻梓。
 
最近藍語惠好像已經不再聽安忻梓的話,個性漸好轉,大概是哥哥藍羽天勸導了藍語惠。
 
所以藍語惠之前沒有再出來是因為她去了美國留學。
 
今天藉著冰宇風十八歲回台灣。
 
藍語惠也漸漸淡掉對冰宇風的愛戀。
 
至於還有一起欺負成曉曉的,李妮婷、莊文莞、沈玗潔也被冰宇風知道,冰宇風也邀請他們一起來。
 
李妮婷雖然也有欺負過,不過冰宇風看在她有心反悔,沒把她算在報仇之一。
 
安忻梓一聽到今天是冰宇風的十八歲派對,她不管自己的傷,硬是要出院,不過這也讓他們可以繼續捉弄安忻梓。
 
其實她身上的傷早就好了,腳也不是真的扭到,是故意演給冰宇風看。
 
時間過的很快。
 
晚上八點。
 
很多人都會趕到冰宇風家。
 
成曉曉不用很早去,因為就住在正隔壁嘛。
 
現在傍晚六點,他們要先一起惡作劇。
 
余楚悅、范丞瑞、藍羽天、段臣煜、冰宇風互看點頭。
 
現在他們要準備計畫囉。
 
就叫做報仇安忻梓大作戰。
 
「瑞,你先在那個地方放一個水桶,這樣就能讓她出糗。」余楚悅偷笑。
 
「是!」范丞瑞也偷笑道。
 
余楚悅指使他們,拜託,她鬼點子很多好不好,所以她也很多可以捉弄安忻梓的點子。
 
「風,那邊放多一點。」余楚悅指點。
 
「煜,擺好,不然會不小心倒掉。」
 
「天,你把一些東西故意放在地上,不過要小心別人會用到。」因為不再喜歡他了,她決定不叫藍羽天大哥了。
 
就這樣,弄了一小時多,他們各自回家換衣服,準備八點的到來。
 
 
「今天我第一次來欸,被邀請到超開心的。」某女說道。
 
「我也是阿,第一次來,這裡被裝飾的好漂亮。」
 
「我剛來的時候,隔壁棟阿,好漂亮喔,粉色欸,那家一定是有錢人。」
 
「這個燈好漂亮喔。」
 
就這樣,很多話都有。
 
成曉曉在這時也進來了冰宇風家。
 
她走到余楚悅的身邊。
 
「這麼早就來了?」成曉曉笑道。
 
「這是一定要的。」余楚悅微笑。
 
拜託,有好笑的事當然要早來。
 
這時的范丞瑞、藍羽天、段臣煜也跟一個一個進來了。
 
他們六個站在一起,讓全場瘋狂,尖叫。
 
「超帥的他們。」某女粉絲說道。
 
「她來了。」余楚悅看向安忻梓。
 
「誰來了?」成曉曉看余楚悅問道。
 
「沒啦,朋友。」余楚悅微笑。
 
他們五個互看對眼,笑了。
 
「風,我來了。」安忻梓嗲嗲的聲音從很遠處就聽到了。
 
余楚悅點頭,「曉、小梓,我們去那聊。」
 
「好啊。」成曉曉二話不說就點頭說好。
 
「不要,我要和風在一起。」安忻梓勾住冰宇風的手。
 
「拜託,風的正牌女友在這,妳怎麼可以勾住風的手,走啦。」余楚悅勾起安忻梓的手拉去餐桌。
 
「好啦,妳不要拉我,我自己會走啦,很痛耶。」她這個千金大小姊可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摸她的欸。
 
她們三個都各拿起了一杯葡萄酒,正準備要喝時。
 
范丞瑞正要走過去,手仢很不『小心』的撞上安忻梓的葡萄酒,安忻梓的酒杯就這樣倒在他的衣服上。
 
「我剛買的衣服……」她剛買的衣服,花了她十五萬欸。
 
「沒關係啦,反正今天就是要大玩一場啊。」余楚悅又拉起成曉曉、安忻梓,走到台上。
 
現在他們可是要玩一場好玩遊戲。
 
冰宇風和藍羽天都拿起了水桶放在旁邊。
 
現在余楚悅當主持人,主持人當然可以自己選人上來玩。
 
「我現在是主持人,我要選一個人上來跟我玩,被我選上的可不准逃跑喔。」余楚悅偷笑。
 
她覺得整人果然好玩。
 
「我不想玩,感覺好恐怖喔。」某女說道。
 
看余楚悅這樣講,很多人都不想被點到。
 
可是還是有人想玩。

「我想要請小梓和我一起玩。」余楚悅微笑道。
 

「啊?我喔?我不要。」安忻梓搖頭,打死她都不上去。
 
叫她死了比較快。
 
「不行,被我點到,不願意就要被蛋糕砸十個喔。」余楚悅說道。
 
安忻梓瞪余楚悅。
 
她故意的,余楚悅一定是故意的。
 
安忻梓嘴巴碎碎念。
 
「現在我們來玩成語猜謎。」余楚悅對著台下說道。
 
「OH──」台下熱情。
 
「我要問小梓,請問──小孩子跌倒猜一句成語?小梓應該知道吧,妳那麼聰明。」余楚悅微笑。
 
這微笑讓安忻梓不安好心,總覺得不好的事要發生。
 
「呃……猴死因崽。」安忻梓說道。
 
「答錯了,答錯就要被……」余楚悅還沒說完,台下就已經先她接話了。
 
「潑水!」
 
「我才不要!」安忻梓站起身,就已經被范丞瑞潑水了。
 
現在安忻梓可說是落湯雞了。
 
「答案是馬馬虎虎唷。」(媽媽撫撫)
 
「哈哈哈哈哈哈。」台下笑聲不斷。
 
「再來,小梓,坐下,還有題目喔,總共有五題,妳一定要玩完喔。」余楚悅眨眼。
 
「作臉部手術,猜一句成語,答錯可是要被潑水喔。」余楚悅提醒道。
 
現在她可是超想大笑的。
 
「面目可憎?」安忻梓回答。
 
「不對喔,是改頭換面。」余楚悅說道。
 
又是大笑。
 
就這樣又被潑水。
 
「舉重比賽猜一句成語,小梓,加油喔。」喔,她快忍不住了,她好想笑,看到安忻梓全身溼答答還有剛才被潑的葡萄酒,現在全身可說是落湯雞。
 
「勝券在握。」她這題很有自信的勒,這題簡單。
 
安忻梓說道。
 
「恭喜妳──答錯了。」這樣根本是每題必錯。
 
「答案是以量取勝。」
 
水整個潑到安忻梓的全身「妳……」
 
「現在在答錯可是要被砸蛋糕喔。」余楚悅說道。
 
「好欸──」台下歡呼道。
 
成曉曉走到冰宇風身邊,「會不會玩的太過火啦?」
 
冰宇風看了她,對她微笑,「至少沒比出人命好。」
 
「這樣好嗎?」成曉曉擔心說道。
 
「不要緊的。」
 
現在安忻梓全身都是蛋糕和溼答答的,看起來就是整個很噁心。
 
成曉曉跑到安忻梓身邊。
 
「小梓,妳沒事吧?要不要先進去換洗。」成曉曉扶著安忻梓。
 
安忻梓甩開成曉曉的手,「不用妳管,妳又不是我的誰。」
 
安忻梓跑進廁所,「余楚悅一定是故意害她在風面前出糗的。」安忻梓很氣的說道。
 
過了半小時,安忻梓總算換洗好她的衣物。
 
她走出更衣室,看到成曉曉站在冰宇風勾著他的手。
 
安忻梓馬上走到冰宇風旁邊,也勾起冰宇風的手,「風,我們到那邊去聊天,我都還沒祝你生日快樂呢。」安忻梓看著成曉曉薇笑。
 
「欸,冰宇風現在是曉的男朋友,妳幹麻在這裡破壞氣氛啊。」余楚悅生氣的說道。
 
「有什麼關係嘛。」她看向成曉曉,「曉,妳應該不介意我跟你借一下風吧?」
 
「呃……不會啦。」其實成曉曉有點吃醋,她並不想讓安忻梓跟冰宇風在一起。
 
「我不會跟妳去的,現在我想待在曉身邊,妳有話就在這裡說吧,反正也沒什麼見不的人的話吧。」冰宇風突然說道。
 
「算了,反正也沒什麼重要的事,風,祝你十八歲生日快樂。」安忻梓抱住冰宇風。
 
全場的人都呆了,冰宇風把安忻梓推開「謝謝妳。」
 
「妳不要太過份喔。」藍羽天說道。
 
「妳明明知道曉在旁邊還故意抱住風。」
 
「我只是太開心嘛。」安忻梓裝可憐的說。
 
「沒關係啦,我知道小梓太開心所以才不小心抱住風的。」成曉曉說道。
 
「我就知道曉不會介意。」安忻梓微笑道。
 
接下來,段臣煜走上台,對著麥克風說:「現在台下的各位,我們來唱生日快樂歌給我們今天的壽星,好不好啊。」
 
全場歡呼。
 
「我們倒數3、2、1吧,3、2、1。」段臣煜喊著。
 
歌聲傳遍著派對會場上。
 
大家舉起酒杯,對著今天的壽星冰宇風「祝你生日快樂!」
 
在派對上,吃最多的大概就只有段臣煜囉。
 
接著,余楚悅拉著冰宇風走上台「現在,我們請風在台上對大家說幾句話吧。」
 
「謝謝大家來參加我一年一度的生日,所以大家可以盡情的玩吧。」冰宇風對著台下說道。
 
「啊──好帥喔。」粉絲們尖叫。
 
藍語惠走向他們七個「Hi,各位。」藍語惠微笑道。
 
「妳回來了怎麼沒通知我們一聲?」藍羽天說道。
 
「沒有啊,想說給你們驚喜的。」
 
「在那邊過的怎麼樣?有沒有好好讀書啊。」藍羽天笑的問。
 
「當然啊,而且我在那邊超想你們的。」藍語惠微笑著。
 
「那妳什麼時候要回去?」冰宇風問。
 
「我有跟那邊學校請假,暫時不用那麼早回去,我想多待幾天,我也有好多話想跟你們說。」藍語惠說道。
 
這幾個月,藍語惠都待在美國,也有認真想想,她應該要放棄冰宇風,畢竟冰宇風有了成曉曉之後,也不能回頭找藍語惠的吧。
 
所以藍語惠,想自己在去尋找新戀情,忘掉冰宇風。
 
余楚悅拉走藍語惠「妳該不會又來搗亂吧?」
 
「不會了,現在我也不在聽安忻梓的話了,哥有在勸導我了啦。」藍語惠說道。
 
「好吧,那我要跟妳講一件事……」
 
余楚悅把要在派對上整安忻梓的事,一一的說給藍語惠聽,藍語惠也很高興的點頭贊成。
 
她覺得安忻梓受到懲罰也不錯,她在也不要受她的控制了。
 
而安忻梓、冰宇風這邊。
 
「風……我一直都喜歡你,而你不是也一直喜歡我,為什麼還要和成曉曉在一起?」安忻梓嬌羞道。
 
「不,在妳背叛我之後,我就不在愛妳了,還有不要在來煩我了。」冰宇風站起身,卻被安忻梓拉住了。
 
「不,不要走,你為什麼不肯接受我,是不是成曉曉告訴你我的壞話,真討厭。」安忻梓很不爽成曉曉。
 
冰宇風很冷淡的告訴她「不要怪曉曉,更何況不是妳自己做的事情不是嗎?我還沒跟妳算帳呢。」他笑的很恐怖。
 
「算、算、什麼帳?」安忻梓很虛偽的道。
 
該不會被他發現了吧開車撞成曉曉的事吧。
 
應該不會被發現才對啊……
 
「要我一件件說給妳聽嗎,第一,妳找李妮婷來和曉當朋友,李妮婷卻找人侵犯曉,第二,妳找莊文莞拍曉和天的照片想要我和曉分手,第三,妳又找了沈玗潔和妳一起開車撞曉,妳說這是怎麼一回事?」冰宇風的眼神彷彿是在寒冷雪地一樣冰冷,「不要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
 
「你,對,是我做的怎麼樣,所以你想怎麼樣?」安忻梓說道。
 
「不怎麼樣,我希望我自己沒認識妳過。」
 
「不,那是因為我愛你才會這樣做,是成曉曉她……」
 
「夠了!我不想再聽,妳走吧,我不想看到妳,我在看見妳,我們連朋友都甭當了。」冰宇風打斷安忻梓的話。
 
安忻梓看著他,兩眼無神,她失敗了是吧,她還是輸給成曉曉。
 
都怪她自己當初背叛風的,否則也不會像現在一樣被風討厭。
 
她或許是真的失敗了,現在不只是被風討厭也有被悅、瑞、天、煜討厭了,還有一直體諒她的曉,曉對她真的是太好了,她都沒找她報仇,她真的不知該怎麼說……
 
她做錯了好多。
 
「我知道了,我會離開台灣,回去,說不定不會再回來了,還有,這幾個月真的是麻煩你們了,做了你們不喜歡的事,我會向他們道歉的,我也會反省,對不起,我先走了。」安忻梓對冰宇風微笑,她轉頭道:「我們、我們還是朋友嗎?」
 
「當然。」冰宇風微笑道。
 
安忻梓的眼角泛著淚光離去。
 
安忻梓走到他們面前,對著他們說道:「對不起,這陣子做了很多對不起你們的事,真的很抱歉,我會反省的,還有,謝謝妳,曉,不計較我對妳做這麼過份的事。」
 
「知道就好。」范丞瑞道。
 
「好啦,妳知道錯就好,我們也不再追究了。」藍語天微笑道。
 
「沒關係啦,我不跟妳計較是因為我一直把妳當朋友啊。」成曉曉微笑道。
 
「嗯,謝謝你們,那……我要走了,我答應風,不會再來干涉你們了,祝你跟風幸福,有空要來找我玩喔。」安忻梓微笑道別。
 
「掰掰,我一定會去找妳的。」成曉曉說道。
 
安忻梓轉過身微笑,這次真的走了。
 
安忻梓打了電話叫司機來在她順便帶衣服,現在這樣子回家一定會很不舒服。
 
安忻梓坐上車,看著冰宇風的家,微笑,她不會再回來了,現在不會以後也不會,她好後悔為什麼要做這麼多不好的事還傷害成曉曉。
 
成曉曉明明是一個溫柔的人。
 
希望他們兩會幸福。
 
而捉弄成曉曉的莊文莞、沈玗潔從最好的班級掉到最不好的班級,也被停學兩個禮拜。
 
這次的派對也被大家砸蛋糕和潑水。
 
最後成曉曉也跟冰宇風很相愛的在一起,還決定畢業後馬上就要舉行婚禮。
 
他們六人來到了好久不見的小木屋。
 
五個人慶祝要高三的派對,而藍羽天準備去國外留學。
 
藍語惠則跟著藍羽天到美國。
 
「哈哈,現在沒人阻止你們交往了齁。」范丞瑞笑道。
 
「是是是,沒人阻止了他們兩個,你羨慕喔?」余楚悅取笑他。
 
「對呀,誰叫我愛的人不愛我。」范丞瑞裝無辜道。
 
「你……」余楚悅打了范丞瑞一下。
 
「要打情罵俏到旁邊去吧。」段臣煜笑道。
 
余楚悅和范丞瑞立刻閉起嘴,他們兩才沒打情罵俏哩。
 
「我們暑假,到美國找小梓玩好不好?」成曉曉說道。
 
他們看了成曉曉微笑道「好啊。」
 
六個人就在這歡樂的笑聲中,畫上句點。


                  
                   END-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