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怎麼這樣……
 
該死的,她成曉曉竟然竟然的這麼想那個冰宇風啦!
 
奇怪、莫名奇妙,她竟然會想死他。
 
話說,她總覺得她和冰宇風有種熟悉的感覺,可是那種感覺一下就不見了。
 
如果她在那個時間在跑出去,會不會看到他阿?
 
如果能見到就好。
 
「不,我才沒想見他,對,不想……」怎麼想那種事情,她才不想見他。
 
他霸道、惡魔,哼哼哼,威脅別人的惡魔。
 
成曉曉看了看成母,盯了許久。
 
她在醫院已經一個禮拜多了欸,為什麼她會一直陪伴著她,她跟歐巴桑真的是親母女?
 
那睡容,的確熟悉,好像在哪裡看過。
 
盯著那睡容,忽地,腦中閃過某媽媽照顧一個生病小女孩的畫面。
 
但那畫面很模糊,她看不太清楚。
 
她想再看更清楚一點。
 
腦海中又有畫面,某一位女人在一個男人面前哭,還有……
 
她還想在看到她腦海裡中的一些畫面,可是,頭好痛。
 
「嗚,頭好痛,頭好痛。」成曉曉緊閉著眼。
 
一聽到女兒的痛苦聲,成母就馬上起來了。
 
她緊張的說:「曉,妳還好嗎,先喝杯水。」成母到了一杯水,成曉曉接過。
 
「謝。」正要喝下去的時候,她看了一下成母。
 
「好多了嗎?」成母問道。
 
「嗯,可是還是好痛,不知道為什麼再想一件事情,竟然讓頭這麼痛。」又喝了一口。
 
「那不要想了。」成母說道。
 
擔心死了,成母以為出了麼事情,還好只是頭痛,嚇死她了。
 
成母鬆了一口氣。
 
「可是我剛剛看到一位女人再照顧一個小女孩,還有一位女生和一位男生玩在一起,為什麼我會看到這個?」成曉曉把剛剛的事情都告訴歐巴桑,喔不,是成母。
 
「那,妳知道那是誰嗎?」成母問。
 
看到女人、小孩,那一定就是曉和她還有小傑了。
 
「不知道,看不清楚,畫面好模糊。」成曉曉努力想想起剛才可以繼續想下去的事情。
 
可是就是沒辦法,腦袋空白。
 
「沒關係,看不清楚不要緊,不要在嚇我了,我都快被妳嚇死了。」成母微笑道,摸著成曉曉的髮絲。
 
畫面疼惜。
 
 

 
兩天了他都沒有來,她竟然該死的好想他。
 
他再做什麼?
 
為什麼兩天沒有來看她。
 
他不是說他是她的男朋友,竟然沒來看病人女朋友,氣氣氣。
 
她又幹麻該死的想他。
 
可是,她腦海中就是一直想到他,該死該死。
 
成曉曉嘟起嘴,握起拳頭槌著病床,而且她還沒還沒出院,搞什麼嘛,她都好的差不多了。
 
竟然沒人給她出院。
 
『碰』的一聲,門被很用力的撞上牆壁。
 
「曉,走。」來的是余楚悅。
 
成曉曉還在發楞,她剛剛被嚇到,現在還沒回神。
 
「哇。」余楚悅大叫嚇成曉曉。
 
她叫醒成曉曉。
 
「阿,幹麻幹麻?」成曉曉這時才回神看著余楚悅。
 
「伯母,曉借我,可以嗎?」余楚悅對著成母說。
 
「喔,好,不過要小心喔,反正我今天也打算讓她出院。」真怪,車禍這麼嚴重竟然才兩個禮拜多就能出院,成曉曉真是命大。
 
「我知道了。」余楚悅很粗魯的把病床上的成曉曉拉了下來。
 
「欸欸欸,小姐,妳淑女一點啦,很痛捏。」成曉曉抱怨道。
 
這小賊會不會太粗魯了點,虧她還不錯看捏。


齁齁齁,要帶她去哪啦,該不會……
 
「啊啊啊──,不要綁架我啦,我不是美女,我也沒錢,我更沒有胸部……」特別把那個『胸部』講的最小聲。
 
好吧,其實她胸部至少也有C。
 
她不要被綁架。
 
「我沒有錢,妳不要臉啦,不要綁架我。」成曉曉叫的很大聲。
 
「閉嘴。」余楚悅回頭瞪她。
 
真是的,余楚悅摸著自己的額頭,她快被成曉曉鬧的快昏倒了。
 
成曉曉立刻用沒被抓的右手捂住嘴巴。
 
余楚悅不理她,繼續走。
 
一輛車開到他們兩面前。
 
余楚悅把她推上車。
 
「小賊,輕一點輕一點,我自己進去。」成曉曉說道。
 
「錫,去鳳凰城。」余楚悅向錫說道。
 
「是。」錫回答。
 
「鳳凰城?」成曉曉大叫。
 
「幹麼?」
 
「又去那喔?」奇怪,她有去過嗎?
 
而且鳳凰城又是什麼?
 
怪怪怪,她怎會說出這種話。
 
「妳去過?」余楚悅問道。
 
成曉曉搖搖頭。
 
「沒去過還說去過,曉,我看妳阿不只失憶還老人癡呆。」余楚悅拍拍成曉曉的頭。
 
成曉曉對她吐舌頭。
 
是,她是不記得以前發生過什麼事情,但她才沒老人癡呆哩。
 
「要去哪啦?不會要綁架我吧?」成曉曉說道。
 
一邊說一邊還摸車子的沙發,「哇,真高級的車子。」坐在這真是幸福。
 
「誰要綁架妳,更何況我是妳最最最要好的麻吉欸,誰要綁架妳。」余楚悅翻翻白眼,成曉曉改變超多害她好難適應。
 
「早說嘛,害我以為妳要綁架我,嚇死我了。」
 
算了算了,她不想和正在失憶的成曉曉吵架。
 
 
「KIKI,妳幫她換上一件衣服吧,等等舞會要的。」余楚悅說道。
 
「是,阿,妳不是少爺的女朋友?」KIKI驚訝道,好久之前成曉曉也有來店裡呢。
 
「疑,曉真的有來過?」余楚悅問道。

「對阿,風少爺他也帶這位小姐來試穿衣服。」KIKI回答。
 
「好,我知道了。」余楚悅走到曉的身邊。
 
「曉,妳先在這挑服裝,我再這等妳。」余楚悅對她微笑。
 
「阿,幹麻要挑衣服?我可以不要嗎?」成曉曉拒絕,她才不要穿一些超花俏又重的衣服勒。
 
「KIKI,帶她去吧。」
 
「是。」KIKI立刻叫了人把成曉曉抓進衣間房間。
 
「阿──阿──我自己來,不要,我自己脫,阿──我內衣要掉了,輕一點輕一點!」成曉曉的聲音,再外頭的余楚悅都聽的一清二楚。
 
余楚悅又是搖頭。
 
半小時後。
 
成曉曉終於奮鬥好了。
 
她走出房門。
 
「終於好了。」話說這件衣服也太大了吧?
 
她的頭髮變成頭髮包起來,有一些頭髮放到前面,她本身頭髮長,所以她們把她的頭髮用大捲。
 
粉紅色蓬蓬裙,噁。
 
還有脖子旁邊也有愛心形狀的鏈子,噁。
 
整身都是粉色,就差那一些下半身有一點紫色,噁。
 
大露背,喔,她最討厭露背了!
 
「我都不知道,沒想到,曉穿這種衣服超好看的欸。」余楚悅稱讚道。
 
XXOO最好是好看,成曉曉翻翻白眼。
 
「來,小姐,就差化妝了。」KIKI又帶她走進另一間房間幫她化妝。
 
大概十五分鐘後,畫好了。
 
成曉曉張開眼。
 
「喔喔喔,這是我嗎?」她驚訝。
 
「沒也到我也挺漂亮的。」成曉曉沾沾自喜,模樣有點自戀。
 
她發現越看越好看。
 
「謝啦。」成曉曉向KIKI道謝後,離開房間。
 
「喔喔,漂亮欸,好啦,不管了。」余楚悅說道。
 
又牽起她的手往車子跑去。
 
「妳哩,怎麼只有我用?」成曉曉問道,現在是要幹麻?
 
「我會用,只是不是現在,時間趕不上了。」冰宇風有急事要說,聽說好像蠻急的事情。
 
所以她現在要立刻趕到學校。
 
「喔。」她乖乖的坐在椅子上,看著窗外。
 
櫻都。
 
這裏好熟析,她好像來過,但她怎麼想都想不起來,她看著櫻都這兩個字。
 
「這裡是哪裡?」成曉曉自言自語。
 
她看著眼前這景象,腦海又浮現了畫面。
 
『曉曉阿!已經五點半了,妳不是要去報到嗎?還不快點去!我,成曉曉考上有錢人讀的高校,櫻都。』
 
腦海裡也突然想到這句話。
 
這是她講的嗎?
 
「走。」
 
正想要想下去時,余楚悅拉起她的手走進去。
 
「阿,等我,我先換衣服。」她拉起成曉曉走到另一個方向。
 
又是20分鐘過後。
 
「走吧。」余楚悅和成曉曉都已經準備好要走進去。
 
成曉曉跟著余楚悅的腳步,走進去。
 
打開舞會的門,他們兩個走進去。
 
全部的人看著是誰來的模樣看著她倆。
 
「那,那不是成曉曉嗎?她已經回來的,而且,好像變漂亮了……」
 
某位學生看著成曉曉。
 
很多聲音,吵雜。
 
「他們……是誰?」成曉曉看著余楚悅。
 
成曉曉已經接受余楚悅了,因為她覺得余楚悅有熟悉的感覺。
 
「櫻都的同學們。」余楚悅微笑,「走吧,很多人在等妳呢。」
 
很多人在等她?
 
誰阿,她認識嗎?
 
「怎麼會是曉?」某個小姊道。
 
「小姊,聽說成曉曉曉失憶。」莊文莞對小姊說道,哈,這樣小姊就能搶走了冰宇風是吧,這樣她就可以得到好多她要的東西。
 
「我知道她失憶,所以我要趕快搶走風。」小姊很有自信道。
 
現在成曉曉失憶,她一定很快就能搶走她最親愛的風了。
 
「我帶曉來了。」余楚悅從身後牽起成曉曉的手。
 
「曉……」冰宇風二話不說直接擁抱了成曉曉。
 
「你這惡魔、王八蛋、霸道,你都不來找我,害我超想你的欸。」成曉曉緊抱冰宇風。
 
呃……
 
全場安靜?
 
是怎麼回事?
 
好奇怪,成曉曉慢慢的從冰宇風胸懷離開。
 
「曉,妳……」范丞瑞很驚訝,不、是應該說超級驚訝,而且全部在場的人都很驚訝。
 
「啊?」他怎麼會知道她的名字?
 
他認識她嗎?
 
「妳記起我們是誰了?」范丞瑞又繼續說道。
 
全部櫻都的人都看著他們。
 
成曉曉看著范成瑞。
 
「沒有。」她說。
 
全場又是鴉雀無聲。
 
又過了兩分鐘,范丞瑞才問道。
 
「那妳怎麼會抱風?」
 
「不知道,欸,對欸,我抱他幹麻?」成曉曉想這個問題。

「曉,妳不只失憶,妳還腦袋有問題。」余楚悅說道。
 
「唉唷,看看是誰來了,曉欸,好久沒看到妳了,好想妳喔。」安忻梓走到成曉曉面前抱住她。
 
「妳、妳是誰啊?」
 
「最好朋友阿。」
 
「曉最好是妳最好的朋友,明明就是我,妳和曉只不過認識一個禮拜而已,哪是好朋友。」余楚悅不爽道。
 
「對對對,粗魯小姊說的對,我又不認識妳。」成曉曉點頭道。
 
完全沒注意到很多人在偷笑。
 
粗魯小姊,再說余楚悅麻?
 
「粗魯小姊?曉,妳膽子好大,竟然說小悅悅是粗魯小姊,笑死我了,哈哈哈哈。」范丞瑞笑的很大聲。
 
「曉,妳罵我粗魯小姊,我哪有粗魯?」余楚悅問道,又馬上轉頭立刻變臉:「范丞瑞,你在笑一次給我是試試看。」
 
「就妳拉我的時候很粗魯。」成曉曉說實話。
 
「妳……」
 
「好了,先不說這個,不是舞會嗎?盡情的玩,更何況今天可是沒有老師會管的。」段臣煜微笑道。
 
「沒錯,既然這樣,我可以不可以跟微笑王子跳舞?」某個女生較道。
 
「對對對,那我也要和溫柔王子跳舞。」
 
「我要和陽光王子!」
 
「冷淡王子!」
 
「別和我搶!」
 
一連串的搶王子,要和誰跳舞。
 
「不,我要先和曉跳舞。」段臣煜又是一記迷人的微笑。
 
導致全部都點頭,因為都被迷昏了。
 
「煜,你……」藍羽天說道。
 
段臣煜微笑道:「風不介意吧?」
 
冰宇風沒說話,看著段臣煜牽起成曉曉的手走去舞場中間跳舞。
 
冰宇風看著這畫面,吃醋,還是吃醋啦。
 
接過段臣煜,馬上又和藍羽天,喔對,沒有范丞瑞,因為他要和余楚悅嘛。
 
大概一個街一個換後,冰宇風忍不住從安忻梓走到藍羽天那:「換我了。」口氣是吃醋。
 
藍羽天和段臣煜對看,笑了。
 
安忻梓看著他們跳的很開心,也走過去:「我要和曉說話,風,可以借我嗎?」
 
冰宇風看著她,很不放心的把曉交給她。
 
安忻梓笑了,「很快就好了,畢竟太久沒和曉聊了,想聊一聊。」
 
「曉,走吧,我們坐那聊天。」
 
「喔,好。」她跟著安忻梓坐到椅子上。
 
「不准妳靠風這麼近,他是愛我的。」安忻梓說道。
 
「他是妳男朋友?」
 
「沒錯。」
 
「可是他跟我說他是我男朋友。」
 
「妳……」安忻梓說。
 
「哈,真好笑,也不想想是誰和誰搶男朋友,就是妳,和我搶我最愛的人。」安忻梓瞪她。
 
「妳這狐貍精!」安忻梓賞她一巴掌。
 
「為什麼打我,我根本不知道,更何況我什麼都忘記了,幹麻打我,我和妳又不熟,妳沒資格打我。」她回打她巴掌。
 
「妳竟敢打我,從沒人打過我。」安忻梓大叫。
 
「是妳先打我的,我為什麼不能打?」成曉曉說。
 
安忻梓氣不過,抓她頭髮。
 
成曉曉也抓她頭髮。
 
就這樣兩個人互抓,把對方都抓的亂糟。
 
杯子掉在地板,破裂。
 
剛好就這樣杯子玻璃這樣割在安忻梓的臉上和手、腳,幾乎都流血很多。
 
這樣吵著吵著,安忻梓故意推成曉曉,成曉曉當然也不高興,不知道為什麼安忻梓突然抓這成曉曉的手,把自己用跌倒。
 
段臣煜看到成曉曉推安忻梓的畫面馬上走到風的身邊。
 
「風,你看他們兩個。」段臣煜指向成曉曉。
 
段臣煜和冰宇風跑過去她倆。
 
安忻梓一看到他們兩個來,終於引起風的注意了,「風,你看這是她用玻璃割我的。」
 
冰宇風把安忻梓扶起來。
 
「我才沒有!」成曉曉搖頭。
 
「明明就有,妳還推我。」安忻梓緊閉著眼:「好痛,我的腳好像扭到了。」她摸著自己的腳。
 
冰宇風不想再看他們吵架。
 
他直接把安忻梓抱了起來。
 
「你不相信我嗎?」成曉曉看著
 
「我帶她去醫院。」他向段臣煜說道。
 
冰宇風抱著安忻梓離開這。
 
安忻梓向成曉曉微笑。
 
他……竟然不相信她!
 
不是說他是她男朋友嗎?
 
男朋友竟然不相信女朋友。
 
就這樣抱著其他的人。
 
她的心好痛,頭也好痛。
 
腦海卻浮現好多事情,導致她頭劇烈痛。
 
眼前模糊,她就這樣昏倒下。
 
「曉!」段臣煜及時抱住成曉曉。
 
「曉怎麼了?」余楚悅跑了過來。
 
「她昏倒了,我帶她去醫院。」段臣煜說道。
 
「我也去。」余楚悅說道。
 
當段臣煜抱著成曉曉時,成曉曉眼角流下了眼淚。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