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你覺得曉會想起來嗎?」段臣煜和其他人看著冰宇風。
 
他自己也不確定曉會不會想起他。
 
他自己好怕曉想不起他。
 
「一定會想起來的。」他們五個人走在一起,全校人都為他們瘋狂不已。
 
因為很少看余楚悅跟他們王子走在一起。
 
「段臣煜你再說廢話是不?曉當然會想起我們。」余楚悅很不高興段臣煜這樣講曉會忘記他們的話。
 
「是是是,悅我說錯了。」段臣煜當然知道余楚悅現在還很恨他呢。
 
「哼。」要不是她現在有點氣消了,她早就罵死他。
 
國一時,段臣煜不小心把茶杯弄濕余楚悅最寶貝的筆記本。
 
所以從那時候余楚悅就很討厭段臣煜了。
 
「小悅悅,不然我們先去醫院要不要?」范丞瑞說道。
 
「我知道風和煜、天也想要去,可是你們好像忘了一件事,那就是你們還有工作要忙呢,就是下禮拜的舞會要舉辦呢,至於天,你是上次被選出來的發言人,趕快去背背你的吧,所以我和小悅悅先去喔,記得幫我們請病假,就醬,掰依。」范丞瑞說完就拉起余楚悅的手先走人了。
 
可惡,冰宇風握起拳頭,明知他超想念他的曉,卻還拿舞會的是壓他,氣死他了。
 
藍羽天、段臣煜笑笑的拍冰宇風的肩膀。
 
「今天晚上在一起去看曉,先準備吧。」藍羽天說道。
 
冰宇風笑了一下,走去校長室。
 
 
他們兩走在路上。
 
「感謝我吧,小悅悅。」范丞瑞說道。
 
余楚悅翻翻白眼,話說,現在他們兩個還在牽手欸,他到底要不要放掉?
 
她有點不自在,可是她自己卻也……不想放開。
 
她到底是怎麼了?
 
她竟然不想放開,她瘋了……
 
范丞瑞看著余楚悅,才知道原來他的手還沒放掉。
 
「呃,抱歉。」范丞瑞把手放了開來。
 
「還好你記得要把我的手放掉,你抓的可真緊。」怪了,她說話怎麼變的沒有那麼凶?

「呵呵呵,抱歉抱歉。」范丞瑞抓了抓頭。
 
雖然自己喜歡的人在前面,要大膽追求,但他還是會害羞。
 
嚇,他抓頭樣子好可愛……
 
不對,余楚悅搖搖頭,她怎麼了,竟然會說他可愛,她一定是瘋了。
 
可是,她最近不知道為什麼會一直盯著他看,當他和別的女同學聊天時,她有點生氣。
 
她、她喜歡的是羽天大哥阿,怎麼可能會喜歡他這個膽小鬼。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對吧。
 
沒錯……
 
不可能的。
 
「欸,悅,小心有車!」綠燈時,看見余楚悅還想走過馬路,范丞瑞及時拉住她的手,卻不小心抱住她,讓她跌入他的懷抱。
 
「阿!」余楚悅看著他。
 
臉上有了紅暈。
 
過了一分鐘,余楚悅才想起自己還在他懷抱,她跳離了他。
 
「可以放開我了吧?」都是她想的太入神了,才會……
 
都嘛是范丞瑞他啦,讓她發呆。
 
喔,她真的病了,而且病的很嚴重。
 
「抱歉抱歉。」范丞瑞放開了手。
 
他現在還有點捨不得放開她,可是不能不放,因為她不喜歡他嘛,等等又被她討厭了,那可就不好了。
 
可是剛才嚇死他了,一輛車開很快的過去,讓他心臟都快停了。
 
「走吧,可以走了。」余楚悅說道。
 
「嗯。」他回應。
 
呼呼,剛才真的太令人害羞了。
 
話說,范丞瑞他的胸膛很舒服……
 
她又再亂想了,不想、不想。
 
 
醫院
 
「曉,我們來囉!」余楚悅開了門向成母大聲招呼後,坐在成曉曉旁有個椅子坐下。
 
「妳是誰阿,幹麻坐這?我又不認識妳。」成曉曉看著她,一臉不屑樣。
 
「我是妳最最最最好的朋友余楚悅,妳當然認識我。」余楚悅不生氣反而還很開心。
 
因為昨天來,成曉曉根本不想和他們誰講話還有看他們。
 
「我知道妳是誰,我認識妳,我好想妳喔,悅,既然我都想起妳了口不口以讓我出院阿,我討厭在這,這裡都是藥的味道,這位歐巴桑都不讓我出院,我都已經好多了,至於蟋蟀,他也不讓我出院。」成曉曉嘟起嘴說道。


其實成曉曉根本沒想起余楚悅,她故意這樣說的,因為她不想待在醫院,她想要出院,所以才假裝想起她。
 
「妳想起我了?哇,我好高興。」一把就抱住成曉曉抱的緊緊的。
 
喔,痛死她了,她到底要不要放開她阿,抱的那麼緊幹麻,哀,真笨,才說幾句她還真的相信她的話,她根本就不知道她是誰。
 
她到底要不要放開她阿,乎,終於放開了,舒服多了。
 
等等,余楚悅突然想到,剛才曉叫成伯母什麼?
 
歐巴桑,還有蟋蟀是誰?
 
該不會曉是在騙她,其實曉根本沒想起她?
 
話說,曉怎麼換了一個人似的,好不像之前溫柔害羞的成曉曉。
 
現在的成曉曉變的說話很大膽,個性也變外向了。
 
「曉,我是媽媽,不是歐巴桑,還有妳弟是小傑,不是蟋蟀,楚悅,妳別相信她,她根本不知道妳是誰,剛才也有一個叫什麼藍語惠的來,曉也是這樣跟她說話的,所以妳千萬別當真。」成母說道。
 
「我知道了,我不會當真。」余楚悅看著成曉曉說道。
 
跟她想的一樣,曉果然還不知道她是誰。
 
「可別忘了我阿,曉,妳知道我嗎?」范丞瑞走到成曉曉身旁。
 
「你讓我出院我就知道你是誰。」成曉曉看著他微笑。
 
可惡,都沒人被她騙,一定是歐巴桑在旁邊,所以她才沒騙到。
 
可惡可惡。
 
可是,為什麼他們都認識她?
 
「呵呵呵,妳、想、太、多。」范丞瑞說道。

既然她又不認識他,他就甭放她出院啦。
 
原本他還以為曉真的想起來了,沒想到是騙人的,演技真好。
 
而且不止這樣,曉的個性也變了,變的和以前不同。
 
「你……」哼,沒關係,她可以偷偷跑出去嘛,哈,她真聰明。
 
「好啦好啦,妳先休息,不要再說話了。」成母忍不住皺眉頭道。
 
「知道了啦,煩欸。」她又不是不知道自己要休息。
 
成母又是搖搖頭,真是的,曉怎麼個性和之前差這麼大。
 
成凡傑因為今天要上課所以先離開了。
 
 
晚上七點多。
 
「風,剩下的都做的差不多了吧?」段臣煜說道。
 
舞會的事,他們做了好幾小時。
 
在三天他們就要舞會了。
 
要忙裝飾、服裝等。
 
所以忙了很久。
 
「嗯,差不多了。」冰宇風說道。
 
他們現在要往曉的醫院去。
 
冰宇風超緊張的。
 
藍羽天、段臣煜互看,都偷笑了一下。
 
現在的風一定很緊張,看他的臉都知道,真的很不像平常冷靜的他。
 
一個很熟悉的人跑了過來。
 
「那不是曉嗎,怎麼會跑出醫院?」藍羽天驚呼道。
 
「風,曉跑出醫院了,你先去追她,我跟天先回醫院去看怎麼回事。」段臣煜說道,和藍羽天互相點頭後走了。
 
冰宇風點頭。
 
冰宇風往成曉曉跑的方向去。
 
真是奇怪,曉怎麼跑出醫院,不是應該乖乖待在醫院,怎會無緣無故的跑出醫院來。
 
一下子,冰宇風就抓到了成曉曉的手。
 
「阿!你是誰阿,幹麻抓我,放開我啦。」成曉曉生氣的皺眉頭看著他。
 
「曉,妳為什麼跑出醫院,妳不應該出來的。」冰宇風語氣有點不好。
 
他很擔心她,這樣跑出來會傷身體的,更何況,她還在失憶……
 
這樣跑出來,她根本不記得誰。
 
「你又知道什麼了,我又沒偷跑出來,還有,你是誰阿,幹麻一直抓著我不放?」成曉曉掙脫他,可是冰宇風卻抓的緊緊的不放開她。
 
「我是冰宇風,妳的男朋友,妳跑出來醫院做什麼?」冰宇風問道。
 
「哼,幹麻告訴你?我又不認識你。」成曉曉對他吐舌頭。
 
「妳不告訴我,我就吻妳,要不要試試看?」冰宇風威脅道。
 
「不告訴你,也不要你吻我。」成曉曉見他真的低頭要吻她,她趕緊說道:「呃,好啦,我告訴你,不過先找的地方坐下,我跑的好累喔。」
 
冰宇風點頭,找個地方坐下。
 
他聽她說話。
 
看他一直盯著她看,她有點尷尬。
 
畢竟她已經忘了他是誰。
 
「好嘛,告訴你,我從醫院偷跑出來,因為在醫院真的很無聊阿,所以才出來的嘛……」
 
冰宇風看著她。
 
「等等,我又不認識你我幹麻跟你講那麼多。」怪了,她明明就不認識他阿,為什麼她沒有討厭他,而且她竟然們跑走,坐在這。
 
「跟妳說我是妳男朋友了,妳在不相信我就真的會吻妳,妳信不信?」冰宇風生氣道,當他說信不信時,成曉曉立刻點頭。
 
「好嘛,信就信,惡魔。」她又對他吐了一記舌頭。
 
冰宇風笑了一下。
 
成曉曉愣住,沒想到他笑起來真好看。
 
「你笑起來比較好看,你應該要常笑的,不講話真的很可怕你知道嗎?」成曉曉不經大腦直接脫口而出。
 
她也不知道她會說出這種話。
 
而且『你笑起來比較好看,你應該要常笑的』這句話她聽起來好熟悉……
 
好像在哪裡聽過……
 
「我知道,你該常笑的你笑起來很好看,這句話就是妳說的。」冰宇風又笑了。
 
「我說的?我和你很熟?」成曉曉看著他。
 
「妳還是聽不懂嗎,我是妳男朋友當然很熟。」冰宇風捏了捏她的小臉。
 
「好嘛好嘛,幹麻捏我臉,很痛欸。」成曉曉嘟起嘴。
 
「誰叫妳欠我捏,好啦,回去醫院了,我看伯母一定很擔心。」冰宇風拉起她的手往醫院走去。
 
「誰叫歐巴桑都不讓我出院,我已經好了,幹麻不讓讓我出院。」成曉曉又是嘟嘴又是唸道。
 
冰宇風輕碰曉曉的傷。
 
「阿嗚,喂,很痛欸。」成曉曉瞪他。
 
「還說妳已經好了,看來根本還沒好嘛,所以妳還要繼續待在醫院,不准出來,妳出來我就吻妳,聽到沒有?」這小妮子要氣他不成。
 
歐巴桑?曉怎麼叫伯母歐巴桑,真是的。
 
「知道啦,痛欸。」成曉曉撫摸著臉。
 
「還有伯母不叫歐巴桑,她是妳媽媽。」冰宇風說道。
 
「是是是,什麼都聽你的就好啦。」成曉曉瞪他。
 
這男的真的很惡魔。
 
「沒錯。」他又露出微笑。
 
而且這微笑讓成曉曉傻眼了。

創作者介紹

永遠のCandy♥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