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母不放心的坐在外面的椅子上。
 
怎麼可以這樣,她的女兒竟然忘了她!
 
成凡傑則坐在母親旁邊。
 
成歆因為有事情先離開了,余楚悅和范丞瑞竟稀奇的坐在一起還靠的很近。
 
段臣煜、白依情有通告先離開了。
 
藍羽天安慰著冰宇風。
 
「曉怎麼會這麼不小心車禍……」成母擦擦眼淚。
 
「媽,我相信姐會好起來的啦。」成凡傑安慰道,真是的,姊怎麼在媽的生日出車禍。
 
「凡傑阿,失憶真的會好起來嗎?如果好不起來怎麼辦?我的曉該不會想不起我們吧?」成母一想到這個,又忍不住留下眼淚。
 
冰宇風走到成母的旁邊坐下。
 
安慰著:「伯母,不會的,我相信曉會想起來的。」
 
「哀,我也希望阿,只是為什麼明明路那麼大條,那邊也從來沒出過車禍,曉怎麼會……」成母想不通。
 
「伯母,曉是被人故意撞的。」冰宇風直接把話說出來。
 
「什麼,是誰這麼惡毒?竟然撞我的女兒,我女兒從沒惹過別人,是誰這麼狠毒……這樣把我女兒撞到失憶。」
 
「伯母,妳別哭,我一定會幫妳找出那個人的。」冰宇風微笑道。
 
「妳就是姊的男朋友對吧?」成凡傑說道。
 
冰宇風看著眼前這可愛的男孩。
 
雖然冰宇風是第一次看他,不過他覺得他挺可愛的。
 
「對。」冰宇風回答。
 
「你一定要讓我姊想起來,姊如果恢復,我就同意讓我姊嫁給你。」成凡傑看著他道。
 
「是,我的小叔。」講這個會不會太早了?
 
冰宇風挑著眉。
 
不過沒關係,他也打算畢業後娶成曉曉。
 
「嘿嘿,你叫好像有點太老了,不過沒關係,我有一個超級帥的姊夫。」又有錢,想到這,成凡傑不知不覺露出一個微笑。
 
呵呵呵,曉的弟弟還真可愛。
 
冰宇風也露出了微笑。
 
「我先進去看好了。」冰宇風說道。
 
他不相信曉想不起來她們是誰,就連親生媽媽也不記得,這太誇張了。
 
「欸,我先回去拿東西,這東西,曉一定會記得我是誰的,對了,你們先回去吧,這裡留小傑就好,你。」成母指向冰宇風。
 
「這裡有我和小傑就好,你回去吧,我知道你很擔心我們家曉,不過我先說喔,今天先由我來照顧,你明天再來,回去吧。」成母笑笑的說道。
 
「我知道了,伯母,那我先回去了,我明天在來。」向他們到別後,他們走出了醫院。
 
「小傑,你在這,媽回去煮曉最喜歡吃的東西,看曉會不會記起來我們是誰。」說完,走離開。
 
成凡傑目送成母離開後,一個人坐在外面,他覺得很無聊,又想到老姊在裡面,所以他走了進病房。
 
「老姊?」成凡傑出聲道。
 
他看到成曉曉正在看不知道誰給她的項鍊。
 
「老姊?」他又叫了一次。
 
成曉曉抬起頭,正準備要叫。
 
卻被成凡傑摀住了。
 
「噓,我是妳弟阿,成凡傑,妳忘記我了,妳怎麼可以忘記我,姊……」他抱住成曉曉撒嬌。
 
「你是我弟弟?我有弟弟?」成曉曉看著他。
 
「恩,妳不只有我,還有媽媽,還有一個叫余楚悅姊姊,還有范丞瑞,我聽妳說,瑞哥哥喜歡楚悅姊姊,喔對,還有一個超級帥的偶像明星,段臣煜,還有還有,長的超女人性的,可是又帥,簡直是男女的天敵,他叫藍羽天。」成凡傑氣不喘的一直說。
 
成曉曉看著他,她覺得他好好笑喔,竟然可以說那麼長都不會喘。
 
真厲害,成曉曉露出了微笑。
 
「還有姊夫,就是妳的男朋友,冰宇風,他簡直是超級帥,就連我是男的都超羨慕,真沒想到姊妳竟然認識那麼多帥哥,不過我也很帥,妳說是吧。」成凡傑好笑的站在成曉曉面前,又再他自己的下巴比個七。
 
「呵呵呵,你好好笑,你都是這樣的人嗎?」成曉曉好笑的看著他。
 
「呃,也沒有啦,話說,姊,妳記不起我囉,怎麼可以這樣,妳是我的姊欸,難道妳忘了我們之間的約定?」約定就是,他們要一起去國外玩。
 
「約定?不記得,更何況我還沒完完全全認識你。」她把完完全全加重音。
「哀,失憶的人就是這麼麻煩,所以說以後妳失憶的話,電腦維修的錢就不用還妳了,還有之前我不小心把小咪的飼料到在妳碗上,還有之前嚇妳的蟑螂都是假的,誰叫妳這麼好騙,害我好想捉弄妳,呵呵,甚至還有一次我偷喝妳的飲料,呵呵,妳想不起來那最好。」成凡傑一直沒注意到,成曉曉一直閉著眼好像在想什麼事情似的。
 
「你認識我很久?」成曉曉問道。
 
她不知為何他給人的感覺好熟悉,好像很早之前就認識他了。
 
可是她就是想不起來。
 
「呃,廢話,我們是親姊弟欸,當然認識很久阿,笨欸,對吼,我忘了妳失憶,呵呵。」成凡傑抓抓頭。
 
成曉曉偷笑了一下,突然腦海裡有模糊的影像,那個人她看的不是很清楚。
 
「如果我有個像你這樣的弟弟那多可憐阿,這樣惡整自己的姊姊,你那個姊姊還真可憐,哀,好險我不是你姐。」成曉曉翻翻白眼。
 
哇哩,成凡傑看著自家的姊姊,他不知道要怎麼說。
 
「妳就是我說的我說的那個姊姊,就是妳阿。」成凡傑說道。
 
自己說自己可憐,也對,她失憶了,甚麼都忘記了。
 
「才不是勒,哪是,我才不是妳姊勒,當你姊多可憐,NONO NO。」成曉曉還用手指頭對著他搖了搖。
 
「曉,媽來囉。」成母大叫著。
 
成曉曉一看見她,就馬上拉被子蓋住頭。
 
她已經不怕成凡傑了,雖然還是會怕一點,但已經不會像一開始看見他那樣可怕。
 
可是她一看見成母又覺得可怕了。
 
她明明就不認識她這位伯母,為甚麼要叫她?
 
她又跟她不熟。
 
「我燉了妳最喜歡的蓮藕湯,來,趕快來吃。」成母把東西放在桌子上,拿起碗盛了一碗。
 
成曉曉聞了聞,「好香……」一聞到味道,她馬上起身,從成母的手中搶了過來。
 
現在的她可不是有禮貌的成曉曉,現在的她比之前還要開朗一點,大概是她已忘了之前的她是怎樣了。
 
「曉,小心燙。」才剛說完,成曉曉就因為被燙到,哀哀叫。
 
「燙,燙,好喝、好喝。」成曉曉喝的津津有味。
 
「曉,妳實在是……」成母實在受不了曉現在這個樣子。
 
「好喝,歐巴桑,我喝完了,給妳,呃,謝謝妳。」她才不是她的媽媽,不過該說的道謝還是要說。
 
「姊,她是妳媽媽,不是歐巴桑。」失憶的姊還真麻煩。
 
歐巴桑這三個字他都不敢講出來,老姊竟然說出來了。
 
「曉……我是妳媽媽,不是歐巴桑,算了,反正妳一定會想起我是誰。」成母說完,坐在椅子上坐著。
 
「歐巴桑,我還可以再喝一碗嗎?」成曉曉才管她,反正又不認識。
 
「可以。」成母起身再幫她盛了一碗。
 
成母搖搖頭,看來一定要等她恢復記憶才能,不然這樣的成曉曉她肯定受不了。
 
更何況成曉曉不只失憶,臉上還有傷痕,可能是在撞到之後,臉上和陸地擦傷。
 
「嘿嘿,真好喝。」成曉曉微笑。
 
成凡傑走到成母身旁小聲的道:「媽,姐變的看起來好欠打噢,超沒禮貌的,還叫妳歐巴桑欸,真屌……我都還沒叫過……」哀,老姊真的是厲害。
 
「成凡傑,你在說一次看看!」老虎不發揮,當他老媽十五年沒教訓過他,當她不會罵人是不?
 
「呸呸呸,我講錯,我道歉。」成凡傑成90度彎腰。
 
「這還差不多……」才說完,就被成曉曉的咳嗽嚇到。
 
「曉,怎麼了?」成母趕緊拍拍她的背。
 
「喂,歐巴桑,妳講話這麼大聲幹麼,嚇死人不成,害我嗆到,會死人的好不好?」成曉曉對她翻白眼。
 
「是是是,對不起,媽會注意一點。」成母抱歉道。
 
「對了,妳明天可以不用再來了,反正我可以照顧好我自己,我要睡了,晚安。」把碗放在桌子上,正要蓋上棉被時,「謝謝妳的蓮藕湯,真的很好喝。」成曉曉說完,眼睛閉上。
 
成母看著她,甚麼明天可以不用再來了,這甚麼話,我可是妳媽欸,叫我怎麼能不來。
 
成母流下了眼淚。
 
成凡傑看到了,他不知道該說甚麼。
 
現在姊失憶了,媽又不能怎樣,只能一天天等待奇蹟出現,不然姊是不會想起來的。
 
成曉曉當然還沒睡,她的眼睛看向成母,心突然刺痛了一下。
 
這感覺好熟悉,她、她到底是誰?
 
好痛,心好痛。
 
「或許,我們之前真的認識,但,我真的想不起你們是誰,真的很對不起,不過,我真的認識你們的話,我一定會很努力想起來的,好嗎?」剛才心的真的痛到爆。
 
這感覺真的好奇怪。
 
「曉,媽知道了,不過別再叫我歐巴桑了,我還年輕,才三十六歲,還年輕的很。」成母說道。
 
成母終於破涕為笑,曉真的是很貼心的女孩。
 
不過那也是還沒失憶之前。
 
「是,歐巴桑。」欸,她又說了?
 
「拍謝、拍謝。」成曉曉更正。
 
「妳說我叫成曉曉?那妳叫什麼?」成曉曉問。
 
「妳就叫我媽就好了阿。」成母笑道。
 
傻女兒。
 
「不要,妳才不是我媽,妳再不說,我就叫妳歐巴桑喔。」成曉曉嘟嘴道。
 
「是是是。」成母說道。
 
「姊妳就叫她,年輕的歐巴桑吧。」成凡傑偷笑道。
 
真爽,罵媽是歐巴桑。
 
「成凡傑!」成母怒道。
 
「開玩笑的開玩笑的。」成凡傑趕緊跑離成母身邊。
 
「你再說一次給我試試看。」成母威脅道。
 
成凡傑嘟起嘴,真是的,對姊就特別好,重女輕男啦,不公平、不公平。
 
不過說出來一定又會被罵。
 
 
「哈哈哈哈,年輕的歐巴桑,好欸。」笑死她了,這位男的真是好笑,他說她是她弟對吧,那她也給他取一個好了。
 
「那你就叫年輕歐巴桑的兒子就好啦,哈哈哈。」成曉曉笑的肚子痛。
 
「妳說甚麼阿,我那麼帥被妳叫感覺好老喔,不行,妳叫我傑帥哥就好,這樣才符合我,是不是?」帥哥,這名字真好聽。
 
成凡傑笑了一下。
 
「喔,蟋蟀的蟀,鴿子的鴿,是吧?」還帥哥哩,真好笑。
 
這兩個人都好有趣喔。
 
「是帥哥,將帥的帥,哥哥的哥。」成凡傑更正。
 
「才不要,你就叫蟋蟀就好,很好聽欸,蟋蟀蟋蟀蟋蟀。」成曉曉很開心能認識她倆。
 
他們好好笑。
 
「喂喂喂,我是帥哥,不是蟋蟀……」成凡傑怒道。
 
「蟋蟀蟋蟀蟋蟀蟋蟀蟋蟀蟋蟀蟋蟀……」順便給他一記吐舌頭。
 
「媽,姊欺負我,嗚嗚嗚嗚……」成凡傑訴苦。
 
「夠了,我都還沒要求她叫我甚麼,你竟然說我是年輕歐巴桑,你還不如說我是美女。」成母巴了一下成凡傑的頭。
 
「噢,痛欸,美女,媽妳有沒有搞錯?叫妳美女。」成凡傑一副要吐的樣子。
 
又是一記拳頭落在他頭上。
 
「好啦,很晚了,該睡覺了,讓你姊休息。」成母說道。
 
成曉曉看著他們兩個。
 
他們真的很好,她好像不怕他們了,因為他們真的很搞笑。
 
「是,姊,趕快睡吧。」成凡傑說道。
 
「嗯……」剛剛那樣鬧,她有點想要睡了。
 
好累……
 
成母、成凡傑看著成曉曉的睡樣,她們都微笑了。
 
希望姊(曉)能恢復。
 
這是他們的希望。

創作者介紹

永遠のCandy♥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