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走到很深處的地方,沒有人。
 

小姐對沈玗潔說道,也就是幕後最後的第三個人。
 
「現在我命令妳去做一見事情,不管發生什麼是我都會幫妳,所以你甭擔心。」小姐對沈玗潔說道。
 
「我知道了。」沈玗潔回答。
 
其實沈玗潔也不知道是什麼事情。
 
「小潔,我要妳這樣去做……」小姐說道。
 
「我知道了,我會去做。」真的要這樣嗎,哀,算了,畢竟她都已經答應什麼事都會做。
 
 
「風,今天我要先走,我有事。」成曉曉和冰宇風牽著手,走在路上。
 
「可以不要嗎?」冰宇風說道。
 
他看著成曉曉。
 
「我要出門去買東西啦,不然你陪我去。」成曉曉笑道。
 
「我家裡還有事,可能不能陪妳去,不然我也早就陪妳去了。」家裡老媽叫他早點回去,聽說老哥回來了。
 
「恩,好吧,家裡有事那就趕快回去,不要讓伯母等。」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事。
 
不過成曉曉還是微笑道。
 
「要想我,那我先走了。」冰宇風在她額頭上親吻了一下。
 
「再見。」成曉曉向他揮手。
 
 
成曉曉沒回家換衣服就直接去買蛋糕了。
 
成曉曉一個人走在路上,今天要回去媽那,媽生日,要回去慶祝,所以她去了蛋糕店買了生日蛋糕,又買了一些零食。
 
她好久沒回家了呢,不知道凡傑有沒有變成熟了,媽也每天都很辛苦,所以她要趕快回家幫媽慶祝。
 
而且成歆姊也要回去呢,只是現在還在忙,晚點才會過去。
 
她提著兩袋食物,正準備要叫計程車,卻來了一輛開很快的車子往成曉曉撞上去。
 
成曉曉來不及閃開,卻活生生的被撞了上去,整個人躺在地上,沒知覺,看到的人都不敢靠近,而撞她的人早已開車走人了。
 
而她的兩袋袋子已經破的爛爛的了。
 
「是啊,這次的電影真的很好看呢……」某女人說道。
 
「那邊有人躺在那邊呢,煜,去看看。」某女人對著某男人說道。
 
只見男人微笑,點頭。
 
兩人走過去後,男人瞪大了眼,竟然是她!
 
婦人一看見有情侶,她走過去說道:
 
「剛才有一輛車開很快,所以撞到了這位小姊,這位小姊是櫻都的吧,看你們感覺還是高中生,你們應該認識櫻都,剛才撞這位小姊衣服好像是穿櫻都衣服……」婦人說完,搖搖頭:「趕快送去醫院吧,看這位小姐好像傷的很嚴重。」
 
「情,我認識這位小姊,我們先送她去醫院。」段臣煜皺著眉頭,不知道風知道了會怎麼樣……
 
只是為什麼會撞曉,這裡的路不至於可以撞人,這裡從沒發生過車禍,該不會是有人故意的?
 
 
段臣煜和白依情站在急診室外面,白依情是段臣煜的女朋友,兩人交往很久了。
 
段臣煜拿起手機,撥打電話。
 
「我是煜,是風嗎?有件事急著要跟你說。」段臣煜臉上沒有什麼焦急的臉色,但聲音卻在顫抖。
 
以剛才那場車禍,或著是故意的,都非常嚴重,因為他在看見她時,她的頭撞到電線桿,流血很嚴重,不知道會怎麼樣。
 
「怎麼了,煜很少看你著急的樣子還有聲音。」冰宇風還不知實情,開玩笑的道。
 
「曉車禍了。」段臣煜說完,冰宇風立刻掛斷。
 
「真是的,我話都還沒說完,就掛斷了。」他還沒告訴他在哪家醫院勒。


沒關係,等等三秒他一定立刻打給他。
 
果然,段臣煜嘴角微笑了起來。
 
一聽到曉的事就跟傻瓜一樣沒兩樣。
 
「哪家醫院?」段臣煜和他說了後,坐在椅子上等待。
 
「那個人是誰?」白依情問道。
 
以段臣煜來看,他一定認識那個女的。
 
「她是風的女朋友。」段臣煜摸摸白依情的頭,呵,他這女朋友可是很少吃醋的,今天卻吃醋了。
 
「冰宇風?」的女朋友?
 
那怎麼會出車禍?
 
白依情不解。
 
「曉呢?」冰宇風一聽到後,急著趕來,管他開罰單。
 
他的曉最重要。
 
「還要裡面。」段臣煜指了指急診室。
 
「我打電話給成歆。」冰宇風知道她們是姐妹,所以他要和她說。
 
﹝喂?﹞成歆說道。
 
「我是冰宇風。」他們認識。
 
﹝怎麼了?曉不是在你那嘛,怎麼曉還沒回家?﹞成歆是姊姊,難免會擔心。
 
「她出車禍了,在日徜醫院。」說完,掛斷。
 
三小時後──
 
急診室門打開了。
 
「曉──」冰宇風一看到急診室門開了,就急著跑向前。
 
「請問誰是她的家屬?」醫生直接問道。
 
「我是。」成母說道。
 
成歆也走在母親身旁。
 
成凡傑扶著母親。

「是救活了,不過她的腦有很嚴重的撞擊,可能會有失憶也說不定,不過盡量不要給患者有太多的壓力。」又說道:「已經轉進一般病房了。」說完,醫生離開。
 
失憶……
 
他才不要她失憶!
 
他的曉是不會忘他的。
 
「我的女兒,是誰撞妳的,怎麼可以不負責任。」一看見女兒躺在病床上,二話不說直接流眼淚了。
 
她的女兒是健康的,很少生病。
 
也很少看她臉色蒼白。
 
「我來了。」於楚悅推開門,看見成曉曉躺在病床上,眼淚幾乎快流出來了。
 
而身後的范丞瑞、藍羽天也跟著走進來。
 
「曉,妳起來好不好。」余楚悅說道。
 
范丞瑞拍拍她的肩,說道:
 
「她沒那麼快起來。」真是的。
 
「哼,伯母,曉沒事的,對吧……」希望如此。
 
范丞瑞翻翻白眼,曉的男朋友還在後面勒,怎麼哭成淚人兒的是楚悅。
 
「本來就沒事……」只祈求老天爺不要讓她女兒出什麼事才好。
 
又過了一小時後。
 
「嗯……好渴。」成曉曉皺著沒說道。
 
「曉,妳終於起來了。」余楚悅大叫道,每個人都吵醒。
 
「我幫妳倒水。」說完,拿起水杯給她喝。
 
「曉,妳還好嗎?」藍羽天說道。
 
他心疼死了,好歹之前他也喜歡她,現在,曉怎麼會這樣躺在病床上。
 
成曉曉喝了水後,她看他們幾個,開口說道:
 
「好痛……」成曉曉張開眼。
 
「曉,妳終於起來了。」成母說道。
 
「頭好痛……」成曉曉說道。
 
「妳還好嗎?」冰宇風溫柔的說道。
 
「欸?你、你是誰?」成曉曉瞪大了眼。
 
她不認識眼前這位男的……
 
還有旁邊他們是誰?
 
她不知道……
 
「曉,妳忘了風?那我是誰?」成歆驚訝道。
 
成曉曉看了她許久,搖頭。
 
她不認識她,他們到底是誰?
 
「曉,妳知不知道我們是誰?」段臣煜說道。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甚至連我自己是誰都不知道!」成曉曉大叫。
 
好恐怖,他們到底是誰?
 
「好、好,別怕,妳是成曉曉,而我,我是妳媽媽,她是冰宇風,是妳的男朋友阿,還有他是段臣煜、余楚悅、藍羽天、范丞瑞,還有妳姊姊……」至於站在段臣煜身旁的女人她可不知道是誰。
 
「我是白依情。」白依情說道。
 
「媽媽?」成曉曉看著成母。
 
「對,媽媽。」她不相信女兒記不起她,養她十七年了。
 
「不,我沒有媽媽,妳不是!」她根本不記得她是誰。
 
「出去,我不想見你們。」好可怕的一群人。
 
「曉……」冰宇風看著她。
 
怎麼會這樣。
 
段臣煜叫了冰宇風。
 
把那位婦人告訴她的事情全部告訴冰宇風。
 
冰宇風握緊拳頭,他要找出那個人是誰。
 
「抱歉,我來晚了,曉,我聽到妳出車禍了,妳有沒有怎樣?」安忻梓走到成曉曉身邊。
 
成曉曉見了安忻梓,成曉曉拉了棉被,不敢看她。
 
她好像在哪裡看過她……
 
想不起來。
 
「妳怎麼了?怎麼不說話?」安忻梓把水果放在桌子上。
 
「妳是誰?不要過來!」成曉曉害怕的躲進被子裡。
 
「欸?妳不知道我是誰?我是安忻梓阿。」安忻梓看著她。
 
「不知道,你們好煩喔,出去。」成曉曉又是大叫,又是哭。
 
所以他們只好聽了她的話,全部都出去了。
 
讓成曉曉自己一個人靜一靜。
 
可惡,是誰害曉的。
 
她竟然忘了他,等她想起之後他可要好好修理她。
 
竟然對他說,我們是誰?
 
冰宇風雖擔心她,不過卻露出邪笑。 

他要讓曉知道他是多麼愛她。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