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這樣對她?


她做錯的什麼事,喜歡他不能嗎?

 
她好難過
 
成曉曉獨自一人的畏縮在某教室裡蹲著,不管外面在叫她、找她的人。
 
現在是上課時間,現在的她第一次覺得不想上課。
 
而外頭的人當然也不想上課,急著找到她。
 
 
曉,拜託,別做出什麼傻事,我不會和妳計較,因為我愛妳阿,妳知不知道,從第一眼看到妳我就愛上妳了,還有妳見義勇為的樣子,我一輩子都記得,拜託,趕快出來,別再躲了。
 
冰宇風第一次感到緊張,第一次覺得愛上人真的甚麼事都做的出來,他絕對不會放過做這件事情的人!
 
「曉──」余楚悅大吼著。
 
「都是你啦,笨蛋,都是你講那什麼話,害曉胡思亂想。」余楚悅對著范丞瑞翻白眼,真是敗給他,不過她可是第一次看到曉會不想上課。
 
「我怎麼知道,也不能怪我阿。」范丞瑞裝無辜。
 
「哀,算了,總之趕快把曉找出來。」余楚悅說道。
 
 
「唉唷唷,這是誰阿,在這邊哭唷,怎麼,作賊心虛啊?」莊文莞說道。
 
莊文莞-莞莞。
 
「妳是誰?」成曉曉聲音哽咽,抬頭看她。
 
 
「我是早上被妳撞到的那個阿,不管這個,先說,妳要不要和冷漠王子分手?」莊文莞抓起她的衣服。
 
「我不知道。」成曉曉把她的手撥掉,她不喜歡別人這樣抓她。
 
莊文莞一巴掌從成曉曉臉上打下去。
 
「妳為什麼打我?」成曉曉看著她。
 
「因為我就是不爽妳和冷漠王子在一起!」這是事實,要說,其實她是喜歡陽光王子的……
 
可是她沒辦法,她被威脅……
 
「妳們為什麼一定要阻止我和風?」成曉曉看著她,問道。
 
『啪』又是巴掌一聲。
 
「關妳什麼事?我就是要妳和冷漠王子分手!」莊文莞怒吼道。
 
「如果我不要呢?」她愛他,她才不想和他分手。
 
莊文莞冷笑了一聲,隨即又大笑。
 
成曉曉顫抖了起來。
 
她不到她要幹麻,只能看著她。
 
「那我就會把找照片四處宣傳,到最後冷漠王子就會被關在家裡不能出來啦,哈哈,更何況冷漠王子也會被外界說的不好,妳知道的,冷漠王子可是很有名的,不只帥,又有才藝,家裡又有錢,妳想,外界會怎麼說?」莊文莞說出一些話,讓成曉曉不得不答應。
 
成曉曉猶豫了,她雖然不想和風分開……
 
不過原來這件事是做的,拍照片原來就是她莊、文、莞做的!
 
不解,她為什麼要陷害她,不過現在最重的還是這件事……
 
可是她和藍羽天學長的照片,還有,其實冰宇風家裡的人都知道,她和冰宇風在一起的事情,而他們家的的人並沒有反對,反而很祝福他們幸福。
 
所以說什麼他也不能讓冰宇風被別人說閒話,但是……她和分了還不是一樣?
 
不過總比把照片四處宣傳出去來的好……
 
「說!到底要不要分?」哈,成功了成功了!成曉曉再猶豫,看來離成功不遠了。
 
小姐一定會獎勵她,到時她的秘密就可以守住了。
 
不過唯一令人氣憤的事,小婷的事竟然沒怎樣,反而在同學方面還很受歡迎!
 
而小婷也退出了害成曉曉的四人組。
 
「說!」她威脅道,就快成功了,成曉曉不答應,在不答應,她就要他好看。
 
對,沒錯,她不能害冰宇風遭外界批評,就算分手了,至少沒有照片讓他丟臉。
 
頂多幾天被說話而已,但她不要他一個人擔。
 
「我和他分了,但妳絕對不能和外界說我和風發生了什麼事,就說是我劈腿就好,別說風的壞話好嗎?我拜託妳。」成曉曉誠心的拜託莊文莞。
 
「哈哈哈,只要妳同意和他分了,我什麼事情都答應妳。」莊文莞很滿意自己竟然能夠如此那麼簡單就能做到了。
 
成曉曉蹲下來,她好想哭……
 
「對了,記得妳要出去的時候,不准和冰宇風有任何交集,也不准和任何人說話,公主到可以,畢竟妳和她比較好,所以無所謂,就只有櫻都四王子不能而已,到時被我發現,後果自行負責。」莊文莞命令道。
 
公主是余楚悅。
 
成曉曉不說話,表示她答應了。
 
「知道就好,哈哈哈,我先走了。」說完,莊文莞在鏡子面前打扮了一下,又拿出化妝的東西在臉上塗抹,直到自己滿意後才走出廁所。
 
「對不起……請原諒我,我不想傷害你。」
 
成曉曉說了出口。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成曉曉在心中想著。

回到教室的她,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她沒上課兩節課了,冰宇風放棄找她了,全部地方都找過,就是沒找到她。
 
一進教室,全部人圍住成曉曉。
 
「曉,妳去哪了?」「我好擔心妳。」等的話。
 
沒想到,才今天大家就這麼關心她,平常呢?部是對她冷嘲,就是對她做出不好的事。
 
怎麼現在大家對她的態度都變了?
 
成曉曉不說話,直到她和冰宇風對到眼。
 
她再顫抖了一下。
 
她要對風怎麼說?
 
說她要和他分手了,還是她喜歡上別人?
 
或者是她已經不喜歡他了?
 
就選最後一個好了。
 
「曉……」冰宇風溫柔的道。
 
「抱歉,借過。」說完,眼神冷淡了。
 
冰宇風嚇到了,她第一次這樣對他,活潑開朗的成曉曉是不會這樣對他的。
 
「怎麼這樣?」
 
「她不是喜歡冷漠王子的嗎?」
 
「曉一回來就變了人,這是怎麼一回事?」
 
一堆話在全班中討論。
 
「曉,妳到底怎麼了?」余楚悅擔心的問道。
 
「是阿,曉,妳怎麼一回來就變的副德性?」范丞瑞又接著問。
 
腦海裡浮現莊文莞說的話。
 
『不能和櫻都四王子說話。』
 
『不能有任何交集。』
 
「你到底要不要借我過?」看冰宇風還擋在她面前,她動了怒氣。
 
「如果我說不借呢?」冰宇風口氣不怎麼好。
 
他生氣了,他生氣了……
 
拜託,我最不喜歡的就是你失落和生氣的樣子……
 
成曉曉從他面前的另一條路過去位子。
 
成曉曉變了……
 
變的不一樣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可不準曉變成這樣,他要她變回以前他最愛的模樣。
 
莊文莞看著成曉曉,滿意的笑了。
 
這個笑容笑的很狡猾。
 
她要和小姐報告。
 
這次她可是成功了。
 
 
全班人一致的看向成曉曉,則冰宇風眼神也變了,他倒很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冰宇風眼神突然飄掉莊文莞的臉上。
 
只見莊文莞偷笑著,殊不知,冰宇風正在看著她。
 
而當莊文莞發現時,冰宇風早已死盯著她。
 
莊文莞立刻收起笑容,對著冰宇風微笑。
 
冰宇風瞇起眼,似乎對莊文莞這個人感到好奇。
 
不過現在麻煩的是曉阿。
 
她怎麼了?


「曉,妳、妳還好嗎?」余楚悅走到成曉曉身旁問道。
 
「我很好阿,怎麼了?」她回。
 
「妳不理風?妳不是很愛他?」余楚悅又問。
 
「喔,沒阿,我不喜歡他了,我另有喜歡的人……所以幫我跟他說我要分手。」這不是她真心的,這不是她想說的話,真的。
 
「曉,妳開玩笑的吧?妳不是很愛很愛風嗎,怎麼人一回來就變了?」余楚悅抓著成曉曉的手問道。
 
全班人都驚訝,大家都知道成曉曉真的很喜歡冰宇風,喜歡到整天都要黏在一起。
 
怎麼就像余楚悅說的一樣,人一回來就變了人似的?
 
冰宇風沒有任何表情,只是冷默在冷漠……
 
「我有喜歡的人,楚悅,別再問了,幫我跟他說。」她好想哭……
 
「夠了!」冰宇風大吼,他可不想再聽下去。
 
冰宇風走向前,抓住她的手。
 
「走!」拖著她向門外走。
 
「放開我。」成曉曉瞪他。
 
他沒說話,只是繼續的走。
 
成曉曉掙扎著,冰宇風就是不放手。
 
她放棄了,現在的他真的生氣了。
 
她真的不是故意惹他生氣的,只是逼不得已的。
 
「怎麼跟我解釋?」冰宇風語氣冷淡。
 
「我剛解釋的很清楚阿。」她不敢看他的眼睛,她不敢面對他。
 
「看著我。」他霸道的說。
 
她握緊拳頭,抬起頭看著他。
 
「嗯?」他到想聽聽看她怎麼回答。
 
「我、我、我有喜歡的人……」才怪。
 
「那我真想知道是哪一班的人讓妳喜歡了?」冰宇風說道。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她道。
 
「是嗎?原來是這樣,不過,不要被我發現那個男的。」冰宇死盯著她。
 
「你、你……」
 
「我、我……怎樣?」冰宇風看著她問道。
 
「反正我就是要跟你分手啦,不說了,再見。」她二話不說甩開他的手。
 
「那可不行。」說完,他把她的手拉回,往她的櫻桃小嘴吻了下去。
 
成曉曉瞪大了眼,他再吻她欸!
 
「閉上眼睛好嗎?」冰宇風命令道。
 
成曉曉照著他的意思閉上了眼睛,冰宇風很滿意的笑了。
 
「看吧,妳果然是喜歡我的,曉,不然妳怎麼不推開我?」冰宇風邪笑道。
 
「你……惡魔!」怎麼可以這樣……
 
冰宇風一手把她抱住。
 
「妳是愛我的對吧?嗯?」
 
「我……」她終於忍不住的留下了淚,回抱他。
 
「對,我好愛你,好愛好愛。」成曉曉抱著他哭。
 
冰宇風用手擦乾她的眼淚,微笑道:
 
「告訴我原因,是什麼讓妳想和我分手?」他想找出那個人。
 
「我……」她一五一十的告訴他。
 
「以後別擔心我,我不會怎樣的。」冰宇風語氣溫柔的說道。
 
「嗯……」她的聲音還有點哽咽。
 
冰宇風腦海裡有著邪惡念頭……
 
他可要去找陷害曉和他分手的莊文莞。
 
果然和他想的一樣,莊文莞一定有做什麼壞事。
 
有或者有人在控制她。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