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迷眼中的臺灣歌后蔡依林是只花蝴蝶,喜歡粉紅色,濃重的眼妝、閃閃發亮的指甲亮片。在時尚可愛的背後,蔡依林更像個工作狂人;近日,這位歌壇女“鐵人”因練舞頻繁導致舊傷複發,臨時取消了幾場演唱會。接受採訪時,她說:“我不想做一個女強人,我沒有那麽強。有些堅強是必需的,因為工作,你需要裝出來。”

  一身白色的改良短旗袍,7 厘米以上的高跟鞋,蔡依林在眾人的簇擁下走了進來。

  “好瘦啊。”有記者感慨道。蔡依林坐下,並不做聲。她顯然聽到了,但類似的驚嘆,她早已熟悉。她擺出招牌式的微笑,讓記者拍照。工作人員遞上來一盒冰淇淋,她一直沒吃。當冰淇淋被拿走時,蔡依林忍不住喊住:“我嘗下。”

  她用勺子小心地挖出一塊,又將其分成兩份,最後挑出小手指頭大小的一塊,放入嘴中,心滿意足。出道時,蔡依林50 多公斤,有點嬰兒肥,完全不會跳舞,現在40 公斤不到,全身肌肉,舞技過人,並發行了一張叫《舞娘》的專輯。就在采訪之後,蔡依林所在的華納唱片公司緊急宣布,因近期練舞頻繁導致背部和腰部的舊傷複發,她必須封舞休息兩個月,臨時取消在臺灣的3 場演出。

  “蔡依林不是王菲、周杰倫類的天才,她是‘地才’,她都是靠一步步努力拼出來的。”臺灣媒體《中國時報》曾這樣評價她。

  2007 年,蔡依林發行了一張影音DVD,裡面是她這些年來的表演片段,她為這張DVD 取名成“地才”,並在尾聲處寫道:“原來只要堅持,天才和地才也可以沒差別。”

  在接受《外灘畫報》專訪時,蔡依林說,她所有的堅持並不是來自野心,而是每一次進步的成就感。她希望自己最終可以成為一個開心、滿足的人。

從失敗中肯定自己

  採訪時,蔡依林像個剛出道的新人,話很少,也很簡單,往往需要記者追問,她才肯多說。遇到一些敏感的問題,用詞更是小心謹慎。

  “你是不是不擅長表達?”記者問道。“沒有。”蔡依林立刻否認。“不是我不擅長表達,只是太真實地講很多事情,拿捏不準,都會帶來不好的結果。很多時候我沒有直接面對媒體,他們也會自己編寫故事,他們只寫他們想說的話。我不可能像和朋友在講話,可以無所顧忌。”

  1999 年,還是學生的蔡依林出道,第一張專輯《jolin1019》大賣。這位自稱是個“只知道念書的書呆子”,一下子被掌聲捧向高處。她翻著報紙,看著上面不遺餘力的讚美之詞,有點不太適應。如果不是做歌手,她本來只是想當個老師,或者去海關幫人蓋章,過一種再普通不過的生活。

  2001 年,當她逐漸適應了明星身份時, 21歲的蔡依林遭遇了演唱事業的第一次低谷,她與經紀公司發生合約糾紛。這次,她再翻開報紙,發現世界變了,“我發現把你捧上天的媒體,也會把你踩下去,在你倒楣時還踢你一腳。”從那時起,蔡依林開始保護起自己。媒體開始刻意關注她的負面新聞。

  臺灣《商業周刊》記者曾採訪過熟悉她的圈內人士,為她抱不平,“很少有歌手像蔡依林一樣,第一張唱片就紅了,可是卻那麽不討人喜歡。”

  蔡依林的圈內好友並不多,卻都有多年的友誼,比如羅志祥。她坦承自己戀舊,7-ELEVEN 便利店進軍中國大陸,在上海開設第一家門店,請她來當代言人,她立刻就答應了,“當年,我還是新人,第一張專輯就是在7-ELEVEN 銷售的,他們幫了我好多。”

  可能是為了賭口氣,為了證明給自己看,蔡依林開始“蛻變”,經紀人和老板都被她狂熱地工作嚇到;再累的時候,只要說她不行,她立刻又回到臺上繼續練習。“經常手酸到舉不起來,一邊的身體失衡,要靠正骨調回來。”

  跳舞本來是蔡依林的弱項,“對自己沒有信心”,純粹是為了累積舞臺經驗。“從出道以來,我有大大小小的演唱會,可以一次次訓練自己。”蔡依林從無數個錯誤中走出來了,“每個人出道的時候,都會犯一些很傻的錯誤,但只有這樣,才知道從哪裡肯定自己。”

  2006 年9 月15 日,蔡依林在香港舉辦了出道以來的第一場演唱會。那天晚上,她失眠了。盡管饑餓和勞累交加,“腳趾因為跳舞磨破皮,還在流血”,她依然興奮難耐地寫日記:“排舞排得很累的時候,我突然懷疑在我短短的人生裡,犧牲了家人、朋友、愛情,為了一場演唱會,讓自己花這麽多的時間,究竟值不值得?但是今天晚上,當我緊緊抓著雙環吊在空中,幕落下來,聽到掌聲的那一刻,我便很清楚,原來這就是我最喜歡的一切。”

沒商業天分的美甲愛好者

  臺灣男演員李威在接受採訪時,曾感慨蔡依林不是大家眼裡的小女生,她的事業心比誰都強。

  “我不覺得自己事業心很強,以前可能會喜歡做自己沒有做過的事,挑戰自己,現在隨緣了。” 蔡依林說。

  “我不想做一個女強人,我沒有那麽強,不是大家想像中那種野心勃勃的女人,我非常需要有個人指引我。有些堅強是必需的,因為工作你需要裝出來。”蔡依林最佩服的人是劉德華,“可以在這個行業這麽久,還充滿熱情。”她希望自己也可以像劉德華或者麥當娜一樣,挑戰自己的舞臺生命。

  出道時,蔡依林曾被當時的經紀公司包裝成“少男殺手”的形象。她的造型創意來自於日本的少女偶像濱崎步,喜歡粉紅色,濃重的眼妝、閃閃發亮的指甲亮片,時尚可愛。

  盡管曾經多次被指抄襲濱崎步,如今蔡依林就是蔡依林自己。有人以模仿她為榮,臺灣經常會舉辦“蔡依林模仿大賽”,選出最像她的普通人。臺灣另一位流行歌手王心淩就是頂著“蔡依林第二”的名銜出道。“王心淩是按照蔡依林的樣子打造的,都叫少男殺手,唱一樣類型的歌,一樣的造型,一樣的操作手法。”張學友的前御用製作人林明陽對記者說。

  和濱崎步一樣,蔡依林已經擁有了很多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產品。因為喜歡美甲,蔡依林經常在各個節目中秀自己繽紛的指甲。2006 年,蔡依林和朋友合夥開了一家美甲店。2009年2 月,蔡依林又轉向服裝設計,與美國薩克斯第5 大道百貨合作推出自己設計的時裝品牌“72 變”。

  “歌手是臺下十年、臺上十分鐘的功力。”蔡依林有點無奈,她過了十年靠絢麗的表演刺激人們視覺的生活,口水和鮮花讓她明白這個圈子的星光短暫。“而一件衣服,可能過了十年,你還在穿。”

  提到設計,她顯得很興奮,“我很喜歡設計東西,不管是指甲、造型或服裝,會花很多時間去鉆研,去研究。這和歌手不一樣。每個行業有每個行業的深度,目前來講,設計東西是我最愛的,只有在設計舞臺服裝、指甲油的最新顏色中,我才可以永遠充滿熱情和活力。”但蔡依林的興趣也只限於此,盡管已經有了自己的公司,她並無意進入商界打拼,她不管公司的運作與經營,只關心設計的部分,“在商業上,我沒什麽天分。”她說。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