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已過,來臨了二年級。
 
也就是他們已變成學長、學姊了。
 
自從暑假的那一件事,冰宇風天天和安忻梓碰面。
 
原因是,畢竟安忻梓和冰宇風的爸媽認識,所以天天去冰宇風家打擾。
 
至於成曉曉跟冰宇風,他們打算說好要一起去玩的,不過卻被安忻梓阻止下來,少根筋的成曉曉只能在家好好睡覺,不然就是跟余楚悅出去玩逛街等。
 
成曉曉一進校,就看見一大群人圍著,只是她不知道被圍的的人是誰,她走了過去,伸頭,她看不到,她太矮了,被圍住的人不是高就是胖,唉。
 
成曉曉嘆了口氣,反正她又看不到,她轉身要回教室。
 
她並不知道被圍的人是冰宇風和段臣煜。
 
突然,一大群人圍住她,開始指指點點。
 
「是她欸!大家來看,就是她!」眾人開始議論紛紛。
 
成曉曉驚嚇了一跳,她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抬頭看著他們,眼神有著疑,好奇的看著他們。
 
一個接一個學弟、學妹、或著是和他同年的人,還有學長姊都接著跑到她旁邊。
 
而且都有著厭惡的眼神,還用手指比她,好像她是應該的。
 
成曉曉好奇,他們是怎麼回事,怎麼都是討厭的眼神?
 
「哼,她憑什麼跟冷漠王子在一起?她憑什麼?」某位人說。
 
「是咩,還搶別人的男朋友,真是夠賤的。」又某位人搭著說。
 
「哼,我們學校竟然有這麼賤、女、人。」不知是哪個學年的人道,毫不客氣的直盯著她。
 
怎麼每個人都在?
 
是在說她嗎?
 
她不知道他們是怎麼一回事,而且連她的同學都瞪她,她是做了什麼事?她是跟冰宇風再一起,可是為什麼他們都知道,還有他們到底在說誰?
 
「你們再說我嗎?」她問道。
 
「欸,你們看,她不知道我們再說她欸,果然狐狸精都嘛這樣。」這位女同學說話也很不客氣。
 
奇怪了,她們都怎麼了,為什麼要這樣說她?
 
「我跟妳說,冷漠王子是我們的,不是妳的,就算不是我們的也是安美女的。」某一位長的比較兇悍的女人說道。
 
我想不用我說,誰也知道安美女是誰。
 
成曉曉直盯著她看,她真的覺得有點莫名奇妙,為什麼要這樣說她?
 
「看什麼看?」這位兇悍女伸出手往成曉曉的頭打下去。
 
「不准妳這樣看我,聽到沒?」說完,眼神瞪她,還吃著口香糖,不爽的走去。
 
「聽到沒有,不准這樣看我們老大,而且也不准和冷漠王子走太近。」剛才凶悍的的手下大喊道,也跑去兇悍女身後跑去。
 
成曉曉只能撫摸著剛才被『巴』的頭,看著一個接一個走去,走時還不時罵她。
 
她真的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還有……剛才那下好痛。
 
她獨自一人走去教室。
 
她看著自己的桌子,被亂塗鴉著。
 
桌上寫著『賤女人、離開冷漠王子、不要臉等。』還有一堆的課本掉落在地上。
 
椅子上還有口水。
 
她皺眉頭,想問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對她?
 
她撿起課本,裡面還有幾頁被撕的爛爛的。
 
不是余楚悅不幫她,是因為她根本還沒來。
 
段臣煜和冰宇風、范丞瑞則是被粉絲包圍住,根本不能出來。
 
「曉,公佈欄是怎麼回事?」衝忙的余楚悅跑到成曉曉前面替她撿課本,問道。
 
「公佈欄?」成曉曉抬頭看著她。
 
「是阿,有妳欸,我帶妳去看,不只這樣,還有一大堆人罵妳,冰宇風他們在那。」余楚悅牽起成曉曉的手跑去。
 
還有一大堆的人在那看,當然也有藍羽天、冰宇風、段臣煜、范丞瑞當然也有……安忻梓。
 
冰宇風一看到成曉曉跑來,直接把它撕下來。
 
成曉曉看到他這個舉動,直接跑到他旁邊。說道。
 
「給我看好嗎?」她說道。
 
冰宇風把紙握的很緊,不讓她看。
 
成曉曉直接從他手中抽出來。
 
把它打來看,她看了覺得很莫名奇妙。
 
「這是誰幹的?」范丞瑞替他好朋友說道,成曉曉可是他的好朋友,誰敢對他好朋友這樣。
他要她好看。
 
「曉,妳別當真,這是惡作劇,只是不知道這是誰做的,竟然這樣。」段臣煜說道。
 
「沒錯,曉,我們會幫你找出來的。」藍羽天拍拍成曉曉的肩說道。
 
成曉曉看著他們微笑。
 
「不要讓我找出是誰幹的,否則要他好看!」冰宇風瞪著眼前一群人說道。
 
口氣不好。
 
而且眾人完全不能說話,一時間,她們都愣住了。
 
冷漠王子竟然第一次對他們兇,而且還是冰到不行的眼神。
 
果然沒錯,她們是男女朋友。
 
「沒關係,這次就算了吧,我沒關係的。」成曉曉微笑道。
 
「怎麼可以算了?曉,我雖然認識妳才幾天而已,不過我知道妳是很好的女孩子,所以一定要找出那個惡作劇的人。」安忻梓說道,手還拉起成曉曉的拍打著。
 
「沒關係啦,反正也沒什麼,明天就沒了,不用這樣子。」成曉曉看著他們眼神微笑,代表她並沒有什麼不開心。
 
「好吧,既然妳都說這樣了,那就算了,天、瑞、悅、風,算了吧,曉都這樣說了。」安忻梓看直著她們,說道。
 
「哼,關妳什麼事?我倒想問問妳三年前是怎麼回事?」范丞瑞口氣不爽的說。
 
「沒呀,這麼久的事情我早忘了,別在意,我那時只是說氣話,並不是真的。」安忻梓回答他的問題。
 
她還不時的對著冰宇風微笑。
 
「哦?我那我要問為什麼妳隔天就離開台灣?」范丞瑞死盯著她。
他倒可聽聽她會怎麼回答。
 
三年前他可記的清清楚楚,說什麼他也不會原諒她。
 
「那時剛好我姑姑生日,所以就回去慶生。」她的謊可是很厲害的。
 
范丞瑞挑眉,他才不相信勒。
 
「所以妳就什麼都不說就走了?難道妳不是真的討厭我們?」范丞瑞說道,其他四個也在聽她會怎麼回答。
 
「其實那是翔夜逼我的,是他要我說那些話的,所以根本不是我,絕對不是我,你們要相信我,不是我要這樣做的。」安忻梓的眼眶幾乎快流淚了,眼神是盯著冰宇風看,要他相信她是清白的。
 
「哦,希望妳是這樣說。而不是騙我們的,我先走了,剩幾分鐘要上課了。」范丞瑞說道,眼神死盯著安忻梓說道。
 
只見安忻梓手一直放在眼睛上佯裝擦淚。
 
范丞瑞覺得很假,所以沒繼續待在那。
 
轉身離開。
 
「我也先走了。」藍羽天把背包用好後,也跟著離開。
 
「走吧,瑞說的沒錯快上課了,小梓,妳也該到校長那報到了。」段臣煜溫的的微笑說著。
 
「你們都相信我了?」安忻梓問道。
 
「妳趕快去吧。」段臣煜說道。
 
「喔。」說完,走了。
 
「走吧,回教室。」段臣煜簡直就是天使嘛,說話這麼溫柔。
 
長的又帥。
 
最先走在前面的是段臣煜和余楚悅,後頭走的是冰宇風和成曉曉。
 
成曉曉從剛走走的時候頭就是低的,似乎沒有要抬起頭來。
 
冰宇風走到成曉曉旁邊低頭說道:
 
「別想太多,好嗎?」冰宇風溫柔的說道。
 
說話的口氣很溫柔,使得成曉曉頭起頭看著他。
 
冰宇風對著她微笑。
 
成曉曉看見那某微笑,也跟著笑了起來。
 
冰宇風當然知道成曉曉是忍住不讓這件事情繼續說下去。
 
所以他沒說話。
 
只是剛才說話的那句話可是真的。
 
他生氣的不是他們再一起的事,他當然開心他們再一起的事被知道。
 
唯一不高興的事,他心愛的女人被罵賤女人等。
 
他氣極了。
 

 
范丞瑞回來後,看見成曉曉的桌子亂成這樣,立即大聲吼道:「誰用的?給我站出來!」
 
口氣並不好。
 
他還在為剛才的事情憤怒。
 
「是……我……」兩位女同學聲音很小的站了起來。
 
「成曉曉又沒惹到你們,看什麼,還不用?」范丞瑞大吼,雖說他是帥王子,不過他凶起來挺恐怖的。
 
眾人被他吼的嚇了一跳。
 
「是……」兩位女同學走去成曉曉座位整理。
 
兩位女同學竊竊私語說道。
 
「小臻,趕快把成曉曉那賤女人桌子用好,剛才冷漠王子的口氣很兇,怕又被他罵。所以趕快用好。」任莠娠小聲的道。
 
「奇怪了,明明是那賤女人先錯再先的,為什麼我們校的四位王子都要幫她?」徐茉臻不滿的說道。
 
任莠娠很同意徐茉臻的話,是阿,為什麼四位王子都幫她?
 
她是做了什麼事讓四位王子都那麼挺她?就連陽光美女余楚悅也這麼幫成曉曉?
 
「誰知道,那賤女人是做了什麼賤招,好了,他們走來了,趕快用好吧。」任莠娠很氣。
 
而且也羨慕成曉曉。
 
全校四位王子都認識她,還有王子都對她好好。
 
他們兩個的手也不停的幫忙收拾。
 
回來的四位人坐回位子上,成曉曉驚訝,剛才她的位子還很亂的說,還有椅子也幫她換新的了,桌子也換成新的,她看向范丞瑞,范丞瑞也看著她。
 
她知道是范丞瑞幫她的,對他笑了。
 
成曉曉用口語說聲『謝謝』。
 
而范丞瑞也回她『不客氣』。
 
此時老師也跟著走進來說道著:
 
「好,上課,課本拿出來──」老師說道著。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