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徜醫院──
 
三一二房,裡頭有兩少一老,再加兩個僕人。
 
「爺,你還好嗎?」她──好久,沒回台灣了,她,也是千金小姐。
 
曾經在這留下許多回憶,也有很多朋友,至於那些朋友還在不在台灣,她不知道。
 
但她這次回來不只是探病,還有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一定要解釋三年前那些她錯過的事。
 
她三年前做的事,她並沒有覺得她有錯,只是她無法忘記他。
 
所以她要回來爭取他,就算有女朋友,她也要從她身邊搶過來。
 
「妳能回來就好,小梓,爺很想妳呢,再過不久,爺就要走了,咳咳……」他可是堂堂的日徜的老總裁,再過不久,他也要走了。
 
「爺,別這樣說,你一定可以活很久的,別這樣詛咒自己,小梓這次回來可是探望你呢,小梓可不要你死掉,你要長命百歲。」她緊緊的抱住他,留下眼淚。
 
「是阿,老爺爺,你一定可以償命百歲的。」藍語惠站在鳴叫小梓的女孩身邊。
 
「呵呵,是是,小惠、小梓,爺爺一定可以可以長命百歲的,爺爺也捨不得你們呢。」老爺爺說道,手緊緊的抓住她們的手。
 
「嗯嗯,爺要保證喔。」小梓說道。
 
她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好,爺保證。」老爺爺也露出了微笑。
 
 
醫院外面。
 
「小惠,妳知道風再哪?而且也知道她女朋友,還有瑞、天、煜?」她安忻梓說道,臉上還露出一抹可以迷死人的微笑。
 
「是阿,小梓姊,妳要現在休息,還是明天在去?」藍語惠看著安忻梓說道,臉上還露出邪惡的笑容,不像她這個年紀該有的天真笑容。
 
「先休息好了,反正我回來台灣可以待很久,更何況,妳不是風的未婚妻,為什麼妳並沒有阻止風?」安忻梓有點生氣的看著藍語惠,不過藍語惠並沒有看出來她在生氣,反而還笑笑的說。
 
「沒有阿,我有阻止過,但是誰知道,他們竟然很相愛,我是風大哥的未婚妻那也是妳走後就已經取消了。」藍語惠頭低低的說道。
 
安忻梓看著她,嘆了一口氣,「原來我不再時,都已經改變了。」
 
她看了一下四周,眉頭皺了一下,三年前,不知道風還記不記得?
 
她愛他,三年來她一直都在愛他,不知道風是不是也是?
 
還是說其實風是一直都還愛著她的?
 
她放鬆了眉頭,笑了一下。
 
或許是吧。
 
「小惠妳先回去吧,天一定很擔心妳,妳出來快兩個小時了,快回去吧,我明天再去找妳,妳先把飯店的名片給我,我在去找妳,好嗎?」安忻梓微笑,手還拿過了藍語惠給的照片。
 
「嗯,那我先走了,掰掰,明天見。」藍語惠揮手道別。
 
她可真期待待明天,小梓姊姊會怎麼把冰宇風搶過身邊。
 
她微笑,眼睛彎成弧線。
 
「嗯,掰掰。」說完,剛好車來了,她要回去阿姨家住一陣子,打開車門,坐了上去。
 
她笑的很開心,她可真希望明天快到來,今天累了一整天,她可要回去好好補眠,當然明天可是很重要的一天。
 
嘴角微翹,眼睛也彎成弧線,看似絕世大美女。
 
「小詩,把我載去阿姨家。」她說道。
 
「是。」小詩回應。
 

 
明天,很快就來臨了。
 
一大清早,安忻梓很早就起床了,起床時,有向阿姨、伯父打招呼,打完招呼後,出門。
 
去哪,她四處走走,她想懷念一下附近,其實阿姨家,就是在以前國中附近。
 
所以,她打算去一下國中。
 
『是你帶我找到另一個天堂……』手機響……
 
她接起。
 
「喂?」她應了聲。
 
『是小梓姊嗎,我是小惠,我跟妳說,妳起床了嗎,我好希望妳現在過來噢。雖然時間還早。』才九點多而已。
 
「嗯,我起床了,我在你們學校呢,我想回憶一下以前。」現在是暑假,很少人回來這,她走進校園裡,看看附近的環境。
 
這裡都沒變呢。
 
『我不喜歡成曉曉,我比較希望小梓姊姊是風大哥的女朋友。』藍語惠嘟起嘴。
 
原來她叫成曉曉阿。
 
「呵呵,謝謝妳那麼喜歡我。」她微笑。
 
名字是還不錯,但……人不知道長的怎麼樣。
 
『那是當然的呀,妳那麼好,那麼善良,又溫柔,我當然喜歡小梓姊。』藍語惠說道。
 
呵呵,是嗎,善良、人好、溫柔,在她眼裡她或許是這樣沒錯,不過,她可不認為。
 
『不管啦,小梓姊,妳下午一點就要來喔,我會等妳,哥在旁邊了,我要掛電話,掰掰。』說完,掛斷電話,毫不給安忻梓說話。
 
再這四小時裡,她要做什麼呢,找男人,還是回去看電視打發時間?
 
找男人,那對她來說是很簡單的,不過,她想想還是算了,在這看看吧。
 
她走到那間和翔夜的教室。
 
這裡就是……他們看見的教室。
 
好懷念阿,那件事她想,她們一定還記得。
 
這種事是不可能忘記的,她想。
 
要知道,冰宇風之前喜歡她喜歡的要死。
 
從小就是青梅竹馬,而她也知道冰宇風很小的時候就喜歡她了,在這幾年,他一定還喜歡她。
 
不可能不愛她了。
 
她伸手摸摸桌子,她看了四周,笑了。
 
她要搶回冰宇風,她愛他,所以說什麼她也不能放開冰宇風。
 
她要從那女人搶過來,不管用什麼方法,她要、搶、過、來。
 
她瞇起眼睛,嘴角露出邪笑。
 
那女人是不可能跟她搶的,要想想,她可是在任何人的眼中是最完美的,怎麼區區一個平凡人,敢跟她搶?
 
哈,她是贏定了。
 
 
時間一到,她便坐車坐到飯店。
 
路上,她和藍語惠講著手機。
 
「再等我十五分鐘,我很快就到了。」安忻梓說道。
 
『嗯嗯,不管幾分鐘我都願意等,太好了,妳終於快來了,我好想看看冰宇風大哥和其他人的表情喔。』藍語惠笑道,她真的好想大笑一番,但她現在是用外面的電話說。
 
「好,小惠就先這樣,我很快就到了。」安忻梓掛斷,把手機放在包包裡。
 
「小詩,開快一點好嗎?」她微笑。
 
「是的,小姐。」她加快速度。
 
「哥,哥,我先出門一下。」藍語惠叫道,她現在要去迎接小梓姊姊。
 
「妳怎麼最近一直跑出去?」藍羽天看著自家的親妹妹問道。
 
「唉唷,哥,我去找朋友啦,你別擔心,我一下就回來了。」藍語惠說完,就跑了出去。
 
「真是的,真不知道小惠在做什麼。」藍羽天看著藍語惠跑了出去,轉頭,走到沙發上,看著書。
 
成曉曉和冰宇風坐在情人的桌子上,喝著果汁,看起來很甜蜜。
 
余楚悅和范丞瑞則是坐在單身桌子上也是喝著果汁。
 
段臣煜,在食物廳吃東西。
 
要說為什麼余楚悅和范丞瑞會在單身桌子上喝果汁,那是因為,余楚悅知道,現在的藍羽天喜歡的人是成曉曉,所以她甘願自己一個人坐在單身桌。
 
則范丞瑞,雖說他也是美男子,很多女人會看著他,小女孩會看著他,但他就是只喜歡余楚悅,他也甘願坐在這陪她。
 
他在等機會余楚悅能喜歡他。
 
因為他知道總有一天能得到她。
 
「冰宇風……你幹麻?幹麻盯著我看?」成曉曉喝著果汁問道。
 
「我都已經是妳男朋友了,妳還叫我的名字,叫我風。」他盯著她,說道,口氣很霸道。
 
「唉唷,好嘛,我習慣了。」成曉曉害羞
 
我忘了說,其實段臣煜非常喜歡吃東西,不管什麼東西都吃,所以他的興趣就是吃,除了吃當然還有看書,其實在瑞、天、風這三個大男人裡面,他們的興趣就是看書。
 
不過通常都是風、煜、天在看,范丞瑞只是偶爾看一下而已。
 
「也叫我天。」藍羽天走到他們旁邊說道。
 
臉上有著微笑。
 
「也可以叫我煜噢。」段臣煜嘴裡吃著東西,說道。
 
段臣煜還是微笑。
 
果然是微笑王子,名副其實阿。
 
「嗯嗯,天……煜……」成曉曉看著他們。
 
害羞模樣。
 
「妳還沒叫我!」冰宇風吃醋道。
 
他最近好像很愛吃醋欸。
 
「風……」她嬌羞模樣,令人疼惜。
 
「呵呵。」冰宇風邪笑。
 
「喂,風,你吃醋幹麻,我和曉可是超級好朋友欸,你沒事吃醋幹麻,又沒有要跟你搶曉。」藍羽天用手勺頂了一下冰宇風。
 
冰宇風瞪著他,吐了舌頭。
 
嚇,成曉曉、藍羽天、段臣煜、范丞瑞、余楚悅,同時看了冰宇風一眼,都嚇到了,他們沒想到,這個冷漠王子會吐舌頭!
 
因該說是惡魔,要說阿,其實呢,風是個惡魔,除了天、瑞、煜他們很曉得,其他人都不知道,就連(看這個觀眾們)也都不知道,其實風是很惡魔的。
 
雖然這幾年已經沒有惡魔過了。
 
這三年前,風是個惡魔,常常教他們做事,是真的,他們三個可沒騙人,是惡魔。
 
「你該不會……惡魔又附身了吧?」藍羽天看著他問道,嘴角抖動。
 
「惡魔?」成曉曉看著他們。
 
「曉,妳有所不知,在還沒遇見妳,還有三年前那件事實,風他是個……」他話還沒說完,就被冰宇風打斷了。
 
「曉,別聽他的話,他說的都是假的。」早在遇見成曉曉時,他那座冰山早就已經融化了。
 
「我哪有說假的,瑞你說,我說的是假的嗎?」藍羽天轉頭向范丞瑞。
 
「呃……」范丞瑞才看了一下藍羽天,正要回答,『沒錯』,冰宇風的那雙冰寒的眼睛,看著他,惹范丞瑞雞皮疙瘩。
 
「說的是假的……」他看了一下冰宇風,他懷疑,他那惡魔的個性回來了。
 
「你……瑞你,你竟然……」藍羽天死盯著范丞瑞。
 
「呵呵,好啦,我知道冰宇風他很溫柔的。」成曉曉嬌羞道。
 
藍羽天、冰宇風轉頭死盯著成曉曉,都嚇了一大跳。
 
「曉,你愛慘風了。」藍羽天說道,嘴角露出微笑。
 
只見冰宇風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
 
藍羽天當然想一拳揍下去啦。
 
「哥,我回來了!」藍語惠大叫。
 
又說道:「我帶一個人回來了!」
 
他們都轉頭看向藍語惠,一臉驚嚇道。
 
他們最想念,也是最恨的人出現了。
 
此時的冰宇風是裡面表情最寒冷的。
 
「小梓……」出聲的是余楚悅。
 
「妳回來了。」余楚悅和大家都是,他們早就知道安忻梓今天會從國外回來,只是沒想到,她會回來這。
 
他們都嚇到了,成曉曉一個一個看著她們,臉上露出了驚訝。
 
原來她就是小梓阿……
 
長的好漂亮,她沒想到,她好漂亮,比任何人都亮。
 
「呵呵,我回來了,大家都、都想我嗎?」她微笑,又道:「風、天、煜、瑞、悅。」她的聲音很好聽。
 
成曉曉盯著她看,長的美麗,聲音又好聽,難怪冰宇風會喜歡她。
 
而且,她為什麼會回來?
 
安忻梓走到成曉曉面前,低頭在成曉曉耳邊。
 
「妳就是風現在的女朋友吧,妳好。」安忻梓微笑道,其實她是有意回來的。
 
「呃,妳、妳、好。」成曉曉害羞道,真沒想到,近看比遠看還美,就連她是女的也感受的到她美的氣息。
 
又有氣質。
 
「呵呵,你們都不說話嗎?」安忻梓看著他們四個男人。
 
可惡,她還是像以前一樣完全不理她。
 
余楚悅瞪著她。
 
「我先走了。」范丞瑞說完,轉身回房。
 
「妳回來了阿,好久不見。」段臣煜雖然還記得以前,但還是向安忻梓微笑道。
 
「呵呵,你還是像以前一樣,笑起來很好看。」安忻梓看向段臣煜,「又很愛吃。」迷人的一笑。
 
她早知,范丞瑞不喜歡她,不過她無所謂。
 
「妳過獎了。」段臣煜還是第一招牌-微笑。
 
「呵呵。」
 
「你呢,天,你沒話跟我說?」她看了一下藍羽天。
 
她故意先和藍羽天說,最後當然就是冰宇風。
 
「嗯,妳好。」藍羽天說道。
 
他還是有帶著微笑,只是遇見她,他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她。
 
「好久不見。」她還是迷人的微笑,她不像以前,是天真的笑,她現在可是用微笑就可以迷死人。
 
「你呢,風……我很想你喔。」她溫柔的看著冰宇風。
 
冰宇風沒說話,只是雙眼還是盯著安忻梓看。
 
果然,她有變,變的比以前成熟,變的更有女人味。
 
「怎麼,你不舒服嗎?需不需要我扶你去房?」她知道他有女朋友,不過,誰理她,她繼續做自己的。
 
她的手摸向冰宇風,只見冰宇風顫抖了一下。
 
「你怎麼了嗎?」她更大膽的把整個身體往冰宇風靠近。
 
成曉曉一動也不動的只能看著他們。
 
她並沒有感覺安忻梓要做什麼。
 
她只覺得好朋友互相見面,不需要阻止。
 
「理我好嘛?風。」安忻梓手摸冰宇風的手,互疊。
 
「妳為什麼會回來。」冰宇風冰冷的說道。
 
「因為我愛你,我想你。」她說道,臉上有著幸福的笑。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