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可惡,她怎麼可以這樣說你們嘛。」成曉曉替他們打抱不平。
 
「呵呵,沒有關係,反正事情都過了。」段臣煜也只是微笑。

「也只是希望風能把這件事情當作一場夢就好。」不過這應該是不可能的。
 
「曉,也有件事情要跟妳說,可以請妳到我的房間嗎?」余楚悅走向成曉曉。
 
「可以呀!」成曉曉跟著余楚悅走進余楚悅房間。
 
成曉曉看著余楚悅,她不知道楚悅要跟她說什麼。
 
 
「楚悅,妳要跟我說什麼?」成曉曉坐在床上。
 
余楚悅到杯茶給成曉曉,也跟著坐在成曉曉旁邊。
 
成曉曉接過余楚悅給的杯水,眼睛還是一直看著余楚悅,她不知道余楚悅要跟她說什麼。
 
「曉,我必須要向妳道歉。」余楚悅頭低下,向成曉曉說聲對不起。
 
「疑疑,妳又沒對我怎麼樣,為什麼要向我道歉?」成曉曉疑問。
 
「說妳呆還不承認,之前我對妳說了那麼過分的話,妳還對我那麼好,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
 
「哀呀,妳說那件事阿,我早就忘了,所以妳不用在意,呵呵。」那件事,其實她也不知道哪件事。
 
「真的嗎?那我們還是好朋友?」余楚悅開心的抬起頭。
 
「當然阿,我們可是一輩子的好朋友,就是妳不把我當朋友,可是我還是會把妳當成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成曉曉微笑。
 
當然,而且楚悅是她最、最、最要好的朋友,永遠都是。
 
「我好愛妳,曉。」一把抱住成曉曉,差點流淚。
 
「我也是。」成曉曉也回抱了她。
 
兩人的感情,永遠不變。
 
「不過,楚悅阿,那個叫小梓的你們真的那麼討厭她?」成曉曉看著余楚悅。
 
「剛才段臣煜也跟妳說啦,哀,我也不知道梓會變成那樣。」一想到安忻梓,她也不能說什麼,雖然有點生氣,不過之前她們是朋友。
 
成曉曉看著余楚悅,雖然她不認識,但她相信,安忻梓應該是不得以的吧,不然以他們相處幾年的那種感覺,安忻梓一定了解,不然過了這麼久,安忻梓為什麼不敢見他們。
 
又或許是,因為感到羞恥不敢回來?
 
她不知道,但她想和安忻梓做朋友。
 
「那楚悅妳知道,安忻梓什麼時候回來嗎,因為妳是有錢人,一定調查的到吧?」成曉曉問道。
 
「其實在小梓離開台灣後,我就已經在調查小梓了,她應該在明天就回來了。」余楚悅說道。
 
「疑?那還真巧,因為我們昨天才說安忻梓的,沒想到她這麼快就回來了,會不會太詭異?」不過也好,因為她還想看看安忻梓到底長的怎麼樣。
 
「我也不清楚,不過我調查好像是,小梓她要回來探望住院的爺爺,因為她爺爺好像得了癌症,所以才回來台灣吧。」余楚悅看著成曉曉,她並沒有把這件事告訴范丞瑞他們,怕他們會忍不住去找安忻梓說清楚,兩年前的事。
 
「是喔,那我到想看看安忻梓長怎麼樣,我好好奇喔,真期待明天。」成曉笑看像窗外,期待明天。
 
一想到這,她突然覺得很高興,卻又有點落寞,不知道如果冰宇風看到安忻梓會怎麼樣,如果,如果冰宇風跟安忻梓又合好了呢?她不敢想,但她相信自己,自己也可以奪得冰宇風的心,因為冰宇風對她說他愛她。
 
「是嗎,我可不希望趕快明天,這件事我還沒跟范丞瑞他們說哩。」余楚悅說道。
 
成曉曉一聽到余楚悅沒跟他們說,她迫不及待的搖了搖余楚悅的手,「那現在去跟他們說!」
 
「欸!不能……」啦,都還沒說完,成曉曉已經跑出門外了,她嘆了一口氣,她就是受不了成曉曉這樣的個性,她嘆呀。
 

 
「我有事情要和你們說!」成曉曉大叫。
 
坐在椅子上看書的段臣煜抬頭看成曉曉。
 
藍羽天忙著和客人聊天,也回頭看向成曉曉。
 
范丞瑞則是坐在椅子上呼呼大睡,被成曉曉的大叫嚇醒。
 
「我有事情,而且是很重要的事情。」成曉曉坐在段臣煜的旁邊。
 
「什麼事,曉?」段臣煜用溫柔的語氣說道。
 
「就是阿,你們說的安忻梓明天要回來了!」成曉曉看著藍羽天說道。
 
余楚悅從房門走出來,『完了,曉真的說出來了。』她的手放在頭上,她還是嘆呀。
 
他們沒說話,但表情還是很驚訝。
 
「妳說的是真的嗎?曉。」范丞瑞原本從面無表情到驚訝。
 
「是,她說的是真的。」余楚悅走到成曉曉旁邊。
 
又說道:「我其實在小梓離開的隔一天,我就在調查她了,她回來探望神四爺爺。」
 
「妳說什麼,妳一直在調查她?那很好,等她回來,我到想知道她要怎麼跟我們解釋。」范丞瑞眼神和平常不一樣。
 
「這件事情絕對不能和風說,不然風應該會受不了。」藍羽天說道,她很了解風的個性,如果風看到梓,她怕曉會受傷害。
 
「沒錯,所以大家要保密。」余楚悅說道。
 
此時從沙灘回來的藍語惠聽到了,邪笑的心想:『真是太好了,這樣的話,成曉曉就不能和冰宇風大哥在一起了,我要馬上告訴小梓姊姊我們的所在地。』
 
藍語惠從他們的面前走過,準備走向房間。
 
「小惠妳要去哪?等等要吃飯了。」藍羽天叫著藍語惠,畢竟是自家的妹妹,還是要關心一下。
 
藍語惠回頭,嘴角上揚,「沒有,我只是回房換一下衣服。」順便打電話跟小梓姊說一下。
 
「是嗎,那趕快喔。」藍羽天微笑道。
 
「是,哥。」藍語惠走向房門。
 
停在房門前,藍語惠邪笑道。
 
「故事一定會很精采,真想看到成曉曉失去冰宇風大哥的表情,哈哈哈哈──」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