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著妳逐漸冰冷的身體,從傷口狂流不止的鮮血,隨著妳的心跳逐漸放慢、到停止…
                在妳瘦弱的臉上,卻出現的是妳滿足的笑容。☆



   車內,我無力地坐在駕駛座隔壁的位置上。

   車窗外的景象,匆匆流過。從滿為人潮的都市,車子步上了高速公路,然後進入了山區。

   夜晚的山區,總是令人感到提心吊膽。

   隨著路燈數量逐漸的減少,車子最後停在一塊空地上。

   隔著窗戶,我看見了其他大量也停放在這裡的機車和汽車、小貨車。眼光掃過了所有車輛,在不遠的右前方,我看見了承威的機車,那台黑色野狼。

   「志明,快帶我去找他…我要阻止他…快啊!」

   用盡了力,我好不容易打開了車門,腳步踉蹌地踏出車外。無力的身體,腳一軟,差點跌坐在地上。

   『亦蓉!』志明一把扶著我,『小心點,妳沒事吧?』

   「沒事…」我倚著他的手臂,盡量靠著自己所剩的體力站直,「他們在哪裡…」

   『我可以帶妳去,可是千萬要小心,妳不能被對方發現,不然會成為被攻擊的對象。』

   這句話,我以前就聽過了。

   自從我是李家小兒子的女人,這件事情成為眾人皆知的事情之後,我就成了各個和李幫有仇的其他幫派們想要下手的對象。只因為所有的人都知道,承威是李家最疼愛的一個兒子,所以傷害他,就等於是傷害李父。而傷害我,也就等於是傷害了承威。

   在我背後的那到疤,就是這麼來的。

   一年半前的那一刀,我也出現在他們談判的地方。突如其來的現身,我成了對方想要攻擊的對象。混亂廝殺,就這麼開場了。

   而我,被奉了承威之命的志明和其他小弟圍在中間,被保護著。

   但是為了幫承威擋下從背後砍來的突擊,我鑽出了那層保護膜,拼了命的衝到他身後,用自己的背部,面對面的擋下了那一刀。

   在那之前,我就聽過類似的警告了。只是在當時的情況下,所有的理智早已被我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廢話別那麼多…快帶我去!」

   志明知道自己阻止不了我,也只好小心翼翼地攙扶著我,朝著另一個方向的空地走去。

   空地上,成群的人潮早就已經打成一團了。

   雖然以前就看過如此相似的畫面,但是那種怵目驚心的感覺卻是永遠習慣不了的。

   視線在人群中來回環繞著,我試圖從中尋找承威的身影。

   拜託,快讓我找到他…快點啊……

   漆黑的夜晚,再加上那塊空地旁邊設置的路燈數量不多,其中也有好幾盞已經不亮了,一群又一群的人混在一起,從遠處實在很難分辨到底誰是誰。

   承威…你在哪…你到底在哪……

   焦急不安的情緒,充斥在整顆快速跳動的心上。眼睛連眨也不敢眨一下,深怕目光會錯過他的身影。




   終於,在整個人群的中央,我看見了那尋找已久的身影。

   是承威!在那裡!

   人群的中央,我看見被圍堵在中間的承威。他身旁圍繞著四、五個白鳥幫的小弟,不停地對他拳打腳踢。以承威的身手,如果是赤手空拳的打,我相信他絕對能打贏。

   但是現下的情況卻不是那麼一回事,那幾個小弟的確只是赤手空拳,但是後方正向他衝去的那個人手裡,卻緊緊握著一把刀。

   這個畫面,就跟一年半前的一樣。又是從背後的突擊嗎?

   我心一揪,緊得很。甩開了志明原本攙扶我的雙手,奮不顧身的就往人群衝去。

   『亦蓉!』志明的叫喊聲從後面傳來。

   跑!快點跑!

   使盡了全身所剩的力氣,我一路推開了擋在前方的人群。有些人還莫名其妙的停下來,看著我經過。

   承威…撐著……

   一年半前,我不顧自己性命的幫你擋過一刀。因為,我愛你。

   現在,我也要像當年,不惜一切的爲你擋下這一刀。就只是因為,我仍然愛著你。



   「承威!」撲向前,我推開了承威背對著我身體。

   『小蓉?!』

   「啊……」瞬間的刺痛感,使我擰著眉頭。

   那把刀,直直地從我左側邊的腰部刺入。

   插刀的人,眼見刺錯了人,轉頭就是落跑。

   『小蓉!』承威滿是驚慌的跑向我,拔出西瓜刀,丟在一旁。

   『妳……』他抱著我,手足無措,眼神滿是慌張。『撐著點,我現在就帶妳去醫院!』

   伸手,顫抖的右手,裹著白色紗布的手腕,滿是鮮血的手掌,輕撫上了承威的臉頰。滾燙的淚水,自他臉頰上滑落。他緊緊抱著我的身體,也顫抖著。

   「承威…不用了……」我喘息著,紅色的鮮血從傷口處狂噴而出。

   『妳別說話…忍著點……』

   承威脫下了上衣,用它壓在我腰部的傷口上,希望能用來停止住那狂流不止的血。『小蓉,妳撐住!求求妳…撐住……』

   沿著他的臉頰,我摸著他的輪廓。「沒關係…我知道…自己撐不住了……」

   『為什麼要這麼傻…為什麼…』哭了,流淚了,他滾燙的淚水滴在我的臉頰上。

   我笑著,臉上露出的最後一個笑容,「你看…我們這樣…像不像是小雛菊的翻版……」

   小雛菊的翻版,不過,男女主角的情況要對調而已……

   『為什麼又要為我擋刀…妳為什麼每次都要這麼傻……』他哽噎著,臉上佈滿著剛才被打傷的淤輕、血水和淚水。

   「傻瓜……」愛憐的看著他,我用盡了最後一口氣,輕聲說:「因為我這輩子…永遠都只愛你……」



   這輩子…我永遠…只愛你……



         ☆這輩子,只愛你,誰也不要,就是只要你。★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