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跟妳說出分手的話,會帶給妳很大的傷害。
                 但是,請原諒我,那只是我想保護妳的一種方式。☆



   『妳還好吧?』他將手上那袋水果放在一旁的桌櫃上,拉了張椅子到病床旁邊,坐上去。

   「你覺得……我會還好嗎?」苦笑,這是我臉上唯一能做的表情。

   也是我現在唯一想做的表情。

   我再也不想要強顏歡笑。反正承威已經不在乎了,我笑不笑,是不是真的開懷大笑,這些似乎對我來說也已經不重要了。

   他愣了愣,意識到我話中的意思。沒有多說什麼,他伸手從塑膠袋裡拿出了一顆蘋果,掏出了水果刀就開始默默的削著皮。

   沙沙沙……

   安靜的病房裡,只有水果刀和蘋果表面摩擦的聲音。

   沙沙沙……

   張開口,我欲言又止。原本想開口問問承威的事情,可是一想起他那天的眼神跟語氣,我又縮口了。

   由愛生恨,是這樣嗎?

   但是我對他的恨,卻永遠不及我對他的愛。

   雖然痛心的感覺忘不了,對他的感情,我卻也一樣永遠抹滅不去。

   為什麼,愛情總是能讓人傷的體無完膚……

   為什麼,要像個傻瓜一樣的這樣戀著他……

   為什麼……



   突如其來的手機鈴聲,中斷了我的思緒。

   抬頭望著志明,他尷尬的笑了笑,『抱歉,剛才進來忘了把手機調成震動狀態。』

   「不會啦,你先去接電話吧。」

   點了個頭,他放下手中的水果刀和那個已經被削掉一半皮的蘋果,掏出了口袋的手機,他走出病房並關上房門。

   雖然有房門隔著,但是隔音的效果卻一點也沒有。

   志明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什麼?你到底在搞什麼!』雖然志明很明顯的壓低了他的音量,可是從他的聲音聽得出來,他很激動。

   靜靜地躺在病床上,我盡量集中精神,專注的聽著他的對話。

   『你不要胡來好不好,對方再怎麼說也是白鳥幫的左右手……』

   志明的情緒越是激動,他就越是努力的壓低音量。

   就在我還在猜測是誰在跟他講電話的時候,從他嘴裡脫口而出的名字,讓我傻愣住了。

   『阿威……』他叫著,『……拜託你冷靜一點,想清楚再做決定好不好?』

   在跟志明講電話的是承威!

   『就算是要幫你哥報仇,你也不該這麼草率的就做決定啊!』

   幫他哥報仇?!

   聽見這句話,我全身的血液像是在瞬間凝結。

   承威的二哥,聽說半年前跟另一個敵對幫派的副手,在雙方帶人對嗆的時候吵翻了,兩邊的人馬還因此開打。又是刀、又是槍的,那件事情的頭條新聞報很大,重傷、輕傷、送醫急救的人數不少,死亡人數也是多的嚇人。而他二哥,就是其中一個出現在死亡名單上的。

   『喂!拜託你,再多想想好不好……』

   接下來的對話,我完全聽不進去,滿腦子想的都是承威。

   別去…別去報仇……我在心裡吶喊著。

   我不想再看到一次同樣的新聞頭條,我不想要再看到那種傷殘的畫面。最重要的是,我不想要看到承威受到傷害,或是任何更糟的狀況。

   別去…千萬別去……



   房門打開了,志明不發一語的走進來。

   他勉強的笑了笑,說道:『沒事……朋友打來問事情而已……』

   他走回床邊的座位,拿起了蘋果和水果刀,又開始削起皮來。

   看著他臉上強制擺出的笑容,我心痛著。

   為什麼…為什麼不直接告訴我事情的真相……

   「志明……」

   『嗯?』他停止了手上削蘋果的動作,抬頭,看著我。

   「帶我去……」

   『嗯?妳要去廁所嗎?』

   搖了搖頭,「你知道我在說什麼……帶我去找他……」

   『什、什麼?』他的眼裡,除了驚訝,還是驚訝。『妳……』

   「志明,別再瞞我了。」笑著,我現在蒼白的臉,一定很難看吧。「你剛剛在外面跟人講話的聲音,我全都聽到了。」

   不語,他放下手中的蘋果跟水果刀,難為的神情,全都寫在臉上。

   『阿威說過,不能讓妳知道。妳也是知道阿威他的個性,要是沒有照他的做,他會……』

   「我知道,他會很生氣,生氣到揍人。」順手,我拔掉了插在右手的點滴針頭。

   『亦蓉,妳在幹麻?!』他一把過我手上的針頭,起身準備踏出病房。『乖乖待在這裡,我去找護士幫妳重新插針頭。』

   「不!志明,求你帶我去……」無力的右手,拾起了放在病床旁邊小桌子上的水果刀。手腕上,還纏著一圈又一圈的白色紗布,絲絲的紅色血跡滲透著。

   伸出白皙到近似慘白無血色的左手手腕,鋒利的水果刀刀口,輕輕地架在手腕上,另一隻還未被刀劃過的手腕上。

   『妳!』他震驚,腳步卡在門口,眼中是憤怒,亦是擔心。

   我知道他在擔心什麼。我現在會在醫院,就是因為割腕自殺。

   「雖然…承威說他已經不在愛我了,他的心已經不在我身上了,但是我…我還是無法放棄他,無法將他從我的腦中甩開,無法控制自己的思想,無時無刻的想著他……」說著,心痛著,聲音哽噎著。

   「自己深愛的人,他的心卻不在自己身上,那種心痛的感覺,我相信你也懂的。」握著水果刀的右手,顫抖著。

   「志明,你的感情,其實我都知道……」

   又是一次驚訝的神情,他啞口無言的看著我。



   對,其實從一開始,我就知道志明對我的感情。

   跟承威在一起的這三年來,志明對我一直都很好。不似幫好兄弟照顧女朋友的好,反而卻像是對一個自己心儀的對象的那種好。

   「我不說,只是想保持沉默,我不想要因為我,讓你跟承威之間的兄弟感情有裂痕。我不說,因為我相信,我相信你能懂、你能了解,我對承威的感情,是這一輩子也放不開的。」

   無言,他無力,關上病房門,坐在旁邊的小沙發上,雙手抱著頭。

   「我不相信緣分、不相信命運。但是,我似乎是注定了,要戀著他一輩子。」

   白皙的左手手腕和水果刀的交接處,多了一絲鮮紅的血跡。這讓我想起了前幾天自己在房間割腕的情景。是啊,都已經做過一次了,還有什麼理由不敢再做第二次呢。

   「就算這輩子,他不再愛我了、不在乎我了,但是我還是會愛著他、戀著他。」眼淚,囤積在眼眶裡。

   「這輩子,只要我對他的感情還在,我就不希望他受傷,不希望他感到痛苦。」

   「喜歡一個人的心情,我相信你也懂。不是嗎?」

   抬頭,他看著我,微弱的點點頭。

   「所以,就算是我求求你,求你帶我去找他……」滾燙的淚水,滑落臉頰。

   『我……』他猶豫,舉其不定,夾在兄弟的命令跟喜歡的人的請求之間。

   「求你……」無法在握著水果刀,它從手中滑落,摔落在底板上。金屬和地板的碰撞聲,響亮的傳遍整間病房。

   「求求你……」雙手摀著臉,眼眶中的淚水氾濫著。「我只想…只想再多見他一面……」

   哽噎的聲音,滾燙的淚水,破碎的心,還有……兩個失戀的人。



   『……好吧,我帶妳去找阿威。』嘆氣,他作出了抉擇。

   望著他,我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他答應了?

   『我想……妳知道的,』他苦笑,傷感充斥著他的眼神。『對於妳的請求,我向來拒絕不了。』

   「謝謝你……志明,謝謝你……」

   『笨蛋,沒什麼好謝的。』他走到我面前,一張大掌輕撫在我的臉頰上,為我拭去淚水。

   『只是……請妳永遠記得,在這裡還有一個叫做陸志明的,一直很希望妳能成為他生命中的春嬌。』他輕輕的在我額頭上落下一吻。

   淚眼汪汪的看著他,我心中滿是感激,嘴上除了道謝,還是一句又一句的道謝。

   背起無力的我,他帶我步出了醫院,去找那個我注定要戀他一輩子的男人。

   志明,謝謝你。

   雖然我不能成為你生命中的春嬌,但是我相信,總有一天……你會找到屬於你的春嬌。



              ☆背著我,志明的嘴中輕聲哼著五月天的〝志明與春嬌〞。★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