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妳手腕上厚厚的白色紗布,疼痛感揪著我的心。
           看著妳蒼白消瘦的臉頰,罪惡感在我心中,揮不去……☆



   唔…我……死了嗎……?

   從昏迷中幽幽醒來,我緩緩睜開了沉重的眼皮。

   眼前是一整片白色的景色。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牆壁,白色的一切。

   白色的房間,四周還充斥著淡淡的藥水味。

   『亦蓉,妳醒了嗎?』

   一張臉出現在我眼前,充滿的擔憂,像是好幾天沒休息了。

   頓了幾秒,我認出了那張臉的主人。

   「愔茹姊……」無力,我用微弱的聲音叫出對方的名字。

   『太好了。』愔如姊激動地握著我的手,淚水在她眼框中打轉著,『傻女孩,妳終於醒了。』

   「我…在哪……」

   『醫院,妳在醫院。傻女孩,妳已經昏睡了五天了。』

   「醫院……」

   是啊,這些白色的景色,我以前也曾經看過一次。一年半前我幫承威擋下一刀的時候,我也住進了醫院。回到了同樣的地方,卻是為了不同的理由。

   背後的那道傷疤,隱隱作痛。

   「原來……我還沒死啊。」我苦笑著。

   『傻女孩,妳怎麼這麼說話。』愔茹姊的聲音,充滿了責備和擔心的語氣。『妳知不知道,這幾天有多少人在擔心妳?妳媽媽已經在醫院照顧妳好幾天了,我昨天好不容易才請她先回去休息,讓我幫忙照顧妳的。』

   「無所謂了……反正,他一點也不擔心我…無所謂了……」我繼續苦笑著,淚水湧出眼框。

   愔茹姊沉默了,她靜靜的坐在我床邊。我想,她也知道我在說誰。

   在這病房裡,我們都沉默著。



   『肚子會餓嗎?』

   我搖了搖頭。

   『想喝點水嗎?』

   又搖了搖頭。

   愔茹姊盯著我,過了許久,她只是嘆口氣。『傻女孩,為了愛情而自殺,這並不是什麼聰明的選擇。』

   「他不愛我了……他說要跟我分手了……愔茹姊,妳知道嗎,我的心好痛,真的好痛……」

   手壓著胸口,我到現在還記得,他當時看著我的無情眼神,他對我說出口的冷淡語氣。

   冷冽的感覺,刺痛著。

   『我當然知道……妳難道忘了,我也曾經失戀過。』

   她也曾經失戀過。

   我想起來了,愔茹姊的故事,她跟那個曼特寧先生的故事。

   『傻女孩,我那時候心痛的程度也絕對不少於妳的,可是我並沒有選擇要自殺。』

   看著她,我不發一語。

   『相遇、戀愛、失戀、分手,這些都是人生會遇到的事情,為什麼要選擇自殺來逃避一切。妳別忘了,妳才只有二十歲,如果妳現在就死了,那妳這個人生到底活了什麼意義。

   『況且,如果妳失戀一次就要自殺一次,妳就算是九命怪貓也死不了那麼多次。』

   九命怪貓?

   苦笑著。如果失戀這麼痛苦,我一點也不想要讓自己失戀九次。

   那何不乾脆死一次就好了?

   『死亡不是什麼解決的方法。如果妳以為妳死了,所有的一切都會結束的話,那妳就錯了。靈魂是會重生了,這輩子妳會失戀,下輩子妳也會失戀,就算是下下輩子,妳也一樣會失戀。

   『所有的事情都像是一個圓圈,當妳從起點開始走,一直走一直走,等妳走到了終點,卻也會發現原來妳只是又回到了原點。然後一切的一切又開始在妳生命裡循環、重複。』

   無言,沉默,我看著天花板,思索著愔茹姊的話。



   喀啦,房門被打開了。

   我和愔茹姊同時轉頭,看向門口。

   率先踏進門口的是阿佑哥,後面跟著的是陸志明,他手上還提著一帶水果。

   『阿佑,怎麼來了?』

   阿佑哥走到我床邊,輕輕地一吻落在愔茹姊的額頭上。『下了班,就順便過來了。嗨,蓉小妹,感覺怎麼樣了?』

   我無力的笑了笑,「還好……」

   愔茹姊看了看跟著阿佑哥一道走進來的志明,『他是?』

   『啊,噢。剛才在醫院門口碰到他的,說是蓉小妹的朋友,可是找不到病房,所以我就順便帶他來了。』

   志明站在原地不好一絲的搔了搔頭,『妳好,我是陸志明。』

   『志明?好耳熟的名字……』

   聽見音茹姊這麼說,志明的臉上又多了幾分無奈的神情。

   他那種莫可奈何的表情,讓我想起了我們第一次在〝漫步一條街〞前互相介紹的情景。

   「志明與春嬌,那是五月天的歌。」我小聲的告訴了愔茹姊。

   『啊!對,難怪我總覺得耳熟。』

   我輕笑著,志明也發現了我的偷笑。他臉上的無奈感又噌加了。

   『好了,小茹,時間差不多了。』阿佑哥看了看手錶,對著愔茹姊說。

   『啊,時間到?今天有什麼事情嗎?』她訝異,似乎一點也不知道自己今天還有另外的行程。

   『傻瓜,妳忘了啊,今天是伊柔她家小女娃的滿月啊。』

   恍然大悟,愔茹姊一掌輕輕拍在自己的額頭上。

   『真是的,我怎麼會忘了呢,要是被伊柔知道了,她不氣死才怪。』

   她看向我,眼神中滿是擔心。『可是……』

   「沒關係啦,愔茹姊,你們有事情就先走吧,不用在這裡陪我了。」

   她還是一臉不放心,『妳確定不要我留下來嗎?』

   「不用了啦,更何況志明也來了。愔茹姊,妳就先跟阿佑哥回去吧,反正志明會在這裡陪我的。」

   『好吧……』她站起身,拎起了放在旁邊沙發上的手提包,『小蓉,我們先走了。下次再來看妳。』

   點了點頭,我無力地揮了揮手,示意他們可以先回去,不用在擔心我了。

   目送著愔茹姊跟阿佑哥走出病房,志明才又輕輕的關上了房門。



     ☆所有發生在生命裡都的事情像是一個圓圈,從起點出發,再走回起點。
                   然後一切的一切,又開始在妳生命裡循環、重複。★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