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妳又奪門而出了。會去的地方,又是在漫步一條街吧?☆



   曾經,我以為我和承威之間的感情,會永遠平平穩穩的一直持續下去。

   原本,我以為跟著他一起闖蕩在這個圈子,在他面前做個受他寵愛的女人,在外則是做個不需要另他擔心的火爆「威嫂」。

   但是,許許多多、數也數不清的「自從」,卻開始打破了我幻想中許多的「以為」。

   自從,我成了他的女人…

   自從,我跟著他踏進了這個圈子…

   自從,我讓自己的個性比從前更火爆…

   自從,在那次與李父的面談之後…

   不知從何時開始,「兩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成了我和他之間頻繁的互動模式。為了什麼而吵?這個問題連我也無從答起。就連吵架是誰先起的頭,我也毫無印象。因為吵過幾次,那早已是手指頭都數不出來的次數了。

   而冷戰,則是我們用來解決事情的方式。然後,也因為這種以吵架為中心的生活方式,承威開始早出晚歸,有時候甚至連晚上也不回家了。

   一天過著一天,這種獨守空閨的日子我也慢慢習慣了。剛開始,早上起床只要是看到身邊的床位是空蕩蕩的,總為忍不住落下淚水。然而,隨著時間的消逝,對於早上那冰冷空蕩的床位,我也只會淡淡的看它一眼,在心底哀嘆一聲,便下床走進浴室盥洗。之後再下樓去準備早餐,坐在桌前等著承威回來一起開動。

   每天坐在餐桌前一起吃早餐,這已經是在我們之間改變不了的習慣。從高中到現在,三年了,就算前一天我們有吵架,每天早上他還是會出現在餐桌前。



   雖然我們會爭吵,但是他不曾出手打過我。

   雖然我們會冷戰,但是他每天早上仍舊會出現在餐桌前。

   雖然他會早出晚歸,甚至是不回家,但是我仍然相信他是愛我的,我永遠相信我們不會同床異夢。

   沒有什麼特別原因會讓我這麼做,只因為我還死守著當他說會愛我一輩子的承諾……



          ※※※



   而今天,又如往常一般……

   每次和承威吵完架,在我奪門而出後,總是會躲到一個地方。

   漫步一條街,二樓,那是陸志明的住處。

   『妳又跟阿威吵架了啊?』志明擦拭著剛才從樓下拿上來清洗的碗盤。

   「嗯。」頭也沒動一下,只是應了一聲。

   我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腦螢幕,移動著握在手裡的滑鼠,在網際網路上漫遊。

   漫遊在網路這種虛幻世界,我的目的既不是玩網路遊戲,也不是上什麼交友網站,或是聊天室之類的。螢幕底下的工作欄上,開著一個又一個的視窗,全都是網路小說。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也迷上了看小說?

   好像,是自從看了那本〝小雛菊〞之後吧…

   這種感覺就像是染了毒癮,一但迷戀上了,就會為之瘋狂。

   跟著承威被感染這種奇怪的「小說毒癮」,看小說成了我最大的樂趣。有時候心情不好的時候,我就會到書店走走,或是到網咖包台看小說,甚至,這一坐就是好幾個小時。

   承威家裡的小說,只有那一整套、一本也不少的金庸全冊,我一本也沒看完過,剩下的其他小說也早就被我啃食乾淨了。

   坐在志明的電腦前面,我正在閱讀著最近才迷上的一部網路小說。《有一個女孩,用她付出作為交換》,作者是冷諺明。



   『你們兩個是怎麼了,最近三天兩頭就吵架…』志明頓了頓,抬頭看了我一眼。見我只顧著專心在網路上,沒意思要搭理他,扁扁嘴,他埋頭繼續擦拭著碗盤。

   『……在你們自己家裡吵就算了…沒事還跑到我這裡來吵,真受不了你們兩個……』低聲,他咕噥著。

   「陸志明,你惦惦啦!」不耐煩,我轉頭念了他一句,然後就繼續盯著電腦螢幕。

   姑娘才剛跟人吵完架,正在氣頭上,難道大爺你就不能好心讓我耳根子清靜一下嗎?

   『幹麻這麼兇啦…』他一臉無辜,哀聲抗議。『……真奇怪,妳現在根本就是兩面人,我懷疑妳有人格分裂的傾向。』

   兩面人?人格分裂?

   挑了挑眉,他的話引起了我的注意。

   「你這話什麼意思?」暫時關上了電腦螢幕,轉頭,我看著他。

   『自從你很久之前去過阿威他老爸家之後,一回來整個人都怪怪的。』放下了他手中的最後一組碗盤,擦乾了濕漉漉的雙手,他點了一支煙。

   又是藍色的DUNHILL。那牌子的香菸我已經連看三年了。

   「喂,這裡是密閉空間。」出聲,我的口氣帶著深深的威脅。

   『啊,抱歉。』他弄熄了才剛點燃的煙,擱置在一旁的煙灰缸裡,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我老是忘記…妳是個禁菸主義者。』

   「之前就叫你戒掉了,你是沒聽到,還是故意聽不到啊!」

   『唉唷,』聳聳肩,擺擺手,他一付莫可奈何的表情。『這種習慣本來就很難戒掉的啊。看看你家阿威就知道了,妳都勸了他三年了,他現在還不是有在抽煙。』

   「至少他現在抽的很少,非常少!」反駁,我才不想讓自己的苦口婆心被說成是白費力氣。

   『隨便啦,反正我就是戒不掉的。』

   根本就是忠言逆耳吧…沒毅力的傢伙!我在心底暗罵他一句。

   「說啦,你剛才還沒說完欸。什麼意思是我有人格分裂?我真的有怪怪的嗎?」

   『對啊,整個人根本就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妳都沒發現啊?妳現在只要是在公開場合的話,整個人就會突然變得很溫柔。可是妳每次一回到像這種的私人空間,妳又會恢復原本的潑辣個性。一下溫柔,一下又潑辣的,那種感覺怪恐怖的。』

   「恐怖?」擰著眉頭,我問道:「你覺得我這樣不好嗎?」

   『廢話,一點也不好。感覺上…有點假……』

   有點假?

   唉…他難道以為我喜歡這樣啊……

   就只因為我已經是個眾人皆知的,李家小兒子的女人,應著李父的要求,在對外的公開場合,我不能展現自己原本潑辣的個性。不能帶人打架、不能找人嗆聲、不准再飆車。

   這樣子的生活,連我自己都覺得累。

   而唯一能讓我展現自己原本個性的地方,就是在志明面前。

   也不知道為什麼,對著他,我就是無法裝溫柔。算了,也罷,這樣也輕鬆多了。

   「算了…才懶得跟你解釋所有的事情。」揮了揮手,我要他對此事作罷。「這都說來話長,反正,至少我在你面前還是用自己原本的真面目就好了。」

   是啊,對此事作罷吧,我已經懶得解釋,也不想再作多餘的辯解了。

   就把一切你看到的,當作是事實吧。



        ☆溫柔、溫柔、溫柔!因為我是眾人皆知,李家小兒子的女人!★

創作者介紹

永遠のCandy♥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