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了狠的女人惹不得,因為她就如同刑場上的冷血劊子手,絲毫不會留情。☆



   站在擴大的的空地上,束在後腦杓馬尾被冷風吹的左搖右擺著。

   冰冷的風,吹撫在臉頰上,但是心中憤恨不平的怒火,早已蓋過一切會令人發寒發冷的感覺。突如其來的一陣觸動,轉頭,我才發現陸志明已經脫下自己身上的外套,輕輕地批在我肩上。

   『披著吧,晚上風比較大。』看著我,他嘴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雖然我很想對他做出一個微笑,然後輕聲地說句謝謝你,但是心中憤怒的情緒卻一點也壓抑不了。

   「嗯,謝謝……」面無表情,我淡淡的說。

   『阿浩當才打來了,說幾分鐘前在那傢伙地家門口前逮到他,現在正在過來的路上,大概就快到了……』

   我點了點頭,然後轉頭望了望身後幾個承威手下的小弟。

   陳閔德,我會要你好好記住今天的事情,要讓你一輩子也不會忘記,惹火一個女人的後果是怎麼樣的!



   就在陸志明看著手錶的同時,空地的另一頭傳來的汽車的引擎聲響。
 
   『到了。』

   緩緩駛進空地的黑色汽車慢慢的停在我門面前。熄火,然後四面的車們都被打開了。兩個小弟壓著被麻布袋套住頭步的陳閔德來到我跟前。

   『嫂子,人帶到了。』

   「嗯。」我厭惡地望著眼前這個頭到麻布袋的男人,「把他頭上的東西拿掉。我要讓他看清楚,永遠記住,今天站在這裡跟他算帳的人是誰!」

   一聲令下,站在一旁的小弟便粗魯地扯下了套在陳閔德頭上的麻布袋,也順便拿出了原本塞在他嘴裡的布條。

   站在我面前,雙手被扣在身後,陳閔德一臉憤恨,兩眼直直地瞪著我。『妳娘的賤女人,給老子報上名來!我又不認識妳,跟妳無冤無仇的,幹麻把我綁到這裡來?!』

   冷笑了一聲,我向前跨進一步,舉起右手,重重的甩了一巴掌在他臉上。「廢物,你最好把你那張嘴放乾淨一點,沒事不要拿來問候人家家人!」

   臉頰上印著紅紅的手掌印,陳閔德眼中的怒火冉冉上升。『妳到底是誰!』

   「你認不認識我那並不重要,只要你認識關亦琳就夠了。」

   『關亦琳?』聽見了大姐的名字,他一臉先是訝異的表情,跟著抬了抬臉上兩條令人做噁的粗黑眉毛。『怎麼,難不成妳跟那個淫娃有關係啊?』

   「他媽的,」騰出右手,我又重重的甩了他一巴掌,「你有種就給我再說一次,說!你剛說誰是淫娃!」

   『呸!要我多說幾次都行。那個女人蠢的要死,隨隨便便說兩三句甜言蜜語就能把她騙得團團轉。三兩句就可以把她哄到離家出走。才讓她吞了一顆春藥,就浪得會躺在床上張開大腿跟娼妓一樣,開口閉口求人上她……』

   看著陳閩德那張猥褻的嘴臉,我心中的怒火早已大到足以烤熟一整頭羊肉。

   踐踏完我大姊,現在居然還敢大言不慚地在我面前用那些穢言穢語羞辱他,陳
閩德,你這個天殺該死的混蛋!

   不待他說完那些穢言,二話不說,我一把搶過了陸志明原本握在手上的球棒,一個箭歩衝上前,發了狠似的,拼命地就徃陳閩德身上揮去。

   什麼淑女形象、什麼嫂子形象,這些早就被我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一般女人的力道或許比男人來得大,但是對於一個已經呈現憤怒至瘋狂狀態的女人而言,就算眼前是高她三呎的巨熊,她照樣能把牠打得不成「熊形」,更何況是眼前這個禽獸不如,跪在地上痛得哭天喊地叫爹娘的廢物。

   「陳閩德,你這個混蛋、廢物!豬狗、禽獸不如的人渣!……」一棒接著一棒的揮打在他身上,一句接著一句不堪入耳的形容詞自我口中脫出。

   站在一旁的陸志明和身後的一群小弟也不禁在心中冒下冷汗,眼睛眨也不敢眨的看著眼前這個發了瘋似的,拼命揮舞著手上的球棒的嫂子。

   發了火的女人真是惹不得啊……

   『亦蓉,夠了!』也許是陸志明再也看不下去了,他一把扣住了我的雙手,整個身體擋在我面前,阻止了我瘋狂的舉動。

   「陸志明,你最好閃開!」瞪著他,我眼睛都快冒出火花了。「我今天絕對要給這個人渣嚐到苦頭!我要他這一輩子都記住今天,記住敢動我身邊的人的下場是什麼!」氣憤的情緒早已淹沒了我剛開始剩餘的理智。

   『妳自己看看,妳兩條手臂都在發抖!』

   經過剛才劇烈的「運動」,我的雙手臂因為酸痛感而在微微地顫抖著。

   酸痛?…我撇了地上的人渣一眼,冷笑著。

   這點痛算什麼…這點痛能比的上大姊心碎的痛嗎?能比的上爸媽為大姊哭地死去活來的傷心感痛嗎?能比的上全家人只能眼睜睜看著大姊因而發瘋,從此精神衰弱的心痛更痛嗎?

   「放、開、我。」冷言冷語,我冷一張沒有感情的臉,加重了語氣對著眼前這個擋著我的男人說。「我今天要是沒讓這個人渣變成廢物,我這一輩子就天天跪在他面前喊他一聲乾爹!」




   原以陸志明會讓開,沒想到他卻搶過了我手上的球棒,『妳剛才的就夠了,剩下的…讓我們來吧。』

   他向身後的小弟們使了個眼色,只見他們一個個拎著球棒將陳閩德團團圍住,立定站著,然後等待下令。

   轉頭,陸志明看著我,『我跟妳保證,一定會讓他變成一個廢物。』語畢,他也拎著球棒跟著站在陳閩德身旁,『只要妳開口,剩下的就交給我們。』

   四、五個小弟和陸志明,每個人都拎著球棒蓄勢待發,每個人都盯著我,待我開口下令。

   看了看眼前這群人,再看了看已經躺在地上哀嚎的人渣,我嘴邊再次揚起了陰冷的笑容,『就讓他從此做個活著的廢物 ―― 打!』

   就在一聲令下後,眼看著五、六支的球棒,此起彼落的一棒棒揮打在陳閩德身上。則那個躺在地上,只能被人當成人肉沙包圍打的陳閩德,也唯有抱頭哀哀叫的份。

   而我,站在一旁,一語不發的看著在眼前活脫上演的火爆場面,眼底盡是憤恨、嘴邊掛著冷笑。

   陳閩德啊陳閩德…我說過了,我會讓你好好記住這個難忘的經驗,會讓你成為一個永遠抬不起頭的廢物。最重要的是……我要讓你永遠記住,敢對女人不敬、欺負、貶低女人的下場便是如此!



          ☆敢對女人不敬、欺負、貶低女人的下場只有一個,那便是成為一個永遠活著的廢物。
                而生不如死,這便是對一個活人最痛苦的懲罰!★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