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妳是我的女人;這一輩子,妳都是我的女人。☆



   你有沒有看過一群人恭恭敬敬的排在兩邊,然後還會在你經過的時候對你鞠躬,大喊一聲:『嫂子好!』的景象呢?

   又或著,你有沒有嘗試過在一瞬間突然成了『大哥的女人』這種莫名其妙的感覺呢?

   或許在今天以前,我會告訴你:我從來沒有。

   但是在今天,這樣令人感到荒唐的戲碼確實在我面前上演了。

   而在今天,也莫名的決定了我和李承威之間的關係。

   而今天,是很重要的一天…


                    ※※※



   盯著教室前方,黑板上的那面掛鐘,秒針正滴答滴答的順時鐘環繞著。

   空蕩蕩的二年四班教室,只留下了兩個女生。

   目不轉睛的瞪著那面掛鐘,左手托著下巴,右手在桌面上敲打著。

   小指、無名指、中指、食指、大拇指…反反覆覆,不停地敲打在桌面上,發出了叩叩聲。

   「搞什麼…這傢伙到底在幹什麼啦,叫我放學在教室等他,都已經等了快十五分鐘了!」停止了右手的動作,我舉起右手,用力的就往桌面上拍去。「這傢伙到底有沒有時間觀念啊!?」

   在一旁的蔚羽吃吃地笑著,一臉看戲的模樣。

   「笑屁啦妳!」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右手手指又繼續了剛才的動作。

   小指、無名指、中指、食指、大拇指……叩、叩、叩、叩、叩……

   『妳這副樣子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等著遲到的男朋友,等到快要發飆的女人。哈哈哈…』說完,蔚羽便捧著她那個沒有肚子的肚子,啊不…是毫無多餘的脂肪、平坦無比的肚子大笑。

   「林、蔚、羽!妳這傢伙有種就再說一次,信不信我剝了妳外面那層冷凍皮!」

   聳聳肩,擺了擺手,她轉身就走回自己的座位拿書包,嘴裡還不停嘀咕著:『不說就不說嘛…要是被妳剝了這層皮還得了,叫我拿什麼去迷惑學校這群低智商的男生…』

   在心底偷笑了笑,看來蔚羽還是滿享受被這群低智商追逐的驕傲感。



   抬頭,我繼續盯著那面掛鐘。

   滴答、滴答、滴答……秒針轉動著。

   滴答、滴答、滴答……秒針繼續轉動著。

   滴答、滴答、滴答……秒針不停地轉動著。

   這樣繼續到底有什麼意義?



   眼看著長針正慢慢的指向9,一個人影,出現在教室門口,嘴裡還不斷發出「哈哈」的氣喘聲。

   他那一副氣喘如牛、上氣不接下氣的模樣,看樣子,他像是剛跑完百米競賽似的。

   看他那樣子,我可是一點同情心也沒有,劈頭就是破口大罵。
   「李、承、威!你有沒有搞錯,自己看看現在都已經幾點了…快四十五分耶、四十五分耶!你幾乎快讓我等你等了整整二十五分鐘,你到底在搞什麼鬼!?你知不知道,要是我沒等你的話,這個時候我早就在家裡吹冷氣了!」

   『呼呼…對、對不起啦…呼…剛在搞些一事情…』踏進教室,他喘著氣走到我面前。

   「你算是什麼男生啊,要是你以後讓女生也等這麼久,小心這一輩子都交不到女朋友!」瞪了他一眼,我抓起早就整理好的書包。「你最好有重要的事情,否則讓我等這麼久,下次就要你好看!」

   呼吸、吐氣。

   呼吸、吐氣。

   他稍稍做了幾個深呼吸,旋即又恢復了以往的嬉皮笑臉。

   『放心啦,女朋友的事情妳絕對不用擔心。』詭異的笑了笑,他抓起我的手腕,便一把拖著往外走。

   回頭向蔚羽使了眼神求救,沒想到她卻笑嘻嘻的目送我和李承威離開教室。

   什麼生死至交,朋友有難,她居然不出手相救!?

   「喂喂喂!你要拖著我要去哪裡啦?」

   『回家啊,我要送妳回家。』頭也不回的解釋著,我仍舊被他一路拖著走。

   「幹麻沒事突然說要送我回家?」五成有鬼。

   『怕妳再碰到那個渾蛋啊。』

   那渾蛋都已經被你帶人打進醫院的加護病房了,我哪碰的到。

   斜眼撇了撇他,我一臉狐疑,「是這樣嗎?」八成有鬼。

   『當然是這樣啊。』

   看著他臉上詭異的笑容,我身上莫名的起了一陣疙瘩。

   不對,絕對有鬼!



   就這樣,我一路被他拖到了學校大門口。

   然後,我看見了活了十七年來第一次親眼見到的超戲劇性畫面。

   才剛踏出校門,宏亮的聲音便從兩旁響起。

   『嫂子好!』兩排人馬,像是要領糖果的孩子,端正的站在校門兩側。

   「李承威…這群人…?」有點被驚嚇到的感覺,我愣愣的拉了拉李承威的衣角。

   『叫妳啊。』他笑嘻嘻的看著我

   「我?」我剛才沒聽錯吧?我面前的這位先生告訴我,剛才那群人口中的嫂子,叫的是我?

   『是啊,從今天開始,妳,關亦蓉,是我的女人。』

   直到現在,我才了解他從剛才就掛在嘴邊的詭異笑容代表了什麼。

   我繼續傻愣愣的看著他,腦中連一要句開口反駁拒絕的台詞都沒有。

   莫名又複雜的感覺在心中混淆著,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我呆呆的站在校門口。

   左手的掌心,傳來了微微的熱度。低頭一看,小小的左手被另一隻右手給包覆著。

   抬頭,我望著他,臉上還夾帶著微微的發燙感。

   他又笑了,牽著我的手又加緊了些許的力道。移動,他的臉龐正慢慢的靠近,就連從他鼻子呼出的熱氣,我都能清楚的感覺到。

   輕輕的、很柔的、小聲的,他在我耳邊說了一句話。

   讓我這一輩子忘不了的話……

   『今天,妳是我的女人;這一輩子,妳都是我的女人。』



       ☆今天,我是你的女人;這一輩子,我都是你的女人。★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