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令堂,李家小兒子,那並不是什麼重要的細節。☆
 

   妳相信一見鍾情嗎?

   蔚羽曾經這麼問過我。我還記得當時我很大力的在她腦袋瓜後面呼了一掌,然後擺了一張很不屑的臉對著她說:「什麼樣的愛情我都信,就是不相信網路愛情跟一見鍾情。」


   問我為什麼?

   這就要說到我在國中時期的一個姊妹了。郭語欣,一個比較屬於走可愛路線型的女生。

   對我來說,郭語欣一直是個愛做白日夢的人。她對未來的愛情充滿了憧憬,自始自終都相信一見鍾情式發展的愛情最浪漫。

   我看她根本就是中愛情的毒太深了。前前後後也不知道被騙、被甩、被拋棄了幾次,她依然還是喜歡同樣的愛情方式。每次一找到新對象,就會高高興興的跑來告訴我這個天大的好消息,然後,每次失戀的時候,就會哭著要我陪她去散心,開始在嘴裡臭罵著剛才離開她的那個男生。

   我該說她是狗改不了吃屎?還是要說她倒楣活該?

   國中三年,雖然自己沒有什麼戀愛的經驗可談,但是我眼見的經驗值卻也不少。


   『那妳總會相信日久生情了吧?』眨了眨眼,蔚羽盯著我看。

   幹麻突然想問這種東西?我狐疑的回盯著她。難不成妳戀愛了啊?

   『我哪有。戀愛的人,是妳吧!』

   『嘖嘖,我剛才聽到了什麼?是哪位小美女戀愛了啊?』大姊頭,也就是心情廣場的正牌老闆娘,笑盈盈的端上了兩杯由她特調的冰咖啡。『喝喝看吧,前幾天剛研發出來的,名稱我還沒想到呢。』

   『大姊,妳都不知道,亦蓉這個傢伙居然比我還早交到男朋友耶!』

   「喂!」瞪了她一眼,我實在很想在呼她第二掌,「妳那句話是什麼意思?難到妳的意思是我比妳早交到男朋友是個奇蹟嗎?」

   『本來就是啊…』她一臉無辜,委屈的喝著冰咖啡。

   妳、有、種、再、說、一、次、啊!

   『不敢不敢…小女沒這個命再說一次…雖然我還滿想的…』攪和著冰咖啡,蔚羽嘀咕著。

   哼,我量妳也不敢。

   『呵呵呵呵…』大姊頭一手掩著嘴,呵呵的笑著。『妳們兩個小鬼頭就會搞笑。好了好了,別吊我這個老姑娘的胃口了。說吧說吧,小蓉的男朋友是誰啊?』

   『是我表哥啦!』

   喂喂喂,小姐,妳嘴巴實在很大喔!

   『唉唷,妳交到男朋友耶!這可是妳活到十七歲第一個交到的男人耶,這種事情本來就該先大肆宣傳,然後接著再好好慶祝一番啊!』蔚羽一臉戲謔的笑著,還不時突然擴大她的音量,好似要讓全咖啡館的人都聽見一樣。

   「妳夠了唷,越說越諷刺…」

   此時此刻,我相信,要是眼神能夠殺人的話,那我會不惜代價好好的瞪她一番。



   不過,蔚羽說的也是事實。

   我的確是交到了一個男朋友,我活到現在,十七年來交到的第一個男朋友,我的初戀。

   這個男朋友不是別人,就是他,蔚羽的表哥,那個自戀的豬頭。

   李承威。



   想起上個星期的情景,我到現在還不能忘記。

   那也是我第一次發現,原來李承威並不是我想像中那種單純的男孩子。




   就在我「差一點」被吳立雲那個渾蛋給強暴的三天後,我才從蔚羽那裡得知吳立雲的那台350Z被砸個稀巴爛了,而他也已經被人搞揍到住進醫院的加護病房。

   「被揍到進加護病房?」我訝異看著蔚羽,她還一臉憤恨不平的嘀咕著『他怎麼沒被揍到死了算了…』

   『是啊,才進加護病房而已。那個渾蛋,根本就該讓他去死一死算了,活著也只是個人渣、社會的敗類、地方上的米蟲、豬狗不如的禽獸,啊啊啊,不、不對!禽獸都比他好些…』

   好了、好了!先告訴我是誰打他的?

   『誰打的啊?這還用問,當然是最疼你的那個啊!』

   最疼我的哪個?

   『這樣說妳還不知道是誰?』

   我無辜的搖了搖頭。

   『李承威啦!』

   「赫?!」什麼?李承威帶人去打吳立雲?他哪找來這麼多人?!

   我一臉驚訝,嘴巴張著大大的看著蔚羽。

   『是啊,妳該不會不知道他家是在做什麼的吧?』

   「不知道啊…」

   『他沒告訴過妳?』

   「沒有啊…」而且我也沒有問過…

   『他爸是虎令堂的老大。』

   什、什麼?!妳、妳剛是說虎令堂?

   『嗯哼。是,就是虎令堂。』

   …這下好了,我到底是碰上什麼樣的人物啊…

   虎令堂,江湖上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幫派。雖說是幫派,但是他們賺錢的方式卻從不接觸毒品、走私之類,單純就是開酒店、賭場、投資股票、立廠開公司,還有自己做進口買賣。

   就似是一般江湖人,虎令堂下的兄弟更是講情講義。標準的朋友有難,一定拔刀相助。(西瓜刀、泰山刀、水果刀、手槍?)

   雖說虎令堂的勢力範圍不像竹聯幫那樣的龐大,但是他們在江湖上的名氣卻也不小。路過看到有時候還得恭恭敬敬的閃邊,免得擋到人家的路。

   「李承威居然從來沒有跟我說過…」

   『我看八成是妳也沒問過吧。妳要是不問,他當然不會說啊。』蔚羽聳了聳肩,『他是非必要才會說這種事情的。』

   非必要?什麼意思?

   『他其實很不喜歡跟他爸爸的〝事業〞沾上關係,所以他也不會到處去跟人說,他老爹就是虎令堂的頭頭。』

   他是獨子嗎?

   『才不是呢。他上頭還有兩個哥哥,不過他跟他那些哥哥合不來,個性差太多了。』

   兩個哥哥?都去過他家不下百次了,我怎麼沒見過?

   『他只跟他媽媽住在一起啊。阿姨是李伯伯的二太太,不過那只是名義上,他們並沒有註冊結婚,因為他們家已經有個大太太了。』

   揉了揉太陽穴,頓時之間,對於這種複雜的婚姻關係,真讓我感到頭昏腦脹的。

   就在我還想開口繼續問下去的時候,李承威卻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

   『兩位小姐…身家調查做完了嗎?』

   『老哥!你想嚇死人啊!幹麻跟鬼一樣無聲無息的冒出來…』蔚羽案壓著胸口,輕輕拍了拍差點被嚇到跳出來的心臟。

   『明人做事不怕鬼,妳心虛啊?』李承威戲謔的笑著。

   送了他一記白眼,蔚羽沒好氣的唸道:『神經病!』

   『不逗妳了。對了,小蓉…』

   啊?叫我啊?

   『放學妳先在教室等我。』

   「幹麻?」

   『噓,天機不可洩漏,反正妳等我就是了。』

   沒事叫我放學在教室裡面等他做什麼?

   狐疑的看著他那張嬉皮的笑臉,我卻一點也看不出什麼端倪。



     ☆帶著充滿疑問的心情,從上課到下課,下課到上課,然後放學。★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