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需要隱瞞我了,醫生都跟我說了。」小蜜蜂看著我們說道,我們的表情出現錯愕與不安。

  「我們不是故意要隱瞞妳的。」詩婷焦慮的說著,深怕小蜜蜂的情緒會爆發。

  小蜜蜂只是點頭,微笑著說:「我知道,謝謝你們。反正該來的還是得來,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階段不是嗎?」

  不曉得為什麼,小蜜蜂的這番話令人很鼻酸。

  「小蜜蜂……我們會捨不得妳。」小葉說著,往小蜜蜂身上撲了過去。

  小蜜蜂只是笑著,一直,笑著。

  如果人生的最後階段是開心的,那離開了又有什麼遺憾呢?

 ×

  「下個禮拜,我們正式回臺灣舉辦見面會。」Judy姊說道。

  「這麼急?可是我們連歌詞和團名都還沒準備好呢!」喜憨兒說著。

  「沒關係的,歌詞盡快,如果真的不行,那就算了。團名暫時沒有,用妳們個人身分去面對大眾。」Judy姊解釋著。

  大家都知道為什麼會突然這麼倉促,因為小蜜蜂。

  散會後,大家開始回房間努力,希望在回臺灣之前能完成這首歌。

 ×

  「Judy姊,我們完成了。」我們拿著剛出爐的歌詞及曲子給Judy姊看。

  「誰能演唱給我聽呢?」Judy姊看著我們問著。

  事實上我們剛剛在房間已經試唱過了,因此我們全體一起合唱,至於伴奏是由妞妞和小珝雙人彈奏。

  當我們一唱完,不只Judy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在場的男人也很賞面子的鼓掌。

  「很不錯,妳們需要多久的時間把曲子練起來?」Judy姊問著。

  幾個女人面面相覷後,我們決定兩天後錄音。

 ×

  剛抵達臺灣,好險,我們再次使用上次那招,避免一大堆人。

  每個人的穿著的很儉樸,沒有一點明星味。

  火速趕回宿舍,為今天下午的排演做準備。

  明天就是我們的見面會了,緊張、興奮,很多種情緒在我們心中蔓延開。

  雖然舞蹈排演很多次了,歌曲也背的滾瓜爛熟了,但還是會怕有突發狀況。

  來說說我們的專輯好了,尚未發行。

  但是曲目已經都決定好了,等辦完這場見面會才會正式發行。

  曲目為:不藥而癒、有你真好、知道、兩個人的寂寞、不過、好女不跟二男鬥,兩首英文快歌,兩首男女對唱歌曲:敗給你、還是好朋友。

  「Judy姊、各位,我有個小小的要求。」喜憨兒突然很正經的說道,眼睛還泛紅著,接著道:「『還是好朋友』這首歌能不能讓我和承軒,單獨合唱。」

  雖然不知道喜憨兒這麼做的用意是什麼,大家也欣然答應。

 ×

  今天是我們的第一次見面會,緊張的心情全寫在臉上。

  「加油,表現妳們最好的一面就好了。」羅凜安撫著我們的情緒。

  一下車,看見現場擠滿了人,讓我們這群女人大吃一驚。

  更酷的是,現場歌迷還舉著我們個人的牌子,上面有英文名字,以及我們的照片。

  為什麼沒有中文名字?因為我們是以英文名字出道。

  我們的主持人是見識過各式各樣大場面的璇姊。
 
  上台前一分鐘,我們一起信心喊話:「加油。」

  「現在就讓我們以最熱烈的掌聲歡迎今天的主角, Shirley、Ivy、Cora、Niky、Charlene、Sandra、Elsa。」璇姊帶領大家迎接我們出場。

  一出場,現在的尖叫聲讓我們受寵若驚。

  這群女人中又以我和小珝的呼聲最高,因為我們還沒出道就紅啦!

  開始一一自我介紹,也許我也該跟你們介紹一下。

  依照英文名字的順序是,小珝、喜憨兒、我、妞妞、小蜜蜂、詩婷、小葉。

  這也是我們的出場順序,按照身高的排列。

  好吧,我承認我很矮。

  「首先為大家帶來第一首歌曲『不過』,由Niky作詞作曲。」我開口說著,拿著麥克風的手在顫抖。

  接著便開始現場唱了起來,前面擺了三台鋼琴,由妞妞、小珝、小蜜蜂彈奏。

  台下的討論聲此起彼落,我也聽到有人讚美妞妞作詞作曲的功夫。

  唱完「不過」後,我們接著唱有你真好。

  「接著是重頭戲,由我們七個人共同作詞,由Niky、Shirley作曲,帶來的是『好女不跟二男鬥』。」我再次說著,你沒猜錯,我是團長。

  那年夏天的陽光灑在人行道上
  我們嬉鬧的影子拉很長
  有太多的感情慢慢在發芽

  這世界總是忙忙碌碌
  人生能遇見幾個知己
  當友情慢慢昇華成愛情
  連流淚都成了奢侈的情緒

  我們之間總是笑中含淚
  有過爭執卻更懂得珍惜
  即使我們分隔東西半球
  思念會替我們延續友情

  男人的幼稚無知逼女人粗魯暴力
  好女不跟二男鬥男人全部閃邊去

  當幸福敲門以為時間暫停
  誰能料想下一秒卻拱手讓人
  眼淚的宣洩透露出脆弱
  一把剪刀能否剪去對你的依戀

  敞開心胸接受另一個他
  我相信幸福會再次來臨
  男人的甜言蜜語讓女人情不自禁
  好女不跟二男鬥男人別再來偷心

  我們之間總是笑中含淚
  有過爭執卻更懂得珍惜
  即使我們分隔東西半球
  思念會替我們延續友情

  好女不跟二男鬥只要我們都願意
  不管愛情或友情我要我們永遠在一起

  接著就是跳舞的部分,台上跳的賣力,台下尖叫聲也很賣力。

  「接著帶來男女合唱歌曲,敗給你以及還是好朋友。讓我們歡迎六位友情贊助的帥哥。」璇姊說著。

  就在我們唱完敗給你後,將舞台留給喜憨兒與于承軒,退位到後面。

  就在我們往後移動的時候,喜憨兒在我耳邊說道:「如果我撐不下去了,就幫我唱。」

  音樂揚起,我還在思索著喜憨兒為什麼會撐不下去的原因。

  還是好朋友,比愛人長久
  不能牽的手,按在心頭
  在最寂寞的關頭,永遠在左右
  事過情遷後,昇華眼淚後
  思念是最漫長的享受
  那無痛的傷口,還帶著溫柔到白頭

  還是好朋友,比愛人長久
  不能牽的手,按在心頭
  在最寂寞的關頭,永遠在左右
  事過情遷後,昇華眼淚後
  思念是最漫長的享受
  是什麼叫你我,只配做一對好朋友 

  唱到副歌,喜憨兒的情緒崩潰了,唱歌的聲音開始帶著哭腔。

  那瞬間我懂了,都懂了,那天的對話,這首歌的涵義……

  喜憨兒的眼淚滑落,于承軒始終牽著她的手,我知道是逼不得已的。

  喜憨兒轉頭看了我,我明白,她支撐不下去了。

  向其他人打了暗號,我們一起加進去唱。

  唱完以後,臺下的粉絲自然是百思不得其解,不懂好好的一首歌怎麼會讓喜憨兒眼淚潰堤。

  即使是深入這首歌的意境,這情緒也太誇張。
  
  喜憨兒很努力的安撫自己的情緒,試圖拿起麥克風說明這情形,可惜她已經哭到無法自我了。

  因此我拿起麥克風,向大家解釋這一切。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兩人因為某個不得已的苦衷必須……分手。」

  接著,我將麥克風交給于承軒,我想,他們決定合唱這首歌曲,必定也是要在今天公佈這消息吧!

  「沒錯,我們兩個要分手了。至於這苦衷,是因為我必須出國去完成學業。而我知道,分隔兩地是很痛苦的事情,更不願意,讓Ivy為我等候。因此,我做出了這個決定,也決定在今天向大家公佈這件事情,演唱這首歌。對我來說,分手了我們還會是好朋友,一輩子的。」停頓了一下,于承軒將面對大眾的視線轉向喜憨兒,喜憨兒依舊強忍著淚水,卻已經哭的花容失色:「至少我很慶幸,我認識了妳,我知道自己沒有做錯選擇,所以我不願意讓妳為了我浪費青春。答應我,別惦記著我,把我放在妳心裡某個角落,上鎖。而我,會在另外一個國家,愛著妳,直到時間沖淡。」語畢,不僅喜憨兒已經變成淚人兒,現場所有人,不論是歌迷還是我們,也包括于承軒,都哭成了一片。

  本該是歡喜的場面,怎麼搞的現場一片哀寂。

  今天的見面會,就在一片悲傷的氣氛下結束了。

 ×

  「別哭了好嗎?妳希望妳在我心裡留下的最後一個樣貌是這麼醜的啊?」于承軒很努力的想止住喜憨兒的淚水。

  誰知道喜憨兒的眼睛就像水龍頭一樣,打開了,眼淚就一直流不停,而且還會壞掉,因為關不起來。

  「你會回來找我嗎?」喜憨兒還在期望有一絲的奇蹟。

  于承軒只是笑著,沒有答案吧!

  「那如果有機會,你回來台灣了,我們之間還有可能嗎?」喜憨兒鍥而不捨的問著。

  「如果時間不會將我們的感情沖淡的話。」于承軒說著。

  喜憨兒沉默了,時間會不會沖淡感情,這點誰都不能保證。

  如果過了一、二十年,誰能保證還愛著誰?

  「喜憨兒就交給妳們照顧了。」于承軒看著我們這群女人說著,當然我們欣然答應。

  于承軒上了飛機,喜憨兒眷戀的看著他的背影逐漸消逝在眼前。

  「畫上句點了嗎?又一次的,痛。」喜憨兒看似平淡的說了這句話,她的心又畫上了一刀,歷史還是重演了嗎?

  不過結局不一樣罷了,但依然是畫上句點了。


  每一段用心的感情,畫上句點的剎那,是錐心的痛;再次墜落情網又得小心翼翼的保護自己,感情,真是一門大學問啊!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