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依舊在為創作歌詞而打拚,很努力的將我們的回憶注入歌詞,讓它有生命。

  就在忙忙碌碌的生活中,我的生日又到來了。

  經過了上一次的傷害,對於這一次的生日我早已不抱著期待。

  我以為今天會很低調的和這群好朋友吃頓飯就結束了我的生日,卻不料,今年也有個驚喜在等我。

  一早被手機鈴聲吵醒,看了一下螢幕,原來是好男人傳了封簡訊。

  「公主,起床了!有勞公主打開房門看一下。」看著簡訊的內容,我不禁皺起眉頭,這傢伙又要搞什麼鬼?

  開了門,看見三個箱子在門口,手機又出現了一封簡訊:「打開箱子,將裡面的東西穿上。」現在是一個簡訊一個動作嗎?

  於是我很乖的將箱子拿進房間,打開了箱子,裡頭的東西竟讓我驚訝不已。

  驚訝之於,叫醒了喜憨兒,喜憨兒的反應和我一樣。

  「誰送的啊?」邊打著呵欠,喜憨兒邊問著我。

  「別太驚訝,快換上。」我拿著剛傳來的簡訊給喜憨兒看,是好男人。

  「他要妳換,就換吧!我好累!先去梳洗囉!」喜憨兒依舊打著呵欠。

  凝望著眼前的物品,呆滯了好一會兒,還是乖乖的換上了。

  「這……什麼東西啊!」換完以後的第一句話。

  「哇靠南邊走咧!小姐,妳的裙子未免太可愛了吧?」喜憨兒從浴室走出來,看見我的穿著差點出言不遜。

  可愛?我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是有點太可愛了,和我的格調差太多了。

  「公主,換好了請到Judy姐房間。所有東西都要換上喔!包含鞋子與裝飾。」好男人又傳了封簡訊。

  我搖頭嘆氣,真不知道他腦袋在想什麼,只好拖著喜憨兒陪我去。

  敲了敲門,Judy姐開了門拉著我進去坐在化妝台前。

  拿起化妝品在我臉上塗塗抹抹,疑問逐漸出現在我臉上。

  「Judy姐,為什麼要化妝?」我忍不住問著Judy姐,我想她一定知道原因。

  Judy姐卻是笑著不語,我眉頭的結始終沒打開過。

  「好了!」Judy姐滿意的看著她的作品,我瞧了瞧鏡中這位女人。

  妝沒有很濃,卻增添了一股老娘從來沒有的東西──氣質。

  我看著喜憨兒,似乎是在等她的評價。

  「真的很像公主呢!我從來都不知道暴力狂也可以因為化妝變身成小公主。」喜憨兒不要命的糗著我。

  下場當然是被我打的很慘,但是礙於這身打扮,我的力道明顯輕很多。

  邁步準備回房間,打開房門後看到好男人站著門口。

  「你……」正想開口問他幹麻沒事叫我打扮成這樣,卻被他活生生打斷我的話。

  「好漂亮,比我想像中的更漂亮。」好男人像吃了糖的孩子,嘴巴甜到不行。

  「你沒事叫我弄成這樣幹麻?很奇怪耶!」我沒好氣的問著好男人,他卻用微笑來回應。

  要不到答案,我賭氣的嘟著嘴,打算回房間。

  好男人卻用雙手將我抱在懷裡,這舉動不僅惹來我的尖叫,更讓我的臉頰出現一片紅暈。

  「今天妳是女主角,不准走,要留在我身邊。」好男人霸道的說著。

  我趁機掙脫好男人的懷抱,沒好氣的說:「你又不是我的誰,沒有權力決定我要留在誰的身邊。」

  「妳是我的公主,過了今天就是我的女朋友。」好男人不急不徐的說著。

  「少做白日夢,我沒說過要做你的公主,不管是以前或是現在,甚至是過了今天,我,都不可能是你的女、朋、友!」我咆哮著,這男人也太亂來了吧!他父母如果知道自己生出這樣的兒子,就不會幫他取名叫好男人了,根本是壞男人吧!

  一陣沉默後,好男人毫無預警的抓著我的手往外頭衝,我試著掙脫卻反被他抓的更緊,就這樣一路跑到了湖邊,好男人終於停下腳步歇會兒了,可是手還是緊抓著我。

  「痛……」我出了聲音,試圖讓好男人放開我被抓紅的手。

  這招果然奏效,好男人趕緊放開我的手,低頭看著我的手,直嚷著:「對不起!」

  「你到底要幹麻?」我問著好男人。

  「等等妳就知道了,跟我走。」好男人笑著說。

  疑惑在我心裡再度蔓延開來,雙腿卻不聽使喚的跟著好男人的腳步。

  來到一間小房子,好男人牽著我的手推開門走了進去。

  裡頭竟然坐滿了人,包含我的那群朋友,也包括妞妞。

  「感謝大家今天來參加這個派對,今天是Cora的生日。藉此我也要請大家見證我對Cora的感情,今天總算能有個結果了。」停頓了一下,好男人大聲的喊著:「寇梓玟,我、愛、妳,做我女朋友好不好?」接著,眾人的目光集中在我身上。

  回憶追溯到一年前的今天,自戀狂的告白在我腦裡不斷重複著。

  我的直覺告訴我要果斷的拒絕,否則傷害會再重演一次。

  「等一下!」小珝突然喊著,接著道:「喜歡釦子的不只是你,還有羅凜!若要比較愛釦子的程度,羅凜絕對不輸你。況且,在釦子來美國之前,羅凜就已經喜歡釦子很久了,怎麼可以因為你先發制人,就奪走羅凜的機會!」小珝不知道哪來的勇氣,開口替羅凜說著。

  「那不然,來競爭啊!誰贏了,Cora就是他的。」好男人很有信心的說道。

  「釦子不是物品,要不要交往的選擇權在於她,怎麼能靠比賽來決定!」羅凜說著。

  「不敢就算了。」好男人使用了激將法。

  清脆的巴掌聲響起,好男人的臉上頓時出現了巴掌痕。

  「我說過了,我和你的關係僅僅能停留在好朋友,永遠不能昇華成愛情。如果你想要連朋友這關係都去除,我無所謂。但是請你停止這無聊的遊戲,我不是物品,我有權利選擇我的愛情,並不是靠比賽來決定!」我咆哮著。

  好男人很錯愕的望著我,眼看著我就這麼跑了出去。

 ×

  漫無目的的跑著,直到我累了才歇了腳步。

  「小姐,妳田徑隊的啊?怎麼……這麼會跑……」一個男聲的出現讓我嚇了一大跳。

  「你……幹麻跟在我後面?」我對著眼前這個跑的氣喘吁吁的笨蛋說著。

  但是他說的沒錯,小女我國中的確是田徑隊的,哈哈!

  「誰叫妳突然跑出來,我……擔心妳不行啊?」羅凜說著說著開始害羞起來。

  「我問你喔!」我故意停頓一下,接著道:「你覺得你和好男人誰比較喜歡我?」

  本來只是想逗逗羅凜,沒想到他竟然非常認真的在思考。

  「我覺得……喜歡的方式不一樣,喜歡的程度也會不一樣,所以我也不知道。」羅凜一臉誠懇的對我說著,我則笑的人仰馬翻的。

  「笑什麼啦!我很認真的說耶!」羅凜佯裝生氣的道。

  「就是因為你太認真,我更覺得好笑啊!」語畢,我繼續開懷大笑。

  「這才像原本的妳啊!」羅凜突然說著,而我也止住了笑。

  「自從妳和自戀狂分手以後,妳就變的鬱鬱寡歡的,一點都不像妳!」羅凜指著我說著。

  我則低頭笑著不語。

  「為什麼喜歡我?」我冷不妨的問了羅凜這一句。

  「很多時候的喜歡,是沒有理由的。」羅凜一臉正經的說著。

  「如果我現在反悔了,身邊需要有個人陪了,你還會願意嗎?」我歪頭問著羅凜,而羅凜也一臉深情的點頭。

  「可惜我不想讓如果變成真的!」我笑著說,而羅凜也做勢要衝過來打我,我卻接了一句話:「因為你不是備胎。」

  「其實我想了很多,從以前到現在,你總是一昧的對我好,從來不要求我回報,這些我一直放在心裡。不管什麼時候,傷心、快樂所有的情緒總有你陪我度過……」正當我話說的深情,一群笨女人給我隨便接話打岔:「所以我的下半輩子要有你來陪我度過,我的生命才會完整,了無遺憾。」

  「妳們不要亂說話啦!」我羞紅了臉望著那一群「損友」。

  「妳不覺得我們接的很棒嗎?就順理成章在一起吧!」小葉向我俏皮的眨眼,在我看來,卻是欠揍的表情。

  「那我怎麼辦?」好男人一臉委屈的看著我問道。

  原來好男人弄得這一切都是我那群「損友」教他的,現在既無法和我在一起,又損失了大把銀子,果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啊!

  「涼拌炒雞蛋,要吃自己買!別妨礙我們的好事!」喜憨兒非常狠心的對好男人說道。

  「我好可憐啊!」好男人似乎很懊悔聽了這群女人的話,沒辦法,最毒婦人心嘛!雖然她們還沒結婚。

  「給你一個安慰獎!要不要?」我走了過去拍拍好男人的肩膀。

  「好啊、好啊!是什麼?」好男人一臉興奮的猛點頭。

  接著我便一拳往他肚子打下去,道:「這樣才吃的下涼拌炒雞蛋,看,我對你多好!」緊接著一陣哄堂大笑。

  「處理完了,接下來該談正事了!」喜憨兒意有所指的看著我們兩個。

  「等一下,釦子是我的!」自戀狂跳出來瞎鬧。

  「你的是吧?」小葉笑著對自戀狂說,一股不詳的預感在我們之中產生,於是自戀狂為了保命趕緊說:「我開開玩笑、開開玩笑,蜜蜂,保護我。」很膽小的躲到小蜜蜂背後。又是一陣哄堂大笑。

  「釦子,我……喜歡妳,請妳和我交往好嗎?」羅凜又是一臉誠懇。

  正當我想開口回覆的時候,眼前的景象讓我瞬間啞口無言。

  一整片的煙火綻放在天空,景象壯麗到我嘆為觀止。

  「煙火再怎麼美麗也只是那瞬間,也許它的殘影會留著,但是終究會消失。現在我對妳的好也只能在這三年,畢業後我們還是得各飛東西,也許我給妳的感動會留在妳心裡,但是時間終究會沖淡它的。既然最後都還是會消失,何不讓我對妳的好深刻一點呢?」羅凜這一席話,在那一瞬間我感動了,比去年自戀狂說的話,更是感動到我心坎裡。甚至有人當場流下了眼淚,是有點太誇張,但是我的眼淚已經在打轉了。就這樣,我選擇放手再勇敢愛一次。

 ×

  好吧,就在我和羅凜在一起的那瞬間,也有兩個同病相憐的人在一起了。

  因為他們都失戀了。

  你沒猜錯,正是好男人和Fanny,哈哈,祝福他們吧!

  其實他們兩個還蠻速配的啊!成天鬥嘴也鬥不膩,哈哈。

  「現在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歸屬了。」喜憨兒邊寫著歌詞邊和我聊天。

  「是啊!這樣很好啊!」我笑著說,繼續寫著尚未寫完的歌詞。

  也許歌詞永遠寫不完,因為我們的故事永遠走不到結局。

  這輩子結束了,還有下輩子,下輩子結束了還有下下輩子,永遠沒有結局的。

  「兩個人的世界會比一個人的世界快樂嗎?」喜憨兒突然這樣問著我。

  「怎麼這樣問我?該問妳自己吧!妳和于承軒交往這麼久了,答案妳應該比我清楚啊!」我笑著說。

  「就是因為交往久了,已經忘記單身的感覺才問妳啊!」喜憨兒笑著說。

  「好吧!我覺得感覺不一樣耶!單身的時候比較自由,但是比較孤寂;兩個人比較束縛,但是也比較不會感到孤單吧!」我說著我的想法。

  「也許吧!」喜憨兒笑著,也收拾起東西準備入眠。

  誰知道她卻蹦蹦跳跳的來到我後面,準備偷看我的歌詞。連回頭都不必要,一個肘擊往她肚子攻過去,但是我很注意力道的。

  很爛的演技,喜憨兒佯裝痛道不行的躺在我床上打滾,繼續試圖偷看我的歌詞。

  「小姐,妳不是演戲的料。」邊收拾著東西邊對著喜憨兒說著。

  「吼,看一下會怎樣啦?」喜憨兒嬌聲抱怨著。

  「不行就是不行,這是Judy姐的交代!」我說著。

  一臉無奈的喜憨兒只好爬下我的床,滾回自己的小窩。


  煙火的絢爛我能用照相機留住,你對我的好卻是怎麼留也留不住。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