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好累。」喜憨兒趴在床上說著,我則笑著看她不語。

  這陣子訓練下來,大夥兒早就已經接近虛脫了。

  我們預計專輯收進來的抒情歌曲有:有你真好、兩個人的寂寞、知道、記得、不藥而癒、不過。

  也收錄了兩首英文動感歌曲,還有一首男女合唱歌曲:敗給你。

  最累的不光是舞蹈,還有男女合唱的合音問題。

  「小珝,妳在幹麻啊?」我正好轉過去,將目光對到小珝,小珝似乎正在織圍巾。

  只見小珝羞紅了臉低頭不語。

  這下子可勾起我們在場每個人的好奇心,我們其他三個女人全圍了上去。

  「在幫Andy織圍巾啊!」我開口問道。

  小珝點了點頭,接著拿了另外一條已經織好的了開口說:「冬天快到了,這裡的冬天很冷的,所以我織了兩條圍巾。」

  「喔!情侶圍巾。」喜憨兒用著曖昧的眼神看著小珝,小珝繼續沉默的織著。

  「對了,釦子!妳的生日也快到了,這次想怎麼辦呢?」詩婷問著。

  我搖搖頭說著:「隨便,我沒有特別想過,只希望去年的戲碼別再上演一次。」我說著。

  大家都明白我在說什麼,很自然的沒有提起那件事情。

  「話說,釦子,我們這群女人只剩下妳還沒有男朋友耶!要不要好男人或羅凜選一個?」喜憨兒很雞婆的說著。

  我白了喜憨兒一眼:「沒這個必要,老娘我沒這麼可憐吧?又不一定需要男人陪人生才算完美!一個人我可以自由自在的豈不是更好?」

  「口是心非。」喜憨兒很小聲的說道,可惜我還是聽見了。

  下一秒,枕頭就已經往喜憨兒的頭上飛過去了。

  「妳很暴力耶!」喜憨兒沒好氣的說著。於是,半斤八兩的兩個女人便展開了枕頭大戰。

  「這兩個人都不累啊?我好累,我先回房間睡了。」詩婷打了個呵欠說著。

  「嗯,讓她們慢慢打吧,我們回房間睡覺。」語畢,小珝開始收拾東西跟著詩婷一同回房間休息,留下我們兩個笨蛋繼續打架。
  
  「欸,妳覺得我們學妞妞,自己做一首歌來紀念我們的友情好不好?」兩個笨蛋打完架後,喜憨兒問著。

  「製作一首歌很難耶!再說我們之間有誰會寫曲子啊?寫詞不難,寫曲很難。」我面有難色的回答著。

  「笨啊!我們有小珝跟小蜜蜂啊!她們兩個不都會鋼琴嗎?會鋼琴的話,作曲對她們來說就不難了吧!就算真的不行,我們還有妞妞啊!」喜憨兒說道,似乎一切事情早就都計畫的很完美了。

  「可是妞妞不是我們的其中一員啊!」我繼續說著問題的所在。

  「我們可以跟Judy姐建議讓妞妞加入我們啊!」喜憨兒回答著。

  「可是……」我依舊想說些什麼。

  「別再可是了,明天找Judy姐討論之後再說吧!睡了,晚安。」語畢,喜憨兒便倒頭大睡。

  好吧,這件事情就留給明天想吧,睡吧!

 ×

  「妞妞啊!她那首『不過』是真的不錯。」Judy姐說道。沒錯,我們正在和Judy姐討論讓妞妞加入我們的可能性。

  「對啊!而且她也能歌善舞,加入我們也能吸引一些年紀更小的啊!」小葉提出想法。

  別懷疑,妞妞是真的能歌善舞的!只不過你們沒看過,因為她從來不公開表演,只有私底下表演給我們看過而已。

  「好吧!我答應妳們,我打電話叫娟又把她帶過來。」Judy姐說道,Judy姐人真的太好了。

  過了一會兒,Judy姐講完電話後開始跟我們討論創作的部分。

  「那歌詞創作的部分就交給妳們,歌曲看妳們要交給誰創作我沒有意見。」Judy姐說著。

  於是,我們開始展開我們生平的第一次創作。

  「妳們覺得歌名叫什麼比較好?」小葉問著。

  「女人KTV!」喜憨兒發表著意見,卻也招來一陣毒打。

  「妳以為是胡某斌的歌啊!還把男人改女人咧!我們最好是這麼厲害!要不要乾脆把歌詞改一下連歌曲都不用創作了?」小葉氣憤的說道。

  喜憨兒用著無辜的眼神,委屈的說道:「人家只是開個玩笑嘛,幹麻這麼認真!」

  「不好笑!」其他女人異口同聲的回答著。

  「既然是寫我們的友情故事,那那幾個笨蛋要寫進來嗎?」小葉問著。

  「妳以為是寫小說啊?還把他們寫進來咧!困難度也太高了吧!」喜憨兒說著。

  「那就寫最初的那個故事啊!」詩婷說著。

  「最初的故事?」我問著。

  「就我們認識的經過,還有兩位男主角。」詩婷解釋道。

  「可是寫到小珝就一定會寫到于承軒啊!再說兩位男主角是哪兩位咧?」小蜜蜂問著。

  「羅凜和自戀狂啊!小珝是第一校花,自然有辦法避開于承軒啊!」詩婷又說著。

  「這麼說,詩婷妳有想到歌名要取什麼了嗎?」我問著。

  詩婷笑著說:「想好啦!給妳們猜!」  

  「不會是『窈窕淑女,君子好求』吧?」小葉開口猜。

  「怎麼可能……第一,他們不是君子,第二,他們並沒有追求我們全部。」詩婷回答著。

  接著眾人紛紛看著我,也許是在想,這兩個非君子都是追求我吧!

  接著大家又紛紛搖了頭,表示想不到其他答案。

  「答案是,」詩婷很故意的停頓了一下,接著說:「好女不跟二男鬥!」

  「好女不跟二男鬥?」眾人很有默契的重複一次。

  「沒錯,而且是數字『二』不是惡魔的『惡』!」詩婷解釋著。

  「好像蠻有意思的!」小珝笑著說。大家也紛紛表示贊同這歌名。

  於是大家又開始討論歌詞內容了。

 ×
  「妞!」一個女孩朝我撲了過來,就是妞妞。

  剛剛由那些笨男人去接機把她帶過來找我們的。

  「姐姐,我真的可以加入妳們嗎?」妞妞顯的有些忐忑不安。

  我緊緊抱住她,希望給她一點真實感,並開口告訴她,這一切不是一場夢罷了。

  接著,我便牽著妞妞去跟Judy姐打個招呼。

  「Judy姐,我帶妞妞來了。」我站在Judy姐房門外說著。

  「請進。」Judy姐說著,於是我便開了門走進去。

  「Judy姐姐好!」妞妞很有禮貌的先向Judy姐問好。
 
  Judy姐笑了,顯然她很喜歡妞妞。

  「妳能不能現場表演『不過』給我聽?」Judy姐對著妞妞說道。

  妞妞低頭思索了一下,接著又揚起笑容點了頭。

  於是Judy姐帶著我們來到樓下的音樂室,裡頭有各式各樣的樂器。

  妞妞毫不猶豫的走向了鋼琴,坐定位後深呼吸,開始表演「不過」。

  妞妞不僅沒有心理準備,甚至連譜都沒有,就這麼演奏了,最令人佩服的是完全沒有出錯,令在場所有人拍手叫好,包括Judy姐。

  就在我們的歡笑聲中,Judy姐又要求妞妞多演奏幾首歌曲。

  突然一道人影出現在我們背後,緩緩的說道:「哈囉!」

  這突然的聲音令喜憨兒大聲尖叫,人影趕緊說道:「別叫了!是我啦!」

  仔細一看,原來是一個不知道從哪來的女人。

  等等,根據她剛剛的說法,她跟喜憨兒認識?

  「Fanny?」喜憨兒有些不確定的問道,只見那女人笑著點頭。

  「喔!妳怎麼在這?」小葉顯的有些興奮。

  「她是?」我輕聲的問道。

  「喔!釦子,我跟妳介紹一下,她就是我們班的交換學生Fanny!Fanny,她是我們的好姊妹,當初跟妳當交換學生的釦子!」小葉為我們兩個做介紹。

  「Nice to meet you.」Fanny向我伸出手表示友好。

  「Nice to meet you,too.」我也不吝惜的伸出手握了一下。

  「小凜,我好想你。」Fanny撒嬌似的往羅凜身上撲過去。

  羅凜顯的有些尷尬的看著我,巧妙的躲開Fanny。

  「別這樣,很噁心!我叫羅凜!」羅凜對Fanny沒好氣的說著。

  Fanny顯的有些不開心,繼續纏著羅凜說:「小凜,別這樣嘛,我們還能在相遇是種緣分呢!不如我們就在一起吧!」

  羅凜語氣非常冷淡的說著:「很抱歉,我有喜歡的人了!」

  「我知道啊,那個人就是我不是嗎?」自以為可愛的Fanny朝著羅凜擠眉弄眼。

  「離我遠一點,我對妳沒、興、趣!」羅凜顯的很不耐煩。

  而我卻在旁邊竊笑,原來長太帥也不好。

 ×

  「妳難道都不會在乎我真的和Fanny在一起嗎?」羅凜對我說道。

  晚飯過後,我們兩個走出室外聊天,從我回臺灣再飛回美國這段時間,我都沒有和羅凜交談過。

  「為什麼要在乎呢?」我疑惑的看著羅凜。

  「別裝傻,妳知道的。」羅凜看著我說,我聳肩笑著。

  「算了,妳還喜歡自戀狂嗎?」羅凜聳肩,接著問。

  笑容在那瞬間僵了一下,喜歡啊……

  我搖著頭開口說道:「不喜歡了吧!至少提到他,不……不痛了。」

  怎麼有種愈講愈心虛的感覺呢?

  「真的?」羅凜顯然不相信我的說辭。

  我低下頭沉默不語。

  突然羅凜抱住我,開口對我說:「沒關係,我會等妳的!」

  一種錯愕的感覺蔓延開來,我卻沒有任何反抗的舉動,就這麼讓羅凜抱著。

 ×

  我躺在床上輾轉難眠,把玩著手機,腦袋似乎裝滿很多事情,卻沒有個辦法釐清。

  突然,手機震動了,驚嚇中我看了一下,原來是簡訊。

  手機螢幕上顯示著:「自戀狂」,有些疑惑的打開簡訊。

  「知道嗎?我剛跟羅凜打完架,放心,我們兩個都沒事情。其實,最近我一直在想著,短短的兩個月為什麼我對妳的感情就瓦解了?也許我是在蜜蜂身上看見妳的影子吧?我知道現在說這些都很可笑了,但是,請妳相信我我是真的愛過妳,愛到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地步。我也知道,我對妳的傷害已經造成了,但是,奇怪的是,看見妳哭,我的心竟然還會疼痛!我想,我還是愛妳的。但是,別擔心,我已經傷害了一個人,就不會再去傷害第二個人,也就是我不會傷害蜜蜂,妳放心吧!只是該說的話,我放在心裡很久了,就在剛剛,羅凜把我打醒了,於是我決定把話一次說出口,現在的我,覺得輕鬆多了。失去了我,別忘了其實妳身邊有更值得妳愛的人一直在等妳,我相信聰明的妳,會知道我的意思的。」

  看完這冗長的簡訊,我的眼淚不禁流了下來。

  擦乾眼淚後,我回了簡訊:「兩個笨蛋幹麻打架?小心愈打愈笨!看完你冗長的簡訊我都暈了,所以也變笨了不知道你的意思!」

  很故意的將簡訊打很短,成了一個極度對比。

  不久,簡訊又出現了:「最好是變笨了!變笨了還會打簡訊?兩個笨蛋為了妳打架妳應該感到榮幸啊!還說我們會愈打愈笨。如果我現在回心轉意重新追求妳,和羅凜一起公平競爭,我的勝算有沒有比較大?」

  「誰說笨蛋不會打簡訊?這邊就有兩個會了!榮幸咧!那我要不要謝謝你們兩位這麼賞識我?勝算如果比較大哪來的公平?」我回傳著。

  「要啊要啊!為了感謝我們,明天早餐記得準備豐富一點!哈哈,另類公平不行嗎?說啦,我勝算有沒有比較大?」自戀狂繼續回傳著。

  「每天都很豐富啊!不行,哈哈,應該羅凜比較大,因為你傷害過我了。況且你真敢這麼做的話,我就代替小蜜蜂把你踹到太平洋去!」我繼續回傳著。

  「太平洋啊!我比較喜歡巴士海峽!好啦,不跟妳鬧了,我要去睡了,別回傳了,晚安!」看著最後一封簡訊,果然,自戀狂依舊沒有改變他的幼稚行為。

  很快的,我笑著入睡了。

 ×

  「也許我們現在該來想個團名了?」小葉提出這個問題。

  「嗯,我已經將取團名的權利授權給妳們了。」Judy姐說道。

  「那要叫什麼呢?」小蜜蜂歪著頭問著,這模樣可愛極了。

  「叫幼稚的笨蛋!」自戀狂非常幼稚的說著。

  果然,女人不是好惹的,看自戀狂被圍毆的樣子就知道了。

  「幼稚的笨蛋,別自己把自己的暱稱唸出來嘛!」我對著自戀狂說著。

  「沒關係啦,團名不急著取,反正時間多的是。趕快吃一吃去練歌、練舞比較重要吧!」Judy姐出來替自戀狂解圍,臉上卻掩藏不住笑容。

  「跟笨蛋計較我們也會變笨蛋,還是不要理他好了!」喜憨兒說著,又開始哄堂大笑。

  
  誰可以告訴我,太平洋和巴士海峽哪個比較適合自戀狂這種笨蛋呢?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