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珝的生日到來了。

  我抓著Andy幫忙製作蛋糕。

  關於給小珝的驚喜,大夥兒都準備好了。

  「來,再往前走一點。好了,就是這裡,現在妳可以睜開眼睛了。」到了晚上,我幫小珝戴上眼罩,牽著她來到我們佈置好的地方。

  小珝一睜開眼睛,煙火也就開始綻放。

  「好……好漂亮!」小珝發出讚嘆聲。

  「這……」小珝接著看到眼前用蠟燭依序排程的愛心,中間站著Andy,而Andy的手上抱著一束花。

  「進去吧!」我推著小珝說。

  「可是……」小珝猶豫的看著我。

  我對她點了下頭,小珝只好提起勇氣往愛心裡走去。

  「生日快樂!這是送妳的。」Andy說著。

  一口流利的中文讓小珝很驚訝,因為我們都知道,Andy原本不會講中文。

  看,我教的多好啊!哈哈!

  「你會講中文了?」小珝驚訝的問著Andy。

  「為了妳,我特地和Cora學的。」Andy解釋著。

  小珝則驚訝的看著我。

  我微笑看著她不語。

  「我喜歡妳!能不能請妳和我交往?」Andy鼓起勇氣說著。

  小珝猶豫了。

  沉默的低下頭不語。

  「我……」小珝抬起頭,正要開口的時候,被Andy打斷。

  「我知道妳要說什麼,應該是想拒絕吧?但是,別急著給我答案。我希望妳用心思考過後,再給我答案,好嗎?」Andy善解人意的說道。

  小珝笑著點頭。

  然而,我們開始狂歡一整夜。

 ×

  回到寄宿家庭後,我來到小珝的房間。

  「妳不考慮和Andy在一起嗎?」我問。

  小珝笑著聳肩說:「我不知道。雖然他給我的感覺很誠懇,我也很感動,他為了我去學中文。可是,妳知道的,我……忘不掉羅凜。」

  我點頭,表示我知道。

  「可是,妳可以試試看啊!也許Andy能幫妳忘掉啊!況且,他對妳的感情真的很深,為了妳,特地花時間來和我學中文。從一開始什麼都不會講,到現在講的超流利的,可見他為了妳付出很多。」我說著。

  「我知道啊!所以我才不知道怎麼回應他啊!」小珝說著。

  「我衷心希望妳能忘了羅凜,試著接受其他人的追求。」我說著。

  「同樣一句話我要還給妳,妳為何不把妳對我說的道理轉移到妳身上呢?忘了自戀狂,接受其他人的追求。」小珝說著。

  「那不一樣的。」我笑著說。

  小珝笑著聳肩。

  兩個笨女人都為了愛情傷痕累累。

  不值得的。

 ×

  小珝最後聽從我的建議,和Andy交往了。

  Andy當然非常感謝我幫他追到小珝,還特地來向我道謝。

  而我在小珝的臉上,也重新看到了笑容。

  我知道,Andy會好好照顧小珝的。

  「那妳呢?為何不接受我?」好男人對我說道。

  我笑著搖頭說:「那不一樣的。」

  「哪裡不一樣?」好男人不解的問。

  「交往過與沒交往過,受的傷不一樣深。」我解釋著。 

  「聽妳胡扯。」好男人笑著說。

  我正經的看著好男人,靜靜的不說話。

  「幹……幹麻這樣看我!我會不好意思。」好男人被我看的有些奇怪,紅著臉將頭撇過去。

  我笑著說:「這樣你就不好意思?還有,你幹麻罵我髒話?」

  「我……我哪有!」好男人結巴的說著。

  「明明就有,還不承認!」我假裝生氣的說著。

  接著故意不理會好男人。

  「妳……生氣啦?」好男人小心翼翼的問著我。

  「哼!」我繼續佯裝生氣。

  「對不起嘛!」好男人嘟著嘴,對我眨眨眼俏皮的道歉。

  拜託,一個大男人在我面前裝可愛。

  我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妳笑了。」好男人興奮的說著。

  「再擺一次剛剛的表情!」我笑著說。

  「啊?」好男人疑惑的問著。

  「再擺一次嘛!」我說著。

  好男人無奈的再擺了一次剛剛的表情。

  我伸手戳破他嘟著的嘴巴。

  好可愛!

  好好玩啊!好像玩具!

  哈哈,我好壞。

  「請問大小姐玩夠了嗎?」好男人問著。

  「還沒耶!」我笑著說,繼續玩著好男人這隻聽話的玩具。

 ×

  隨著雜誌的推出,我和小珝在南加的人氣愈來愈高。

  甚至有活動邀請我們出席。

  而我們現在的經紀人就是Judy姊囉!

  所以出不出席那些活動,都是由Judy姊決定。

  當然,Judy姊也會尊重我們的意願。

  大部分我們都會答應,因為有錢賺啊!

  今天我們又出席了一場活動。

  現場竟然有記者要求我們來段表演。

  我和小珝當場錯愕。

  於是決定來段英文歌。

  沒辦法,在美國啊!

  唱完以後,台下觀眾竟然要求再來一個表演。

  於是我和小珝在緊急之下各秀了一段即興舞蹈。

  就這樣,我和小珝竄紅的迅速又更快了。

  一下子全美國的人都認識我們了。

  天啊!

 ×

  「妳們留下來不要走啦!」好男人拉著我的手說著。

  「不行啊!台灣那邊的學校要求我們提前離開啊!」我無奈的說著。

  因為我們在美國的人氣實在是太旺,學校怕在這樣下去會影響到我們的生活作息,於是,緊急通知要我們提前回台灣。

  不過,學校並沒有反對我們成為藝人這件事情。

  這倒是令我出乎意料。

  「謝謝你讓我在美國這段時間過的很快樂,你真的對我很好。」我對好男人說著。

  「那,在愛情的範圍裡,我也可以對妳好嗎?」好男人說著。

  耶?這句台詞怎麼好像在哪聽過?

  這不是命中某定某某你裡低能對便利貼女孩的經典台詞嗎?

  話說那低能好帥!個人很喜歡他。

  但是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幹麻抄襲人家的台詞?

  「請問,你幹麻模仿人家的台詞啊?」我問著好男人。

  「喔!妳也有看啊?很好看對不對?尤其是低能對便利貼女孩說這句話的時候好深情啊!」好男人開始跟我討論劇情。

  「對啊對啊,如果是我,我一定說可以。不對不對,幹麻沒事跟我討論劇情啊!」我說著。

  「唉唷!那妳答應我嘛!」好男人又開始撒嬌了。

  「不行!我跟你說真的,你對我的好,我很感激。但是那種好,並不代表它可以轉換成愛情。找一個女孩吧,我相信她會比我更適合你。」我說著。

  好男人沉默不語。

  「那我可以去台灣找妳嗎?」好男人楚楚可憐的問著。

  「當然可以啊!」我笑著說。

  「好了啦!人家到時候登機來不及。妳們兩個聽著,回台灣後,我不在妳們身邊要自己注意一點。我在台灣已經有幫妳們找了代理經紀人,所以不用擔心。等我把這裡的事情處理好了以後,我就會過去找妳們了。」Judy姊說著。

  「代理經紀人?」我問著。

  「妳們也認識的,我表妹,辰娟又。」Judy姊笑著說。

  「娟又學姊?我們學校的那個?」我喜出望外的問著。

  Judy姊笑著點頭。

  就這樣,我們又揮別美國,揮別了八個月的交換學生生活。

 ×

  機場出現了兩名女子。

  正是我和小珝。

  我們兩個都戴著墨鏡,身穿白色帽T,搭配著牛仔褲和帆布鞋。

  戴墨鏡是怕被認出來,服裝是故意穿休閒一點的。

  因為,聽說我們的人氣也紅遍台灣了。

  一眼望過去,似乎沒看見喜憨兒一行人的蹤影。

  「不是說他們會來接機嗎?」小珝問著我。

  「對啊,也許還沒到吧!」我說著。

  為了避開追星族,我們還故意放假消息說我們下午才會到台灣。

  而搭了好男人他們家的私人飛機在早上回到台灣。

  「他們好像在那邊!」小珝指著一群人。

  耶?好像真的是耶!

  說著說著,喜憨兒已經蹦蹦跳跳的跑到我面前。

  瞧了一下問:「妳是釦子嗎?」

  我笑著摘下墨鏡。

  喜憨兒一確定是我,開心的抱住我。

  「妳們回來了耶!」喜憨兒興奮的說著。

  「趕快把她們帶回宿舍吧!避免被認出來。」小葉說著。

  於是我和小珝戴回墨鏡,我們一行人就趕緊回到宿舍。

 ×

  「好久沒回來了。」我趴在床鋪上說著。

  「是啊!為了慶祝妳們回來,學校還特地放我們幾個一天假,要我們好好陪妳們。」小葉笑著說。

  哇!學校這麼好康啊!

  「耶?怎麼沒看到小蜜蜂?」我問著。

  剛剛去接機也沒看見小蜜蜂的身影,怎麼回到宿舍小蜜蜂也不在呢?

  話說自戀狂也消失了,這兩隻小孩是去哪約會了?

  「那個……她和自戀狂在她房間。」喜憨兒有些猶豫的說著。

  「怎麼不過來呢?」我問著。

  「我帶妳去看她吧!」小葉說著。

  看她?小蜜蜂怎麼了?

  走進小蜜蜂和小葉的房間,映入眼簾的景象讓我錯愕。

  「是釦子嗎?」小蜜蜂問著。

  「妳……怎麼了?」我憂心的問著。

  「她出車禍,眼睛失明了。」自戀狂解釋著。

  一瞬間,我的腦袋一片空白。

  天啊,這麼漂亮的女孩就這樣失明了?

  那接下來的生活她該如何過?

  「多久的事情?」我問著。

  「妳離開之後的一個月。」喜憨兒回答著我。

  「為什麼不告訴我?」我問著喜憨兒。

  我們天天都在通E-mail,而喜憨兒卻從沒告訴過我。

  「是我要喜憨兒別告訴妳的,我不希望妳人在美國卻還要替我擔心。妳放心吧,我沒事的,沒有了眼睛我還有妳們啊!妳們會告訴我眼前發生什麼事情了不是嗎?況且,我覺得也許這是我的報應吧!是我背叛妳的報應。」小蜜蜂說著。

  「不准妳這麼說!什麼叫報應?真正的朋友不是在發生事情後隱瞞,而是應該坦白不是嗎?為什麼瞞著我?」我激動的說著。

  現場一片沉默。

  沒有人再說話。

  我走向前,而自戀狂也很自動的退位。

  牽住小蜜蜂的手,我說著:「妳放心,妳的眼睛一定會好起來的。」

  「嗯!謝謝妳!」小蜜蜂笑著說。

  我暗自在心裡做下一個決定。

 ×

  今晚,慶祝我和小珝回來,所以我們這群女人又開廚了。

  「今晚又有好料可以吃了。」于承軒說著。

  我則笑著不語。

  「自從釦子不在了以後,我們三餐都隨便解決,唉!」許銘倫很哀怨的說道。

  「可是釦子又回來了,所以我們又有口福了。」黎昱豪說道。

  於是我笑著繼續為各位的肚子努力囉!

 
     竄紅的人氣逼我提前回去面對過去,未來該怎麼走下去?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