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好男人興高采烈的跑來找我。

  「妳有沒有興趣當模特兒?」他很突然的這樣問我。

  「模特兒?」我不解的問。

  「對啊!我爸是時尙雜誌的編輯,他要我幫他找我們學校適合的模特兒。」好男人解釋著。

  我猶豫著,雖然我認識好男人,而我也相信他,但是……

  像是看出我的疑慮似的,好男人開口說:「別擔心,妳看!這是那本時尙雜誌這個月推出的版本。」

  好男人邊說著,邊把雜誌遞給我看。

  這的確是知名的時尙雜誌,很有名的呢!

  「這一季,我們要做的是學生,所以我爸才會要我找我們學校的人。反正我要兩個名額,如果可以,妳找Shirley一起來啊!」好男人說著。

  「我回去和Shirley討論一下。」我說著。

  好男人點頭答應。

  經過我和小珝的討論後,我們答應了好男人的要求。

  於是好男人便拉著我們兩個上街。

  「我們到底要買什麼?」我忍不住提出疑問。

  「不是買東西,是帶妳們去見我爸,看看可不可以囉!」好男人解釋著。

  過了不久,我們見到了好男人的爸爸。

  「明天開始進行拍攝可以嗎?」他爸問著。

  我們點頭。

  「Henry,先帶她們去給Judy那邊做造型。」那個男人接著說。

  好男人點頭答應,接著我們兩個又被帶去一家造型店。

  「這是我們專屬的造型師所開的店,她會幫妳們弄所有的造型的。」好男人解釋著。

  「她也是華人嗎?」我問著,因為我很擔心語言不通。

  「是啊!」好男人笑著說。

  接著,好男人帶著我們兩個進入了這間看起來很時尙的店:「J2」。

  進到裡面,一個女人走了出來,看起來非常的年輕,約二十出頭吧!

  她的穿著真的很時尚,但是令我驚訝的是,她沒有化妝。

  「Judy姊,這兩位是這一季的新模特兒,我爸要我帶她們來給妳做造型。」好男人說道。

  「你在這裡稍等,兩位,跟我進來。」那名叫Judy的說道。

  於是我們尾隨著她,進了一個小房間。

  「坐吧,別客氣。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Judy,妳們可以跟Henry一樣叫我Judy姊,我跟妳們一樣,是臺灣人。我帶妳們來這裡,是想和妳們先聊一下,這樣我對妳們才會有初步的了解,比較方便根據妳們的個性做造型。」Judy姊說著。

  於是我們便開始閒聊,東扯西扯。

  最後,我也問了Judy姊將店名取為「J2」的原因。

  「第一是因為我的英文名字Judy,第二,是Just。因為我『只』幫認識的人或公司的人做造型,兩個J囉。」Judy姊解釋著。

  原來,還有這一層奇妙的意義啊!

  聊完天後,Judy姊便開始幫小珝上淡妝。

  一邊忙著,Judy姊也一邊解釋著。

  「我從妳身上感覺到,妳是個很有氣質的女孩,但是有事情困擾著妳,所以妳的色系我使用淺紫色、藍綠色與粉紅色的亮粉搭配。我要營造出妳神秘、氣質,以及潛藏的甜美感。」Judy姊解釋著小珝的妝。

  雖然聽起來很複雜,而且感覺是混視覺才會弄的,但是Judy姊一層一層的幫小珝上眼影,很輕很輕,可是色彩又很明顯,讓我好佩服啊!

  因為小珝的皮膚太好了,所以連打粉底的時間都省了。

  「好了。」就在我看的出神的時候,Judy姊已經幫小珝上好妝了。

  哇!

  本來就正到迷死人的小珝,上了淡妝後,連我都想把她娶回家了。

  好漂亮。

  而且小珝的皮膚看起來好透喔。

  整個妝看起來很漂亮,而且不失小珝的氣質。

  「換妳囉!」Judy姊呼喚著出神的我。

  於是我只好懷著忐忑的心情坐上椅子,準備讓Judy姊化妝。

  「妳的皮膚也很好呢。」Judy姊說著。

  我想,應該是安慰我的話吧。

  「淡淡的橘色配上靛藍色,再搭配黃綠色的亮粉。我想表達的是一位表面很開朗的女孩,卻有一股藍色的憂鬱纏身。」Judy姊解釋著。

  一種奇妙的感覺油然升起。

  怎麼覺得,Judy姊應該去當算命師啊?

  一會兒後,我的妝完成了。

  照了鏡子後,不可思議的感覺啊!

  這個人是我啊,可是,又覺得好像哪裡變了。

 ×

  今天,是我和小珝拍攝的日子。

  我們都很緊張呢!

  現在正在讓Judy姊做造型。

  接著就開始拍攝啦!

  很緊張、很緊張,可是拍出來效果很好呢!

  於是一個星期下來,我們已經拍攝完雜誌的內容了!

  「其實拍雜誌還蠻好玩的耶!」我興奮的對小珝說。

  「對啊,而且每個人都對我們很好呢!」小珝說著。

  於是我們開心的攜手慶功去。

  當然是好男人請客囉!

  出手非常大方,哈。

  「是這樣的,我爸說妳們的表現比他預期的好很多,所以希望繼續合作的關係,拍其他風格的照片。」好男人說著。

  原來出手大方是有目的的。

  我和小珝彼此看了一眼。

  我們答應了,畢竟真的很好玩。

  而且可以跟在Judy姊旁邊學著打扮自己啊!

 ×

  一個月後,我們拍攝的成果已經出來了。

  「哇!妳們看!雜誌出來囉!」好男人一早抱著雜誌來找我們。

  全班一窩蜂聚集在我的位置上觀看雜誌。

  「好漂亮喔!」

  「哇,好好喔,我也好想上雜誌。」

  各式各樣的聲音竄出。

  別再說了,再說下去我會太驕傲的。

  哈哈,偶爾讓我開心一下啦!

 ×

  小珝的生日快到了。

  但是,顯的特別的孤單。

  因為只有我和小珝兩個人啊!

  不知不覺又開始想念在台灣的你們了。

  不過,就在我生日的前一個星期,好男人帶著我們班的一個男生來找我。

  不會又要來告白吧?

  不要,我快被搞瘋了。

  不對,如果是來告白,應該不會跟好男人在一起。

  嗯,這樣想想,就放心多了!

  「Cora,Andy有事想找妳幫忙。」好男人解釋他們來找我的用意。

  「什麼事?」我問。

  先來介紹一下Andy好了。

  Andy是南加的人,也就是美國人。

  所以他不會講中文。

  但是我們有中文課,所以他會講一點點,但是很難懂就是了。

  「他希望妳教他中文。」好男人說著。

  「為什麼是我?你不是也會講?」我說著。

  「我很久沒回臺灣啦!都生疏了。妳就教他嘛!因為他想在小珝生日的時候和她告白。」最後一句,好男人是靠在我耳朵旁說的。

  原來是喜歡小珝的啊!

  看在他也是個大帥哥的份上,我就教他吧!

  況且,我也希望小珝早點交到男朋友,然後呢?

  就可以不要再去想羅凜啦!

  於是我開始了中文教學課。

  奇怪的是,明明是Andy要學中文,啊好男人沒事旁聽幹麻?

  「咳咳,我說大哥啊,我教Andy,你在旁邊幹麻?」我問著。

  「旁聽囉,當作複習不行啊?」好男人理直氣壯的回答我。

  「複你個大頭啦!」我很粗俗的說著。

  請原諒我一時的衝動。

  「我的大頭不能複習啦!」喔!好冷喔!

  好男人先生沒事給我耍冷。

  「去洗熱水澡!」我對好男人說著。

  他疑惑的看著我說:「沒事幹麻去洗熱水澡?」

  「因為你說的話太、冷、了。」我解釋著。

  他笑了一下,朝我扮鬼臉。

  算了,好女不跟「惡」男鬥!

  老娘沒那種閒功夫跟你計較。

  於是我繼續教著可憐的Andy。

  因為他對中文仍然一知半解,霧煞煞。

  教著教著,他就會用無辜的眼神說:「Chinese is difficult.」(中文好難。)

  這時候我只能苦笑著說:「easy does it!」(慢慢來!)

 ×
  
  「問妳喔,如果現在有個男的喜歡妳,如果他跟妳告白妳會接受嗎?」我問著小珝。

  「不知道耶!應該不會吧!」小珝回答著。

  「為什麼?」我問著。

  小珝不語,只是對我眨眨眼睛。

  我明白,小珝不想提,也就是因為,她忘不了羅凜。


  慢慢的,我習慣了在美國的日子;漸漸的,學會了對一切放手了……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