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美國一星期了,依舊很思念在台灣的你們。

  不過在這裡,我也認識了很多的朋友,彌補你們不在的空虛感。

  其實我的心,依舊在隱隱作痛。

  尤其是看到情侶的時候,我總是得刻意的避掉。

  我忘不掉,你曾給過的美好。

  我們有太多太多美好的曾經,卻不能牽手一起擁抱未來。

  因為曾經牽著我的那雙手,現在已經成為別人的。

  其實我更忘不掉,你堅決和我分手的那一刻。

  更忘不掉繩子斷掉的那刹那,我們的愛情也已經畫上句點了。

  突然,我抬頭望向鏡子中的自己。

  也許這頭長髮該剪掉,因為你曾說過,你愛看它在風中飄逸的感覺。

  也因為你曾說過,你愛看我頭髮放下來的樣子。

  剪短吧!我的心這樣對著我吶喊。

  我來到了小珝的房間,要求小珝替我剪去這頭長髮。

  小珝錯愕。

  「好好的幹麻把頭髮剪短?」小珝這樣問著我。

  「要忘,就忘的徹底。我沒辦法自己剪,因為我會捨不得。我也沒辦法學某電視一樣,讓自戀狂替我剪去這頭長髮。所以我只好來找妳幫我剪囉!」我解釋著。

  小珝的眼神,充滿了心疼與無奈。

  終於,她拿起了剪刀,最後一次的詢問我:「確定要剪?」

  我毅然的點了頭。
 就這樣,我留了多年的長髮,落地了。

  其實我來找小珝剪,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小珝曾經學過美髮科,所以她會幫我修剪。

  我自己剪的話,也許我不敢踏出房間一步了。

  因為我怕我會嚇死人,哈哈!

  我的頭髮剪到了肩膀,每天去學校我便隨便紮了個馬尾。

  反正,一定不會放下來。

  「妳為什麼把頭髮剪了啊?」好男人先生問著我。

  「沒為什麼,想換個髮型罷了。」我笑著回答。

  這笑,還是苦笑。

  「可是我覺得妳放下來比較好看耶!」好男人先生又繼續說著。

  這句話,深深的刺進我心裡。

  當初自戀狂不也是這樣對我說?

  所以我才會天天像瘋婆子,在炎熱的夏天放頭髮。

  「呵呵,是嗎?你的意思是我綁起來不好看囉?」我用反問好男人先生。

  「怎麼敢這樣說呢!」好男人先生笑著回答。

 ×

  我在E-mail中告訴了喜憨兒我將頭髮剪短的事情了。

  喜憨兒回信是這樣說的:

  「為什麼這麼傻?為了一個讓妳難過、心痛的男人剪去妳留這麼久的長髮。妳確定將頭髮剪去後,妳就真的有辦法忘了他嗎?笨蛋一個。」

  我不確定,也知道這麼做很笨、很傻。

  可是我沒有辦法,這是我最後的辦法了。

  我只能相信,時間會沖淡這一切。

  沖淡我的傷痛,帶走我和他的回憶。

  為什麼,你當初給的感動這麼深,讓我不由自主的愛上你。

  又是為什麼,你最後給的痛也這麼深,讓我怎麼也抹殺不了。

  你在我生命留下的痕跡,我怎麼永遠無法抹掉。

  我已經逃到美國來了,卻還是忘不掉。

 ×

  最近有個男人很突然的對我很好。

  沒錯,就是他父母希望他是好男人的好男人先生。

  其實我隱約感覺的到他想追我的企圖心。

  我是磁鐵嗎?

  怎麼這麼多男人往我這來?

  先是自戀狂,後是羅凜,現在又蹦出個好男人。

  這些到底是爛桃花還是好桃花?

  我已經開始分不清楚了。

  奇怪的是,對於羅凜給的好我從來不把它當作愛情在看待。

  也不曾躲避過羅凜給我的好。

  但是好男人給的好,我卻很直接的知道那是愛情。

  而且他愈是對我好,我就愈想躲開。

  太奇妙了。

  這天,我被好男人堵到了。

  「Cora,為什麼躲我?」好男人先生很直接的問我。

  「我哪有。」我當然否認,承認是白痴。

  「別說謊!沒有躲我就陪我吃午餐。」好男人說著。

  「可是我要跟小珝一起吃耶!你也知道,小珝在這邊只有我這個朋友,我不能不陪她啊!」我搬出了小珝這招。

  可是我說的是事實啊!

  小珝來到這邊都很沉默,所以似乎都沒有交到朋友。

  看起來非常的孤單,因此我有機會就多陪她囉!

  也很「順便」的躲好男人。

  我覺得好男人現在在我心目中,根本不是好男人,是壞男人吧!

  「那我們就跟小珝一起去吃。」好男人說著。

  這男人也太黏了吧!

  我已經很擺明跟他說我不跟他吃了耶!

  「呃,不行啦!我和小珝要聊一些私密的事情耶!」我說著。

  「沒關係啊,我不介意。」好男人先生繼續糾纏著。

  你不介意我很介意啊!

  但是我選擇了沉默。

  「妳應該感覺的到我喜歡妳吧?」好男人先生給我來個當場表白。

  我點頭。

  「所以妳才躲我對不對?」好男人先生繼續說著。

  我繼續點頭。

  「我對妳是認真的。」好男人用很真摯的眼神看著我。

  「我知道。」我是真的知道,這些日子以來我感覺的到。

  「但是,坦白說,我來美國是因為我被甩了。我的前男友,和我的好姊妹在一起了,為了逃避,所以我才來的。所以,我想目前的我,還沒有再談戀愛的勇氣!畢竟這傷,太深了。」我開口向他說道。

  「給我一個機會好不好?即使妳不喜歡我也沒關係,即使妳心裡還有他也沒關係。讓我幫妳忘掉他好不好?」好男人依舊不放棄的說著。

  「對不起……我們還是當朋友會比較好。」我說著。

  「好吧,但是妳不能阻止我喜歡妳,妳也不要躲避我好不好?」好男人用著楚楚可憐的模樣問我。

  我噗哧一聲笑了出來,說:「好啦!」

  「成交!」好男人先生伸出手來要和我握手。

  於是我只好大方的伸出手來和他握手囉!

  「夠了喔!」我對著好男人說著。

  為什麼我要這樣說?

  因為好男人握著我的手不放開,讓我很想一腳踹下去。

  「讓我多牽一下嘛!」好男人故意撒嬌的說著。

  「我數到三,你再不放開別怪我對你不客氣。」語畢,我開始讀秒:「三!」

  沒錯,我耍了賤招,沒辦法,要保護自己啊!

  也許是真的怕我攻擊,當我一喊「三」,好男人也就乖乖放手了。

  這招不錯用,女生要學起來啊!

 ×

  「對不起,我遲到了。」我對著小珝說。

  「沒關係。」小珝回答著。

  「頭髮剪了,卻還在想他吧?」小珝突然開口問道。

  在這裡,小珝是唯一一個我能傾吐心事的朋友。

  所以很自然的,在小珝面前,我就像透明的,什麼也瞞不了她。

  我沉默不語。

  「為什麼不嘗試給別人一個機會呢?不論是在台灣的羅凜,或者是在這裡的好男人,他們兩個都這麼的愛妳,為什麼不給他們個機會?」小珝說著。

  我望著小珝,淡淡的說著:「我做不到。」

  「做不到?是忘不掉吧?我搞不懂耶!就算好男人妳相處還不久不接受我就算了,羅凜呢?他喜歡妳很久了耶!而且他一直對妳這麼好,為什麼妳就不能試著和他在一起看看?」小珝說著。

  「我做不到,我不想欺騙自己、欺騙別人,我不能心裡面還有著自戀狂,卻和其他男人在一起,這樣對任何一個人都不公平。」我說著。

  「那妳現在這樣就公平嗎?」小珝音量逐漸加大。

  我不回應,選擇了沉默。

  「如果……我就這樣和羅凜在一起,難道妳就會開心?難道妳不會不舒服?」我用著冷漠的口氣對著小珝說。

  為什麼事情愈來愈複雜,好囉唆……

  小珝也沉默了。

  直到午餐結束後,我們一句話也沒說。

  這時候,彼此需要的是冷靜而非爭辯不是嗎?

 ×

  回到了房間,我已經無力再去想這些有的沒有的。

  繼續每天例行的公事:打日記以及E-mail。

  我告訴了喜憨兒我和小珝今天中午吵架的事情,也說了好男人想追我的事情。

  接著夜幕低垂,而我也入睡了。

  思緒是雜亂的,神經全部糾纏在一起,我理不出個頭緒。

  來到美國我究竟能否找到一個全新的自己?

  還是再一次把自己推入地獄了呢?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好累。

 ×

  痛……

  今天下午我請了假在家休息。

  因為我的肚子在鬧疼痛。

  現在我整個人蜷曲在床上,無法動彈。

  沒錯,你猜對了,是女人都會有的那種痛。

  真是該死!

  因為最近情緒不佳,害的我突然陣痛。

  迫使我必須很可憐的請假在空蕩的家裡休息。

  嘴唇已經被我咬到破皮了,甚至還有些血腥味。 

  我已經痛到無法說話了……

  眼淚不由自主的滑落。

  不只是因為痛,還有一種身在異鄉沒人幫助的無助感。

  在疼痛中我暈眩過去。

  等到我再次醒來,肚子上多了條毛巾。

  我看見小珝趴在我的旁邊睡著了。

  最後,還是妳幫助我的。

  我拍了拍小珝的手:「小珝,妳要不要回房間睡覺?」

  小珝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模樣非常可愛的說:「妳醒啦?有沒有好一點?」

  我笑著點點頭說:「回去睡吧!謝謝妳。」

  「妳喔!不舒服幹麻不打給我?我又不是沒帶手機!要不是我覺得不放心回來看看,妳現在應該就要送去醫院急救了。」小珝俏皮的說著。

  我忍不住抱住了小珝,小珝根本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嘛!

  兩次都在我最不舒服、最需要有人陪的時候出現。  

  「我以為妳不會再理我了!」我故意撒嬌的對小珝說。

  「昨天的事情,很對不起,我一不小心太衝動……」小珝很愧疚的說道。

  「我也有錯的。我們合好吧!」我笑著說。

  小珝笑著點頭。

  就這樣,我們這兩個女人又合好了。


  如果我的心一直住著你,豈能又裝的下另外一個他?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