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到美國了。

  現在美國這邊是晚上,那台灣就是早上囉!

  你們都好嗎?

  怎麼才第一天就開始想念你們。

  怪我平常太依賴你們了,呵!

  好吧,見過了寄宿家庭的父母,第一個印象是,他們人都很好。

  感覺都非常的和藹可親。

  我希望在這裡的一年能和他們相處的很快樂。

  他們的姓名我想不是重點,所以也就不多做介紹。

  他們為我和小珝各準備了一間房間,還蠻漂亮的。

  真是感謝他們對我們的付出。

  縱使現在已經是晚上了,可是在飛機上一路睡的我,絲毫沒有睡意。

  打開了筆電,開始打了我到這裡的第一篇日記。

  內容很簡短,畢竟我剛到這裡沒多久啊!

  來傳封信件給喜憨兒他們吧!

  「哈囉!你們都好嗎?我到美國了,不用替我擔心。現在這邊是晚上,當然台灣就是早上了。才一天的時間,思念的情緒不斷在蔓延,我好想你們。好吧,明天我還得去新的學校,所以還是得就寢,所以就先這樣了。如果可以,明天晚上在傳信件給你們囉!要想我!」很簡短的內容,卻充滿著我無限的想念。

  熄了燈,我就寢了。

 ×

  好香!這是什麼味道?

  一早,我被迎面而來的香味喚醒。

  起身順著味道傳來的方向,我來到了廚房。

  原來是寄宿家庭的媽媽在準備早點。

  「Good morning!」我打了聲招呼。

  我們昨天達成一個共識,因為他們的名字不好唸,所以我們稱他們為「Queen」、「King」。

  避免每次開口都不知道要叫些什麼才好,非常的尷尬。

  Queen轉過頭來看了我一眼,對我微笑說道:「Just a moment.」

  於是我靜靜的站在旁邊看她忙進忙出的替我們準備早餐。

  後來我覺得自己在廚房有些礙眼,所以乾脆去找小珝。

  到了門口,我很有禮貌的先敲了門。

  小珝上前來開門。

  「哈囉!有打擾到妳嗎?」我問。

  小珝笑著搖頭,並牽著我的手進入房間。

  「還好妳來找我了,因為我不太敢出去呢!」小珝笑著說。

  「為什麼不敢?」我好奇的問。

  「因為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他們對話,我會很尷尬。」小珝說著。

  「就像妳跟我對話這樣對話啊,不過換個語言罷了。」我解釋著。

  小珝笑著聳肩,表示她沒辦法。

  接著,我們並肩走向飯廳。

  果然,早餐已經香噴噴的出爐了。

  「Which one do you prefer for your breakfast?a cup of tea or a glass of orange juice?」(妳們的早餐想配什麼?一杯茶或是一杯柳橙汁?)Queen很客氣的問我們。

  「a glass of orange juice,please.」(一杯柳橙汁,請。)我和小珝同時回答。

  「OK.」Queen笑著回答。

  很快的,我和小珝的桌上各出現了一杯柳橙汁。

  用餐時,我們一起愉快的聊著。

  吃過早餐後,我和小珝便出發去學校囉!

  這間學校外觀其實蠻特別的,但是我不會形容。

  「Oh,sorry!」一個男生突然撞上了我。

  被他這麼一撞,我整個人跌坐在地。

  好痛……

  小珝趕緊扶我起身,連忙問道:「妳沒事吧?」

  我勉強的擠出一絲笑容,說著我沒事。

  「喔,原來妳們會講國語,是華人吧?」剛剛撞我的那個男生突然開口說。

  瞧他國語講的挺流利的,想必也是華人吧?

  因為加州這裡就是以華人居多不是嗎?

  會撞見,似乎沒有什麼好稀奇的。

  「這麼說,你也是囉?」我問。

  這也剛好觀察了這個男生的樣子。

  看他也沒有很胖,怎麼會把我撞倒呢?

  不過長相蠻帥的是真的。

  哈哈,這不是重點。

  「我來自台灣,兩位呢?」那男的說著。

  「一樣。對了,怎麼稱呼?」小珝問。

  「中文名字,郝楠仁。英文名字,Henry。妳們笑什麼啦?不要笑、不要笑。」沒錯,他介紹的很開心,我和小珝笑到岔氣。

  好男人,我還好女人咧!

  「我……我叫寇梓玟,英文名字……Cora。」我邊笑邊講。

  「我叫于思珝,英文名字,Shirley。」小珝很努力的逼自己不要笑。

  畢竟,在人家面前一直笑,很不禮貌。

  可是,真的太好笑了嘛!

  後來好男人先生帶著我們兩位壞女人來到了所謂的校長室報到。

  經過一連串的哈啦後,我們又跟著好男人先生來到他的班級。

  裡面正站著一位看起來不好惹的女老師。

  而且好男人先生說,這個女老師都是講國語的。

  「老師,這兩位是交換學生。」好男人先生對那位女老師說。

  「那兩個空位自己選一個坐,趕快動作,馬上做自我介紹,別耽誤我上課的時間。」那女老師說著。

  好跩的老師。

  可是我們一刻也不敢怠慢,迅速放好書包,站上台做自我介紹。

  女老師要求我們第一遍使用英文,第二遍使用中文。

  在完全沒有準備的狀況下,只能隨便說囉!

 ×

  好吧,上課時間我在放空。

  來到一個人生地不熟的環境,著實很不習慣。

  放空沒有多久,台上那位老師「快、狠、準」的開始砲轟我。

  「我說『交換學生』啊!」她非常的故意將那四個字加重音,接著說:「上課放空似乎不太好喔?怎麼?妳都會啦?不要以為妳是台灣人國文就非常好!可以不屑聽課喔!」這老師說話語氣讓我很想扁人。

  怎樣啦?老娘我就是台灣人國文好不行喔?妳咬我啊!

  本姑娘我就是不屑聽課妳能拿我怎麼樣?

  咬我?吃我?還是怎樣?

  自以為波大還穿爆乳裝!

  拜託,前面那排同學都快吐了!

  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直接給她罵下去,但是我必須「尊師重道」!

  「我在問妳話,妳是不用回答喔?」那女人又在開始罵。

  我用著極度不屑的眼神瞪了她一眼,擺出一付「老娘不爽,想要開打」的樣子。

  誰知道那女人非常沒膽的不敢再罵下去。

  原來這女人這麼沒種,不好玩。

 ×

  「哇,妳真厲害,妳怎麼讓那女人閉嘴的?」好男人先生一下課就飛到我的位置上問。

  而我的位置周圍也擠滿了人,大家都想知道原因。

  於是我就告訴他們我不過是怎樣怎樣又怎樣,然後那女人就非常沒種的閉嘴。

  現在,全班都把我當成女神在仰慕了。

  當然,我不會忘記最可愛的小珝。

  我走了過去找小珝。

  我和小珝的位置有段小距離。

  她在我的右邊的右邊的右邊的右邊的前面。

  「哈囉!」我很熱情的和小珝打招呼。

  小珝只是淡淡的微笑著。

  「還好嗎?」我問著。

  小珝笑著點頭。

  「妳好快就交到朋友了。」小珝開口說。

  「孩子,我的朋友不也是妳的朋友嗎?」我笑著說。

  接著,我們相視而笑。

  一整天下來,我們交到了很多的朋友。

  每個人也都很熱情的對待我和小珝,讓我們感受到不一樣的友情。

 ×

  回到了寄宿家庭,我又開始打了今天的日記。

  紀錄了好男人先生、沒種的女老師還有不一樣的友情。

  今天的日記很豐富呢!

  接著,我到信箱去看一下,喜憨兒回了信給我:

  「釦子,我們也都很想妳。沒有妳的教室,一切都變的很奇怪。沒有妳的房間,我睡起來感覺特別不舒適。沒有妳料理三餐,大夥兒都隨便亂吃,好想念妳的廚藝。台灣這邊的我們,都過的很好,希望妳和小珝在美國也能很開心。即使我們分隔兩地,我相信心都還是連在一起的對吧?」

  我好想妳們,真的。

  我開始將今天發生的事情都寫了信件告訴他們,希望他們能知道,我和小珝在這邊過的很快樂的。

  我們的信件每天就這樣一來一返的,思念正在延續我們的友情呢!

  
  即使我們分隔在地平線的兩端,即使我們日夜相反,但是我們思念彼此的心情,都是一樣的。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