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今天老師說的『交換學生』,我想去爭取。」我選擇坦白的對喜憨兒說,當然,也只有對她一個人說過而已。

  喜憨兒很驚訝的看著我,問:「為什麼?」

  我沉默,因為我知道不管我說什麼,喜憨兒一定會猜到我的目的:逃避!

  「妳該不會是為了要逃避吧?妳什麼時候變的這麼懦弱了?逃避不能解決問題的啊!」喜憨兒說著。

  我繼續選擇沉默。

  僵持了一會兒,我開口說道:「我只是……想告訴妳,希望妳能支持我罷了。」

  「支持妳?支持妳逃避現實?妳要逃到什麼時候?交換學生最多一年就回來了,難道一年後妳回來,就什麼都不用面對了嗎?妳太傻了吧!」喜憨兒說著。 

  「就讓我脆弱這一次,就讓我逃避這一次!我實在沒辦法看他們兩個在我面前做我們以前曾經做過的事情,那感覺很痛!」我開始嚷著。

  「所以妳選擇逃避?逃過這一次,回來難道妳就不會痛了?」喜憨兒說著。 

  「我已經下定決心了。」我淡淡的說。

  「既然已經下定決心了,妳問我幹麻?我不要看見這麼懦弱的妳,這不像妳,不像我認識的寇梓玟!」喜憨兒也開始火大了。

  「夠了!那種痛妳不會懂,每個人口口聲聲叫我別逃避要去面對,你們不是我,又怎麼會知道我的痛?你們根本不懂!」我開始咆哮著。

  當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反悔了,因為這句話,傷了喜憨兒很深。

  勾起她最不想回憶的那一段故事。 

  「我懂,我都懂,怎麼會不懂……」喜憨兒說著。

  喜憨兒的眼淚也開始掉落。

  那是一段,誰都不肯再想起的回憶。

 ×

  喜憨兒在國一那年交了個男朋友。
 
  起初那男的,對喜憨兒非常的好。

  可是同樣的情況發生在喜憨兒身上。

  那男的喜歡上喜憨兒另外一個很要好的姊妹,而選擇和喜憨兒分手。

  那陣子,喜憨兒陷入了一陣低潮期,可是她始終沒有選擇逃避。

  但是也不再和那男女有任何的交集。

  報應降臨了。

  就在國二升國三的暑假,那男的出了車禍,變成了植物人。

  而那女的在那之後消失無影無蹤。

  喜憨兒卻還傻傻的每天去照顧那男的。

  直到對方的家長心疼她,說:「別再來了,妳是個好女孩,我們阿風不能耽誤妳一輩子的。」

  在那之後,我們開始每天陪著喜憨兒,逗她開心,陪她瘋狂。

  也造就我們三個人今天形同姊妹般的情感。

 ×

  「對不起……」我愧疚的說。

  「沒關係,都這麼久了……」喜憨兒哽咽的回答。

  其實,那男的到最後還是離開了。

  喜憨兒經過了好長一段時間才走出那陰霾。

  只怪我一時的衝動,不小心說錯話。

 ×

  「老師,我還是決定要爭取。」隔天一早,我毅然的向老師說。

 經過一段時間的等待,老師通知我去做英文測驗。

  很僥倖的通過了,我爭取到交換學生的名額了。

  這次我要前往的地點,是美國的某所高中。

  就像我之前說的,對我而言,去哪都已經不重要了,所以連校名都不重要。

  好吧,對於學校的善行還是要說一聲。

  我這趟交換學生的費用,全部由學校支出,包括所謂的生活費。

  而我回來的時候,不用重讀高二,這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就在我要出發的前兩天,我們這群和我們班的同學一起幫我舉辦了送別會。

  怎麼搞的我要轉學的樣子?

  真的是有點莫名其妙。

  不過重點當然是在於一個字:玩!

  大家早就玩瘋了。

  不過我們當然是有表演節目的。

  還規定每個人必須準備一項表演。

  包括我也要,這什麼歪理啊?

  好吧,在慎重考慮之下,我選擇和這群女人唱兩首歌。

  我們先唱范瑋琪和楊丞琳的「有你真好」。

  I'm thinking of you,我有你真好,你能讓煩惱變得渺小,
  我遇見一個最懂我的人,我會提醒自己,把這份愛收好。

  I'm thinking of you,我有你真好,只要牽著你的手就知道,
  我不是一個人在這世界停靠,因為我擁有你在我心裡。

  唱這首歌,顧名思義是想和我這群天真又可愛的朋友們說這句話:「有你們真好。」

  唱完這首歌,大家開始拱我發表感言,最後在眾人期盼的眼光下,我只好說了。

  「儘管我們只相處了很短暫的一學期,可是我們的感情卻像認識一百年那麼久的老朋友。在我開心的時候,有你們陪我瘋,在我心情低落的時候,有你們安慰著我。這點點滴滴我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即使我要暫時離開一年,我們之間的感情就由思念替我們延續,還是要說一句『有你們,真好。』」這就是我的感言啦!

  我好喜歡我說的那一句:我們之間的感情就由思念替我們延續。

  多麼棒的一句話啊!

  哈哈,我在老王賣瓜,自賣自誇。

  好吧,接著下一首好聽的歌曲,是由蕭亞軒演唱的「兩個人的寂寞」。

  車窗外的雨下著,我在紅燈前停著
  下一刻 ,踩下油門我想該跨過了
  會難過是肯定的,失去愛情的痛徹
  我懂得,是因為認真才如此難割捨

  你給過的好我會一直記得

  笑過哭過我都曾經很快樂

  你走後孤單不算什麼,兩個人我們曾更寂寞
  愛情在時間裡遺失了,我不想再僵持著

  告別了兩個人的寂寞,天空很灰卻比較遼闊
  不必再擁抱時感覺忐忑,失去後比擁有更踏實了
  感覺自由了

  該忘的,我忘了,回憶是好的
  該記的,我記得,愛過就算值得
  明天是自己的,我會更快樂
  得到的,失去了,扯平了

  我必須承認這是在唱我的心情寫照。

  當我聽到這首歌的時候,驚覺,怎麼這麼剛好?
 ×

  今天,是我即將踏上飛機準備前往美國的日子。

  到現在我尚未搞清楚學校的名字。

  管他的,到的了比較重要吧?

  最後一天了,即使有些留戀,但是我希望我的決定會是對的。

  「我會等妳的。」羅凜這樣對我著。

  我搖搖頭,笑了嘆口氣說:「別為了我浪費自己的感情,不值得。」

  羅凜沉默不語。

  「我不想給你任何的允諾。因為現在的我,不能確定一年當中會有什麼樣的變卦。也許我會再交男朋友,也許你會找到更好的女孩,不是嗎?」我說著。 

  「不會的,我會等妳的。」羅凜很堅定的說著。

  我笑了笑開口說:「一直以來,你都對我很好,我知道。現在的我,根本沒辦法再接受感情的事情,所以我不想給你任何的承諾,因為我怕到時候我會讓你失望。」我說著。

  沉默了一會兒,羅凜淡淡的說了一句話:「我尊重妳的選擇,答應我要好好照顧妳自己。有什麼事情就寫信給我吧!」

  我笑著點點頭。

  接著,我走向喜憨兒,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

  「謝謝妳總是陪在我身邊,要想我知不知道?」我半開玩笑的對喜憨兒說。

  「我不要想妳,我要妳直接留在我身邊。」喜憨兒也同樣半開玩笑的回答我。

  語畢,我們一群女生緊緊抱在一起,如果這一秒就這樣停止那就好。

  其實,也是在這時候,我才知道小珝是另外一位要去當交換學生的人。

  也好,至少在那邊有個認識的人。

 ×

  最後,還是上了飛機,準備迎接另外一個全新的我。

  在飛機上,我開始想著好多好多的事情。

  「妳會恨我嗎?」這是在我出發前,自戀狂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

  恨……

  我笑著搖頭,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恨自戀狂。

  我只知道我還愛著他。

  也許有愛才有恨吧。

  「妳怎麼會選擇當交換學生呢?」我忍不住問了小珝。

  「沒有為什麼啊!也許是和妳一樣,來逃避的。」小珝笑著回答。

  其實,我看的出來小珝的笑容,是苦笑。

  這時候該來唱一句:傻瓜,我們都一樣,為愛情傷了又傷。

  好吧,美國,我來了。

  好啦,在飛機上我從小珝那得知我們要去的學校。

  位在美國南加州的Diamond Bar High School。

  我必須承認我根本不知道在哪。

  好吧,總說一句不重要。

  根據小珝的描述,我們會住在某個寄養家庭。

  而且學校安排我們住在同一個寄養家庭。

  至於地點為什麼選擇加州,因為那裡華人比較多。

  先來介紹我和小珝的英文名字。

  我的英文名字取自我的姓氏「寇」,所以叫做「Cora」。

  小珝的英文名字取自於「珝」這個音囉!所以是「Shirley」。

  至於我們寄養家庭的父母名字呢,到時候就會知道囉!


   一年的時間,我是否真的能夠找到一個全新的自己?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