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醒來,喜憨兒看見我的眼睛後,誇張的跟什麼一樣。

  「哇靠北邊走咧!」喜憨兒很粗俗的說了這句話。

  接著走上研究一下我的雙眼。

  「妳要去北邊幹麻?」我反問她。

  「小姐,別耍冷。我說釦子小姐,妳昨天是不是偷吃饅頭?」喜憨兒一付抓到小偷的樣子問我。

  「啊?」我不解的問。

  「不然妳的眼睛怎麼腫的跟饅頭一樣大?一定是因為妳偷吃饅頭,所以老天爺懲罰妳!」喜憨兒解釋著。

  好久沒扁人了。

  「痛……」喜憨兒哀嚎著。

  「誰叫妳沒事想像力太豐富,而且還說出來給我聽。」停頓了一下,我繼續說:「還有,我們宿舍哪裡來的饅頭讓我偷吃啊?」

  沒錯,她被我巴她可愛的頭了。

  還好她還沒弄頭髮,否則她現在就巴回來了。

  因為,她討厭人家弄她的頭髮,就算是她男朋友也一樣。

  「算了,要不是我現在沒弄頭髮,妳早就完蛋了。」喜憨兒摸著她可憐的頭說。

  我笑著不語。

  「妳總算笑了。」喜憨兒也笑了。

  我總算笑了……

  想想,我也好幾天沒笑的這麼開心了。

  至少是發自內心的。

  「好啦,趕快去處理一下妳的眼睛啦!不然等一下被其他人看到。」喜憨兒邊說邊把我推進浴室。

  不過喜憨兒說的有道理,於是我開始處理我那腫的跟饅頭一樣的眼睛。

 ×

  不知道是命運很剛好的安排還是怎樣,老師終於換位置啦!

  這位置很久沒換了,換個位置剛好我可以避開尷尬。

  新位置照樣是用抽籤的。

  我的前面坐著詩婷,後面是喜憨兒,左邊是梁語靖,右邊是羅凜。

  詩婷的右邊是許銘倫,左邊是姜信宇,前面是小蜜蜂。

  小葉坐在喜憨兒的右邊。

  至於自戀狂,在很角落的位置。

  我想想喔!在我的左邊的左邊的左邊的後面的後面的後面。

  嗯,沒錯,就是全教室最角落的位置。

  他是我們這群唯一被抽離的人。

  我真的是太愛老師了,老師真棒!
                     
 ×

  現在的氣氛很凝重。

  先介紹一下我們所處在的位置。

  依然是我們可愛的宿舍。

  為什麼氣氛會很凝重?

  喔!因為剛剛已經公佈了我和自戀狂的事情了。

  是的,現在所有的目光全部指向自戀狂和小蜜蜂。

  自戀狂已經快被銳利的眼神給殺死了。

  「小蜜蜂,妳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詩婷忍不住打破沉默。

  「我……」小蜜蜂欲言又止。

  「不是她的錯,是我的錯,說要和釦子分手的人是我,她不過表明她的心意罷了。」自戀狂跳出來為小蜜蜂說話。

  痛!

  「那你為什麼要和釦子分手?你不是很愛她嗎?當初還為了追到她而……」羅凜指責著自戀狂。

  羅凜話都還沒說完,就被自戀狂給打岔了。

  「我承認我之前是喜歡釦子的。可是感情這種事情,沒有人能保證下一秒會怎樣啊!何況就像釦子說的,我和她交往不到三個月,可是其中兩個月我是和小蜜蜂度過的。誰能保證長時間相處在一起不會日久生情?」自戀狂辯解道。

  痛!

  不准哭!

  我告訴自己。

  突然,所有人的眼光轉向我,似乎是在為我當初選擇這男人感到不值得。

  一個個同情的目光,我選擇逃避不去看。

  因為我怕那些眼光,會瓦解我的偽裝,透露我的脆弱。

  我始終沉默著……

  小蜜蜂的眼淚瞬間潰堤,我想,這幾天,她已經受不了自己良心的譴責了吧!

  我還是心軟了,畢竟這不是小蜜蜂的錯。

  說不定,小蜜蜂比我早喜歡上自戀狂,只是沒有講罷了。

  如果真是這樣,我會比她更愧疚的。

  「對不起……」小蜜蜂哽咽的說著。

  當小蜜蜂眼淚落下的那瞬間,我的偽裝似乎也瞬間瓦解了。

  我的眼淚在打轉,我努力不讓它滑落。

  自戀狂伸手抱住小蜜蜂,輕聲安撫著她的情緒。

  這是第三次,心告訴我它很痛。

  「我沒有怪妳的意思。」終於,我說話了。

  我走了過去,自戀狂很識相的放開小蜜蜂,並往羅凜靠過去。 

  喜憨兒跟在我後面,我想她跟我的企圖都一樣。 

  想安慰小蜜蜂。

  小蜜蜂抬起頭,眼裡充滿了愧疚。

  「我不怪妳,真的。」我拉著小蜜蜂的手說著。

  「就像自戀狂說的,感情這回事本來就不是能控制的。在愛情裡面,沒有是非與對錯,只有真誠與否。」我說著。

  愛,沒有是非對錯,只有真誠與否。

  這句話,是一位作家名叫「水翎」說過的話。

  我一直很喜歡這句話,只是沒想過會在這裡用上罷了。

  突然,小蜜蜂抱住了我,開始放聲大哭。

  也是,這幾天她受的責備也夠多了。

  即使不是明講,但是眼神的責備更讓她感到愧疚。

  甚至,她自己良心的譴責。

  傻女孩。

  也許,我必須承認在我聽到小蜜蜂對自戀狂告白的時候,我的確對小蜜蜂很不諒解。

  不諒解的原因在於,她明明知道自戀狂還和我在一起,為什麼她還要去跟自戀狂講。

  但是事後,我釋懷了。

  喜歡一個人,他卻喜歡自己的好姊妹,那心情的確很難受。

  況且,要隱藏自己的感情,這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所以,我不怪小蜜蜂了。

 ×

  「自戀狂的事情,妳很難過吧?」羅凜這樣問。

  我苦笑著不語。

  現在是晚上,喜憨兒陪男朋友去了。

  不是她重色輕友,是我叫她去的。

  這幾天,為了陪我,喜憨兒已經好幾天沒有陪于承軒了。

  而于承軒也很諒解的不說些什麼。

  但是,我會內疚,所以我就叫他們兩個去約會啦!

  反正我也有其他人陪我就夠了。

  而羅凜,因為看我心情不好,所以就找我出來走一走。

  他說因為,現在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和自戀狂相處。

  大家都變的很尷尬。

  「很難過吧?畢竟一個是自己的好姊妹,一個是自己喜歡的人。」羅凜又開口問。

  我點頭繼續保持沉默。

  「喏,給妳!」羅凜說著,便丟了一瓶飲料給我。

  「謝謝。」我說著。

  「想開一點吧!畢竟已經成了定局。」羅凜說著。

  我點頭,喝了口飲料後說:「只是我要花些時間調適罷了。但是看見他們在我的面前,我就會想起我和自戀狂以前也是這樣,那感覺,很痛!」

  說完,我又喝了口飲料。

  「妳的心很痛,有一個人也會跟著妳痛的。」羅凜笑著說。

  「誰?」我不解的問著他。

  「秘密。」羅凜故做神秘的說,說完後大笑。

  我氣的假裝要打他。

  這傢伙,敢騙我!

  「好了、好了,別玩了。」羅凜說著。

  我對他吐了吐舌頭,開口說:「還不是你先騙我的。」

  羅凜突然對我笑了一下,說道:「這才比較像以前的妳。」

  眨了眨眼睛,我突然覺得,我的身邊真的有好多關心我的朋友。

  每個人看出我的不開心,就會想盡辦法要逗我開心。

  「在想什麼?」羅凜突然開口問。

  「沒什麼,只是在想,有一句話不是說:『上帝關了這扇門,便會為你打開另外一扇窗嗎?』我雖然失去了愛情,可是我卻發現你們這些朋友對我都很好啊!」我說著。

  羅凜笑著不說話。

  「對了!我發現你的話變多了耶!」我突然想起來,羅凜以前是個沉默的代表耶!

  自從成為好朋友以後,才發現這傢伙的話變多了。

  「是嗎?我自己都沒發現呢!」羅凜笑著說。

  「啊!」我突然大叫。

  羅凜被我嚇了一大跳說:「幹麻?」

  「既然我心情不好,你就告訴我一個秘密,讓我心情好起來吧!」我說著。

  「妳問不膩啊?況且,我敢保證妳知道答案後並不會變的更開心,也許會更難過呢!」羅凜說。

  「怎麼會膩呢?你不說,又知道我會有什麼反應啊?」我說。

  「妳確定要知道?」羅凜問。

  再一次點頭如搗蒜。

  「好吧!那妳聽好囉!」羅凜故意賣弄玄虛的說。

  接著面對著山,大聲的說著:「我,羅凜,喜歡寇、梓、玟!」

  錯愕!

  腦袋的記憶瞬間倒帶回到我發燒的那晚,羅凜和小珝的對話。

  『我能知道你喜歡誰嗎?』

  『我知道妳喜歡我。』

  『但是,我也很抱歉,因為我有喜歡的人,是她。』

  『跟我猜的一樣,釦子是個很好的女孩,你會喜歡她很正常的。』


  那晚,不是幻聽?

  「釦子、釦子!」羅凜叫著。

  「啊?」我突然回神過來。

  「妳幹麻?發呆啊?」羅凜說著。

  「沒……沒有啊!」我說著。

  「我已經說了。」羅凜笑著說。

  沉默了一下,我開口說:「你不要為了逗我開心就這樣亂說啦!快點,說真的。」我故意逃避。

  逃避……

  這不是當初自戀狂一開始跟我告白的時候我使用的招數嗎?

  那為什麼,在全校的目光下,我無法選擇逃避呢?

  「我是說真的啦!」羅凜很著急的解釋著。

  「我……」正當我還在想怎麼回答的時候,手機很配合的響起來。

  「喂?」我對著手機那頭的人說。

  「釦子,我是詩婷。」詩婷說著。

  「喔!怎麼了?」我問。

  「我想問妳報告放在哪裡?」詩婷說著。

  「喔,好,那我現在回去。」我說著,接著掛斷電話。

  和羅凜說了一聲,火速逃離現場。

  我真是愛死詩婷了,多謝她的這通電話解救了我啦!

  所以回到宿舍後我給了詩婷一個大大的擁抱。

  當然她也被我這舉動嚇到啦!

 ×

  隔天依舊是很尷尬的面對自戀狂。

  小蜜蜂已經還好了,畢竟都把話說開了。

  但是現在尷尬的人又多了一個,羅凜先生。

  但是今天老師宣布了一個消息,這個消息將會為我帶來一個全新的自己。

  就是「交換學生」。

  全校只有兩個名額,交換的時間是一年。

  哪個國家、哪間學校對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對我來說,能夠讓我暫時逃避這一切最重要。

  於是我下課和老師爭取了這個名額。

  「為什麼想爭取?」老師開口問了我這問題。

  總不能說因為我想逃避吧!

  只好隨便說了個很爛的理由:「我想增加外語能力。」

  老師笑了笑說:「是這樣嗎?釦子,妳的事情我知道了。想逃避對不對?」

  老師真不虧是老師,連我們的事情都這麼快知道。

  還猜透我心裡的想法。

  我沉默不語。

  「這個名額我先幫妳跟學校做保留,回去想清楚,明天告訴我答案,好嗎?別因為一時的脆弱,做了錯誤的選擇。逃避是不能解決問題的,要學習勇敢的去面對,知道嗎?」老師說著。

  我點頭不語。

  
  別因為一時的脆弱,做了錯誤的選擇。

  我,不就是因為做了錯誤的選擇,所以才造就了今天的脆弱嗎?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