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還是不停的下……
 
  一個月過去了,自戀狂和小蜜蜂還沒有回來。
 
  少了這兩個人,大家都變的無精打采的。
 
  現在正在上課,可是我的心早就已經飛到十萬八千里以外了。
 
  好無聊……
 
  翻開了筆記本,開始在上面亂塗鴉,寫些奇怪的東西。
 
  「寇梓玟……寇梓玟!」
 
  「啊?」畫的太專心,我竟然沒聽到老師在叫我。
 
  「啊什麼啊?妳在幹麻?叫好幾聲才有反應。」老師邊說著,一邊走下台往我的位置移動。
 
  見狀,我趕緊將筆記本翻到前面剛剛抄的筆記處。
 
  「抄筆記?妳以為我這麼容易被騙?」看來老師很聰明。
 
  隨後,老師拿起我的筆記本,翻啊翻的看到了我剛剛塗鴉的那面。
 
  「很有美術天份啊?」老師正在使用倒反法。
 
  「下課到前面來找我,坐下。」老師說著。
 
  我知道,我命苦了。
 
  剛剛那位老師,是我們的國文老師。
 
  她不會打人,也不會罵人。
 
  不過會使用倒反法讓你更丟臉。
 
  好一個妙招啊……
 
 ×
 
  「回去畫個繪圖集給我,最少一百張。」國文老師說著。
 
  我就知道,這老師我們私底下都叫她女魔頭。
 
  因為她的處罰,都很狠。
 
  「喔……」我嘆著氣回答。
 
  回到位置上,整個人攤在桌上,我要畫什麼啊?
 
  一百張,老師,妳也太狠了吧……
 
  我歹命喔……
 
  我看了一下手錶,還有十分鐘上課。
 
  於是我找了詩婷陪我去福利社買紙。
 
  喔不,一百張紙要花我的一百元,我的錢……
 
 ×
 
  回到宿舍,洗完澡後我就在房間裡埋頭苦畫了。
 
  我用了下雨天來做主題。
 
  故事是我和自戀狂感情的開始……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要畫我和他,也許是我真的太想他了……
 
  畫著畫著,突然想起了我跟他一個月試用期的事情。
 
  好啊,這傢伙,想說這樣試用期就剛好過了……
 
  我伸手拿了手機,打給了自戀狂……
 
  一聲……兩聲……三聲……
 
  直到了語音信箱。
 
  耶?自戀狂怎麼沒接電話?
 
  再打一次。
 
  一樣的結果令我很失望。
 
  算了,也許他在忙吧!我只能安慰自己。
 
  原本想說那乾脆打小蜜蜂的好了。
 
  可是想想,如果自戀狂真的在忙,那小蜜蜂應該也在忙啊。
 
  打了也是白打,所以只好算了。
 
  還是努力來畫畫比較重要,那死沒良心的女魔頭竟然要我明天一早就交給她。
 
  我畫的完才真的見鬼,該不會我今天要熬夜吧……
 
  我不要啊……
 
  想到這裡,我不禁加快速度,努力畫啦!
 
 ×
 
  天啊!我真的熬夜畫了,害我只睡了兩個小時。
 
  早上掛著重重的熊貓眼來到學校。
 
  「釦子,妳怎麼啦?」小葉關心的問道。
 
  「還不是女魔頭害的。」我有氣無力的說著。
 
  「好可憐!乖,妳趕快補個眠吧!」喜憨兒說著。
 
  喜憨兒話說完沒多久,我已經睡熟了,可見我有多累啊!
 
  睡沒多久,就上課了……
 
  人家才剛去找到周公而已耶!
 
  我無精打采的拿著繪圖集去給女魔頭,接著就馬上回座位,攤!
 
  我已經不管女魔頭有什麼評價了,因為現在我只知道我好累……
 
  上課上到一半我已經支撐不住,跑去找周公下棋了……
 
  神奇的是女魔頭竟然沒有叫我起床?
 
  真的是奇怪了啦……
 
  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這節補眠補的很爽,喔!我用詞很粗糙,哈!
 
 ×
 
  放學去了舞蹈社,整個精神變的很好!
 
  最近發現我們練舞的時候圍觀的人愈來愈多了。
 
  因為練舞室外面是玻璃。
 
  當然,更衣室不是。
 
  讓我們跳起來有些害羞呢!
 
  不過呢,其實小葉最近有超多的粉絲。
 
  因為小葉有一段和社長尬舞的部分呢!
 
  超強的,兩大美女尬舞超好看。
 
  不過呢,小葉有一個超級忠實粉絲。
 
  很勤勞的追小葉,最後打動美人心囉!
 
  所以小葉現在是有男朋友的。
 
  妳問我是不是帥哥?
 
  是耶!不過是美型男那類的。
 
  請允許我翻一下記憶資料庫……
 
  喔!找到了,他就是校園帥哥第五名黎昱豪啦!
 
  想想看喔!當第五校草勤追第三校花,會蹦出什麼火花呢?
 
  黎昱豪可是花了整整一個星期,才抱的美人歸耶!
 
  不過黎昱豪天生就會耍浪漫,我想什麼女孩子都無法招架吧。
 
  小葉能撐一個星期,真的是很厲害呀!
 
  現在我們每個人幾乎都是甜蜜蜜的,詩婷和小蜜蜂卻還沒有男朋友。
 
  倒也不是沒人追,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沒有一個男生是她們兩個喜歡的。
 
  這也真是神奇耶!
 
 ×
 
  練完舞後,我們一群人一起去吃冰。
 
  走出練舞室,突然有人拿了封情書遞給詩婷。
 
  詩婷收下了,那人卻開口說:「不是我給的啊!」
 
  我認出了那男的,那不是我們班的許銘倫嗎?
 
  「不是你給的是誰給的?」喜憨兒問。
 
  「阿康叫我幫他給的。」許銘倫回答。
 
  阿康,是我們班一個男的,長的普普通通,不算太醜,也沒有很出色。
 
  但是他數學很強,一連串的運算,不用多久,他就能解出正確答案。
 
  可惜他也只有數學強,其他根本弱到爆表。
 
  「請他自己拿給我。」詩婷說。
 
  語畢,便將情書歸還給許銘倫。
 
  許銘倫臉上出現了錯愕。
 
  「可是……」許銘倫急著想說些什麼。
 
  「不用多說了,如果他連拿情書給我的勇氣都沒有,那就什麼都不用談了。我們走吧!」詩婷說。
 
  我們一行人便離開,留下許銘倫錯愕在那。
 
  「詩婷,妳好酷啊!」小葉發出讚嘆。
 
  詩婷只是微笑,不多說話。
 
 ×
 
  半夜睡到一半,突然感覺到有人在搖我。
 
  放心,不是靈異事件,而是妞妞在搖我。
 
  「怎麼了?」我問。
 
  她不多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我。
 
  我才發現,她的臉色很蒼白。
 
  伸手摸了她的額頭。
 
  天啊,好燙,她發燒了。
 
  我急忙叫醒小葉和喜憨兒幫忙我。
 
  小葉急忙找了體溫計幫妞妞量體溫。
 
  喜憨兒趕緊弄了條毛巾給妞妞擦拭。
 
  而我當然沒有閒著,趕緊打電話給羅凜。
 
  妞妞哭鬧著,我將她抱入我的懷裡,試圖安撫她的情緒。
 
  小葉看了體溫計,大叫一聲:「天啊!四十度耶!」
 
  我傻眼,趕緊說著:「打電話救護車啊!」
 
  喜憨兒趕緊拿了手機開始撥電話。
 
  這時候羅凜也趕到了。
 
  「妞妞怎麼了?」羅凜問。
 
  「她發高燒了。」我回答著。
 
 ×
 
  「妞妞我來照顧就好了,妳們先回去休息吧,謝謝妳們。」羅凜說著。
 
  妞妞送來醫院後,經過診斷已經退燒了。
 
  但是仍須在醫院吊點滴。
 
  「沒關係,我陪你。看到妞妞這樣,回去我也睡不著。」我說。
 
  「好吧!那小葉妳們先回去。」羅凜又說。
 
  於是小葉和喜憨兒便先回宿舍了……
 
  
  這死女魔頭,害我熬夜熬成熊貓眼,我跟妳勢不兩立!

  親愛的,你怎麼不接電話,是真的在忙嗎?天知道我有多想你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