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唉……」我又趴在桌上望著窗戶嘆氣了。這是這星期第幾次啊?因為這幾天持續一直下雨,害我好無聊。
 
  「幹麻嘆氣啊?想自戀狂喔?」小葉說。
 
  「想他……幹麻……」我說著。
 
  說不想是騙自己的。怎麼可能不想啊?
 
  其實呢,自戀狂是我們全校這次段考唯一一位滿分的,而小蜜蜂離滿分只差兩分,所以兩個人被派去代表學校參加資優生比賽。比賽時間竟然要整整兩個月,他們已經去兩星期了……唉!兩個月怎麼這麼久啊?
 
  「別再嘆氣了啦!像我們這種智商低的只好來去練舞囉!」喜憨兒說。
 
  我們便前往舞蹈社。
 
 ×
 
  一踏進舞蹈社,學姊們都已經在練習了。
 
  已經排好隊形配合音樂跳了。
 
  好整齊啊!等學姊們跳完後,在場的學妹們紛紛鼓掌,害學姊們各個臉紅了起來。
 
  「別顧著拍手,站到妳們學姊旁邊,她會告訴妳怎麼站,然後我們就再配合音樂跳一次。」社長說著。
 
  社長一說完,所有人便開始行動。
 
  我站到娟又學姊旁邊。
 
  接著,音樂便開始了,我們也就開始跳了。 
 
  其實我還蠻喜歡看娟又學姊跳舞的,因為她平常給我的感覺是有點傻大姊,不過跳起舞來整個神韻都不一樣了。
 
  還記得我曾經問過學姊:「學姊,為什麼妳當初會加入舞蹈社?」
 
  學姊只是笑著,後來說:「因為『她』喜歡看我跳舞的樣子。」
 
  「『她』?妳男朋友嗎?」我問著。
 
  「不是,而是國中時期一位非常要好的姊妹。」娟又學姊說著。
 
  「怎麼說?」我依舊問著。
 
  娟又學姊的眼光突然黯淡了,開始說著那段故事:
 
  「她,就像從童話故事裡走出來的公主。她家,是舞蹈世家,所以從小,她就學了芭蕾舞。當她一跳起芭蕾舞,就好像天使一樣,很漂亮、很漂亮。
 
  有一天,學校成立了舞蹈社,她跑來找我一起去參加。可是她的家人強烈反對她加入。因為她是學芭蕾舞的,而學校的舞蹈社是跳熱舞的,在她家人眼裡,那叫雜七雜八的舞。所以最後只有我一個人加入。但是,每次我練習的時候,她都會陪著我去,每一次,她都會稱讚我進步了,我就會更努力、更努力,因為我覺得我跟她的距離又靠近了一點。
 
  在那個時候,我們的感情很好,好的比親姊妹更好。
 
  可是,天使殞落了。一場車禍,奪走了她的生命。
 
  在她死去之前,她叫我一定要繼續跳舞,替她完成她不能做到的事情。
 
  她會一直陪在我身邊,看著我跳舞的……」
 
  語畢,娟又學姊的眼淚早就不受控制的流下來。
 
  我安慰著學姊,忙著拿衛生紙讓她拭淚。
 
  原來學姊喜歡跳舞的背後,還有這麼一個故事。
 
  「釦子、釦子。」娟又學姊叫著我。
 
  「怎麼……怎麼了?」我一臉摸不著頭緒。剛剛想的太專心,結果跳錯了我還不知道。
 
  「呃,對不起……」我慚愧的低下頭。
 
  「沒關係,我們重新再來一次。」社長說著。
 
 ×
 
  回到了班上,老師很慌張的跑進來。
 
  「羅凜,你妹妹打電話來說你媽出事了。」老師說著。
 
  羅凜頓時驚訝。
 
  「我妹說什麼?」羅凜著急的問。
 
  「反正你現在馬上回基隆,火車票學校幫你買好了。那個,寇梓玟妳陪他回去一趟。」老師說著。
 
  「我?」我問著。
 
  「對,就是妳。因為全班只有妳跟他一樣住基隆,所以就是妳。一星期的時間讓你們回去處理。記得要回來啊!快去吧!」老師快速的說著。
 
  「走吧,有事回來再說。」羅凜語畢,便開始收拾東西。
 
  所以我也開始收拾東西。
 
  「幫我和娟又學姊說。順便幫我和合唱團老師還有社長請假。」我對著喜憨兒說。
 
  「我知道。快去吧!」喜憨兒回答著。
 
 ×
 
  回到了基隆,羅凜帶著我直奔他家。  
 
  在門口,我們看見了羅凜的兩個妹妹。
 
  「丫頭!媽媽怎麼了?」羅凜抓了一個妹妹來問。
 
  「媽媽……媽媽……」羅凜的妹妹已經泣不成聲了,只好用手指著家。
 
  順著手指頭往羅凜的家看過去,這是一個家嗎?
 
  「媽媽到底怎麼了?家裡怎麼變成這樣?」羅凜著急的問。
 
  「媽媽自殺了……」剛剛那個女孩說著。
 
  這句話一說,那女孩崩潰的大哭,旁邊比較小的女孩也哭了出來。
 
  我上前抱住比較小的女孩,試圖止住她的淚水。
 
  羅凜已經呆愣在原地了……
 
  我問著比較小的女孩:「妳叫什麼名字?」
 
  她回答:「羅……語芯,媽媽和哥哥他們都叫我妞妞。」
 
  我摸著她的頭,拉著她走向羅凜。
 
  「還好吧?你得振作啊!你兩個妹妹還需要你呢!」我對著羅凜說。
 
  羅凜望向兩個妹妹,再看我一眼……
 
  「什麼時候的事情?」羅凜問著丫頭。
 
  「我和妹妹放學回來發現的……」丫頭回答著。
 
  我看了一眼那間已經不算家的房子。
 
  整個家就像發生火災一樣,整間都已經焦黑了。 
 
  「我覺得,這房子應該已經無法住了,不如,到我家吧!」我對著羅凜說。
 
  他沉默不語,接著點了頭。
 
  「先把兩個小孩帶去我家吧!」語畢,我伸手牽住了丫頭,羅凜跟著後頭。
 
 ×
 
  「到了。」我說。
 
  拿了鑰匙,開了門。
 
  媽正坐在客廳看著電視,似乎很驚訝我突然回來。
 
  「妳……不是在上課嗎?」我媽問。
 
  「同學家出了點事情,老師叫我陪他回來處理。媽,可以讓我同學和他妹妹住在這一段時間嗎?」我問著。
 
  「喔!好吧……我先去整理一下房間。」語畢,我媽便去整理房間。
 
  我牽著兩個女孩坐在客廳,接著進廚房倒了三杯水。
 
  「給妳們喝。」我拿了兩杯水放在兩個女孩面前說著。
 
  接著拿了另外一杯水給羅凜。
 
  「先喝水吧,暫時先別想那麼多。」我說著。
 
  「謝謝。」羅凜接過杯子。
 
  「好了。」我媽對我說著。
 
  「嗯!媽,妹呢?」我問著。
 
  「在房間,怎麼?」我媽回答。
 
  「借衣服給兩個孩子穿。」我指著兩個女孩。
 
  「喔!自己去問她吧。」我媽說著。接著,便進去廚房料理晚餐。
 
  「你在這等我。」我對著羅凜說著。 
 
  接著帶兩個女孩來到妹妹的房間。
 
  羅凜的妹妹,比較大的叫做羅慈雨,暱稱叫做丫頭;另外一個叫做羅語芯,暱稱叫做妞妞。
 
  兩個女孩,一個小六,一個國二。而我妹是國三生,所以我便向我妹幫她們借衣服。
 
  我妹是個慷慨的女孩,聽我說明理由後,便答應借她們,包括制服。
 
  至於學號問題,就只能和學校老師說明一下了。
 
 ×
 
  處理完兩個女孩,讓她們就寢後,我拉著羅凜來到我房間。
 
  「你現在打算怎麼辦?」我問。
 
  「不知道。」羅凜回答。
 
  「先睡吧,明天我陪你一起去處理吧。」我說著。
 
  「嗯,謝謝妳。」羅凜說著。
 
  「不會。」我回答。
 
  接著,羅凜便離開回房了。
 
  我躺在床上,有些不敢相信的想著今天發生的事情。
 
  這太突然了,這一切……
 
  我不禁想著羅凜和他兩個妹妹是否有辦法撐過這個時期……
 
 ×
 
  隔天,我交代我妹帶妞妞和丫頭去學校,並一起回來。
 
  一切就緒後,我便陪著羅凜出門處理他母親的後事。
 
  一路上,我問了羅凜:「為什麼你媽會自殺啊?」
 
  羅凜回答:「撐不住了吧,一個女人照顧三個兒女,這樣也好。」
 
  「怎麼這樣說?」我皺眉。
 
  「五年前,我爸就和我媽離婚了。我媽因為壓力大,成天喝酒,喝醉了,就抓我和我兩個妹妹來出氣,長期這樣生活下,我受不了了,所以國中、高中都故意讀遠一點的學校。沒想到,她還是撐不住了啊!這樣也許對我們都好吧!」羅凜說著。
 
  我沉默,陪著他辦完所有的手續。
 
  手機突然響起,我看了來電顯示,是我妹。
 
  接起:「喂?」
 
  「姊,妳快來猴偕醫院,丫頭出事了。」我妹這樣對我說著。
 
  「我馬上去。」語畢,便匆匆掛了電話,和羅凜一路奔到醫院去。
 
 ×
 
  「怎麼了?」我問著我妹。
 
  「不知道啊,丫頭突然從頂樓跳了下來。我想,大概是她不能接受媽媽離開的事實吧!」我妹說著。
 
  「那她現在人呢?」我問著。
 
  「還在急救。」我妹回答。
 
  接著,急診室的燈熄滅了。
 
  醫生從裡面走了出來,羅凜衝上前,詢問丫頭的狀況。
 
  只見醫生搖了頭,接著嘆了一口氣:「我們盡力了。」
 
  兩天,兩個重要的女人都離開了,羅凜再也支撐不住了。
 
  我扶著他坐在椅子上。
 
  「妹,妳去幫忙辦一下手續。」我說。
 
  接著,我妹便離開了。
 
  羅凜靠著我,一向冷漠的他,頓時哭了出來。
 
  我不說話,只是靜靜的讓他靠著。
 
 ×
 
  回到家後,妞妞和羅凜兩人都十分沉默。
 
  在妞妞得到丫頭死亡的消息那剎那,妞妞沒有哭,卻也沒有再說過一句話。
 
  為了避免妞妞跟丫頭做同樣的事情,我們幫妞妞向學校請了假。
 
  早上出門的時候,我便將妞妞交給我媽照顧。
 
  「你還好嗎?」我問著羅凜。 
  
  「嗯,我沒事。」羅凜回答著。
 
  我看的出來他硬撐著,疲累的神情已經洩了他的底。
 
 ×
 
  一個星期後,我們帶著妞妞回到學校。
 
  和學校商量後,學校願意讓妞妞住在我們宿舍。
 
  學校也願意讓妞妞就讀學校旁邊的一間小學:「啟孝國小」。
 
  學校也願意幫羅凜全付這筆學雜費。
 
  這所學校真的太好了,還是該說歐筆康校長太大方了?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事情解決了。
 
 ×
 
  雖然妞妞和我們一起住了,但是她依舊沉默著。
 
  從丫頭離開的那時候開始,她便沒有再說過任何一句話。
 
  而且,也不敢接近陌生人。
 
  整天就一直跟在我或羅凜身邊,只要看不見我或羅凜,她便會開始大哭。
 
  這天,她跟我一起去了合唱團。
 
  一看見鋼琴,她走了過去,開始彈了起來。
 
  我才知道,原來她會彈鋼琴啊!
 
  音樂老師倒是很開心,因為,合唱團剛好缺伴奏啊!
 
  因此,妞妞成了合唱團的伴奏。
 
  也許你會問,那妞妞怎麼上課?
 
  因為合唱團是在午休練習的,而這段時間小學也剛好是午休時間,所以妞妞的導師便會帶著妞妞來到我們學校。
 
 ×
 
  因為這次的事情,羅凜和我變的比以前要好很多。
 
  反倒讓我有機會不斷對他套話。
 
  套什麼話?嘿嘿,當然是他喜歡誰啊!
 
  我可是沒忘記要幫小珝的事情啊!
 
  不過這羅凜也是蠻耗油的燈,完完全全見招拆招,根本套不出半點東西。
 
  當然,我也是耗油的燈,所以他拆招我就再出招,我們來比比看誰的油先耗完吧!
 
 
  人生無常,誰能料想的到明天誰會離開你?

  誰又會出現在你的身邊?

  珍惜生命中的每個人吧,不要等到失去才後悔……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