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妹,等……等我。」我的背後傳來這樣的呼喚聲。我轉頭一望,原來是娟又學姊。
 
  「哇!學姊妳要搬宿舍啊?抱著大包小包幹麻?」望著娟又學姊手上的東西,我做了誇張的比喻。
 
  在此,先再跟各位複習一下,娟又學姊就是教我跳舞的那位學姊。
 
  「沒有啦,這是今天練舞要用的東西,妳能幫我一起搬去社團嗎?」娟又學姊解釋著。
 
  「好啊!反正我閒著也沒事做。」我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幫忙拿娟又學姊手上的器具。好重……真佩服學姊剛剛怎麼從宿舍走過來的。
 
 ×
 
  回到教室的時候,整個腰酸背痛,攤在桌上根本不想爬起來。
 
  「釦子,妳怎麼啦?」詩婷關心的問我。
 
  「幫學姊搬東西囉!」我故意用無奈的口氣說著。
 
  這時候,突然感到背後一陣陰涼。轉過去,正好對上自戀狂的眼睛,看起來似乎快發火了。這時候,突然想起……
 
 ×
 
  「釦子,明天早上我們一起走好不好?」自戀狂這麼對我問著。
 
  「我想想喔!明天……嗯,好吧!」我回答著。
 
  ……
 
 ×
 
  完蛋了,突然想起我昨天和自戀狂約好今天早上要一起走的,結果我幫學姊搬器具,忘了這回事了,天啊……
 
  「那個……你……聽我解釋……」我支支吾吾的說著。奇怪,我幹麻畏懼他啊?我有正當理由耶!不過事實上,我的確放了他鴿子,所以……
 
  「我、正、在、聽!」自戀狂強忍著怒氣,咬牙切齒的說著。
 
  「我……在赴約的路上,正好遇到社團的學姊,看見她手上很多器具,平常人家又對我很好,所以……就順便幫個忙,忘了……赴約。」我愈說愈小聲,因為,自戀狂的青筋不斷浮現。我突然感覺到火山要爆發了,因為,全班都已經退到後面去準備看好戲了。
 
  「很好……幫學姊忘了男朋友!妳害我等了整整半小時,害我擔心的要命,擔心妳是不是發生什麼意外了。還好羅凜剛好去買東西看見我,告訴我妳已經在教室了,我可能現在還傻傻的站在那裡等。」自戀狂不斷的說著,而我的愧疚感愈來愈多。
 
  「對不起嘛……」避免他繼續罵下去,我只好用了無辜的眼神望著他,裝成一付「我知道錯了」的表情。
 
  很好,這招奏效了。自戀狂沒有繼續罵下去,反倒將我整個人抱住。
 
  「我快擔心死了,」自戀狂說著:「這次我原諒妳,不過妳要有點補償吧?」
 
  我歪著頭,問他:「什麼補償?」
 
  「這個補償。」自戀狂說著。接著我才發現,原來自戀狂要吻我,不過,因為我在他懷裡,所以躲不掉。
 
  班上的同學鼓譟了起來,有的吹口哨,有的拍手……
 
  自戀狂大哥,你不要面子,我還要面子耶……
 
 ×
 
  這幾天,小珝總算鬆口說出她喜歡的對象了。
 
  當她一說出口,我們五個女生,根本都很難相信。
 
  「妳喜歡羅凜?妳沒有說錯吧?妳跟他認識不久吧?」小葉說著。
 
  「其實呢,我、羅凜和自戀狂國中就同校啦!我們三個當時同班呢!從那時候開始,我就一直很喜歡羅凜,到現在都沒有改變。」小珝向我們解釋。
 
  「是喔,原來……你們還有這段過去。」小葉說著。
 
  在我們的堅持下,小珝總算答應讓我們去跟羅凜試探一下。
 
  而這艱難的任務,竟然要由我去執行,因為我猜拳猜輸了。
 
 ×
 
  「那個……羅凜!」有天放學我叫住了正要回宿舍的羅凜。
 
  「嗯?」
 
  「你待會兒能到花園集合嗎?我有話想問你。」我問著。
 
  「喔……可以吧!十分鐘後上次那個地方集合,解散。」羅凜說著。
 
  十分鐘的時間,迫使我飛奔回宿舍。
 
  六個女生換好衣服,前往約定地點集合。當然,其他五個是躲起來的。
 
  時間到,我便看見羅凜出現。
 
  「怎麼?突然找我要問什麼?」羅凜問。
 
  「我問你喔……你……有喜歡的女生嗎?」我問。
 
  沉默了一會兒,羅凜開口說:「算有吧。」
 
  「我能問是誰嗎?」我問。
 
  羅凜淡淡的微笑,說:「不行。」
 
  「我就知道。那如果有個女生喜歡你,你會接受嗎?」我依然問著。
 
  「不會。」羅凜直截了當的說。
 
  「不管她的條件再好?」我秉持著打破沙鍋問到底的精神。
 
  「除非她是我喜歡的女生,但是我敢保證,妳現在說的人,覺得不是我喜歡的人。」羅凜依舊笑著回答。
 
  「你怎麼知道?」我問著。
 
  「因為我厲害。小姐,沙鍋快被妳打破了,所以別再問了。」羅凜幽默的回答。
 
  「那就乾脆打破啊!這樣什麼問題都知道答案了不是嗎?」我眨著眼睛反問羅凜。
 
  「那沙鍋不讓妳打破。回去幫我轉告喜歡我的女孩,請她別再浪費時間在我身上了,不值得的。她會值得更好的男人去疼惜她。」羅凜說著。
 
  「你真的連考慮都不考慮?」我不死心的問。
 
  「如果有個男生喜歡妳,而妳不喜歡他,妳自己本身也有喜歡的人,妳會接受嗎?」羅凜反問我。
 
  「好吧,我懂你的意思,我會轉告的。」我說。
 
  「謝謝。沒事我先回宿舍了,拜拜。」羅凜說完,便轉身離開。
 
  我走過去五個女孩的藏匿處,開口說:「妳們都聽到了。」
 
  接著,我們五個一同看向小珝。
 
  「幹麻這樣?我沒事的。我先走了。」小珝說著。我知道,她在故做堅強。
 
  「也許,讓她靜一靜會比較好。」小蜜蜂說著。
 
 ×
 
  隔天的社團時間,小珝缺席了。
 
  我們五個女生著實很擔心。
 
  後來,才知道原來今天要練地板類動作,所以娟又學姊那天才會抱著一大堆器具。距離我們上台做第一次的表演,只剩兩個多月。正是學校一年一度的聖誕節之才藝大賽。那是舞蹈社新生第一次的挑戰,也將決定是否繼續留在團內。
 
  所以無論是學姊或是學妹,各個卯足了全力。
 
  學姊努力教給學妹最好的,學妹努力學習學姊最好的。
 
  幾個星期練下來,小葉的進度的確比我們快很多,跳舞的架式也比我們穩定的多,身上的律動感就像天生的一樣。說她是我們這屆的社長接班人真的不為過。
 
 
  我們衷心的希望小珝能早日恢復情緒……
  第一次的表演,我們準備好要一起盡情的揮灑汗水,要大家看見舞蹈社的拼勁與努力……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