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校園美女也就等於十大校花,當然還是逃不過整天被追著跑的命運。唉!
 
  說著說著,眼前就出現咱們的第一校花,于思珝。有人應該蠻好奇,為什麼是她第一,不是咱們家小蜜蜂?其實呢,她得第一名真的是實至名歸啊!為什麼呢?就讓我來為大家介紹一下。
 
  她有著一頭烏黑的長髮,每天變換著不同的髮型,卻不會失去她所擁有的氣質。她臉上永遠保持著笑容,沒瞧過她生氣,即使是被煩人的蒼蠅整天追著跑。如果你以為美女都是像名模一樣高挑,那你就大錯特錯,因為于思珝的身高只有一百六十出頭,但是卻絲毫不影響她美女的形象。如果你有注意到的話,有些美女呢,總會自己覺得自己很漂亮,就會目中無人,但是,十大校花沒人有這個性。
 
  好啦,廢話不多說。其實成為十大校花後,每個人背後天天出現一群蒼蠅,害我們五姊妹只能在放學後躲到我們房間聚會。
 
  「整天被一群蒼蠅跟著,都快煩死了。」小蜜蜂抱怨著。
 
  小蜜蜂身為第二校花,背後的蒼蠅可想而知有多少隻了。加上她又是本班的班長,整天在資料堆裡忙的暈頭轉向,哪還有空管後面一群又一群的蒼蠅。偏偏不管,他們又持續跟著她,讓她沒半點時間能喘氣。
 
  「大家都是這樣的啦。不過妳又是班長,可真是難為妳了!所以呢,我想到個好點子。」小葉神秘的說著。
 
  「什麼好點子?」我們四個異口同聲的問著,可見我們多希望擺脫那些蒼蠅。
 
  「就是……」小葉故意賣關子。
 
  看到我們四人殺過去的眼神,小葉笑著說:
 
  「好啦,不跟妳們鬧了。我只是想,既然那些蒼蠅整天沒事情做,跟在我們後面,那不如我們好好利用他們啊!」
 
  「利用?」小蜜蜂說。
 
  「是,利用!反正他們閒著也是閒著,不如把事情丟給他們做啊!這麼一來,事情不但能夠有效率的完成,我們背後也不會一大堆蒼蠅。」小葉解釋著。
 
  小葉這招果然奏效,甚至最後不只我們五個,其他校花們也紛紛使出了這招。

  你問那校草們怎麼辦咧?哈哈,就只能自求多福啦!
 
×
 
  今天早上天氣還不錯,放學時卻突然下起傾盆大雨。幸好我平常習慣在書包裡放把傘,所以不用當落湯雞。正在慶幸的時候,小蜜蜂跑來找我。
 
  「釦子,對不起,我今天不能陪妳回宿舍了。」小蜜蜂一臉抱歉的對我說。
 
  「為什麼?」我疑惑的望著她。
 
  「班導剛剛突然叫我和羅凜放學過去她那幫忙整理資料。所以,抱歉。」小蜜蜂滿臉的歉意。
 
  「好吧,沒關係,我先回去。」我伸手拍拍她的肩膀,給她一個微笑。
 
  之後,我一個人準備走回宿舍。你問我為什麼不和其他人走?喔,我忘了說,她們也都有事情。喜憨兒被人約了出去;小葉和詩婷被舞蹈社的社長叫去不知道幹麻的,所以沒有人陪我回家。
 
  走到了校門口,果然人山人海的,因為沒幾個有帶傘。哈哈!突然聽到個熟悉的聲音:「釦子。」
 
  喔,是自戀狂。怎麼?他也沒帶傘啊,該不會要……
 
  「嗯?你怎麼在這?」我問著。
 
  「嘿嘿,當然是沒帶傘囉,所以我們一起撐吧!」自戀狂望著我手上的傘對我說。
 
  「你確定?」

  為什麼我會這樣回答?因為我已經感覺到後面的眼神快殺死我了。別忘了,自戀狂是校草第二名啊!跟他撐傘,我怕我會被他的粉絲團碎屍萬段。嗚……我還想活啊!
 
  「當然。」

  自戀狂說著,下一秒就拉著我的手走出校門口,逼我不得不開傘,不然我就得當落湯雞耶!至於那些仇視的目光,只能等到明天再處理了。唉!我的明天。
 
  不過自戀狂很高,害我必須將整隻手伸直。突然,自戀狂把我手中的雨傘抽走。
 
  「我拿。」自戀狂簡短有力的說了這句話。
 
  「算你有良心。」我笑著回答。
 
  自戀狂停了下來,看著我:「因為……妳太矮了,所以妳家雨傘一直欺負我家頭。」
 
  聞言,我生氣的踩著他的腳,當作是抗議。但是有一部分是為了不讓他注意到我臉上的紅暈。

  為什麼我會臉紅?拜託,不然你當他校草第二名拿假的啊?那雙眼睛可是會電人耶!這樣說,不就等於我被他電到了,不、不、不,才沒有咧!
 
  「很痛耶!耶?妳幹麻臉紅?」沒想到他還是看到了。
 
  「天氣熱,不行喔?」我隨便掰了個很爛的理由,下雨天都快冷死了,熱個大頭啊!
 
  他低頭不語,我用手指戳了一下他的肚子:「怎麼了?」
 
  「沒事,我們走吧!」他的臉上再度出現了笑容,我們就繼續走。
 
  就在走到橋必須分開的時候,他突然問了我一句話:
 
  「如果我喜歡妳,妳會跟我在一起嗎?」
 
  我錯愕:「什麼?」
 
  他笑了笑,說道:「開玩笑的啦。先走囉,掰!」
 
  之後轉身跑回宿舍,我則獨自走回宿舍。其實我心裡明白,他說不是玩笑話,因為我看見他的笑容中,帶著苦澀。原諒我裝傻,因為,我沒有心理準備……
 
×
 
  說也奇怪,我和自戀狂近來很有默契的躲著對方。有天,喜憨兒忍不住的問我:「我說我家釦子大小姐啊!」
 
  我不解的望著她:「嗯?」
 
  只見她們四個很有默契的把我包圍住,開始「審判」我這個「罪人」。
 
  「說,為什麼妳和自戀狂近來都躲著對方?」小葉率先發問。
 
  我怎麼都不知道這四人什麼時候這麼關心我和自戀狂啊?
 
  我理直氣壯的說:「我哪有啊!等等,妳們這是什麼態度啊!」
 
  「可是你們最近也太有默契了吧?只要有一個人在,另一個就一定有事情。說!你們兩個人怎麼了?」喜憨兒避掉我的問題,繼續著話題。
 
  「妳問我我問誰啊?耶!對了,妳那天和于承軒出去談些什麼?妳似乎還沒跟我們說喔!」看,我多聰明,趕緊把話題轉到喜憨兒身上。
 
  只見喜憨兒支支吾吾說不出半句話,嘿嘿,我真聰明。
 
  對了對了,于承軒就是第三校草,也是第一校花于思珝的哥哥。是大我們一屆的學長。還記得前面說過有個學長給喜憨兒情書嗎?沒錯,就是他。
 
  「你們不會在一起了吧?」我趁勝追擊的問著。
 
  只見喜憨兒的臉頓時紅了起來,回了我一句:「妳……不要扯開話題。」
 
  唉唷,這小妮子真聰明。不過我也不是省油的燈,我很耗油的。
 
  「妳也別給我扯開話題,說!」我學著她剛剛逼問我的語氣。
 
  「好啦好啦!我承認就是了啦!」說完,喜憨兒紅著臉跑回房間,我們其他人則大笑。
 
  「嘿嘿!現在喜憨兒的事情處理完了。不要以為我忘了,換妳,釦子!」

  唉唷,我怎麼忘了還有個小葉呢!這時候當然是快溜囉!
 
  「那個……我還有事情,先出門囉!」

  語畢,抓了鑰匙和包包,逃難似的離開宿舍……


   對於你所謂的玩笑話,我想等我們都確定後再說吧……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