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只是為了妳好,我願意一輩子都當妳的早餐外送員。☆

   「哈…」一大清早的,我一路打哈欠打到學校。

   一屁股坐在座位上,整個人就懶洋洋的趴在桌上。

   『唷…我家小蓉蓉怎麼了啊?』蔚羽笑嘻嘻的出現在我面前。

   看她那張笑臉,就知道她又想來挖八卦新聞了。

   八卦新聞?

   啐,門都沒有。

   「吵死了…」揮揮手,像是在趕羊似的,「別煩我…累死人了…」

   『吼唷!』她不滿的嘟起小嘴,一臉不甘願的模樣。『我話都還沒說出口,妳就這樣趕我走,也太不夠朋友的意思了吧。』

   無力的對她翻了翻白眼,「饒了我吧…妳連金口都不用開,我這條蛔蟲都知道妳想問什麼。」

   旋即,她又露出了滿意的笑容,才正打算開口來個逼供,卻又被身後的來者給止住了。

   『幹什麼一大早就跟快死了一樣?』這說話的聲音,一聽就知道來者不是別人。

   『老哥?!』蔚羽一臉訝異的看著李承威,『你怎麼會在這裡?』

   『來找這個笨蛋。』李承威身手指了指我,另一手還提著一個塑膠袋。

   淡淡的奶茶香,還有蛋餅和醬油膏的味道。

   他走到我面前,把塑膠袋裡頭的奶茶和蛋餅掏出來,放在我跟前。

   懶懶地抬起頭,我撇了一眼桌上的東西。

   他把竹筷子從塑膠套裡戳出來,啪一聲的分開兩支筷子,遞給我。

   「幹麻啊?」

   『吃啊。』

   「吃?」我盯著眼前這個男人。

   他有問題啊?一大早拿了一袋食物和飲料,來了我們班一屁股拉著張椅子坐在我前面,拿了雙竹筷子給我,然後就叫我吃?他到底是哪條神經不對勁…

   『哇靠,老哥,你什麼時候開始當起了早餐外送員啊?』蔚羽又拉了另一張椅子,也跟著坐在一旁。

   「我沒有吃早餐的習慣…」放下了手中的竹筷子,我拿起那杯奶茶,一口接一口的喝著。

   『我知道。但是,我記得我有說過,妳這種不吃早餐的壞習慣要改掉。』他笑了笑,伸手拿起竹筷子,夾起一塊蛋餅拎到我面前。

   看著他怪異的舉動,我皺眉。「你要幹麻?」

   『妳看是要妳自己吃,還是要我像這樣子一口一口的餵妳吃?』他認真的語氣,配上一點都不搭的戲謔笑容,不禁讓我渾身直打哆嗦。

   像這樣當著一堆人的面前給你餵?

   你乾脆一刀桶死我算了。

   撇了撇嘴,一把搶過他手上的竹筷子,開始享用著他親自爲我送來的早餐。

   他就這樣坐在我對面,盯著我,戲謔的笑容仍舊掛在臉上。一直到我把紙盒裡的最後一塊蛋餅給吞進肚子,他才滿意的點點頭,站起身把垃圾丟進了教室後面的垃圾桶,大步的走出教室。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我又皺起眉頭。他還真的當起我老爸來了…

   才轉頭,就看見蔚羽一張小臉瞪在我眼前。

   「妳又幹麻…?」

   露出了奸詐詭異的笑容,她一手搭上我的肩膀。『好姊妹,下午去心情廣場談談心吧。』

   「……」

   去談心?我看是去被妳架去那裡嚴刑拷打、興師問罪吧?

   實在無力反駁,擺了擺手,回了她一句「隨便妳啦…」然後又趴回桌上去補眠了。

                       ※※※

   我想,李承威真的是轉性開始當起了「早餐外送員」。

   自從那天起,他每天早上都會準時出現在我的座位前,手裡還拎著不一樣的早餐。唯一相同的,是那杯口味從來沒有變過的奶茶。

   原本一開始還會試著要抵抗他這種多事的行為,但是久而久之卻也習慣了這種吃早餐的生活。有這樣免費的服務生,跟香噴噴的免費食物當然好,只是……

    就連假日他也不放過我,一大清早就跑到我家按門鈴,出現在我的床邊大聲唱著起床歌。

   「啊啊啊啊啊!」

   想起他第一次出現在我床邊的情景。

   「你怎麼會在這裡?!」緊緊扯著身上的被子,我像是活見鬼似的。

   『來叫妳起床啊。』他笑著,很陽光的笑容,陽光到會散發刺眼的光芒。

   「你神經病啊?今天是假日、假日耶!」我憤恨的指著牆壁上的日曆,紅色的三個字寫著:星期六。

   姑娘除了討厭別人抽煙,另外最討厭的就是被人打擾我美好的睡眠時間。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他笑著說。

   「早起的蟲而被鳥吃。」我臭著臉頂回去。

   他沒加以理會我的反駁,一把將我從床上拉起來,推進了浴室裡頭。

   「喂!你幹什麼啦!」

   『乖,先去盥洗,然後換衣服。我在樓下等妳。』

   啊?等我?

   「喂喂喂!你到底在搞什麼?」

   他笑而不答,只是把我推進浴室,然後就轉身走下樓去了。

   這男人…搞什麼…

   疑惑歸疑惑,我還是照做了。盥洗完,我走回房間換了件GUESS小喇叭低腰牛仔褲,配上一件露背式的黑色小可愛,拿了髮圈就扎起馬尾。

   走下樓,就看見李承威正坐在客廳和老爸老媽有說有笑的。

   見我下來,老媽還曖昧的對我笑著。

   同樣的笑容和眼神,就曾經出現在蔚羽和阿姨的臉上。

   「你這一大清早來我家,別告訴我是為了跑來跟我爸媽哈啦的。」瞪著他,我剛才的起床氣都還沒消呢。

   『伯父伯母,我先帶亦蓉去吃早餐了喔。』

   ……吃早餐?

   『好好好…好好照顧我們家亦蓉啊。』我家那兩老問也不問,笑呵呵的送我跟李承威出門。

   等、等等!我都還沒搞懂狀況,居然就這樣被李承威給拐出門了。

   還好好照顧我?…幹麻,怎麼連這句話都跟阿姨說的一模一樣,這群人是在想什麼啊?

   一路被李承威拉到了巷口,我才甩開他的手,「先生,你別告訴我,你在這美麗的週末,一大清早來我家把我從床上挖起來,就是為了要帶我出去吃早餐?!」

   『NO,NO,NO。』他擺擺食指,遞給我一頂安全帽,『不是出去吃早餐。是我媽要我把你抓回家吃早餐。』

   「……」對於這種回答,我實在哭笑不得。

   從此,在每個美麗的週末早晨,李承威都會準時的出現在我家、在我房間、在我床邊,大唱著起床歌。然後跟著他出門前,都在先受到我家那兩老的曖昧眼神關懷一翻。

          ☆你的多事,你的早餐,在不知不覺中,給了我窩心的感覺。★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