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看著妳的笑容,我才發現,妳已經一點一滴慢慢佔據了我的心。☆

   坐在餐桌前,面對一整桌香噴噴的早餐,我正痛苦萬分的在心底掙扎著。

   美食當前啊,不吃可是會遭天遣的。

   可是,才剛被那隻豬頭給數落了我的身材,這下子我哪敢再吃東西啊。

   『咦,小蓉,妳怎麻不吃東西呢?』阿姨好心的夾了一片法國吐司,放在我面前的盤子上。『來來來,吃吃看吧,這是阿姨前幾天才跟朋友學煎的法國吐司。』

   微笑,我道謝著。

   法國吐司淡淡的的香味不斷飄來,好不容易決定不吃早餐的念頭又開始動搖。

   『喂,妳該不會在減肥吧?』坐在對面的李承威,一手捧著裝滿小米粥的碗,另一手還著一條已經被啃掉好幾口的油條。

   看了他一眼,我裝做沒聽到他的話。

   『啊?唉唷,都瘦成這樣子了,還減什麼肥。』阿姨放下手中的早餐,一把捏上我的手臂,『妳看看,根本捏不到肉啊,瘦巴巴的還減肥。』

   『媽,善意的謊言是很容易被拆穿的。』笑著,就是一付很欠扁的笑臉。

   阿姨白了他一眼,順手賞了他一個拳頭,『臭小子,一定又是你這個笨蛋跟小蓉說了什麼吧?』

   他撫著頭,一臉無辜。『只是開玩笑的嘛!』

   開玩笑?這跟混蛋加豬頭,居然拿女人的秘密來開玩笑,我真想大叫一聲:「阿姨,妳打的真好!」

   不過我倒是沒有真的喊出來,畢竟我在阿姨面前可是標準的乖小孩呢。

   「阿姨,沒有啦。我只是今天沒什麼胃口吃早餐,而且我平常也沒有吃早餐的習慣。」

   『這樣啊……』

   本來還想在擺張笑臉婉拒阿姨的關心,可是一看見她那張略顯失望的臉,原本想說的話都卡在喉嚨了。看了看眼前那塊香噴噴的法國吐司,吞了吞口水,我橫下了剛才想要減肥的決心。伸手就開始啃起吐司,還不忘動動手邊的湯匙,喝下幾口的小米粥。

   大概是喝太快的關係,一個不小心就嗆到了。「咳咳…咳…咳咳……」

   『啊呀。』阿姨一手輕輕拍在我背上,『喝慢點啊,那個粥還有點燙的。』

   「嗯,謝謝。」

   『我去廚房幫妳拿杯水好了。』還來不及阻止,阿姨站起身就往廚房走去。

   『沒事吧?』他開口了,慢理斯條的放下手中已經空無一物的碗。

   「嗯。沒事。」

   『剛真的是在跟妳開玩笑的…』他停頓,雙眼看著我。『其實妳還滿輕的。』

   「噗…不用安慰我啦,反正我對自己的身材本來就沒有什麼自信。」手上的筷子又開始向那盤法國吐司進攻。

   『這不是安慰妳。說真的,我覺得妳該多吃一點。畢竟,要減肥的話,也該要用對方法。不吃早餐是一點效果也沒有的錯誤方法,以後妳最好記得吃早餐。』

   「沒差,反正我早就習慣了。」

   他臉上的兩條眉毛頓時就擰在一塊,『什麼叫做早就習慣了,這種壞習慣才要改掉。』他現在說話的語氣,簡直就像是個在管教小孩的父親。

   管教小孩的父親?套在我跟李承威上面,這是個多麼奇怪的形容。

   看著他那一臉正經的模樣,我不禁失聲,哈哈大笑。「哈哈哈…你幹麻一付像我老爸的樣子,還皺眉頭呢。」

   『笑屁啊,』他似乎是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急忙撇過頭。『關心妳居然還要被妳笑,啐。』

   「好啦,開開玩笑而已咩。」吞下了最後一口的法國吐司,我用紙巾擦了擦嘴。「大爺,有沒有興趣去散步啊?」

   他轉回頭,看著我。『散步?』

   「嗯啊,我習慣在假日出去散步。」

   『我還以為妳只會打架跟罵人而已……』

   「喂!」白了他一眼,我大叫抗議著。「什麼叫做只會打架跟罵人,我又不是那種低等的小混混。」

   『開玩笑啦!』他笑了出來,伸手摸摸我的頭,『乖啊,別氣別氣,哥哥帶妳去散步吼。』

   嘟著嘴,我瞪著他。

   對於他剛說話的語氣和舉動,我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

   他那樣摸我的頭,是把我當成小狗嗎?

   『媽。』李承威對著廚房叫喊。『我們出去散步喔。』

   阿姨從廚房探出頭來,『啊呀,吃飽了啊?』

   「嗯,謝謝阿姨,早餐很好吃。」微微欠個身,順便送上了乖乖牌的笑容。

   『好了啦,少裝乖了。』李承威受不了的撇了我一眼,一把牽起我的手就往外拖著走。

   「喂喂喂…你……」一手被他牽著走,我連忙用另一隻空出來的手跟阿姨揮著。「阿姨再見,我們先出去了。」

   『呵呵,路上小心點啊!』阿姨笑嘻嘻的,兩眼還不斷地在我和李承威之間打轉著。

   阿姨那種充滿懷疑的眼神,我似乎也在蔚羽的臉上看過。

   直到我們踏出了大門,她又順道補上了一句:『阿威,要好好照顧人家啊。』

   啊?好好照顧我什麼?

   疑惑,但是又不好意思多問。我只能笑笑的跟著李承威走出去。


   跟著李承威在他家附近的小公園晃著,我們兩個人的手,仍舊牽在一起,似乎沒有人想要主動放開的意思。

   不想主動放開,我想我可能喜歡上了這種牽手的感覺吧。

   就連上次他帶我去陸志明工作的酒吧,他當時牽著我手的那種感覺,我依然記得。他的掌心,面對面直直觸碰著我的掌心,屬於他的溫熱感,沿著神經傳來。

   兩個人靜靜的走著,手牽著手,無言的氣氛瀰漫著。

   許久,我才敢把剛才的疑惑提出來。

   「你媽媽剛說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啊?」

   『哪句?』

   「叫你要好好照顧我的那句。」

   他愣了愣,然後又詭異的笑了笑,『嗯…沒事啊。』

   「沒事?我看你剛才那種不懷好意的笑容,沒事才有鬼呢!」

   『欸,什麼不懷好意的笑容,這叫帥氣好不好!』

   帥氣?真是有夠自戀的。

   「少噁心了你。」依我看,是蟋蟀的蟀還差不多呢。

   『妳很愛損人耶,多少贊同幾句會死喔!』

   甩開他的手,我往前跑了幾步。停下來,面對著他,還順便做了個很難看的鬼臉。

   「啦啦啦,大蟋蟀,不服氣你就來追我啊!」

   挑戰書都下了,當然是要三十六記走為上策。

   『好樣的,妳居然敢叫我蟋蟀!』李承威氣的大叫。

   「蟋蟀發威了,再不跑就死定了。哈哈!」說完,我拔腿就跑。

   我跟李承威,兩個人像是幼稚園出來的小朋友,發了瘋的在小公園裡頭亂跑亂竄。這種你追我跑的遊戲,似乎有點像是言情小說裡,那些男女主角總是喜歡做的事情。跑累了,就停下來喘口氣,再趁著空檔多刺激他幾句,追逐戰又接著開始。

   原本該是晨間散步,卻變成了晨間跑步。

   嘻嘻哈哈的相處,我似乎也開始喜歡上了這種有點曖昧的關係。

           ☆追逐的遊戲,只能發生在言情小說的世界裡嗎?★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