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表面上,妳的強悍保護了妳自己。私底下,妳那顆孤單的心,該由誰保護呢?☆

   嗯…好舒服…好像很久沒有睡得這麼滿足了。

   慵懶的翻了身,我才緩緩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似曾見過的景象。

   這地方…我好像來過……

   轉個頭,一張熟睡的臉龐就近在眼前。

   「啊啊啊啊!」一聲尖叫,原本熟睡的人立刻從睡夢中驚醒,嚇得從床上滾到床下。

   咚!重型物品落地的聲音。

   『靠北!』對方的怒罵聲從床邊傳來。

   咦…這聲音好熟悉啊……

   那人一手扶著床邊,抓著身上的棉被,站在我眼前。

   李承威!?

   『妳這個女人是怎樣,成天就愛尖叫嗎?連睡個覺都要受到妳的尖叫攻擊……』

   「喂!怎麼又是你!」就像是我跟他第一次見面的情景,我右手的食指就像當時一樣,僵硬地指著他。「你怎麼會在這裡?!」

   挑了挑眉毛,他一屁股坐回床上,整張臉湊到我面前。『真是不好意思喔,這裡是我的房間、我的床,我不在這裡睡覺,那不然要去哪裡?』

   啊啊啊?他的房間?…難怪看起來這麼眼熟。可是,怎麼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啊…「我怎麼會在你房間?!」

   不會是我自己跟著他回家的吧?要真是這樣子,我現在還滿想去撞豆腐自殺的。

   『噢,這個啊…昨天晚上妳喝醉了,我又不知道妳家在哪裡,所以只好先抱回來了。沒讓妳睡在路邊,我已經算是很有良心了。』伸個懶腰,他張開大口打哈欠。『累死了,昨天搞到半夜才睡覺,現在又被妳強制嚇醒……』

   「……我喝醉了?」不對啊,我不愛沾酒的,怎麼會喝醉了?

   『對,喝醉了。妳既然不會喝酒,幹麻還跑去喝調酒,真是整死人了。』

   「調酒?…我記得我昨晚明明喝的是咖啡啊。對,咖啡,是蜂蜜咖啡。」

   『那也是調酒。』再次打了個哈欠,他繼續說:『蜂蜜咖啡是用熱咖啡、吉寶蜂蜜香甜酒、鮮奶油混合的。妳喝到的蜂蜜味,就是那個甜酒本身的香味。』

   「我以為那只是咖啡而已……」擺出一張無辜的臉,我嘀咕著。

   『算了,反正醒都已經醒了,再躺下去也睡不著了。』他站起身,放下了手中的棉被。

   『對了,妳幾公斤啊?』忽然間,他沒頭沒腦的冒出問題。

   愣住,我疑惑的看著他。「問這個幹麻?你難道沒聽過,年齡跟體重是女人的兩大秘密嗎?」

   『只是想問問看啊…昨天抱著妳回家,感覺還滿重的。說一下啦,幾公斤啊?』

   「……」可惡,這個豬頭,他難道不知道在女生面前的禁忌之一,就是不能批評她的體重嗎!

   我悻幸地瞪著他,「你去死啦!」抓了身後的枕頭,一把就往他砸過去。

   『哈哈!』


   看著他快速躲進了浴室,五分鐘之後才又走了出來。臉上還是掛著那張笑容,他什麼話也沒說,站在衣櫃前,隨便抓一件上衣、運動短褲,就開始脫自己身上的衣服。

   「喂喂喂!你幹什麼啊!」有沒有搞錯啊,要換衣服也不先通知一下,他到底還記不記得我的存在啊!

   『什麼幹什麼,我要換衣服啊。』他一臉奇怪的看著我,好似我是問了什麼白痴的問題一樣。

   白了他一眼,「廢話,我當然看的出來你是要換衣服。可是…你不覺得你換之前該先看看週遭環境嗎?」

   看他皺著眉頭,一臉大惑不解的模樣,我就知道他沒聽懂我說的話。

   伸出手指,我指著自己。「再怎麼說,我是個女生耶,你要換衣服,也請到廁所去換吧!」

   他先是愣愣的看著我,隨即又哈哈大笑。

   「笑屁啦!」從床上跳起來,我當場就賞了他〝蓉式爆栗拳〞。不過以我的力道看來,這對他似乎沒有什麼疼痛的效果。

   『妳會害羞喔?哈哈哈…我以為妳天不怕地不怕的,沒想到妳居然會怕看男生換衣服,哈哈哈……』

   像火燒山一樣,我感覺到整張臉都熱了。

   我哪有天不怕地不怕,我最怕的就是小羽這個母夜叉。不過,這種話我只能在心底暗自說,哪怕要是說出來被這個豬頭聽到,跑去告密給蔚羽知道,我不會被她大削八塊才怪。

   「怕你個頭啦!」我紅著臉,嘟著嘴,瞪著他。「這是基本禮貌好不好。我跟你又不是什麼親密關係,你沒有必要表演換衣秀給我看。」

   『嘖嘖…親密關係啊……』看著我,他思索著。

   看他那付賊頭賊腦的樣子,八成就是在想什麼爛主意。

   『既然這樣,那把「不是」變成「是」就好了啊。』他笑著,一臉很滿意自己怎麼會如此聰明的表情。

   把「不是」變成「是」?

   「什麼意思?」看著他,我不解。

   看了我一眼,他狡猾的笑著。『既然不是親密關係,那現在就變成親密關係,妳說這個主意好不好?』

   反覆思索著他說的話,好一會兒,我才反應過來他話中的意思。

   我靠…在椅背上。

   要我跟他交往?!

   乖乖,叫他去找周公下棋吧!

   白了他一眼,我又賞了他一個爆栗。「做你的白日夢!」說完,我一溜煙的閃進了浴室,一把關上門。


   背倚著門,我大口大口的深呼吸著。左手撫在胸口上,我敢打賭,我現在心臟一定是以每秒十下速率瘋狂跳動著。就因為他剛剛那句不知道是認真還是開玩笑的告白,搞得我現在腦中一片空白。

   站在鏡子前面,我看見了一個像是熟到快爛掉的蝦子。

   「花痴!」一面罵著自己,一面用冷水沖洗著臉頰,試圖讓自己降溫。

   看了看洗手台上,我才發現,我沒有任何用具可以刷牙漱口。

   無奈之餘,敲門聲傳來。

   『唷呼,關亦蓉小姐。』李承威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幹麻?」唷呼?他以為他在路邊搭訕妹妹啊。

   『開門一下啦,拿東西給妳。』

   「喔。」走到門前,我轉動門把,開門。

   他站在我面前,手裡還拿著一個藍色的塑膠杯跟一之尚未拆封的牙刷。

   『那,這個給妳用的。』他將手上的東西遞給我,『用完就先放在洗手台上吧。』

   「謝謝。」對於他這點小小的體貼,我又感覺到臉頰在發熱了。

   花痴啊!只不過是是拿個牙刷跟杯子給妳,這有什麼好臉紅的。

   『嗯。我媽說,叫妳弄完下去吃早餐吧。還有,要換衣服的話,我放在床上了。』
   吃早餐?剛都被他數落我的體重了,這下子我哪敢吃什麼早餐。

   隨便應了幾聲,才叫他先下去吃他的早餐。

   關上浴室門,我走回洗手台前。拆開牙刷的包裝,擠了些牙膏。看著鏡子,一面刷著牙齒,我一面想著他剛才說的話。把「不是」變成「是」,從「非親密關係」變成「親密關係」……

   他到底是認真的說,又或著只是在開玩笑而已?

   想不清、也搞不懂。但是我知道,他的那句話,似乎在我心頭產生了一些莫名的感覺。

   莫名的感覺?

   頓了頓,我笑了,笑自己怎麼會有這種奇怪的想法。

   我想,他應該是在開玩笑的吧?畢竟,十七年了,沒有交過男朋友也是事實。自己似乎也快習慣這種沒人疼愛的生活了。也許才十七歲就這樣洩氣還太早了,只是天天看著身邊的好朋友有男朋友陪著,心底就會不由著吃起醋來。

   有什麼辦法呢?誰叫我天生就是這種火爆性子,老爸老媽早就放棄叫我要當溫柔淑女了,他們大概也知道在明華唸書的小孩都「很不溫柔」這種事實了。雖然這種個性能讓我保護自己,但是卻也嚇跑了成堆的男生。這到底算是幸,還是不幸?

   聳聳肩,我甩掉了腦中的想法。面對這種每天都在思索的問題,我還是連一點像樣的答案的想不出來。

   唉…不想了,想也想不出答案,幹麻沒事殺害自己的腦細胞。

   踏出浴室,我看見一件攤在床上了GUESS上衣,和上次我在他家穿過的那條休閒長褲,一旁還放著一條綁頭髮用的髮圈。笑了笑,我換上了那套衣服,三兩下就束起了一搓馬尾。

   打開房門,我回頭看了看他滿櫃子的小說。

   就像蔚羽說的吧,我也覺得像他這種愛看小說的瘋狂程度,世界上沒有幾個男生會像他一樣吧。


        ☆把不是,變成是;從非親密關係,變成親密關係;
           從朋友,變成情人;這會是我和你的結局嗎?★

創作者介紹

永遠のCandy♥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