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稀中,我仍然記得,那天妳的頭靠在我肩上睡著的模樣。☆           


   晚上十點多,晚會在十五分鐘前宣告結束。現在人群該散的也散光了,會場只剩下零零碎碎的幾個人。

   「哈......」我伸了伸懶腰,還順道打了個哈欠。

   『打哈欠請用手遮住嘴巴,女生耶,妳也該保持一點形象吧。』

   「哇靠!」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我用右手撫壓著因為受到驚嚇而跳動旋律加快的心臟。「你是背後靈啊…沒事就飄出來,想害我心臟無力喔!」瞪著他,我恨得牙癢癢的想打人。

   『什麼背後靈,這三個字跟帥哥可是搭不上關係的。』李承威一臉正經的矯正我錯誤用詞。

   是是是,背後靈跟帥哥是扯不上關係,那跟自戀的豬頭總能扯的上吧?

   「帥哥?」白了他一眼之後,我只想去找個垃圾筒吐一吐。

   『怎麼,有意見啊?』他用眼角的視線撇著我,臉上就寫著「順我者生,逆我者死」。

   「沒有……」簡直就是沒有意見到無言以對。

   『嗯,乖。』點點頭,他表示很滿意我並沒有反駁的舉動。

   乖你個頭!姑娘我只是吃飽飯,懶的跟你吵架而已。

   『哈,又在打情罵俏啊?』跟著,蔚羽一手搭在我肩上,笑嘻嘻的說著。

   「閉嘴!」我已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掌乾脆的呼在蔚羽頭上。

   『好啦,開開玩笑而已咩。』摸摸頭,她無辜的說。

   『小妹……』李成威喚道。

   『啊?』

   『妳們等一下有事情嗎?』

   『我想想喔……』偏著頭,蔚羽想了想,『…我明天要跟老媽去採購,所以晚上要早點睡覺,養精蓄銳,才有體力瘋狂血拼。』

   「又要跟妳媽去採購啊?妳們不是上星期才去京華城的?」

   『是啊,不過那天時間不夠,還有很多東西沒買到啊!所以我跟我媽又決定要再去一次,把目標都買齊,不然我們兩個鐵定會天天心神不定的想著那些東西,無法安心入睡,那就沒有辦法專心上課或工作……』

   唉…真是無言以對。

   蔚羽跟她老媽最大的興趣就是逛街、採購、很瘋狂的血拼。

   兩人那種為之瘋狂的程度,我只跟著去一次就怕了。

   『小羽!』林媽在遠處喊著。『走啦,要回家了。』

   『噢!』蔚羽朝著她老媽應了一聲,轉頭問我:『亦蓉,要不要順便送妳回家?』

   搖搖頭,我婉拒了她的提議,「不用啦,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嗯,好吧,那我先走了唷。哥,我看你沒事就送一下亦蓉回家吧。』

   『好……』

   「不用了啦,我又不怕自己一個人回家,幹麻要他……」

   『唉唷,女孩子晚上一個人回家很危險的,妳就讓他送妳回去啊!』

   「可、可是……」原本還想掰出些理由拒絕掉,結果蔚羽向李承威眨了眨眼,就轉身離去了。

   可惡的臭小羽!

   沒事幹麻讓這個豬頭送我啦…憤恨的瞪著她的背影,我氣的跺腳。

   『妳幹麻啊?眼睛瞪那麼大,小心眼珠子都給妳瞪出來了。』李承威以一臉看到神經病的表情問我。

   我用力的白了他一眼,「沒幹麻!」說完,我掉頭就走。

   『喂!妳去哪裡啊?』三歩併作兩歩,才一下他就追上我了。

   「不知道。還有……姑娘家有名有姓,我不叫喂,我的名字叫做關亦蓉。」

   『喔喔,抱歉抱歉。』他那付帶著笑臉賠不是的表情,看了真的讓人很想打他。看上去一點誠意都沒有。

   『難道妳不回家啊?』

   「不想。」

   忽然,他停下了腳步。

   回頭,我看著他站在原地,我也跟著停下腳步。

   「你幹麻啊?幹麻突然站在那裡不動?」

   『不想回家啊…那要跟我去玩嗎?』

   「啊?」這個人神經病啊?這麼晚了還想去哪裡玩?

    而且他這種問法,好像是那種三十幾歲的變態老阿伯在誘拐五歲小女孩一樣。

   「去哪?」

   『去酒吧,我有個朋友在那裡打工。』

   我並不想這麼早回家,反正家裡的人對我晚歸也已經是習以為常的心態了。雖然我不愛喝酒,也很少沾酒,但是閒著也是閒著,也不妨跟著去看看,說不定還能碰上什麼有趣的事情吧。

   聳聳肩,我表示沒意見。

   『那走吧,我們坐公車去好了。』

   「喔。」跟著他,我們在公車站等了十五分鐘,然後搭上了公車。

   一路上我們並沒有什麼交談,他從一上車就開始戴起耳機聽著他的音樂,而我,則是靜靜的看著車窗外不斷隨著車子移動而消失在勢力範圍之外的景色。

   雙眼早已開始疲倦,也沒有什麼興致在去觀賞窗外的景色,緩緩的闔上雙眼,我決定要先小小的休息一下。

   不知道過了多久,模糊中,我感覺到有人在輕拍我的臉頰。

   『喂,小蓉,小蓉,起來了,我們要準備下車了……』

   「嗯……」皺了皺眉,我睜開雙眼。

   李承威一張臉就在我眼前,不到五公分的距離,就連他呼吸的熱氣我都能清楚的感覺到。

   這樣的畫面,看了總是會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

   赫然發現,我居然整顆頭就靠在他的肩膀上!

   「啊!我、我怎麼會靠在你的肩膀上?」

   『剛剛看妳好像睡著了,頭靠著窗戶一直撞啊撞的,叫了妳幾聲又沒回應,所以我該脆就讓你靠在我肩上睡覺啊,總比妳拿頭去撞窗戶的好吧。』

   莫名地,紅熱的感覺襲上了臉龐。我的臉似乎正在發燙臉紅著。「謝謝你……」

   『嗯。走吧,這站要下車了。』

   牽起了我的右手,他一把就拉著我走下公車。

   牽著我的手?

   他剛剛牽我手的時候,感覺就像很自然的反應,完全沒有一絲一毫彆扭的感覺。低著頭,我看著我們兩個牽在一起的右手和左手,臉上不忘又是一陣發燙的感覺。

   從小到大,除了老爸,還有我那些結拜的乾兄弟,我從未讓其他男孩子像這樣子牽著我的手。

   要是以往的我,一定會當場甩開他的手,然後在呼他一掌,大聲質問他幹麻沒事牽我的手?

   但是我卻沒有這麼做。就連我對自己這種反常的舉動也感到訝異。

   為什麼不甩開?

   為什麼不呼他?

   為什麼就這樣乖乖的跟他走?

   搖搖頭,就連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繼續盯著我的右手和他的左手。

   屬於李承威的溫熱體溫,透過我們兩個接觸在一起的掌心傳來。

   臉紅,又一次,我的臉頰又被發燙的感覺襲擊。


   就這樣,我跟他兩個人就這樣手牽著手,穿越了兩、三個紅綠燈口,一個小公園,然後轉進了一條小巷子內。

   『到了,就這裡了。』

   抬頭,我才發現我們正站在一扇鐵門前。鐵門上方的招牌是用燈管圍繞成的字型,淡淡的紫色和淺淺的藍色,重疊的兩色光芒閃爍著這家酒吧的店名,漫步一條街。

   漫步一條街?…好個怪異的酒吧店名。

   李承威伸出空著的右手,輕輕的敲在鐵門上。

   幾秒後,鐵門開了,站在門口服務生笑嘻嘻的向前打招呼。

   『媽的,你這個臭小子,多久沒來了!』男子笑著。

   『咦……』男子似乎是發現了站在李承威身後的我,他愣了愣,然後又看了看我跟李承威牽在一起的手,『嘖嘖,臭小子,什麼時候把到的女朋友啊?』

   女朋友?

   當下我就急忙甩開李承威的左手,然後搖搖手、搖搖頭,否認著我和他的關係。

   「不不不,你誤會了,我跟他不是男女朋友。」

   『啊…不是男女朋友啊?』

   「當然不是!」

   男子似乎是不太相信我,他轉頭看著李承威,『不是啊?』

   我也轉頭看著李承威,不,應該說是瞪著他。

   李承威什麼也沒說,只是笑了笑,轉身就跨進了鐵門。

   『臭小子,回答一下死啊!真是的,老愛裝得神秘兮兮的……』男子看著李承威的背影,嘴裡嘀咕著。

   「呃……」對於李承威的反應,我感到大惑不解。

   明明我跟他就不是什麼男女朋友,他幹麻不說清楚?

   看他那張笑臉,好像是在說我跟他之間又什麼曖昧關係似的。

   曖昧關係?呸,誰要跟你搞曖昧關係啊!

   『算了算了,他就是這個樣子,妳以後跟他在一起總會習慣的。』男子先是輕嘆口氣,搖了搖頭,然後又拍拍我的肩膀。

   「什麼跟他在一起!?我跟他才不是那種關係!」我漲紅了臉,大聲反駁著。
   他先是一愣,隨即又哈哈大笑,『妳的反應真可愛,哈哈哈……』

   「……」

   搞什麼啊!?

   這男的是怎樣?莫名其妙。

   依我看,八成跟李承威扯上關係的,都絕對不會是什麼正常人。

   『哈哈哈…好啦,不逗妳了。對了,還沒自我介紹呢。』他伸手摸了摸褲子口袋,掏出了一張名片遞給我。

   淡藍色的名片上,印著他的名字,陸志明。

   名片的右下角還印著一串酒吧的電話號碼,和一串他自己的手機號碼。

   「志明?」這名字好耳熟…轉了轉腦筋,一首歌名立刻脫口而出:「五月天的〝志明與春嬌〞!」

   聽見我這麼說,陸志明的表情立刻垮了下來。

   『怎麼連妳都這麼說……』他嘆氣,無力的搖了搖頭,一臉愈哭無淚的無奈。

   他現在表情就說明了,之前聽到他名字的人,跟我都有相同的反應。

   就在我已經笑到東倒西歪的時候,只見陸志明拖著看似沉重的步伐跨進鐵門。

   「喂,志明先生,我還沒跟你說啊……」邊笑著,邊對著他的背影喊道,「我的名字叫做關亦蓉。」

   笑聲仍舊止不住,我也跟著跨進鐵門。


                  ☆志明?!為什麼只有志明出現,那他的春嬌在哪兒呢?★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