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到這裡,突然也喝一杯〝懷舊葉門〞。
             關掉螢幕,撈起了掛在房門上,妳買給我的外套,出門的目的地:心情廣場。☆


   說實話,我不常參加那種較為正式的晚會,所以穿著也比較簡單。

   只不過,唯一最相同之處,就是我全身上下幾乎都是GUESS品牌的服飾。

   出門前,我和鏡中的自己對望了五分鐘,轉了轉身,走了幾步。

   上半身是GUESS春夏款式,饒富美國風情的白色背心,皮繩帶的脅邊裝飾,頗具個性之美,胸口前印上有金蔥的GUESS LOGO字樣,表現出屬於女孩特有的俏皮感覺。下半身則是GUESS的100%純棉七分長裙,利用三種不同深淺的藍色浸染,群擺以蕾絲作為點綴。鞋子則是搭配上GUESS一款名為TRUST的白色細跟涼鞋,腳踝綁帶的交叉處還垂吊著心型小飾品。

   笑著,是滿意的笑容。

   滿意,我對自己搭配衣服的風格實在滿意!

   順手撈起了GUESS的手提包,跨出大門,目標就是晚會地點,福華大飯店。

   星期五傍晚六點,台北市仁愛路上,福華大飯店,蓬萊邨廳。

   大廳靠近中央的一張中型圓桌,蔚羽因為被她老爹拖著去一起敬茶,林媽則是跑去和隔壁臨桌的其他媽媽們聊天,頓時之間,我身旁的三個座位都空了下來。

   看著蔚羽不斷地像我使眼神,要我想辦法讓她脫離她老爹的敬茶魔掌。

   回她一個微笑,我繼續舞動著手上的那雙筷子,向才剛端上的脆皮烤鴨前進。
美食當前,姑娘我哪有空去救她啊。

   嫩滑的烤鴨肉,香脆的烤鴨外皮,嚼在嘴中,香嫩多汁…啊…簡直美味。

   正當我在享用美食時,熟悉的聲音自我後方傳來。

   『烤鴨肉這麼好吃啊?』不高不低,帶點磁性。如此渾厚的音調,我腦中立刻閃過一個人的身影。

   「李、李承威!?」媽呀,這個自戀狂怎麼會在這裡出現!

   『怎樣,妳是看到鬼喔?』擰著眉頭,他似乎很不滿意我臉上顯露出的吃驚表情。

   「是啊是啊,我是看到鬼啊……」轉過頭,小小聲的說了一句。

   打量的他全身上下,才發現他居然也是全身的GUESS裝。

   下半身是美國最近銷售不錯的100%粗斜紋棉布,藍色直筒牛仔褲,大腿正面的部分漂白,最大的特色是它擁有五個口袋。上半身則是GUESS的背心T-Shirt,黑白色的系調,白色底部、右側正面是黑色花樣,一個看似像花又不像花的圖案,絹印的字樣寫著 Sunset Go Go Lounge。

   仔細看看,他脖子上還掛著GUESS純銀項鍊,特別的兩條式念珠長鍊,兩個不同的墜子分別是匕首和十字架的形狀。

   「你怎麼會在這裡?」

   『來參加晚會啊。』

   廢話,我也知道你來參加晚會啊!

   這種廢話不用你說,我用膝蓋想都知道。

   「你爸也是這家公司的員工喔?」

   『沒啊,不是員工。』

   「啊?不是員工?」

   滿頭霧水,我疑惑的看著他。

   『我爸跟這家公司的董事長是至交。』

   「喔。」簡單的應了一聲。我對人家的事情沒有什麼興趣,更何況我跟蔚羽不一樣,我不愛搞那些有的沒的八卦新聞。

   轉頭,我又向烤鴨肉伸出魔掌。

   『真看不出來,妳這麼會吃,可是抱起來還滿輕的。』

   「謝謝誇獎。」咕嚕一聲,嚥下了最後一塊鴨肉。

   回頭看了看,蔚羽仍被她老爹拉著到處跑。見到我身旁坐著李承威,她的表情先是驚訝,然後嘴邊跟著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她笑屁啊?該不會是跟人敬茶敬到瘋了不成。

   在空氣中比手畫腳的,我問她:「妳幹麻笑的那麼詭異?」

   礙於手上還端著茶杯,她不便跟著我比手畫腳,只好轉動著黑色的眼珠子。一下子左飄飄,一下子右飄飄,來回在我跟李承威之間飄來飄去的。

   「我跟他?」

   她點了點頭,又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不懂。妳到底想說什麼?」

   空出右手,她伸出食指擺在嘴前,作了個噤聲的動作,然後又轉頭回去跟她面前的阿姨敬茶。

   什麼啊!?這女人是怎樣,話也不說完,就喜歡吊人胃口。討厭、討厭、討厭,我最討厭別人吊我胃口!這女人分明就是故意的!

   我悻悻的瞪了她一眼。

   「算了算了,我才懶的跟妳鬥,哼。」

   『妳自言自語的在說什麼啊?』

   「啊,」回頭,我才發現李承威還在我隔壁。「你怎麼還在這裡?」

   『嘖嘖,這麼想趕我走喔?』

   「是啊是啊,跟你這個人待久了,我會沒胃口吃飯的……」然後,我又開始舞動著手中的筷子,尋找下一個美食目標。

   『女生說話不要這麼恰,小心妳這輩子都沒人要。』

   「惦惦(台)啦,還不需要你來詛咒我。」白了他一眼,還不忘用沒事做的左手呼他一掌。

   他以為他是誰啊?我以後有沒有人要哪需要他來操心,又沒人叫他雞婆多事。

   『唷,唷唷唷唷,』蔚羽忽然從我身旁冒出來,嘴上一連唷了好幾聲,『你們在打情罵俏啊?』

   「誰跟他打情罵俏啊,妳別沒事貶低我的審美眼光好不好……」

   『哇,亦蓉,妳說話怎麼越來越狠毒了。』她假裝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有嗎?」

   會嗎?我絲毫不覺得我說的話有多狠毒啊,只不過都是事實罷了。

   『小妹,妳真該幫她改改說話方式。』李承威從一旁插上了話。『她要是再繼續照那種方式說話,我看她這輩子都交不到男朋友的。』

   「嘖嘖,老哥,什麼時候這麼關心起我家小蓉蓉來了。怎麼,想把她了啊?」蔚羽臉上賊賊的笑容,實在讓我很想不顧形象的當眾賞她一個「蓉式呼人掌」。

   『去去去,小孩子別亂說話。』他身手就往蔚羽的鼻子上捏,捏得她在那裡哇哇大叫。

   『喂喂喂,輕一點啦!有沒有搞錯啊,我是女生,女生耶!』蔚羽摀著被捏紅的鼻子,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瞪著李承威。『還有,你也不過才剛滿十八歲沒多久,還不一樣是小孩子!』

   『NO,NO,NO。』他伸出食指,左右來回搖擺了三次。『我滿十八歲這個事實,早就已過了三個半月了。』

   『誰管你啊!』蔚羽耍賴著,轉頭就向我求救,『亦蓉,妳好歹也來幫幫我嘛!哪有人這樣看著自己的好朋友被欺負的!』

   擺了擺攤開的雙手,我給她一記無奈的笑容,「活該,誰叫妳剛亂說話。」

   『妳!妳妳妳!』蔚羽瞪著我。很用力、很用力地瞪著我。

   看著她那張氣到五官都快皺在一塊兒的臉龐,我不禁失聲哈哈大笑。

   『妳!妳笑屁啊!』她悻悻的就伸出手指往我額頭上攻擊。

   攻擊招式:羽式絕招-戳人大法。

   「唉唉唉,大小姐,妳饒了我吧。」我哀嚎著。

   一般被她絕招攻擊到的人,無一不會哀嚎大叫、乖乖跪地求饒。但是,我在受過多次同樣的絕招攻擊之後,已經習慣到能不用跪地求饒的功力了。只是還沒練到不會哀嚎的境界而已。

   唉…慚愧啊慚愧……

   唉…自卑啊自卑……


                     ☆穿著GUESS品牌的服飾品,是讓我們找到交集點的開始……★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