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著獨特風格的咖啡館,也曾經是我們最愛的約會地點。
          妳細細品嘗咖啡的模樣,那樣的動作,那樣的滿足表情,都深深烙印在我心中。☆


   心情廣場。深色木門的銀色門把,握著、下壓、推開。
   『歡迎光臨!』身穿圍群的女子,站在吧台邊喊著。

   『嗨,美麗的愔茹姊。』蔚羽興高采烈的撲到吧台前,對著女子撒嬌。
   嘖嘖,都十幾歲的人了,還裝的跟五歲小孩一樣。
   雖然她是明華出名的冰山美女,不過那些冷淡的表面也只是作給那些臭男生看而已。實際上,蔚羽在女生堆裡可三八了。標準的三八美女。

   「愔茹姊,我也來囉!」我才沒像那個幼稚的蔚羽一高興就向前撲。慢慢走到吧台前,慢理斯條,我將書包放在一旁的椅子上。拉開了手邊的另一把高腳椅,拍拍屁股就坐了上去。

   『唷,兩位小美女來了。』愔茹姊笑著。她的笑容總是看起來那麼溫柔。
   我跟蔚羽口中的愔茹姊,是心情廣場的服務生,不過她只會在固定的時間來幫忙而已,因為她平常的工作是個幼稚園老師。

   『耶……阿佑哥沒來啊?』蔚羽咕嚕咕嚕轉動雙眼,望著四周。

   阿佑哥是愔茹姊的男朋友。雖然他們年紀差了將近四歲,而且還是姊弟戀,但是他們之間的感情真是好到沒話說。愔茹姊那一張娃娃臉看起來根本就沒有二十九歲,說她二十五、六歲我倒還相信。阿佑哥就是那種天生煞人型的陽光帥哥,俊男配美女,天造地設。

   說起來,我好喜歡聽愔茹姊述說她跟阿佑哥之間的事情。
   第一次認識她跟阿佑哥的時候,她就跟我們說了兩年前他們兩個是怎麼在一起的,那杯她的肯亞咖啡,還有那杯已經被她倒掉的曼特寧。當時聽到阿佑哥送她的生日禮物時,蔚羽還在一旁興奮的說著:『哇靠,好浪漫喔!』
   從此,蔚羽迷上了阿佑哥,也迷上了肯亞。就像是上了隱似的。

   阿佑哥的笑容真的很好看,也很吸引人,就連我身旁的那位冰山美女都能被溶化。
   他大概也是唯一一顆會讓冰山溶化的太陽吧。只可惜,人家阿佑哥已經死會了,而且對象還是我們最敬愛的愔茹姊。就算是會少一塊肉,蔚羽也只能含淚對她心中的太陽說掰掰。

   「三八!妳找阿佑哥想幹麻?」我呼了她的後腦杓一掌,「妳可別忘了,阿佑哥可是愔茹姊的未婚夫唷!」

   『吼唷!我知道啦……』蔚羽委屈的喊道,伸出右手輕撫著後腦杓。『可是他們又還沒有結婚,讓我妄想一下總行吧……』

   『呵呵……他還在工作呢。要是聽見有兩個小美女來,他一定會二話不說就衝過來。』愔茹姊咯咯的笑著。『妳們想喝什麼呢?』

   「我要……」話還沒脫口,我就感覺整個人被人推了一把。

   『我要肯亞!啊,不對,應該說是〝心情果香〞。』似乎是忘了剛才被呼的疼痛,蔚羽一把推開我,搶在我前頭說話。『還有還有,草莓的吉司乳酪蛋糕跟巧克力碎片餅乾……』

   「餓死鬼投胎啊妳!」又是一掌,二話不說,我就往她後腦杓再度呼下去。「妳當我是銀行喔,點這麼多,想讓我剩下這幾天都餓死嗎!?」

   『唉唷,可是人家想吃嘛……』
   又來了,三百六十度的態度轉變大法。蔚羽雙眼閃閃發光,一付「我知道妳最好了」的表情,硬的不行,就想跟我來軟的。真該死,明明就知道我天生心腸好,吃軟不吃硬。

   瞪了她一眼,「妳少在那裡裝可憐。吃吃吃,吃死妳這個拗人錢的貪吃鬼。」
   愔茹姊仍舊咯咯笑著。

   「愔茹姊,妳別笑了啦。給我點推薦吧?」

   『推薦啊……』左手托著下巴,她思索著。
   『啊,有了。這是最近新推出的,』說著,順手遞了一張單子給我。

   看了看那張單子,我注意到了上面的標題,「〝懷舊葉門〞?」

   『嗯,〝懷舊葉門〞,就是所謂的摩卡瑪妲莉咖啡。』

   「馬達?用來發電的那種馬達?」疑惑著,馬達也可以用來煮咖啡?!

   『啊,不是的。是瑪瑙的瑪,一個女、一個元旦的旦,那個妲,它是葉門摩卡咖啡※中,最負盛名的一種摩卡。我自己試過了,口感還不錯。』

   看著她一臉沉醉的模樣,我似乎也能感受到〝懷舊葉門〞的獨特口感了。
   「既然是愔茹姊推薦的,那我當然要試試看。」

   『好,妳們先聊吧。』轉身,她走進了吧台後方的小房間。
   愔茹姊煮咖啡的功夫也不是蓋的,雖然跟心情廣場的大姊頭--老闆娘比起來還差一點點,不過也已經有八、九分的程度接近了。聽說她可是跟著老闆娘學了兩年才有今天這種九分熟的煮咖啡手藝。

   『該討論正事了吧。』
   蔚羽的一句話點醒了我。
   該死,我差點忘了今天我們來心情廣場最主要的目的:論說八卦;八卦女主角,關亦蓉;八卦男主角:李承威。

   「呃,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啦,就只是……咕嚕咕嚕,吱吱喳喳,圈圈叉叉,然後就……」

   『關、亦、蓉!妳耍我啊!?』被呼巴掌了,不過這次的呼人者是她,被呼者是我。

   「吼唷,就只是先開個玩笑咩。」幹什麼這麼大聲吼我,人家不都說這樣解釋最快了嗎,又快速又省時間。

   『快點從實招來!』

   「是是是……」就在蔚羽小姐的淫威,噢不,是她的怒眼對視之下,我乖乖把前幾天晚上跟張華嬿發生口角衝突的事情,還有睡醒就在李承威房間裡的事情,一五一十,絲毫不保留的通通呈報給她大小姐聽。
   其中,當她聽到〝34B小姐〞和〝廚房恐怖份子〞的時候,反應簡直就跟李承威一樣,只差沒笑到倒在椅子上而已。

   『哈哈哈……他真的叫妳34B小姐喔?』蔚羽一臉笑到快飆淚的模樣,讓我實在很想在呼她第三掌。

   「閉嘴啦!」瞪著她,我突然好希望眼神能夠用來殺人。
   34B有什麼好笑的!?沒聽過什麼叫做「小而巧」嗎,啐!

   『哈哈哈哈……』可惜眼神並不能夠殺人,要不然這位邊笑邊狂拍桌面的小姐早就被我千刀萬剮了。

   就這樣,尖銳、恐怖、刺耳、近似魔音的笑聲持續了將近半個小時之久。
   咖啡來了,她邊喝邊笑,還差點噴在我身上。
   蛋糕來了,她邊吃邊笑,還不停打量著我只能比喻成小山丘的前胸。
   餅乾來了,她咬一口、笑一下,看她吃完一片餅乾也要花上五分鐘的時間。

   「小姐,妳夠了吧?」嘆口氣,我無奈的喝完了杯中的最後一口摩卡馬妲莉。老實說,我第一次喝到這種咖啡,有著獨特、豐富、和令人著迷的複雜香味,喝起來有紅酒的香味、乾果味、藍莓、葡萄、肉桂,還有淡淡的甜香料味道。

   『哈哈,可、可是,哈哈哈哈,真的很、很好笑……哈哈哈哈……』上氣不接下氣的,蔚羽含著眼淚,試著止住笑聲,做了個深呼吸。然後定定的看著我十秒鐘,又「噗哧」一聲笑出來:『哈哈哈,廚房恐怖份子,哈哈哈哈……』

   「……」無言,我向隔壁移了兩個位子,企圖掩蓋我認識這位狂笑小姐的事實。
   還好店內客人不多,要不然我可能會跟愔茹姊借把鐵鏟,挖個洞,然後打昏蔚羽,再把她的頭埋進去。
   五分鐘之後,狂笑小姐終於肯停止她對心情廣場裡頭所有客人的折磨。她那尖銳、恐怖、刺耳、近似魔音的笑聲,終於停止了。

   「笑夠了嗎?」我沒好氣的瞪著蔚羽。

   『嗯,夠了。』蔚羽的嘴唇仍然顫抖著,看的出來,她很努力的在忍住了。
   『然後妳就這樣住在他家喔?』

   「屁蛋啦,陌生人耶,我哪有這麼隨便啊。」
   就算不是陌生人,只要看到那隻自戀豬頭,我就不可能住在那裡。

   『那不然勒?我那天晚上打去妳家,妳大姊說妳從前一天晚上就沒回家了。』

   「沒啊,阿姨硬是要留我吃晚飯。」
   拿起盤中的一塊巧克力碎片餅乾,「只不過吃完飯我就離開他們家了。」

   『那妳跑去哪了?手機也沒開,我找了妳一整個晚上耶。』

   「噢,我手機早就沒電了。」啃了一口餅乾,我又跟愔茹姊點了另一杯的〝懷舊葉門〞。
   「然後我去住阿緯家了啊。」

   『阿緯?好耳熟的名字啊,好像在哪聽過……』
   偏了偏頭,蔚羽思索著。
   看著她咕嚕咕嚕轉動著眼珠子,好一會兒才反應到:『啊!就是妳那個他老爸是青虎幫頭頭的乾哥哥吧?』

   「嗯哼,李書緯。」小啜了口摩卡瑪妲莉,我又啃起了第二塊餅乾。

   『有沒有搞錯,妳還敢說妳不隨便。』她瞪大雙眼。

   「幹麻啊?」擰了擰眉頭,我對她突如其來的反應感到疑惑。

   『李書緯耶!乾哥哥耶!男的耶!?』蔚羽一張臉不可思議的盯著我瞧。
   『有沒有搞錯啊,妳跑去一個男生家裡住,居然還說妳不隨便!?』

   「小姐,妳哪個年代的人啊。」
   聳了聳肩,我滿不在乎的回她:「更何況,我去他家住是睡在他妹房間的,又不是跟他睡。」

   『去!』
   「去什麼去,妳又是想到哪裡去了。」

   『沒啦沒啦,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算了算了,不說這些了。』擺擺手,她就此打住了這個八卦話題。
   『對了,妳這個星期五晚上有要幹麻嗎?』

   「星期五?怎麼?」

   『我爸公司要舉辦一個晚會,還說員工一定要帶著攜帶家人參加。妳也知道我不喜歡那種正式場合,可是我老媽又是千叮嚀、又是萬囑咐的,說什麼我這次一定要乖乖去,所以我只好硬著頭皮答應啊。』她小姐擰著眉頭,一臉心不甘情不願。

   「那關我什麼事情?又想叫我陪妳去啊?」
   先前忘了說,蔚羽她老爹可是公司裡頭的元老級資深經理,往往公司有什麼應酬晚會,她老爹總是說到就到,從不缺席。不過,蔚羽可就不順從了。
   在跟她認識久了之後,我發現她真的是一點也不喜歡參加那種正式的晚會。上回也是陪著她去,我才了解到她口中對於晚會的批評與偏見,還真不是普通的無聊。

   『哈,不愧是我的生死之交,真了解我。』她一手搭上我肩頭,滿臉都是期待。
   期待什麼?
   廢話,當然是期待我答應陪她去參加那個什麼狗屁晚會。

   「妳看我有拒絕的權利嗎?」
   她很用力的搖了搖頭。
   「那妳還問,下次乾脆連問都可以免了,直接拖著我去算好了。」無奈,我嘆了口氣。


                    ☆生死之交是幹什麼用的?俗話說: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葉門摩卡咖啡,稱作是正宗的摩卡咖啡,也是世界上最為古老的咖啡。產於產於阿拉伯半島西南方的葉門共和國,於17世紀初開始拓展於全世界。則「摩卡瑪妲莉咖啡」是葉門摩卡咖啡中,最負盛名的。通常具有很好的紅酒香味、乾燥水果味,其口感厚實,濃郁的咖啡香也帶著巧克力的苦、甜味。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