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念妳的笑容,妳的眼淚,妳對我撒嬌、對我嘔氣的樣子。☆


   明華高中,講明了,說實話就是個專收不愛唸書的小孩的學校。
   在這種充滿了小混混、髒字滿天飛、拳腳相向,甚至是有事沒事就抄傢伙跟人對幹的環境下,就算是一個之前再怎麼有溫柔氣質的人,不出三天也一定會變成同類。

   就拿我在這所學校裡最好的朋友,林蔚羽,來舉個例子吧。
   在還沒跟她成為好朋友之前,對於她在國中時期的傳聞可是滿天飛。
   她國中上的是一所明星學校,個人成績總是保持在全班前三名;國一到國三,前前後後拿了好幾次全校前五名的寶座。還不只如此,她不但是班花,還是個校花,屬於那種全身散發著溫柔氣質的美女;整天跟在她身邊的蒼蠅,只怕你用手指頭都數不清。每天早上一進教室,就能看見她最上堆著大包小包的禮物。
   唉,這就是美女才有的好命。

   說到美女,她還真算是個美女。前凸後俏、凹凸有致的身材,性感的櫻桃小嘴,瓜子型的小臉蛋,不高不矮的165公分,超級理想的42公斤;像她這種標準的東方美女型,推她是明華的校花,也不敢有人抗議。
   但是!就算是能跟貂蟬、西施並駕齊驅的美女,也總會有那的一點點的敗筆,噢不,我是說,比較沒有那麼完美的地方。
   之前就說過了吧,我這雙鳳眼可是連校花的都比不上呢。
   當然啦,也不是說蔚羽美女的眼睛不好看,只是跟我的比起來,還差那麼一點點而已。
   想到這兒,我忍不住舉起右手,架在左臉頰旁,擺出那種超級欠扁的貴婦譏笑姿勢,然後發出那種魔音傳腦似的恐怖笑聲:「喔呵呵呵呵……」

   『馬的,妳發神經喔!?』坐在我隔壁的蔚羽,每次一聽見我這種恐怖的笑聲,當場就會從我後腦杓給呼下去。
   看看,這就是我所謂的「不出三天,一定變成同類」的道理。蔚羽小姐國中的時候,可是個標準的溫柔淑女,沒想到,高中時期才來明華不到三天,就已經被污染的不像話。當然,那個污染她的罪魁禍首就是我。
   挑染的淺咖啡色俏麗短髮,身上穿著明華的夏季短杉,下半身配上一條短到不能再短的牛載褲,左耳3個耳洞,右耳2個耳洞外加一個耳骨洞。原本開口閉口的乖乖牌道德倫理,早就已經被現在遍及各地的髒話問候語給取代了。原本只會用小小的拳頭,輕敲在別人背上的美女式發洩舉動,也早就變成了隨手抄個東西來就能當武器的暴力美女。

   雖然她的溫柔美流失了,不過她現在擁有的暴力美,照樣讓學校成堆的男生為之瘋狂。
   但是想追到她,那可不容易了。她可是明華出了名的冰山美女。
   對普通的男生,她根本就是不屑一看,甩頭就走。要是她小姐心情好一點,可能還會收下對方的供品。不爽時,則會當著對方的面前,當場就把供品賞給垃圾筒。
   曾經遭受挫折的男生不少,但是追在她身後的男生一個也沒少,反倒是以每分鐘百分之五的成長速率在增加。
   有時候我真的很懷疑,現在這個時代的男生是不是都有被虐傾向?

   『看妳笑成那種模樣,就知道妳剛一定是在心裡偷說我的壞話。』她冷眼看著我,雙手慢慢靠近,準備一把掐上我的脖子。『說!妳剛到底說了我什麼壞話。』

   輕輕一揮,我拍掉她的手,「沒有啊……」才怪。這句話我可沒敢說出來,不然等等一定慘死街頭。

   『啐,算了,懶的跟妳計較。』擺擺手,她走回座位。

   趴在教室的窗戶邊上,我低頭望著連球場上忙著傳球、運球、投球,偶爾也忙著用髒話問候對方祖宗十八代的男生們,還有另一群坐在籃球場旁邊,忙著爲男生瘋狂尖叫的女生們。

   雖然我實在搞不懂為什麼男生那麼愛打籃球,我也搞不懂為什麼那些行為像極了花痴的女生就這麼喜歡尖叫。男生運球要尖叫,傳球要尖叫,投球也要尖叫,就算是個超級爛又沒進籃得分的球,她們也會不顧一切的尖叫,簡直就是一群頭腦簡單的花痴。

   那種舉動實在很無聊,還是少看些沒營養的事物吧。漫無目標,我轉動著眼珠子,晃過來飄過去的。突然,一個在最右邊球場的身影吸引住我的目光。
   是他,李承威,那個白痴到不行的自戀豬頭。

   『在看誰啊?』蔚羽又走回我身旁,跟著趴在窗檯上。手裡還多了一瓶鋁箔包裝的阿薩姆奶茶,草莓口味。

   「草莓口味的好喝嗎?」

   『還好。喂,不要給我轉移話題。』她又一掌從我後腦杓呼了下去。
   簡直就是比我還暴力。不過我早已習慣了,自從她小姐從溫柔淑女轉型成了暴力美女之後,我天天成了她練習「呼巴掌」的對象。

   「沒啦。」轉頭,我注視著李承威的身影。
   其實男生專注打籃球的樣子是很帥的,只是如果那些髒話能在少一點,效果應該會更好。
   「小羽。」

   『啥?』

   「妳知不知道有一個叫做李承威的男生?」

   『當然知道,跟他熟的很。』嗖一聲,她喝完了鋁箔包裝內剩下的草莓奶茶,然後一角一角的拆開,在很工整的把它押成一個扁平的長方形。暴力女歸暴力女,不過她還是很注重衛生和環保觀念的。

   「妳認識她?」訝異著。

   『何只認識,我跟他還是親戚。』

   「親戚!?」好一個欠扁的小子……噢不,好一個欠扁的美女,居然連半個字都沒跟我提過。

   『沒啊,像他那種沒長進的傢伙,我才懶的開口提他。』
   沒長進?這話從蔚羽口中說出來,還算能聽。要是從別人口中說出來,他大概早就躺在地上哀嚎了。

   一開始就說過了,明華專收不愛唸書的小孩,所以會唸書的也沒幾個,屈指可數。不過,那些「沒幾個」倒是全都分到我們班來了。蔚羽當然不用說了,她不但是校花,還是全校第一名。但是她當初為什麼會進明華,這對我來說還是一個無解的謎。

   『他超怪的。』順手,她又不知道從哪冒出來一個紅豆麵包。『他很討厭唸書,但是很喜歡看小說,幾乎是什麼小說都看。就連平常男生不喜歡看的言情,他一點都不挑剔。』

   「難怪……」上次在他房間的時候,他的桌子、書架上排滿了一本又一本的小說。有科幻的、偵探的、恐怖的、武俠的,還有女生比較愛看的言情類,跟最近很流行的網路小說。

   『啥,什麼東西難怪?』
   唉呀,糟糕!我都忘了蔚羽可是出了名的愛聽八卦。
   天知道,為什麼美女都愛聽八卦!?

   「沒、沒啊!」揮揮雙手,我趕緊否認掉。

   『嗯?』她一步步逼近,我也只好跟著一步步退後。
   『我可愛又迷人的小蓉蓉……』張牙五爪的,她越逼越近。

   噁爛!誰跟妳可愛又迷人,還小蓉蓉勒!?
   「美、美女,妳……會不會靠太近了一點?我還不想被人指認是同性戀啊。」
   說實話,雖然我到現在都沒交過男朋友,但是我的性向絕對是正常的。

   『乖,妳最好從實招來。不然……』她發出了「嘿嘿」兩聲邪惡笑聲,聽到就讓人毛骨悚然。
   『我們只好去廁所來個Women’s Talk,順便聊一聊最近的生活狀況,好好多增進一下好朋友彼此之間的感情。』
   媽啊,我怎麼老是覺得自己交了一個母夜叉轉世的朋友’。

   「好好好,算我怕了妳了。」唉,姑娘我天不怕地不怕,卻偏偏超怕眼前這個母夜叉。
   「可是快上課了耶,放學在說吧。」

   『可以。放學我們去心情廣場,帳單就交給妳了吧。』

   「什麼!?又去心情廣場※?」我慘叫著。
   心情廣場,一張很有獨特風格的咖啡館,咖啡好喝,手工蛋糕跟餅乾也很好吃。雖然她們的價格並不貴,但是蔚羽這大小姐,上次把我抓去,狠狠的拗了我一頓下午茶。害我那時還在心裡邊滴血,邊跟我的GUESS新款深藍色太陽眼鏡說再見。

   『嘿嘿,好久沒去了嘛。況且,聽八卦就是要在她們那種充滿爵士音樂、搭配著香淳咖啡、再配上入口即化的吉司乳酪蛋糕,然後還有……』

   放屁放屁放屁!聽八卦還要選場合,我聽妳小姐在放屁啦!
   「好好好!夠了!放學就去心情廣場。」我趕忙阻止她再繼續說下去。
真要命,要是在讓她說下去,我看我這個星期的荷包,到下午就一定變成扁平狀態。

   『喔呵呵呵呵……』這下子,換她擺出貴婦譏笑式笑聲。
   看著她一臉詭計得逞的樣子,我就想學她一掌從她後腦杓給呼下去。
   唉,損友啊損友啊,真是交友不慎……


               ☆交友不慎的後果,就是要犧牲自己的荷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54C 的頭像
C54C

永遠のCandy♥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