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的相簿、BBS,MSN跟及時通的歷史訊息,那些都是我跟妳回憶的地方。☆


     戰戰兢兢的,在這個陌生的房子裡頭,我一步一步的踏在樓梯階上。直到我走下了最後一的階梯,映入眼前的是一片米白色系調的客廳和餐廳。

     L字型的米色大沙發,較短的那一端靠在牆邊,面對著是一個32吋、Panasonic出廠的液晶電視。聳立在電視機旁的是一個桃花心木的三門書櫃,看樣子應該是十八世紀末維多利亞時期,那種英國古典宮廷式的手工歐式家具。擺設在L字型沙發身後的是,一張同屬桃花心木,不過較為現代風格的長方形餐桌。

     問我為什麼懂得這些家具?

     這也沒什麼,只不過我爸是個愛研究古董家具的商人罷了。


     『咦,妳醒了啊?』柔和的聲音,來自樓梯左後方的一扇門。一個看起來也才三十出頭的女人。

     「嗯,阿姨妳好。」微微點頭,臉上也擺出自認還算可以的微笑。

     雖然我現在處於極度叛逆的時期,在家裡跟我那兩個聽話乖巧的姊姊一點也不像,整天就是跟我爸媽吵架、頂嘴,有時候還會把自己所在房間裡頭,甚至是離家出走個好幾天不回家。不過,對於別人家中的長輩,我倒還是會乖乖的做個有禮貌的小孩。

     『裝乖。』他的聲音,跟著那位阿姨的身後飄出。臉上還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瞪了他一眼,我假裝沒聽到他剛剛說的。

     「謝謝你們幫了我。」我道謝。

     當然,口頭上說〝你們〞,那也只是好聽罷了。實際上,我只有在跟那個阿姨表露感謝之意。

     至於那個男的……去,我看算了吧!

     『乖,還知道要說謝謝。』他走過我前面,瞟了我一眼,然後逕自的一屁股坐上L字型沙發,打開32吋的液晶電視。

     客廳的擺設其實很好看,只是現在多了一個煞風景的。而且體積還不小。

     『呵呵……別理他,他就愛胡鬧。』阿姨輕笑著。『不過別看他那副嬉皮不正經模樣,其實他很善良的。』

     善良?我看是披著羊皮的狼吧,邪惡裝善良。

     『對啊。老媽,妳看看,我居然善良到〝撿〞了一個被人打的小狗回
家。』面對著電視螢幕,背對著我們,看不見他臉上表情,但我知道他一定在竊笑。

     『承威,別亂說話。』阿姨輕聲斥責。

     而我,火已經燒在心中了,但是在這位親切和藹的阿姨面前,卻不得不努力壓抑想用三字經問候他祖宗十八代的衝動。當然,絕對不會波及到眼前這位阿姨。

     『對了,妳叫什麼名字啊?』她問。

     「噢,抱歉,我忘了自我介紹了。」又奉上一個微笑,「我叫做關亦蓉,明華高中二年級的學生。」

     『唉呀,』阿姨輕呼,『正巧,那妳不就跟承威是同一所學校的。』

     『媽,那不是巧,那是衰。而且居然還碰上學校最有名的女人。』李承威討人厭的聲音又在是揚起。

     『承威!』

     跟你在同一所學校,我才倒楣勒!趁著阿姨轉頭,我對著他的背影做了個鬼臉。
     「阿姨,沒關係……」

     咕嚕咕嚕……
     真該死的!我這個該死不爭氣的肚子,居然該死的在這種時候,發出它該死的飢餓抗議。
     而且還該死的很大聲。

     『哈哈哈哈……學校最有名的女人,肚子餓的時候居然叫的這麼大聲,哈哈哈哈……』坐在L字型沙發上的那個白痴,居然笑得人仰馬翻。

     「你!」紅著臉,我真不知道該是要繼續保持我的乖小孩形象,還是用三字經破口大罵。

     『承威,你也該閉嘴了。真是的,我怎麼會有你這個這麼沒禮貌的兒子……』

     『亦蓉啊,妳就別跟計較吧,他就是那種個性。』

     還在為剛剛那聲咕嚕叫而感到不好意思的我,點點頭,表現了我寬宏大量的心胸。

     廢話!當然不會再阿姨面前計較,我又不會白痴到要戳破自己的乖乖牌形象。

     『唉,像妳這種乖女孩已經很少見了。妳也去看看電視,順便跟我家那個呆兒子聊一聊,我去廚房幫妳弄點吃的。』

     「阿姨,不用麻煩啦。」

     『沒關係、沒關係,不麻煩的。』她揮揮手。

     「那不然我也去幫妳忙吧。」

     幫忙?自從兩年前的那次恐怖事件,我已經在家裡被列為〝禁止進入廚房的危險恐怖份子〞。



     兩年前的某一天,我記得那是個下午下著大雨的星期五,而恐怖事件發生的地點正是在我家的廚房中。

     那天下午,拖著一身剛剛因為修理了幾個不知死活的學弟,不小心被擦到的傷口回到家,才發現家裡一個人也沒有。大姊跟著她前幾個月交到,聽說是她們公司什麼高級主管的男朋友去約會;二姊則是跟著她那群書呆子朋友,去台北市立館唸書;老媽想必又跟著視古董家具如命的老爸,不知道又到哪去研究、去蒐集古董了。

     一身的擦傷,剛剛修理學弟的時候又搞到自己精力耗盡,肚子裡的胃袋空空如也、咕嚕咕嚕的叫著。外面下著大雨,姑娘我才懶的出門去當落當雞。可是家裡又沒人,怎麼辦?

     自己下廚啊。理所當然。
     嗯,好,好一個辦法。

     先上樓回房,沖個澡、換套乾淨的衣服,然後我又下樓,走進了我活了十五年都從未踏進過的陌生地方,廚房。

     是的,你並沒有看錯。我當年正值青春少女時期,年輕的十五歲。從出生到十五歲,十五年,我從來就沒有踏進過自家的廚房。

     是的,一次也沒有。

     走進廚房,面對的是陌生的瓦斯爐、陌生的洗手台、陌生的烤箱、陌生的微波爐、陌生的……廚房裡的東西,無一對我來說不是陌生的。打開了陌生的冰箱門,看見了雞蛋,還有全麥吐司麵包。我想起了以前常吃的早餐,全麥吐司麵包夾炒蛋。

     雖然從未踏進過廚房,但是小時後也有站在廚房門口看著老媽是如何做早餐的經驗。

     不就是先把那罐看起來黃黃的奶油塗抹在全麥麵包上,然後丟進烤箱裡烤一烤。這個簡單。

     抓了片全麥麵包,我東翻西找的在抽屜裡找到了那隻塗抹刀,用刀尖挖起了一小塊黃色奶油,然後我開始試著在麵包上均勻的塗抹這些黃色奶油。

     鳥的,美工刀都比這個好用多了。

     就在我跟塗抹刀、黃色奶油、以及全麥麵包奮鬥後,問題來了。面對著烤箱,我把麵包放進去後,我開始對著烤箱旁的那一排轉鈕感到困惑。

     火力控制,什麼是上火?什麼是下火?

     溫度調節,九十度、一百一十度、一百八十度?

     時間設定,我到底該烤十分鐘、十五分鐘、還是二十分鐘啊?

     鳥的勒……烤個麵包這麼麻煩。算了,隨便弄弄好了。

     火力?上火下火一起烤,這樣麵包兩面都會烤到,不錯。

     溫度?越高越好吧?那就設定個一百八十度好了。

     時間?烤久一點,不知道會不會比較好吃?那就久一點吧,二十分鐘好了。

     好不容易把那些雜七雜八的東西都設定好了,全麥麵包丟進去了,我轉身又去開冰箱拿雞蛋。炒雞蛋應該不難吧?之前在電視上看到那些教做菜的節目,他們都說做菜是很輕鬆、很簡單的,所以我想炒個雞蛋應該也很輕鬆、很簡單吧?

     走到瓦斯爐前面,面對著它,問題又來了。炒蛋要用什麼鍋子?要用大火還是小火?雞蛋要不要先打散?要先放油還是放雞蛋?

     鳥的勒。忍不住,我又在心底暗罵。

     真是麻煩,到底是誰說很簡單又很輕鬆的?簡直就是騙鬼。

     那現在怎麼辦?到底炒,還是不炒?

     咕嚕咕嚕……空無一物的胃袋又在鬼叫著。

     唉,算了,管他三七二十一的,姑娘跟你豁出去了。

     努力回想著以前老媽作早餐的樣子,還有電視上那些叔叔阿姨做菜的方法,我抓了一個小小的、淺淺的平底鍋就往瓦斯爐上放。

     先放雞蛋還是油?

     唉,隨便啦,就先放雞蛋吧。伸手就把剛才在杯中打散的雞蛋往平底鍋中倒。
     放完雞蛋勒?先開火還是先放油?

     老媽以前好像都是先開火的吧。左手在挖瓦斯爐上的轉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把火點著。也許是因為火開大的關係吧,才沒幾下的時間,就看著眼前那團還參雜著一點點碎彈殼的雞蛋慢慢成形。可是,總覺得少了什麼……

     啊!該死的,我忘了倒油!

     從洗手台下方的櫃子裡拿出那瓶葵花油,轉開蓋子,我聽見了大門開開關關的聲音。

     『妹妹。』那是老媽的聲音。

     『媽,妳有沒有聞道什麼怪味道?』大姊。

     『對啊對啊,好像是什麼東西烤焦了……』二姊。

     『老婆,我們出門前,妳有在煮什麼東西嗎?』家裡唯一的男人,老爸。

     『沒有啊……』老媽喃喃自語著,『等等,我去廚房看看。』

     葵花油的蓋子轉開了,跟平底鍋大概十五公分的距離,我以完美的九十度角,準備將油倒入鍋中。

     『天啊!妹妹,妳到底在幹什麼啊?!』老媽的尖叫,自廚房門口傳來。

     「媽,」偏頭,我看向老媽,完全沒注意到,原本完美的九十度角已經變成了恐怖的一百三十度角。「我在弄東西吃啊。」

     塑膠罐內的葵花油,瘋狂洩出,又小又淺的平底鍋立刻盛滿了葵花油。隨著容量超過限制,多餘的葵花油順著鍋邊流下。

     『妹妹!油啊!』

     轟!
     老媽想阻止,卻已經來不及了。整個平底鍋燒了起來,火勢大的恐怖,差點連我的手都要遭殃。

     身後的那台烤箱,不知道是因為烤太久了,還是怎樣的,陣陣焦味從裡面傳來,烤箱還不時的冒著白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姊跟二姊的叫聲隨後傳來。

     『快叫消防隊啊!』將我拉離開瓦斯爐,老媽尖叫。

     『快打119!』老爸吼著。

     『快啊!』老媽扯開喉嚨,再次尖叫。大姊跟二姊,兩個人跌跌撞撞的衝到客廳打電話。

     而我,因為被突如其來的大火給嚇著了,整個人呆坐在廚房的地上。剩下的事情,我也幾乎都不記得了。

     那場恐怖的瓦斯爐大火事件,讓我從此以後成了家中的恐怖份子,被禁止在次踏入廚房的恐怖份子。因為全家人都深怕,可能下次他們外出回家的時候,會連自己的家都找不著。

     為什麼找不著?因為會被我燒掉的機率是百分之百。



     雖然我自認進去是幫倒忙的,而且甚至會有燒毀這家人的可能性。但是!為了要繼續裝扮我的觀小孩形象,我當然要自動舉手幫忙。

     『不用了啦,妳就乖乖去看電視,等我一下就好了。』阿姨硬是把我推到沙發旁邊,然後把我按坐沙發上。『可以順便跟我家呆兒子聊聊啊。』說完,她便轉身走進廚房。

     好一個阿姨,我欣賞她明智的決定,死都不讓我進廚房。

     『妳會做菜?』坐在沙發上的大少爺,揚著他那兩條眉毛,一臉懷疑的盯著我瞧。

     「實話謊話?」

     『啥?』

     「你要聽實話,還是要聽謊話?」

     『實話。』 絲毫不猶豫,乾脆俐落。

     「我活到現在,踏進廚房的次數只有一次。兩年前,我差點把我家給燒了。」聳聳肩,我一臉不在乎。

     看著他帥氣的臉龐,一瞬間慘白,還多了幾條黑色斜線。

     『媽,聽到了沒?妳最好別讓她踏進我們家的廚房!』他轉頭對著廚房大叫著。

     阿姨的笑聲從廚房傳來。


               ☆帥氣的男生,是個披著羊皮的大野狼。★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