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痛欲裂的感覺,不肯罷休的刺激著腦神經。雖然下意識還想繼續睡覺,但是全身痠痛、頭昏腦脹的感覺卻刺激到讓我已經無法在入睡了。
     心不甘情不願的,我睜開雙眼。
     「該死……我的頭……」

     痛啊……現在是怎樣?沒事睡個覺起床也會全身痠痛、頭痛欲裂嗎?
     欸……我好像想起什麼了。
     昨天。
     對,就是昨天!

     「鳥的,真該死,下手真重……」嘴裡咕噥著,心裡咒罵著。
     張華嬿那個該死的瘋女人,還有她身邊那群該死的小火雞!


     『妳醒了啊?』陌生的聲音,從前方傳來。

     全身猛然打顫,警覺的,我抓緊了身上的被子,探頭看清楚前方是何等人物,居然連我沒有發現他的存在。
     定神一看,站在床前的是一個男生。帥氣的臉龐,頂著一頭不長不短,紅棕色的挑染,用髮臘稍微抓過,看起來還算是蠻有型的髮型。下半身穿著一件深藍色牛仔褲,上半身則是搭配一件黑色寬大的T-shirt,胸前印著GUESS98。
     長相不錯,聲音不錯,穿著style雖然平凡,但卻一點也不會流失眼前這位男生的個人帥氣風格,而且他應該也和我一樣,喜歡穿GUESS的衣服吧。

     妳白痴啊?妳是還沒搞懂狀況嗎?!
     啊!
     「你!」一聲驚叫,突然反應過來。我右手的食指,用力地,直直地指著眼前的陌生人。

     『我?』似乎是被我的驚叫聲給嚇到了,他一臉莫名的看著我。

     「你是誰?!」右手的食指,仍舊指著他。

     『李承威。』語氣很平淡,沒有任何一點點上揚或是下降的音調。

     「你在這裡做什麼?!」右手的食指,已經用力到快沒有知覺了。

     他臉上兩條眉毛擰在一起,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小姐,妳現在在我家、在我房間、還睡在我床上、抱著我的棉被,妳居然還問我在這裡幹麻?』

     「你、你、你的房間?你的床、你的棉被?」收起來接近僵硬的食指,定了定神,我環顧著四周。

     哇靠,要不是他說,我現在會以為我還在自己家裡頭呢。
     耶,不對了,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我怎麼會在一個陌生的男生家裡?!
     綁架?強姦?一夜情?!不不不……不可能,我昨天晚上明明還在跟張華嬿那個白痴吵架的,沒理由被人帶回家自己都不知道啊。
     吵架……昨天……打架……男生……昨天……好聽的聲音……

     「啊,我想起來了!是你,對不對?我昨天最後聽到的聲音,就是你的,對不對?」

     『看來妳還沒被打成白痴。』

     「啥?」還沒被打成白痴?
     盯著他的臉龐,我實在很想看出,他這是到底在慶幸,還是在惋惜。

     『我昨天剛好經過,那幾個女的跑掉之後,我就把妳帶回來我家。妳身上的衣服都換過了,被打的地方也擦過要藥了。對了……』

     「什麼?!」從我喉嚨喊出的聲音,分貝瞬間提高了八度。

     小小的掀開棉被一看,我全身上下居然只剩下一條內褲。「你、你這個變態!」

     『靠!』他摀著耳朵,不滿的低吼一聲。『妳這個女人是怎樣,見鬼了啊?』

     「你!變態、色狼、噁心、無恥、低級下流,還、還有!下三濫!」剛才已經僵硬的食指又再次出翹。

     『我變態、色狼、噁心、無恥、低級下流,還有下三濫?』他那了兩條氣宇軒昂的眉毛又擰得更緊了。『喂,妳最好解釋清楚,妳剛罵那一串是什麼鬼意思。』

     伸手一摸,抓起了身旁的枕頭,二話不說,我一把就往他臉上丟。

     「解釋?你居然趁我昏迷不醒的時候,對我、對我、對我……」天啊,這真的是全天下最丟臉的事情,教我怎麼說的出口啊!

     『小姐,妳開打罵人之前好歹也先讓我把話說完吧。』似乎是明白我想說什麼,好那一臉好氣又好笑的盯著我。

     氣呼呼的,我紅著臉,鼓著兩個腮幫子瞪著他,「哼,有什麼屁話快說完!」

     『粗魯、暴力、恰查某。』他嘀咕了一句。

     我又瞪了他一眼。

     『我是說,妳身上的衣服是我媽換的,藥也是我媽幫妳擦的。』

     「你媽?」

     看著我,他發出了嗯哼的一聲。

     「所以,你根本沒有、沒有……看到我的……」感覺有點心虛,外加一點愧疚。支支吾吾的,我已經把一半,紅似熟蝦子的臉埋進了棉被裡。

     天啊,我剛剛居然不分青紅皂白就罵他是變態、色狼,而且還有無恥跟低級下流,外加下三濫……

     『對,我什麼都沒看到,什麼都沒摸過。小姐,妳滿意了嗎?』他揚眉,盯著我,似乎是在等我的道歉。

     「呃,我……對……」

     真是鳥蛋了,姑娘從以前會罵人開始就很久沒有跟人道歉過了,現在居然要我說對不起,實在是……

     很難開口。

     『哼?』眉毛抬更高了。

     「對……不起。」拉了好長的一個〝對〞,後面的兩個〝不起〞好不容易才脫口。

     『妳的衣服被我媽拿去洗了。』他淡淡的說,然後轉身從衣櫃裡抓了一件看起來像是size XL的深藍色GUESS的T-shirt,扔到我面前。『這件先給妳套上,等妳的衣服弄乾了在換回來。至於褲子嘛……』轉身他又在衣櫃裡,左翻翻、右找找。

     毫無結論,嘆口氣,他走出房間。過了五分鐘才又走回來,手上還多了條米白色的女性休閒長褲。

     『喏,這是我媽的,先暫時穿著吧。』

     「謝謝……」撈起那件T-shirt和休閒長褲,我看著他。

     兩個人,兩雙眼睛,就這樣盯著對方看,連眼皮都沒眨過。

     『妳不穿衣服,是在看什麼?』良久,他開口打破了沉靜的氣氛。
     「呃……你、你不出去嗎?」紅著臉,我問。

     哪有女生換衣服,房間裡站著一個男生的,更何況還是個陌生人。

     他的眼珠轉動著,上上下下打量著躲在被子裡的我,說:『無聊,我才對妳那種身材沒興趣。』語畢,他轉身就跨出房間。

     「你這個變態!」原本安分躺在身後的另一個枕頭,立刻以每秒一百五十公尺的時速撞上剛好被他帶上的房門。

     『哈哈哈哈……』隔著那扇門板,爽朗的笑聲,從外傳來。

     什麼叫做我這種身材?!剛剛居然還敢說他沒看過!

     『34B小姐,我媽叫妳穿完衣服,下樓去吃點東西啊。』他的聲音又再次傳來,而且開頭的那句〝34B小姐〞,聽起來特別刺耳。

     變態!下流!低級!無恥!我在心中悻悻然地罵著。
     噢,還有下三濫!


     XL超大的深藍色GUESS T-shirt在搭上一件米白色休閒長褲,我站在他房間那面半身鏡前,皺眉看著靜中的自己。

     好……呃,怪……的穿著。

     「算了,這是在人家家,有得穿就好了。」

     雖然我知道,隨便亂動別人的東西是不好的行為,可是為了尋找任何能用來做為髮圈的東西,我努力的在他那張堆滿了一本又一本小說的書桌上翻來翻去,好不容易才找到一條橡皮筋。

     隨隨便便的扎了個馬尾,我又看著靜中的自己。

     白皙的右臉頰,上面印著三條又長又紅的抓傷。

     張華嬿那女人的指甲早該去修剪了,長的跟什麼鬼一樣。又不是在演吸血女鬼、又或是慈禧太后,沒事留那麼長的指甲是神經病唷。

     說實在的,她打的八掌其實不痛,只是被她那些又長又尖指甲給刮到,那才叫人感到刺痛。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