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小康家庭中的恰北北,講話很直、很嗆、很潑辣。火爆的個性,與自己的兩個個性柔順的姊姊們完全相反,根本就是家中的基因突變。
 沒有特別美麗的長相,沒有超級火辣的身材,卻擁有一雙天生水亮的大眼睛,搭配上淡淡的淺咖啡色瞳孔,讓她成了一個在學校被成群男生們的暗戀對象,但是因為非常不溫柔的個性,卻也讓她成了一個沒有人敢實際追求的女生。活了17年,卻還是沒有交過男朋友……

他,,黑道家族的小公子,平時屬於較溫和的個性,雖然會嗆,但是不愛打架、也不愛從事父親手邊有關的事業,但是為了保護從心底喜歡上的她,他也跟著踏進了這個圈子。         帥氣的臉龐,喜歡一身輕鬆的衣著,寬大的T-shirt搭配牛仔酷,或是垮褲、滑板褲。無論怎麼樣的打扮,公共場合內,找上他的女人也不少……

     她,天生的不良少女,打架、叫囂、飆車,樣樣都來。
     是男生的哥兒們,卻是女生眼中的雜草……

     他,天生的小混混,無心上學、翹課、逃學,樣樣都做。
     不愛唸書,見到學校課本就頭疼,卻極度偏愛小說……

     她和他,兩個似有似無交集的人,相遇的那天,是在一個下雨天,一個奇怪的情景……

 

~~~~~~~~~~~~~~~~~~~~~~~~~~~~~~~~~~~~~~~~~~~~~~~~~~~~~~~~~~~~~~~

                  我猶豫著。

     翻閱著她的日記本,她發表在網路上的每一篇心情札記,還有她上傳到網路相簿上,我和她的每一張照片。回憶著,屬於我們兩個人的點點滴滴。

     整了整心情,逼走了在心中的悲傷感覺。


     坐在電腦前,移動著滑鼠,打開了Microsoft Word,輸入法換成了最習慣用的新注音。

     然後,一個字、一個注音、一個鍵盤,我開始為她、為我打下,我和她的回憶,我和她的愛情故事……



          ★與你的相遇,是注定的,又或著……那只是屬於一瞬間的緣分?☆




     晚上的10點多,夜晚下著傾盆大雨。


     無情的雨水,瘋狂的打在我身上,身旁還伴隨著散落一地的學校課本、筆記本,還有剛剛去書店買的素描本。


     啪!清脆的巴掌聲,自一條只有一盞微弱路燈在照耀的小巷子內傳出。
     
     『妳媽的!關亦蓉,妳這個女人真的是很不要臉耶!』站在眼前的這個瘋女人,在我眼中就像是隻發了火的火母雞。而且還是一隻身後帶著四隻小火雞的火母雞。

     嘖嘖……右手撫上剛才被那個瘋女人打到紅腫的右臉頰,嘴角泛著絲絲的血跡。


     鳥的勒,這一巴掌還真用力。

     「張華嬿,我到底又做什麼了惹到妳這瘋婆子了?」緩緩站起身,我順手擦拭掉嘴角的血絲。

     『妳媽的!妳剛叫我什麼?!』啪!又是清脆的巴掌聲,這次被攻擊的地方,是左臉頰。

     左右各吃了一巴掌的我,全身濕淋淋的站在大雨中。
     上半身學校那件單薄白色的夏季襯衫,還有下半身那件GUESS的深咖啡色低腰小喇叭牛仔褲,在沒有雨傘的情況下,都無法躲過雨水的打擊。

     『妳在給我裝傻啊!妳難道不知道三年級的吳立雲跟我是什麼關係?!居然還敢去勾引他,害他現在對我都冷淡的要死……』

     站在我面前,這個被稱作瘋婆子的張華嬿,躲在身旁一個小妹幫她打撐的傘下,一臉忿忿不平的瞪著我。

     「啐……瘋婆子。」摸了摸另一邊也被她打腫的左臉頰,我不甘示弱的瞪回去。

     怎麼樣?現在是要比誰的眼睛大嗎?


     我告訴妳,全身上下,我就是這雙眼睛最好看啦。想跟我比?妳先回去在對著鏡子多瞪一點吧,看看會不會在瞪大一點。

     『妳媽的!居然又叫我瘋婆……』瘋女人再次舉起她的右手,對準了我的左臉頰,又想來個第三次的巴掌攻擊。

     操……又想打我巴掌啊?


     我又不是白痴,以為我會乖乖站在這裡讓妳打喔?
     騰出右手,順勢擋下了她的巴掌攻擊。利用另一隻空出來的左手,我毫不客氣的回送她右臉頰一記巴掌。
     啪!嗯……這一聲應該有比她打的響亮。

     「瘋婆子,不要以為只有妳會甩人巴掌。」緊緊抓著她被我扣住的右手,我絲毫不猶豫的又甩了一記巴掌在她的右臉頰上。
              「全學校都知道,妳這花痴成天追著吳立雲的屁股跑,狂獻殷勤。妳還敢問我妳跟他什麼關係?」

     也不會先自己照照鏡子,長個什麼模樣。身材好又怎麼樣?臉上一堆青春痘和搭配著一點又一點的咖啡色雀斑,不光是男人,連女人看了都覺得噁心!

     「可憐妳這個瘋婆子加花痴,居然自己都不知道?那我就好心告訴妳吧,我對妳眼中的吳立雲一點意思都沒有,是他自己哈我哈的要死。                                             妳這瘋婆子最好別沒事就把罪名推到我頭上來。」

     真夠白痴的,也不想想,明明就是那個吳立雲天天追著我跑,沒事還開著他老爸買給他的NISSAN跑車說要送我回家。
     雖然說NISSAN的跑車是我的最愛,尤其是350Z,銀灰色的那種。                                                                                                                                    但是偏偏吳立雲就是我最討厭的那種男生類型,自以為長得帥,自戀到不行,成天擺POSE當花花公子。


     天啊,誰可以告訴我馬桶小姐在哪?看到他我只有一種感想,噁到不行!
     嘴上還說順路?!
     拜託,叫他用大腦想想好不好,中正區跟汐止根本就不順路吧!我都已經自認是輕微路痴型了,難道他還是超級嚴重的那種嗎?
     啊,抱歉,好像扯遠了。


     『妳……』掙扎了好半天,張華嬿試圖要抽回她被我扣著老高的右手。

     「妳什麼妳!我要不要臉關妳屁事啊,還有啊,罵人的話也新奇一點吧!妳媽的?從頭到尾,妳除了會罵這句,妳到底還會些什麼別的?」

     『妳他媽的!有種妳這賤女人再說一次!妳再不放手,信不信我叫我乾哥叫人來堵妳。』

     喔喔,瘋女人在臉紅脖子粗了耶,真的是越看越像發火的火母雞。

     「唉……妳乾哥?妳是在說上次那個被我打到三天下不了床,還天天躺在床上喊痛的那個廢物嗎?」

     放開了她的右手,我擺擺雙手,嘴邊露出莫可奈何的笑容。

     「怎麼跟妳認識的,全都是一些廢物啊。」

     『妳!』她臉上一陣青、一陣白,對於我剛說出的事實,毫無辯解的話語可說。

     「妳妳妳,妳什麼妳啦。自己吵架吵不過人、找來打架的人也打不過、罵人還只會用同樣一句,妳到底還要不要臉啊,居然還敢在這裡找人嗆聲。」低下身,我開始收拾著已經被雨水浸泡成爛紙的課本、筆記本以及素描本。

     「死八婆,上課筆記都被妳弄成這樣,還有我剛剛才花了三百多買的全新素描本都泡湯了,真是鳥的勒……」

     『賤女人,我看全學校就只有妳敢這樣頂撞我!』火母雞憤恨的說。

     「廢話。那是他們沒種,關我個鳥事。」好不容易收拾完地上的東西,才剛準備起身,背後一陣疼痛感,讓我又跪了下去。

     「哇靠……」轉頭,只見火母雞和其他小小雞的手上都各拿著一支雨傘。
鳥的勒,居然拿雨傘打人?!

     『今天要是不給妳一點教訓,我張華嬿在學校的臉鐵定被丟光!』說罷,她一個手勢,站在身後的小小雞們都立刻蜂擁而上。

     靠……今天幹什麼這麼倒楣啊!她們五個人打我一個,而且還不是赤手空拳的打,你教我該怎麼辦?

     唉,算我衰。拼了這條命,我只好抱住自己的頭部,以防萬一會被打成植人。
     我可還不想死啊……
     我們學校幾個月前才發生過一次這種事情。跟我同年級的一個男生,跟朋友去撞球館,才剛踏進門就被人頭套麻布袋,慘遭木棍圍毆。結果不小心被打到腦幹的部分,成了植物人。
     他的事情上了新聞頭條,學校還有一群女生為他哭的死去活來……
     我現在扯他幹麻?當下被打的人是我啊!


     疼痛的感覺不斷的傳來,腳上、背部、手臂、肚子。到底被這樣子打了多久?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整個人都已經開始昏昏沉沉的了。
     隱隱約約的,我好像聽見了一陣男聲。

     『喂,妳們在幹什麼,五個女的這樣子打她一個……』

     嗯……不高不低,帶點磁性,他的聲音蠻好聽的。
     關亦蓉,妳是白痴啊?都已經快昏了,妳居然還有心情評論別人的聲音好不好聽?!
     迷迷糊糊的罵過自己後,意識已經開始模糊,腦袋沉重的像是快要停止運轉。靠著剩下的微弱知覺,我只能感覺到,到處是傷、處處感到疼痛的身體正被人抱起……

     『忍著點……』朦朦朧朧的,他的聲音又在我耳邊響起,很溫柔,很讓人感到放心。


          ★千萬別惹火了女人,女人發火起來比男人還狠的。☆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