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活動已經開始了,那冰宇風和成曉曉這隊當然也已經準備進山洞了,不過成曉曉卻腿軟了。
 
「妳該不會是怕了吧?」冰宇風還記得他們上次去圖書館,她死都不肯去的模樣。
 
「哪有!我才沒有怕勒!」她打死都不會承認。
 
他輕笑了一笑「哦?那怎麼不進去?」
 
她瞪了他一下,可惡,就只會欺負她,她怕死了啦,山洞裡面又不知道有沒有鬼,她最討厭黑暗了啦。
 
不過就是那種被激然後就會不服輸的那種人。
 
「哼,我就進去給你看!」一氣之下,直接走向前。
 
「這小妮子……總是愛逞強。」不過他就是喜歡這樣的她。
 
他媚惑的一笑。
 
「欸欸,冰宇風你快點進來啦,不然我就不等你囉!」她大叫,其實她是要他快點進來,不然她可是會怕死的。
 
誰叫這裡面黑麻麻的。
 
「喂喂,你快一點,大家都進去很面了欸。」她手指向裡面,示意他走快一點。
 
他輕笑了一聲。
 
「呵呵,明明就怕的要死,卻裝做很勇敢的樣子。」真可愛。
 
吼,快氣死她了啦,他那烏龜的腳步她真的很想一腳踹過去,可是她不敢咩。
 
誰叫她就是膽小,她又看著他叫道:「學長和段臣煜都已經進去了!」
 
他看著她的背影,腦裡想到惡作劇的念頭,他好久沒有想要捉弄別別人了,他嘴角勾起一抹邪惡的笑容。
 
「你好慢喔。」她等他等好久。
 
「抱歉。」他還是依舊說話冷淡。
 
「恩,那我們走吧!」
 
「妳不怕有鬼在妳旁邊?」他的眼神故意在她的身邊看。
 
「阿──有鬼!」她尖叫,因為她相信他說的話。
 
她的腳不由自主的跑了起來,下意識的跑,根本忘了還有冰宇風,她跑進了山洞,而且跑的很裡面。
 
冰宇風大笑了起來,他、他好久沒笑的那麼開心了!
 
整她果然很好玩,而且她的表情好可愛!
 
他想起她驚嚇的樣子,他真的快要被她笑死了。
 
笑的夠了,他想到她一定還在裡面跑,而且又自己一個人,又怕黑,他走動了腳步,去找她。
 
呼呼,真是太恐怖了,冰宇風一定是嚇她的,吼,氣死了啦!
 
「死冰宇風,嚇我,明明就沒有鬼,害我以為有鬼,可惡,而且我還跑的這麼裡面,一向體育不好的我,竟然可以跑那麼快,我的腳快酸死了,現在我一個人欸,真可怕,可是,這裡面好可怕喔……死冰宇風你快點來啦」她抱怨道,腳邊還不時的踢著小石子。
 
噢,這邊好黑,她快被嚇死了啦,他在不來,她就要……她就要……她自己也不知道啦!
 
反正,冰宇風你快點來就對了,在不來她要棄權比賽,因為這裡面真的很可怕,她絕對絕對,他在不來她真的要棄權囉,可是……又不知道是什麼獎品,她很想得到獎品欸,第一名是什麼阿,第二名勒,第三名又是什麼,她很想知道。
 
她又開始忘了剛才的事情,一心只想到獎品,想著想著她又突然發瘋是的傻笑著。
 
因為她想到自己如果得了第一名一定會得到大家的鼓掌,還有人會誇獎她。
 
呵呵呵呵呵……
 
「第一名阿,一定是我……」成曉曉自言自語說道。
 
突然一聲,怪異的聲音,在她耳邊。
 
「吾吾吾……」
 
在她正想的入神時,她聽見了,嚇得她狂直叫「呀,不要,不要來,好可怕……」她要放棄了啦,實在是、是、是太可怕了,「不要,嗚嗚……」她最最最怕鬼了。
 
小時候只要聽到有聲音,她就會嚇到哭。
 
「嗚嗚,冰宇風你趕快來啦……」
 
冰宇風像似聽見她的尖叫似的,便加快腳步,往有聲音的通道去。
 
又有一聲,怪異的聲音也是從她耳邊傳來。
 
「吾吾吾……」
 
「呀──」媽呀,她絕對要離開這鬼地方!
 
他又聽見她的尖叫,他好像後悔做出惡作劇了。
 
終於,他找到了,他看見蹲在一旁的她,像個無助的小孩,他好像做的太過火了……
 
聽見腳步聲,她馬上又哭泣道:「不要過來,嗚嗚,好恐怖……」
 
他眉頭一皺,他好像做的真的太過火了。
 
他也蹲在她旁邊,溫柔對她說道:「沒有鬼了,我是開玩笑的,不要在哭了好嗎?」在哭,他的心會更痛,尤其是看到她的眼淚。
 
一聽見是冰宇風,二話不說,直接往他的懷裡撲上了過去,「你終於來了,好恐怖,一直有聲音在我耳邊,好可怕……」
 
突然其來的懷抱,有點令他驚嚇到,而且,她好輕……
 
「別哭了好嗎,抱歉,我不是嚇妳的,抱歉。」他是真的向她抱歉。
 
「嗚嗚嗚,朝口啪斗尼都晡知道。」(超可怕你都不知道)她哭的口齒不清。
 
「對不起,我不會再嚇妳了,我們要追他們,不然我們就得不到名了,起來好嗎?」在不起來,他會受不了的,因為她好香。
 
「唔,嗯,好。」她突然想到她趴在他身上,一時間,她整個臉紅,完了,她剛才在做什麼,她在他懷裡?她在他懷裡哭?
 
哇,想到她就……好想要去撞牆,她、她竟然在……哇……
 
「我剛才……在幹麻?」阿,她羞死了啦!
 
「妳、妳好了?」她的體香還依舊在他身上,他現在有臉紅吧。
 
「嗯……」她又看了他一下「我們走。」她站起身。
 
冰宇風也跟著站起來,他現在只想要快點找到出口,好讓自己深呼吸。
 
不然他可能會窒息。
 
他沒說話,只是先走上前。
 
噢,他一定很氣她撲在他身上吧,以他那種個性,他應該是很討厭女生接近他吧,不過,那藍語惠呢?
 
想到這她竟些心酸,心酸?是嗎?心酸阿……
 
「我們要盡快追到他們,我們浪費很多時間了!」冰宇風冷冷說道,其實他內心正在害羞。
 
誰叫她剛才做出令他害羞的樣子。
 
「嗯,那我們加油吧……」她的頭低下去。
 
「妳還好吧?」看著她頭低著,他回頭看著她,心想她該不會還在位剛才的是傷心吧。
 
「我、我很好。」
 
「阿──有鬼!」女客人直衝他們這,臉色並不是很好。
 
「疑?有鬼?」成曉曉聽到有鬼,馬上抓緊他的手。
 
看著她抓他的手,他便拍拍他的手「應該是假的。」一定是天他們故意要下找一些人的。
 
「是嗎……」
 
「嗯。」他肯定一定是,之前都沒聽過這裡鬧鬼,所以一定是有人裝扮的。
 
「那就好……」意識到她抓他的手,她便馬上放手,哀,她又做出他討厭的事了。
 
「看來,有不少人被嚇跑了,說不定我們可能會得名。」冰宇風冷冷說道,嘴角露出微笑。
 
她楞住,她發現,他很帥……也沒有她想像那麼糟,他其實人很好。
 
「嗯,那我們繼續往前。」她說。
 
他看著她,微笑。
 
她看著他,臉紅了起來。
 
她好像覺得,段臣煜對她來說已經淡了,但是又不太確定自己是不是喜歡冰宇風,她怕自己太花心,可是見到冰宇風她就臉紅,見到段臣煜像看到朋友同學一樣,毫無心動感覺,這到底是什麼?她自己也不清楚……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