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成曉曉今天也很早就起床了,不過她是被餓起床的。
 
成曉曉走出門,她想看來大家都還在睡吧。
 
才剛這麼想,空氣中突然傳來一陣足以勾動她肚裡那狂咕嚕的聲音,令成曉曉部禁沉醉輕閉上眼,用力嗅聞著食物香味。
 
精神委蘼的成曉曉頓時一陣,忙張開晶亮雙眸,梭巡著食物香味的來源。
 
只見一個衣著整齊的中年婦女抱著一袋剛出爐的麵包,從不遠處走來,豪不在意兩側不時投注而來的祺憐眼光,自顧自地往前緩步走著。
 
「麵包,真的是麵包。」噢,她肚子快餓死了啦!
 
一看到食物,她的雙眼顯得炯炯有神。
 
那一定就是這飯店的主廚做的吧,麵包烤的金黃酥脆的長條法國麵包,依稀可以看見麵包還散發著熱氣,一定是剛出爐不久的麵包……
 
她張口癡癡看著那袋香味四溢的麵包,不由得想像起麵包下肚時的滿足感,結果反讓乾癟的肚子發出更響亮的咕嚕聲。
 
「哦……」不行了!她快不行了!
 
中年婦女視若無睹地從她面前經過,看著金黃美味的麵包就這麼緩緩離開她眼前,一時間,她居然有股想撲上去搶奪麵包的衝動。
 
然而,她想起她老媽的教誨,讓她的良心隱隱刺痛,她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美味的麵包逐漸離她……
 
就在此刻,神蹟出現了──
 
說時遲,那時快,塞在袋中的法國麵包向式感應的成曉曉內心的渴望似的,咚的一聲,從婦人的懷抱中跌落地面。
 
婦人停下腳步,嘴裡滴咕了句義大利文,邊看了兩側的遊民一眼後,碎碎唸地繼續邁步離開。
 
「法國麵包……」此時此刻,成曉曉感動的險些掉下淚來。
 
不管那婦女是有意或無意的施捨她那空肚子,說她誇張也好,她的肚子真的餓到不行了,超級餓的,又加上一早起來麵包香又飄來她鼻子裡,唔,超香。
 
那都不打緊,因為,她清楚聽間酥脆的法國麵包呼喚的聲音,彷彿再說著──
 
快來!快來!吃我!吃我!
 
以手背抹去不小心溢出嘴邊的口水,嚥了嚥再也無法忍耐的口水,她已餓虎撲羊的架勢,朝那香噴噴、熱騰騰、脆脆脆的法國麵包撲去……
 
然而,情況的發展大大出乎成曉曉的意料之外……
 
見在她使出全身力氣,撲抓長條法國麵包的後半部時,出現了一隻白嫩嫩的手。
 
再她一動視線探查是哪個不識趣的傢伙跟她搶食物的同時,對方也朝她投注了一波波散發魅力的光芒。
 
一雙黑褐色的眼珠在半空中與她的眸光交會。
 
滋滋滋──充滿食物渴望的電流從彼此的雙眼併發出來。
 
「阿,是你!」她嬌羞的紅了臉。
 
「妳起床了啊?」段臣煜微笑道。
 
「嗯……」
 
噢,她的蠢模樣一定被他看到了吧,那她流口水那畫面,他也看到囉,噢,她好想死喔,她那副模樣一定很蠢阿!
 
「呵呵,妳剛剛那模樣真可愛。」段臣煜盯著她,眼神很溫柔。
 
「欸?你看到了?」她驚呼。

「我們全部都看到了。」流口水那畫面當然也看到了,呵呵,真像她那迷糊傻氣的個性,段臣煜又露出那迷人的微笑。
 
「我們?」該不會……如果她沒猜錯的話……她轉頭看向門口。
 
「哇───阿──」她快要羞死了啦,她剛才那副模樣,喔,她好想去撞牆。
 
「呵呵呵呵……」段臣煜開心的笑了。
 
「曉,妳別躲了,反正我們都看到了,妳就別再害羞了。」
 
嗚嗚嗚,她的蠢模樣不只段臣煜看到,連冰宇風也看到了!
 
不對,她幹麻在意他看到她這副蠢模樣,嗚嗚嗚,她好丟臉喔,丟臉丟到家了啦!
 
「哼,蠢就是蠢。」余楚悅冷哼。
 
「沒錯。」藍語惠也跟著冷哼。
 
不過成曉曉很贊成她們說的,因為她真的很蠢。
 
「小惠,我們不要理她,走吧。」余楚悅現在很不爽她,因為她搶了她的羽天大哥。
 
喔,當然,藍語惠也是,因為她成曉曉也搶了冰宇風。
 
不過傻傻的成曉曉根本就不知道。
 
「嗯,反正我也不想裡她,我想去曬太陽。」她撇了一眼成曉曉,轉身離去。
 
「小悅悅,妳不理曉?」范丞瑞叫道。
 
「我幹麻理她?」她連看她都不想勒。
 
「疑?」范丞瑞看著她。
 
「沒我的事先走了。」
 
成曉曉看著余楚悅的離開,她剛剛說她不想理她……
 
她好像也有聽到她罵她蠢……
 
她也覺得,楚悅好像已經不理她了……
 
「曉,出來,我帶你去吃。」藍羽天還是依就每天微笑。
 
「喔……」她從桌子後出來。
 
她又叫住了余楚悅:「楚悅,不一起吃嗎?」
 
余楚悅轉頭看了她一眼:「我沒必要跟蠢的人一起吃飯。」
 
蠢?再說她嗎?
 
「哈哈哈哈哈哈,楚悅姊,妳罵的好帥喔!」藍語惠也奸笑道。
 
成曉曉看著眼前的她。
 
楚悅變了……
 
真的……
 
「曉,走吧。」他可不想看到她流眼淚,他自己也不知道楚悅怎麼會變這樣。
 
藍羽天牽起她的小手,往餐廳吃飯。
 
她想著,她做錯事了嗎,她不知道,只是很少不理她過,幾乎是沒有……
 
而且楚悅也是第一次不跟她吃飯,前幾天都好好的呀,怎麼會……
 
冰宇風、段臣煜、范丞瑞,也跟著後頭,其實他們早就吃好了只是沒想到他們出去看看風景,回來卻看到成曉曉那副可愛的模樣……
 
看了就傻眼,也想笑。
 
這時的她剛才肚子是很餓,但是剛才楚悅那樣,害她現在都吃不下了。
但是又看看學長那微笑,她也只好硬著頭皮吃了。
 
她睜大了眼睛:「好好吃喔!」她又多吃了幾口。
 
「是嗎?那妳就多吃一些。」藍羽天又露出迷死人的微笑。
 
在後頭的余楚悅,握緊拳頭。
 
可惡,竟然還互相微笑,真是氣死她了!
 
「趕快吃一吃,等等我帶你去逛逛。」他像大哥哥一樣用溫柔語氣說道。
 
「嗯……」
 
她真的不知道楚悅是怎麼了。

喔,冰宇風也微笑著,因為……剛才的她很可愛。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