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是個開學的月份。

  當然,我的學校也不例外。

  我走到了校門口,望著斗大的校名:「啟孝高中」不禁嘆了一口氣。

  是的,你猜對了,這就是我的學校:「啟孝高中」。

  看清楚,是「啟孝」非「起笑」謝謝。

  別問我為什麼讀了這所奇怪的高中,告訴你,我也不知道。

  我走進了校園,開始在名單上找尋我就讀的班級,找啊找,找啊找。

  「寇梓玟,啊!找到了,1-B班。」
  
  確認了班級以後,我走向了我的新班級。

  而我後面瞬間出現兩個背後靈。

  你問我怎麼知道的?

  因為啊,我走路向來有個習慣,會看有沒有其他人的影子,是個奇怪的癖好。

  最厲害的是,沒出聲我就知道是誰了:「妳們兩個幹麻偷偷摸摸的跟著我?」我回頭對著兩隻背後靈問。

  她們倆是我的國中死黨,真沒想到我們又考上同所高中,是福還是禍呢?

  「釦子,妳要嚇死人也不是這樣嘛!突然轉過來。」其中一隻背後靈捂著胸口這樣對我說。

  看樣子,真的是被我嚇到了。嘻,我真厲害。

  「誰叫妳們兩個要在我背後偷偷摸摸的跟著我!」我沒好氣地對著兩隻背後靈說。

  不對,我怎麼一直叫她們背後靈,好歹人家也是有名有姓的啊!

  好吧,剛剛和我說話的那隻背後靈,喔不,是那個女生,名叫謝璽儀。

  我們都喜歡叫她喜憨兒。除了她的名字以外,本人也是真的有點喜憨。

  另外一個則是翁詩淇,算是我們三個裡面最有氣質的啦。

  因為她姓翁,所以從以前大家就都小蜜蜂、小蜜蜂的叫她。

  為什麼要加個小?

  因為她真的很小隻,看起來就像風來就會被吹走的葉子一樣瘦弱。

  至於我呢?我叫寇梓玟。

  唸前面那兩個字,沒錯,釦子,我的暱稱。

  「好啦,別吵了。對了,釦子,妳幾班啊?」

  還是咱們家的小蜜蜂最識相了,適時阻止我和喜憨兒繼續鬥嘴,不然肯定沒完沒了。

  你一定覺得我和喜憨兒的感情沒有很好。

  錯!就是因為很好,才喜歡鬥來鬥去的。

  「1-B,妳們咧?」我回答著。

  好朋友都是這樣的吧!大概只要同校就一定會問互相幾班幾班的,就深怕找不到人似的。

  「我們三個又要繼續當同班同學啦。」喜憨兒回答我。

  唉,如果換做一般人也許會抱在一起說太好了,畢竟有認識的比較不會孤單。

  況且,誰能這麼好運?我們三個國中同班了三年,高中又得同班三年啊。

  我們沉靜了一下,用很冷靜的樣子走向了教室。

  也對,還好她們兩個沒有真的像一般人抱著我大喊大叫,不然小姐我恐怕會送她們兩個一人一個黑輪吃吧!

  到了教室,我們三個當然開始尋覓好位置。

  所謂的好位置,就是三個連在一起的。

  方便一起喇賽,方便一起睡覺都不會被抓到的位置。

       看清楚,沒有一起作弊這一項啊!

  後來呢,就跟老掉牙的劇情一樣。所有同學都到齊了,我們的班導也來了。

  我們的班導不是虎姑婆,更不是死禿頭,而是個大正咩。

  是,大正咩,很氣質的那種。

  看我們班男生一群色瞇瞇的眼神就懂了,真是無藥可救的一群人。

  很好,馬上就要開學典禮了。

  我們班導也就以抽籤的方式選出一個暫時班長。

  我的籤運很好,不是我,而是一個高大的男生。

  就坐我後面,我轉頭瞧了一下他的樣貌。

  嗯,不錯,是個型男。

  班長嘛,總該知道一下他的名字。

  他只好做個簡短的介紹,真的很短。

  「我叫羅凜,請大家到外面排隊。」 短吧?

  連個笑容也都沒有,真不知道是耍帥還是天生沉默寡言啊?

  不管了。班長下令,大家便乖乖地起身走到外面隨便亂排啦。

  九月,真的好熱。

  噢,我的天,是誰說開學一定要有開學典禮?

  竟然要一群可愛又天真的學生頂著大太陽聽一大堆老師的廢話。

  而且今天太陽公公的心情又特別好,真的是熱死我了啦!

  一開始當然是校長上台致詞。

  校長真的不虧是校長,不管哪個學校的都一樣--廢話很多,但是內容卻幾乎都一樣。

  拜託,有沒有點創意啊?

  而且你能想像嗎?

  我們的校長是個大禿頭,這還不是最好笑的。

  最好笑的是他的名字--歐筆康。

   瞧,他一講出來不論台上台下都笑成不像樣。

  拜託拜託,人家可是校長耶,這也太沒禮貌了吧?

  要懂得尊師重道啊!

  但是,神奇的是連他自己都在笑,這到底什麼學校啊?

  就在大伙笑到眼淚快流出來的時候,突然,碰的一聲,一個身影從我眼前倒下。

  正是我們家的小蜜蜂。

  對,就是那隻弱不禁風的小孩,天氣這麼熱,小蜜蜂的身子骨本來就很差,當然昏倒啦!

  不對,我的好朋友暈倒了我還在講廢話啊?

  更不對勁的是,我有沒有看錯?一個男的竟然伸手抱住了小蜜蜂,就這樣把她抱去了保健室。

  我和喜憨兒面面相覷不解的聳聳肩。

  更誇張的是,台下已經一片騷動,台上校長竟然還可以視而不見,繼續滔滔不絕的講咧!

  啊我到底有沒有走錯學校啊?

  在典禮結束以後,我和喜憨兒第一件事情當然是飛奔到保健室探望咱們家的小蜜蜂。

  一看到小蜜蜂後,喜憨兒竟然用著極度噁心,噁心到我想送她一個黑輪的聲音開口說:

  「我們家親愛的小蜜蜂!」叫這麼親熱準沒好事。

  果然,喜憨兒繼續接著問:

  「說!剛剛抱妳的男生是誰?」

  我看的出來,要不是小蜜蜂躺在床上,否則真的送我們家喜憨兒小妹妹一個黑輪了。

  沒辦法嘛,誰叫她是喜憨兒咧!

  小蜜蜂只好沒好氣地說:「妳問我我還問妳咧!」

  「找我?」哇咧,男主角出現了。

  這學校還真多背後靈,每個人都神出鬼沒的,遲早把我給嚇死。

  「先生,你哪位?」這是我對路人甲、乙最常說的第一句話。

  「裴浩峻,妳可以叫我裴帥,認識我的人都這樣叫我。」那男的這樣回答我。

  我心裡在想著:哇哩咧,該不會是個自戀男吧?我的高中生涯真的精采了……

       誰管他自不自戀,別礙到我就好……

創作者介紹

永遠のCandy♥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