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那天後,成曉曉已經兩個禮拜沒去那小木屋,而冰宇風則是每天下課一定會去小木屋,因為他覺得總有一天她一定會在去小木屋。

「曉,妳覺得我這個首飾怎麼樣?」楚悅拿著一條銀飾給我看。

稍微看了看「嗯,很好看啊,妳在哪買的?」

「石左屋,是新開的她那裡呀超多首飾的,我這條五千塊,很便宜了欸我這是殺價否則一條要六千,不過還好我沒反悔買這條。」五千?我的零用錢還不到五千勒,楚悅她家超有錢。

「呵呵……是喔……呵呵呵。」

「今天放學要不要一起去?」楚悅摸摸她那條手鍊,問我。

「呵呵……不用了我今天可能沒空……」誰要去貴死人的店啊?臭楚悅明知道我們是一個天一個地,這根本是天壤之別嘛,沒比楚悅還富有,貧窮人的苦啊--

「喔……」她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呵呵,沒關係沒關係,不急不急。」她怎麼那麼笨,虧她還是大美女,她忘了曉曉她家……沒比她家……真笨啊她。

「先不說這個了,老師來了。」拍拍楚悅的肩,意思要認真上課了。

「是那個帥哥老師欸,好帥喔。」某女耍花癡的在叫。

「對呀對呀,這老師好帥喔,可是為什麼是他啊?那個恰北北老師怎麼沒來?」另一位某女也搭腔起來。

「對呀對呀……」全班都議論紛紛,不過為什麼是這帥哥老師啊?

「各位大家好,我是代課老師言玄。」老師把名字寫在黑板上,可是最近的代課老師也太多了吧?上次代課叫我和冰臉男去七樓圖書館,這次又來一個代課數學老師。

「紅燕老師她請我代課,她因為家裡有事情無法來。」像看穿我們的心思,老師講解給我們。

「言玄老師,請問我們可以上課了嗎?」竟然是段臣煜?他不是一像少言的嗎?怎麼還會提出要上課,而且在我們看來他應該是屬於少講話的那種,雖然他也是小紅明星。

「當然,小帥哥。」笑得很撫媚,這種笑因該會掉到不少少女心吧,不過在我看來這笑好噁心。

「老師,你好帥喔,你以後都教我們班好了。」

「對呀,老師。」

「很抱歉,我只是代課。」算老師聰明。

又是這開心的眼神,難道她不能在他面前也是這種表情?他突然覺得一陣酸酸的。

「誰來算這題?」沒人裡理他的話,男生顧著玩一些有的沒的,則女生這邊流著口水,深情的看著數學老師。

「那就請…」老師突然笑了一下,看了看點名簿「他好了。」老師邪笑了一下。

全班的眼光跟著老師隨去,因為不知道老師要做什麼只看到他邪笑著走去『他』身旁而那個『他』正是--范丞瑞,好可怕的邪笑啊,誰會知道老師邪笑下的黑暗,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只見老師在瑞的耳畔下部知道在做什麼只聽到瑞的沙豬般大叫,而且叫得很長很長。

「啊---」是的,很長。

「可否請這位同學寫一下這題嗎?」呼,不知道老師做了什麼事。

「哇,噁心死了啦!」瑞摀住耳朵抖了一下「別在我耳朵吹氣我最討厭別人在我耳朵了,要寫是不是?」雖然很討厭但不得不上去寫,只怕那位噁心老師又愛他耳朵吹氣。

老師笑了一下看著他。

「哇,果然是我的瑞,我的王子一下子就寫好了。」

「好厲害呀瑞!」又是一群瑞的粉絲,每天這樣喊喉嚨不會酸啊?

「當然。」一副得意樣,馬上拍拍手上的粉回到自己的座位。

回到座位的瑞,只見老師彎下身在他的耳畔下說話。

最好笑的是,很少看到瑞那臉色發白,嘴一直抖的模樣,當然少不了瑞的粉絲拿起手機猛拍,因為真的很少看到。

「厲害,果然是范氏董事長的長子。」老師又看看了那些拿相機猛拍的花癡。

「我是不介意妳們拍我,可是現在是上課時間。」用眼神警告,而且這老師好自戀啊。

這下全班的花癡女也乖乖的聽那位在她們心中的帥哥老師。

「很好。」

經過了艱難的五十分鐘

媽呀,這老師根本是惡魔,上課不到二十分鐘就小考,而且要在十五分鐘寫完,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惡魔就是惡魔。

「謝謝大家的配合,下課。」老師收了收桌上的考卷,才正要轉身就一堆女同學圍在老師身邊。

「老師你幾歲啊?」剛剛是艱難得時刻,現在一群麥芽糖緊緊黏在老師身邊是怎樣?

「靠,老師簡直是瘋了!」楚悅很不滿的盯著那惡魔看。

「有同感。」不過很少聽楚悅說髒話欸。

是冰宇風?他要去哪?不對,我幹嘛要理他?但是目光還是盯著冰宇風,還有段臣煜?他們要去哪?不行我還是跟他們去看看好了。

「楚悅,陪我去一個地方。」我拉著楚悅的手。

「去哪?」楚悅一臉問號。

「跟我去就知道了,先別問。」

是那個草地,他們要幹嘛?

「是冰宇風和段臣煜,曉妳叫我來是看他們?拜託喜歡段臣煜也不是這樣吧?」楚悅翻了翻白眼。

「不是,我在前幾天聽到段臣煜和冰宇風的未婚妻藍語惠在冰宇風他家,我很好奇所以才偷偷跟來。」

「真受不了妳欸。」楚悅也跟著我蹲了下來。

他們在這少人的地方要幹嘛?好奇的探了探頭。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