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妳有沒有看到我桌上那張紙?」我看著姊。

「有阿,怎麼?」

「那妳昨天有去嗎?」

「沒有。」沒有!那齊思領學長不就一直等姊?

「曉,妳該去睡了,很晚了。」看這樣,姊似乎不想回答這問題。

「喔,那我先去睡了,晚安。」

「晚安。」

*      *     *

「風!我愛你!」每天都要重覆的追星。

「嚇!誰?」別唔住我的嘴,還把我拖去草從後面!

「安靜點!」說話冷淡眼神再警告我安靜點「沒看到這麼多花癡?還走這麼慢擋我的路。」

「欸欸欸,是誰的錯阿?我走我的有不對嘛?」我氣嘟嘟的。

「擋路就是不對。」

這聲音不是……冰宇風!

「我又不是故意要擋你的誰知道你在後面?而且,放開我的嘴我快沒呼吸了!」我撥開在我嘴上的髒手?

「去幫我敢走她們我就放開。」他邪笑。

「你怎麼這麼不講理阿?是你先抓我的耶!」

「嗯……先去幫我敢她們我不會對妳怎樣。」拜託,這冰臉男什麼時候話這麼多?害我不知道要說什麼。

我比了OK手勢,代表我答應。

他笑了把我放開。

「那個……各位同學們!」我大叫著,引起她們的注意。

接著她們就一群往我這衝過來,真可怕難怪冰宇風急著躲起來,人氣真猛,但是真沒想到冰冷的冰臉男孩有緊張的時候,呵呵,真可愛……

「曉,妳有看到風嗎?」一位認識我的同學說道。

「呃……」轉過頭,我看了看冰宇風對他詭異的笑「嘿嘿……」

『這小妮子又不知道再想什麼主意了,不應該相信她才對……』風心想。

「我知道在哪喔!」故意說很小聲讓他聽不見「他呀……他在草叢後面。」我低著頭說。

嘿嘿,冰臉男妳根本不該相信我的哈哈哈哈----

先『酸』要緊!掰嚕,冰臉男你保重~我再心裡面偷偷大笑著--哈哈哈哈!

「風!我知道你在哪別再躲了!風風風風---」

「風!別躲了嘛,出來好不好?」

『這小妮子……別被我逮到!」冰宇風咒罵著。

真愉快,唉,好久沒有這麼開心過了,今天整到他還蠻好玩的,調整自己的呼吸。

「曉,妳再幹麻?」楚悅跑到我旁邊問道。

「沒呀!」

「騙人,我剛剛看妳一直笑不知道再笑什麼我還以為妳是發神經勒!」

「哈哈,好阿我告訴妳!」

「嗯,我洗耳恭聽!」我們坐在草地上。

接著,我一五一時的告訴楚悅。

「哈哈哈!沒想到他也會害羞緊張,哈哈哈---」楚悅也跟著大笑。

「是阿!好笑吧!」

「沒錯,可是妳竟然騙他妳不怕他報仇?」

「報仇?嗯……他要報仇我奉陪,哈!」報仇我是沒想過,可是如果他真的報酬的話我可是等他來報仇。

「哼哼,看妳一副很期待他來報仇的樣子。」楚悅推一下我的肩膀。

「當然。」我也毫不猶豫的說。

「上課了,走吧,終於不用聽花癡再大叫了。」楚悅拍拍屁屁的髒東西。

「嗯!」我也跟著起來。

「走吧!」

*      *     *

放學時間,我帶楚悅來『新家』

「曉,妳會這題嗎?」楚悅拿著理化的功課問我。

「會呀,這題那樣再那樣。」專心的替楚悅解答。

「曉,看不出來妳挺聰明的!」敢取笑我?

「什麼叫看不出來?我本來就很聰明。」說出來都不會害羞?

「哈哈!」

「好了好了寫妳的啦!」在鬧下去功課會寫不完的。

「不鬧不鬧了。」楚悅開始寫起自己的。

「我先拿果汁。」我轉身。

「好!」

「曉,為什麼妳要來這住?」楚悅盯著我看。

「我姊她自己一個人住,我媽叫我搬來跟我姊住阿!」

「是喔。」

我點點頭。

「喏,給妳妳的果汁。」

她接過手「謝啦!」

「不客氣。」我笑笑。

「曉,那隔壁家是誰呀?」

嚇!楚悅怎麼問這個?

「住……住……」還是告訴楚悅好了「冰宇風他家阿!」

「真的假的?」表情超震驚。

「嗯!」

「哇賽,曉妳太幸運了,跟他是鄰居耶!」太誇張了。

誰稀罕?反正又沒每天見面。

「才怪,我跟他很多天沒看見了除了去上課否則再家哪會看到他這個二少爺!」『二少爺』加重音,沒辦法我也不是故意的,誰叫他是有錢人家的二少爺。

「呵呵,沒差啦,妳看我這個大、小、姐還不是再當平凡女?」楚悅也把她大小姐加重音「我媽和我爸才不管我哩,妳看有哪些大小姐和我一樣無所試是整天都再『流浪』?哈哈,我很幸運!」

「是是是,妳這大、小、姊需要我為妳服務嗎?」我故意取笑著。

「當然!幫我按摩。」還真的勒!

「欸,妳還真的喔!」我打了她一下。

「呵呵。」

我和楚悅對視,突然大笑--「哈哈哈。」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