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終於可以放學了,好累。

「曉,抱歉喔我忘了告訴妳我今天要參加我爸公司的酒會我先不和妳一起走囉,等等我家那些人會來接我,抱歉喔!」楚悅在次的和我說抱歉。

「沒關係啦!妳爸公司酒會很重要,不用管我我可以自己走回家,呵呵,沒關係。」沒關係才怪,從這走到家至少要二十分鐘,有錢人就是有錢人。

「妳不要生氣喔!」

「我看起來有生氣嗎?還是說妳覺得我很小氣?」

「看起來是沒生氣,不過很小氣就是了,呵呵。」說我小氣?

「好阿,余楚悅妳敢說我小氣?妳就別跑抓到妳一定饒不過妳!」才動一步而已就和前面的人相撞「噢,好痛!」誰在我前面啦?而且撞到的地方是我今天撞牆的地方耶!

「妳沒受傷吧?」說話口氣不是很好。「要我扶妳起來嗎?」他向我伸出一支手。

「沒受傷才怪,今天被撞一次現在又撞到一次,真衰。」我沒領情,「算了算了我自己起來就好。」算我今天衰,撞了第兩次。

抬起頭「是你!」我驚呼。「拜託,怎麼又是他?今天夠尷尬了,天阿!」我說的很小聲所以他聽不到。

「沒事我先走了,走路看路一下。」口氣真的很不好耶,冰的要死。

「我又不是故意的。」回想剛才「楚悅呢?」我東看西看,好阿死余楚悅妳敢偷跑明天妳就死定了。

遠方傳來「曉,我先走啦!掰掰」揮手完就走了?

嗚嗚,要自己一個人回家,歆姊又不知道在做什麼,算了回家吧。

咦,地上怎麼有東西?仔細一看「這不是冰宇風的學生証?還有……他的皮包,東西掉了也不知道。」靈機一動,「嘿,誰叫他要罵我,嗯……捉弄他一下好了。呵呵。」

*    *    *

「呼,終於到家了,姊還沒回來。」今天、明天、後天、大後天、大大後天每天都要住在姊家了,其實住在姊家也不錯。姊家因該有餅乾之類的吧,找一下櫃子,沒有,冰箱,沒有,東找西找就是沒有,吼,姊也沒買餅乾阿?回家第一件是就是要先吃餅乾的耶,沒有的話只好去買囉。


穿起拖鞋就匆匆的去便利商店,「我記得來的時候有看到一家OK便利商店阿,阿!找到了。」

「嗯……我想吃蘇打餅,找到了,順便買喝的好了姐回來可以一起喝,喝不完放冰箱那也買一些吃的好了。」走到結帳台。

「總共兩百五。」拿給她兩百五元之後就離開了。

一陣雞皮疙瘩後「那個人很眼熟……那不就是冰宇風?怎麼一直見到他?跟他同班就算了,又跟他相撞,現在又碰到他,喔對吼?我怎麼忘了他也住在這阿,而且還是住我們家隔壁呢……」

他在講什麼,他要去哪?可是只有他一個人耶,他的手下呢,跟去看看好了,他因該不會發現才對。

這裡……黑色的房子,還有一群人?從這離我們家有一段距離耶,他們要幹嘛?還有冰宇風他手上拿的包包是什麼?他們進去那黑色的房子了,嗯,再繼續看,近一點好了。

「哼,小子算你還有點識相,阿朽把照片拿來給我,哼這是你哥跟我女人搞的,真可惜阿沒找到你哥被他跑掉了看到他我一定把他抓來『秀秀』一下,呵呵。」他看了看照片笑的很大聲「那女人因該在妳哥那吧,說不定那女人還跟他在一起呢!」真是討厭的人,曉心想。

「錢都要給你了,照片也該給我了吧,廢話少說,你不要錢了嗎?」他冷笑,一副不把他們看在眼裡。

「阿朽,拿給他。」當然,那名叫老大的也不管那麼多只要有錢什麼事情誰理他。

「是,老大。」走到冰宇風面前「喏,這是你哥跟大姊大的照」

冰宇風拿到之後前也交給他錢。

「哼,阿朽我們走。」

「是,老大!」一群人喊『是』之後跟著他們的老大走了。

冰宇風了看照片中的一男一女在床上激情「你們可以出來了。」

「是,少爺。」各個從草叢中一個一個出來,真屌,連我都不知道有別人,難怪是有錢人中訓練出來的。

「妳要偷看到什麼時候?」他,他再說我?我因該沒被他發現我跟蹤吧?

「還不出來,難道要我走過去嗎?」等等,是在說我嗎?

「過來。」好像是欸。

「不要。」

「妳敢不聽二少爺的話?」一位保鑣瞪著我看一副要扁我的樣子。

「哼,誰怕你阿?」我……不是故意要這樣說的,因為我就是不服輸咩。

這女的真的很不怕死。冰宇風嘴腳勾起一抹笑。

「你笑什麼笑?」我對他大吼。

「喂,妳這女的,妳敢再對二少爺這樣說話給我試試看。」

「你能拿我怎樣?我就是要你能怎樣?」對他吐舌頭又對他扮鬼臉。

冰宇風一副抽筋的樣子「哈哈哈,你這女的實在是……太好笑了哈哈哈……」忍不住了。

「少爺……」保鑣們完全愣住因為他們從一開始進來就沒看過少爺笑過更何況是大笑。

「哈哈哈,從來沒有一個沒有怕我的,妳可是第一個。」他看了她一眼又說「而且也沒有一個人敢跟阿治這樣講話。」阿治應該是剛才幫他講話的保鑣吧。

「那、那又怎樣?」雖然這樣說不過心裡感覺很害怕。

「妳不過來是嗎?那我要過去囉。」他自己也覺得很怪,看到她就很想捉弄他,因為她想起了今天她幫他的事。

「哼,我不要,你趕過來?」眼睛睜超大的「不要!你不要過來!」眼睛從大縮小到眼睛閉超緊。

他笑了而且笑的很開心,他已經很久沒笑那麼開心了「回家了,這麼晚了妳媽不會擔心?」

「嚇!」少爺什麼時候變的那麼溫柔?保鑣們心理想的都是同樣的事連成曉曉也有同感,他什麼時候變的很溫柔。

而且還說回家了?天阿,這世界要塌了嗎?

「妳不回家嗎?放心吧我會載妳回家畢竟……這裡離那理還蠻遠的,妳家又住在我隔壁,呵,別想了走吧。」真不敢相信,一個冰臉男竟然也有好的一面!不只我有同感連他後面的保鑣也有同感。

「呃……好吧,本大小姐就讓你載我回家好了。」我看了他「別再笑了你的牙齒快掉出來了!」

「哈哈哈哈!」叫你別笑還笑?真可惡。

「走啦!」我走在最前面突然叫了一聲「我的東西沒拿在草叢那邊你等我。」

他看了她跑去草叢那拿回自己的東西,又看她跑回來「好了,走吧!」

「妳真是奇怪的人。」面對她,他可以把面具卸下不用冷漠的對待她。

「你才奇怪哩!」


他們倆似乎把早上的是全忘了。



他看著她不說話。保鑣把門打開讓他們進車裡去「少爺,請問這位小姐家在哪?」他問。

「住隔壁。」

「隔壁?」他聽不懂?隔壁?

「粉紅色房子。」再解釋給他聽。

保鑣應了一聲上了車往粉紅色房子開去。

「少爺我們到了。」,打開門讓他們出來,因為隔壁就是他們的住所,冰宇風也順便下車。

「那個,冰宇風謝謝你喔!」我低著頭。

「不客氣,妳趕快進去吧!」

我聽了他的話要進去房裡,轉過頭叫準備要走的他「冰宇風,你該常笑的你笑起來很好看!」說完就跑進了屋裡。因為是背對的所以他的表情她不知道。

他笑了,果然是奇怪的女生。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