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鈴鈴鈴-叮鈴鈴鈴- - - 

「唔,吵死了,我還要睡啦!」「碰!」沒錯,大家聽到的就是鬧鐘的屍體,這是她打碎第1個鬧鐘屍體了,不過這還是她第一次阿「是你要叫的,不關我的事!」抓一抓頭繼續睡她的覺。

「什麼較不關妳的事?還不快起來?」成歆收著那鬧鐘的屍體。「可憐的鬧鐘,曉曉,起來了!」一頭豬。

「嗯,好我起來了。」眼前一片模糊,「碰!」

「唔,痛死人啦!」這一刻,睡意全都沒了,完全清醒過來。

「曉阿,妳怎麼看的,前面有牆妳沒看到嗎?真是的我拿要給妳擦,等我一下。」轉身去拿醫藥箱。「妳先去刷牙!」大吼。

呿呿呿,昨天被門夾到手,今天就撞到頭是怎樣啦,煩耶,不管了我要去刷牙痛死了,嗚嗚,給我記住,好痛!

一到早就撞到牆真衰,撫摸著那頭上腫顆包包。

一到教室,很誇張……超安靜的,不過安靜的好奇怪今天大家怎麼了嗎?怎麼都在位子上看書?或許是我太敏感了,有錢人讀的學校都有規矩阿,呵,果然是我想太多我也先看書了。

我坐在窗戶邊,外面怎麼那麼吵阿?咦,那人好眼熟那……這不是冰宇風嗎?在他旁邊的是誰?他們要幹麻?手上拿著棍子該不會要打他吧?不,不行,這一刻的我恨不得衝去他身邊,心動不如馬上行動。


難怪大家都這麼安靜,原來是這樣呵,不過他們不是喜歡冰宇風嗎?怎麼沒有人去幫他?「喂,你們三個欺負一個算什麼男子漢?」衝上他前面教訓他們幾個。

冰宇風看著我眼神似乎懷疑我來這做什麼「妳來做什麼,妳回去這裡不關妳的事。」

我看著他,「唉唷,我就很不喜歡看到一群人欺負一個人咩,我會想要幫你……」愈說愈小聲。


好吧,怪她雞婆行了吧。
「唷,小妞,幫他阿?妳還太嫩,滾,這不關妳的事否則妳也不好過喔。」裡頭最大的說。

「阿,警察!警察伯伯這裡有壞人!」我不服,我大叫!

「靠!警察來了,快閃,臭小子我會再來跟你要的!」帶頭的叫著他的手下先閃。

「嘿,是誰太嫩還不知道呢,根本就沒警察哈哈哈哈!」哈哈,好笑,沒想到他們看不出來還蠻弱小的阿,哈哈哈!

他看著他們不說話,嗯……可不可以不要不說話阿?

「呃……他們走啦,你不要不說話啦!」不說話的他真的很可怕!

「妳為什麼要管我?」他盯著我「他們只要的是錢,他們要就給他阿!」眼神不曾離開,盯著我看。

我沒說話,看了我久久後,他轉身離去。我不敢動,我怕我會流淚出來,我站在原地沒聽到鐘聲,直到有人叫我回教室我才發現我已經回到教室的的位子上了。

「今天有兩位轉學生來我們班上,歡迎他們吧!」老師主動先拍手

「拍拍拍!」我也不知不覺就拍手起來。

「喂,你不要擠啦!笨蛋!」這是怎麼回事?兩個人擠在門上!

「妳才不要擠哩,我先進去!」兩人似乎都很不想讓呢。

「呵呵,先讓女生嘛。」這不是楚悅?楚悅怎麼來這?原來一直不告訴我是因為要來這呀!

「嗯……」要掙多久?

老師看著眼前這幕「呃,妳們就別在掙了。」

「哼!」先搶贏的就是余楚悅。

「痛,死女人。」那男的很不爽的盯著余楚悅。

果然是楚悅的作風呵呵,「大家好,我是余楚悅!」勾起一抹微笑,看向老師「老師,我坐哪?」她不想再繼續被其他人問她幹嘛幹嘛,直接問她做哪。

「妳就坐曉曉的旁邊吧!」只著我旁邊的空座位。

「她好正喔!」色瞇瞇的看著楚悅。

楚悅那麼正誰會不喜歡呵呵……看到好朋友來,剛才的事情早已忘得一乾二淨了。

「嗨,請多指教囉,呵呵!」坐到我旁邊的位子。 

真受不了,都是幾年的朋友了「少三八了!」

「呵呵!」我們兩個一起笑。

「嘿,大家好,我是帥哥范丞瑞」帥哥?還有人這樣稱自己,不過他真的很帥啦!如果是我說不定會喜歡他呢!

「噁,帥哥?那我就是大美女了!」一副要吐的樣子。

「喂喂喂,妳什麼態度阿!我本來就是帥哥,妳不要從美國就一直跟我鬥嘴好不好!煩都煩死了,老師,我坐哪?」嘿,我這麼帥,大家都看上我了吧哈哈哈哈!

「哼,又跟你同班是我的不幸」趴在桌子上。

呵呵,果然是從美國認識的。

「呃,你坐在冰宇風的左邊空位子。」老師指著冰宇風的位子。

冰宇風……冰宇風……這名子不停的在我腦海裡轉,或許我本來就不該多管閒事的,現在他一定很討厭我吧,討厭也好,以後我也不會在多管閒事了,不過報仇是一定的啦!嘿嘿嘿……喔呵呵呵呵,誰叫他要罵我不關我的事,而且還罵我多管閒事!

「冰宇風,老師你沒說錯吧?」他大叫。

「是阿,沒錯怎麼了?」老師看著他。

「冰宇風……風……風……」他嘴腳抽筋。「風他也讀這。」

慢慢的走到冰宇風旁邊的位子放下自己的東西,趴在桌子上,一趴下去看起來不想抬起來 。

冰宇風真的很可怕嗎?或許吧,但是我不會在怕了,他是他我是我誰管它,對!我多管閒事那又怎樣?這一刻我突然清醒過來,成曉曉妳做的很好!哼。

「上課!」有錢人就是不一樣,課本那些都用好了,連筆記型電腦都有,真好。

「誰知道三角函數和差化積公式?」老師看了一下我們「冰宇風你回答。」

我看著他,全班也都看著他。

「……」看他都沒停的繼續說,不愧是聰明人阿,呵呵呵呵……這題就難倒我了,連我都不會,第一節就上我最不喜歡的數學,真討厭阿。

一小時後

「呼,終於可以自由了!」我伸懶腰,打呵欠。

「嗯嗯,好累。」楚悅也和我一樣伸懶腰。

我坐在位子,眼睛瞪著楚悅「說,妳怎麼轉來這裡?」

她懶懶的說「沒呀,在美國待了兩年,快煩死了,而且我很想妳啊!呵呵。」

「是……是嘛……」是那個天使……連走路都好帥,身旁又好幾個女生,好帥啊!

「對呀,不然呢?妳以為我在幹麻?要不是一直我跟我媽吵,不然她才不會給我來這呢,妳都不知道我媽她呀,在那邊碎碎念,聽都聽快累死都快被她煩死了。」呃……曉怎都不說話?「喂喂喂,妳有沒有在聽我說話阿?成曉曉!」往外看,那不是段臣煜?呵呵,原來阿。

「他好帥……」像花癡般的碎碎念。

有了!我想到好方法讓她回神「曉,我知道他的名字喔,聽說他還是很紅的明星呢!」

「真的嗎?告訴我!」果然,一說就中!

「嗯嗯,他是段臣煜,聽說他是剛出道不久的明星,還沒很紅。」看她一副快昏倒的樣子,唉……

「沒關係,有我當他的粉絲呵呵呵呵呵呵……」傻笑著,段臣煜啊,名字真好聽,又很帥,決定了我要當他的粉絲!

「唉,妳別在肖想了,聽說他有女朋友呢,還是當紅的模特兒哩!」潑她冷水。

幻想全都破滅「喂,妳一定要潑我冷水嗎?呿,真掃興!」剛才的幻想全都消失不見,不過他好帥,天使……「咦,是范…范丞瑞?」他在那幹麻?

「妳說笨蛋喔?不用理他想也知道在泡咩!」笨蛋?這名字還蠻好笑的。

「笨蛋?」我重覆念一次。

「嗯,對呀,我在美國就認識他了,沒想到回台灣又見到他,又跟他同班,真煩!」呵呵,命中注定要在一起阿,呵呵呵。


話說,聽楚悅這樣說,難到范丞瑞真的很差勁嗎?

我看……只有楚悅才會這樣覺得吧。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