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好累終於回到家了……那個天使。

「噢,誰啦痛耶!」沙發上的人驚呼一下。

「天使……天使……」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進房穿上T-shirt、牛仔短褲把書包放一邊,看不出來其實她身材玲瓏有緻。

「碰!」書掉下來了,但是成曉曉才不管那麼多,一心想的只有她的天使。

打開門,把門關上卻聽來尖叫聲「阿……」唔唔唔唔-痛阿!

「唔,好痛!」淚都飆出來了。

「臭門、死門、爛門、王八蛋!」一連串得罵人方式都罵出來了呢,其實這就是她的真正本性。

這叫做活該吧?心不在焉……天使阿天使阿!

「喵嗚……」一隻貓從外頭進來,看見主人心情不好在她的腳邊走來走去的撒嬌。

「嗚嗚,痛死了,小咪,妳又跑出去了吼?」眼閉著,因為很痛咩,誰夾到手不會痛的?

可惡!

「姊,妳是沒看到我在沙發喔!」他,成凡傑,成曉曉的弟弟很不高興的看著成曉曉。

「我又沒看到你在那,噢,你看到你老姐受傷不會扶我一下喔!」噢,死沒良心的。

「沒看到,我只聽到殺豬般尖叫而已,而且,妳是手受傷不是腳受傷OK妳的腳可以走路。」真搞不懂只是手夾到而已有必要哭成這樣嗎?

「成凡傑!」她大吼。

「嚇,幹麻啦?」他嚇到。

「總可以幫我拿醫藥箱吧?」我瞪著死沒良心的老弟。

「不……不要。」誰叫妳剛剛把這瓶水都掉我的肚子;成凡傑拿起剛剛成曉曉丟的那瓶水,那瓶水還是沒開過得呢,被丟到算他衰誰叫他要在沙發上睡覺,不過他今天怎麼沒去打籃球?

「算了,叫你拿也是白費力氣,不過你今天怎麼沒去打籃球?你不是放學都會去打籃球嗎?今天怎麼沒去?」走到客廳,櫃子,醫藥箱……拿起醫藥箱為自己上藥。

看著他走到客廳的沙發「沒呀,不想打,今天想在家休息。」轉過身對著成曉曉「姊,妳有沒有餅乾?」

「嚇,問我這個幹麻?」貼上OK绷,坐在成凡傑的旁邊坐下,「拜託,你是沒錢喔?」

「沒有,就突然想吃咩,姊妳有沒有啦?」對我撒嬌阿?

「要不要吃小咪的餅乾?哈哈哈……」開玩笑的,人吃貓的雖然不會死,除非他承認他是貓,哈哈哈哈……

「妳白吃喔!」我怎麼會有這種老姊?

「哈哈哈,好啦,你不會去翻喔?櫃子不是有很多?」我問他。

「對吼,我忘了。」其實我要問的根本不是這個……算了,反正問姊,老姊一定取笑我。

「媽,去哪了?」一回來就沒看到媽,媽去哪了?

「不知道,媽叫我跟妳說她去成歆家。」打開櫃子拿了一包乖乖來吃,走回沙發上打開電視盤坐著吃。

成歆家?成姊姊家?疑,媽怎麼會知道歆姐姐家?等媽回來一定要好好問媽……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