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小女孩,妳是這裡的學生嗎?妳不知道這裡是有名的集團少爺、小姐嗎?」

年紀將近四十歲的中年男子對著成曉曉說道;一副窮酸樣,一定是那種窮人啦怎麼可能考進這所。

「等等!我當然知道啊,這所高校很有名又是有錢人讀的…」愈說愈小聲。

看了她一眼,又說「那妳有沒有學卡?」

「有阿,等等喔我拿給你看!」她翻呀翻自己的書包「疑,我的學卡勒,怎麼不見了我記得我今天有拿呀,怎麼不見了?」

「這位小女孩,事實證明妳沒有學卡那就請妳離開!」就知道,一定是騙人的,這種窮人家怎可能考上這所『櫻都』。

「請問妳是成曉曉嗎?」突然有人叫了她。


她轉過頭,是一位很帥很帥的少爺。

我記得我應該不認識他才對,他怎知道我的名字?

而且說話口氣好冷淡喔。

「嗯,我就是。」看著他,但是一對上那雙眼,全身都發麻了啦!

「東西掉了。」四個字卻讓人發麻。

不過誰怕阿?我的學卡耶「你看,我就說嘛,我有吧!」交給那位機車的老頭警衛之後就轉身直接走人,卻忘了後頭那冷淡的男生。

「呵,第一次幫人撿東西卻不用說聲道謝的人。」冰宇風喃喃自語。

「宇風少爺,你再說什麼?」宇風少爺雖然冷淡,但是不至於會對著冷空氣講話的那種人吧?

「沒事。」

這男的怎麼說話那麼冰冷阿?好像很孤單的樣子。

不對成曉曉妳管人家說話冰冷只不過才認識一天而已呀,妳管那麼多幹麻?


拍拍自己的臉讓自己清醒一點,不過一想起他的那雙眼就令人感到害怕。

「等我是幾班阿?剛剛跟那個臭老頭警衛吵,害我忘了看我幾班,煩死了!」走到不知到哪,又要轉回去了。

「我是一年櫻班的……」唉,沒想到這理那麼大,害我繞了好幾圈,嘟著嘴,說真的,果然跟那臭老頭警衛說的一樣這裡都是有錢千金和少爺阿,真是感到自卑啊……

「是他耶!」是剛才那個冷淡男生,不知道他幾班去問問他好了。

「喂,你幾班阿?」我問他。

聽到有人叫他,回過頭,是剛才那女的,但是才看一下他就直接走人沒理她也就是往他的教室走去。

一看到他往他的教室走去,曉曉氣的剁腳「什麼嘛,自以為了不起喔!」對他吐舌頭也往自己的教室走去。

他沒理她,只是有兩位保鑣擋住他要走的方向。

「二少爺……」一位保鑣吞吞吐吐的。

沒看他們只是說「怎麼?有事嗎?」

「二少爺,董事長叫我們要把你帶回去。」說話到一半,卻被打斷另那保標嚇了一跳。

「滾,叫那死老頭別在管我了!」恢復之前那冷淡樣。

「但是,二少爺,董事長說……」他還想說,卻又被打斷了。

「我再說一次,我叫你們滾聽到沒有?」

兩位保鑣互看「唉,回去和董事長說吧,那二少爺我們先走了!」鞠躬後往校門口走去。

不看他們,他也轉身走了。

C54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